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123 燎原

傅玉清拍了一下鄭鳴的肩膀,然hou輕輕的從黑牛的身上躍了下來,而從黑牛上下來的瞬間,鄭鳴就覺得眼前的傅玉清,好似又恢復到了以往的模yàng。
  不,應該說,是當年鄭鳴在鹿鳴鎮,第一次見到她的模yàng。
  只不過,當傅玉清和那福嬤嬤站在一起,準備離去前的一個回眸,又讓鄭鳴覺得,傅玉清,好似還是剛才和自己說話的傅玉清。
  “小輩,不要胡思亂想,鳳凰永yuǎn是不可能和雛雞齊飛的”目視著傅玉清和那福嬤嬤飄然離去,鄭鳴的心頭正有一種淡淡失落的時候,一個響亮無比的聲音,直接朝著他的心頭撞來。
  這聲音,隱含著雄獅巨吼的法門,聽得鄭鳴腦子一陣搖曳。
  說這句話的人,鄭鳴自然知道是誰,那已經離去了百丈的福嬤嬤,卻在說了這句話之后,根本就沒有半點的回頭。
  在福嬤嬤的眼中,鄭鳴根本就不值得她回頭。
  鳳凰不會和雛雞齊飛,這里面的雛雞,自然不會指傅玉清
  “該死的老太婆,你給我等著,等哥們湊夠了英雄牌,就將你們那個心劍閣給平了。”
  心中暗自發了一下狠,鄭鳴整個人,差點從黑牛上掉落下來。不過就是這樣,也讓他的身軀,直接癱趴在了黑牛的身上。
  林沖的英雄牌時間用完了,這個意識在鄭鳴心頭升起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疲憊無比
  不。應該說。自己此時。竟然半點力氣都施展不出來。
  只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自然和鄭鳴自己施展厲若海的英雄牌,打出那最后一擊有關。
  燎原心法,本來就剛猛無比,鄭鳴到了最后,更是催動自己的全部力量化成星火,這才會出現現而今的狀況。
  以后啊,絕對不能夠再那么拼命了。
  心中念頭閃動的鄭鳴。當下就開始運轉體內的內勁,從而查看一下自己身上的傷勢。
  可是他的內勁不運轉還好,一運轉內勁,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上,此時就好似針扎一般的疼痛。
  無比的疼痛,讓鄭鳴差一點尖叫了起來。
  在講這種疼痛好容易壓下,鄭鳴耗費了一刻鐘的時間,終于得出了一個結論。
  剛才施展厲若海的英雄牌,實在是運用得太狠,現而今的他。因為厲若海的星火燎原,此時已經斷了大部分的經脈。
  武者的經脈。對于武者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不但內勁,就是內氣,都要通過經脈運行。
  經脈斷了,對小世家的武者而言,兼職就和天塌下來一般,重新續接經脈的藥物,珍gui無比。
  別說小家族,就算是一些最強大的家族,也很少有這種珍gui的藥物。
  所以,一個武者,只要是經脈斷了的話,那么他基本上,就會得到一個評價。
  廢人
  雖然鄭鳴有英雄牌,但是發現自己的經脈竟然出現大部分斷裂的情況,鄭鳴的腦子還是嗡了一下子。
  這該如何是好,治療經脈斷裂的藥,自己根本就沒有,而沒有這種藥物,自己想要恢復過來,恐怕非常的困難。
  要是早知道施展厲若海那一招,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后遺癥,鄭鳴說什么,也要施展太古金烏的英雄牌,一把火,直接將一切燒成碎粉。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閃動,突然,鄭鳴發現自己的身上,竟然有一種很冷的感覺。
  非常的冷,寒風刺骨的冷。
  自從進入十三品之后,鄭鳴就很少感覺到了冷,但是近日,他確確實實感到了冰冷。
  這種冰冷,并不是出自鄭鳴的心中,而是因為外面的寒風,將自己的身軀,重重的朝著那黑牛偎依了一下,鄭鳴這才從黑牛的身上,感到了一絲的暖意。
  腳在黑牛的身軀上碰了一下,黑牛開始緩步前行,這一刻的鄭鳴,心中想的,都是如何恢復自己經脈的事情,對于外間的變化,已經毫不在意。
  黑牛漫步在黑夜中,無聲的前行
  天方亮,露珠在青草葉上凝冷
  一頭黑黑的牛,不斷的將青草吞進自己的嘴中,那雙大大的牛眼中,滿是痛苦之色。
  好似這位牛兄,吞吃最柔美的青草,好似讓它吃藥一般。
  不過這牛雖然在吃草,可是就在它每每吃下幾顆草之后,就會將目光落在不遠處盤膝而坐的少年身上。
  少年的額頭,此時充滿了汗珠。少年的身軀,更實在不斷地顫抖,此時的少年,好似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
  黑牛看著痛苦的少年,輕輕的搖了搖頭,繼續俯下身子,靜靜的吃著那在它看來,實在是有些難吃的青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盤膝再地的少年,終于從地上站了起來,但是那搖搖晃晃的模yàng,卻好似一陣風,就能夠將少年吹倒一般。
