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21 蓋世英雄

黑牛在緩緩的加速,鄭鳴手中的木棍,也開始映出丈二的紅色槍芒。
  人在前進,槍在呼嘯,一時間,鄭鳴就好似天地之間的神,無可抵擋,無可披靡。
  坐在鄭鳴的身后,傅玉清的眼眸明亮無比,她看著四周的一切,眼中燃燒著洶洶的火焰。
  這種火焰,是一種興奮的火焰,這種火焰,是一種叛逆的火焰,這種火焰,是一種將人燒死不賠命的火焰。
  姬空幼能夠看出此時傅玉清所想,她覺得,這一刻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一半。
  傅玉清動心了,從傅玉清的眼眸中,她明白,傅玉清動心了!
  不但動了心,而且這所動的心,還讓傅玉清很容易沉淪其中,然后就算是傅玉清以后如何的掙扎,都難以從這動心之中,掙扎出來。
  這實際上,就是她的目的之一,可是現而今,看著催牛而行,一如戰神出世的鄭鳴,她的眼睛之中,并沒有喜悅,而是生出了一種失敗的黯然。
  她心里突然渴望,那個此刻坐在鄭鳴懷中的女子,是自己。一時間,她忽然有顧影自憐的疼痛,很快,心里又有一種被緊緊揪住的感覺,一陣陣的悸痛莫名其妙的襲來。
  這種感覺很奇妙,這種感覺,姬空幼真的不愿意說出去,但是這種感覺,卻是如火山一般,從她的心底生出。
  蓋世的英雄嗎?
  炎冰二老的神色,也變的鄭重起來,雖然他們一直以來,都沒有將鄭鳴太放在心上,可是現而今鄭鳴身上散發出來的戰意,讓他們真正的感到了威脅。
  黑牛一連前進了十三步。這十三步,讓鄭鳴的氣勢,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
  他們雖然修為達到了四品。在大晉王朝,也是少有的高手。但是他們自己,還從來都沒有在自己的身上,堆積如此強大的氣勢。
  “小子,不論如何,今日你必須死!”那身穿藍袍的老者說話間,陡然朝著紅衣老者道:“冰火兩極!”
  紅袍老者沒有吭聲,但是他的手掌,卻伸了出來。和那藍袍老者的手掌,握在了一起。
  冰火兩極是什么,傅玉清知道,她覺得自己應該提醒鄭鳴一下,可是躺在鄭鳴的懷中,感受著那洶涌如天般的戰意,傅玉清又緩緩的閉上了眼眸。
  這既是一種信任,同樣,也是一種瘋狂,他覺得自己。就應該在這平靜之中,靜靜的看著鄭鳴迎戰所有的一切