  黑牛晃了晃腦袋,在昨晚之前,這少年還力舉千鈞,可以將它打的屁滾尿流,可是現而今,卻變成了這般的模yàng。
  實在是讓牛感到難受啊
  不過黑牛雖然難受,暫shi也沒有什么辦法,畢竟自己離開了天荒,來到了這牛不拉屎的地方……
  雖然,牛對于少年,有著不少的怨氣,但是此時的牛,卻也不敢對少年怎么樣。
  畢竟,昨晚的場景,讓牛感到興奮,讓牛感到癲狂,特別是最后一次鄭鳴躍馬揮槍的場景,更是深深地留在黑牛的心頭。
  所以,這個時候,黑牛大爺想要離開,只是動動腿的問題,但是黑牛大爺卻很愿yi留在這里。
  鄭鳴看著站在自己不遠處的黑牛,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在剛才的修liàn之中,他發現自己的情況,實際上比自己想的,都要重得多。
  要不使用自己心頭的英雄牌,自己這個時候,恐怕真的是手無縛雞之力了。
  一百三十六處斷裂,這基本上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他老兄,差不多真的可以稱得上是經脈寸斷了。
  雖然,從心中,鄭鳴很不喜歡這個形容詞,但是無可否認,這個形容詞很適合他。
  而想要恢復,鄭鳴心中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跨步來到黑牛的近前,那黑牛緩緩的彎下了身子,讓鄭鳴騎上,以往鄭鳴登上黑牛的后背,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但是現而今,鄭鳴卻足足用了好一會。
  端坐在牛背上,鄭鳴深深的呼了一口氣,他拍了一下黑牛的后背:“黑賊,你這家伙還算是有點良心,小爺我還以為你這家伙,早就偷偷跑了呢”
  “哞哞”黑牛發出了兩聲的牛吼,那意思像是在告訴鄭鳴,你不要將牛看扁了,牛不是那樣的人。
  黑牛的動作,讓鄭鳴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不過在笑了兩聲之后,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痛。
  經脈寸斷的后果,竟然是連大笑都不行,鄭鳴心中暗罵,卻也唯有驅牛而行。
  行走了十幾里路,鄭鳴終于看到了人煙,從一個在地里干活的老農口中,鄭鳴知道了此時他所在之地,離鹿靈府城,有二百多里路,而到鹿鳴鎮,則只有七八十里路。
  回鹿鳴鎮
  在鹿靈府的事情已經辦的差不多,只要讓人通知一下鄭驚人和鄭亨就行了。
  雖然行走有黑牛,但是鄭鳴坐在牛背上,還是覺得渾身上下疲憊的很,那七八十里的路程,黑牛更是硬生生的走了二個多時辰。
  并不是說黑牛不能夠跑快,而是鄭鳴此時的狀態,根本就不允許黑牛走快,這黑牛來到鹿鳴鎮之時的狀態,實際上和普通的牛查不到那里去。
  鹿鳴鎮風光依舊,吳半仙依舊帶著他破布幡,懶洋洋的躺在角落里曬著太陽。而那李小朵和傅玉清開的餐館門前,好似也忙忙碌碌……
  “二少爺,二少爺您真的回來了”一個看的鄭鳴的少年,大聲的向鄭鳴喊道。
  伴隨著這一聲招呼,不少人都滿是喜悅的和鄭鳴打起招呼來,就連被鄭鳴狠揍過的吳半仙,也屁顛屁顛的跑過來,朝著鄭鳴打招呼。
  對于吳半仙,鄭鳴輕輕的笑了笑,就是因為吳半仙這家伙的點播,自己才能給使用英雄牌,不過現在的自己,好似又被打回了原型。
  就在鄭鳴的心中,升起那么一絲淡淡的哀嘆時,腰里圍著一個圍裙的李小朵,快速的跑了出來。
  雖然現在的職業,好似已經變成了廚娘,但是李小朵渾身上下,收拾的干干凈凈,整個人看上去,越發像是一朵在春天里靜靜的兀自開放的百合花。
  “二少爺”滿臉帶著絲紅暈的李小朵,在鄭鳴的牛前停下了腳步,她手輕輕的扯著自己的衣襟,臉上多出了一絲動人的羞澀。
  鄭鳴看著李小朵的模yàng,臉上多出了一絲的笑意。可是就在他準備伸手拍一下李小朵的肩膀時,陡然發現自己的手臂想要伸動一下,都變得無比的困難。
  經脈寸斷的后果,看來越來越嚴重,將自己的手臂收回,鄭鳴笑著對李小朵道:“一起回家。”
  “好的”李小朵朝著黑牛看了一眼,然hou小心的走到黑牛的身邊,柔聲的道:“二少爺您出去這兩天瘦了,傅姐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人家一個人,都覺得忙不過來呢?”
  “咱們家的生意,做的越來越好,前幾天我算了一下帳,光上個月,咱們就掙了快三十兩銀子呢?”
  “對了少爺,您說的將幾樣豆米放在一起熬的八寶粥,奴婢真的弄出來了,就連老爺和夫人喝了,都說這東西好喝呢”未完待續。
  ps:第七更奉上,能換您手里一張寶貴的月票么?老貓幾近累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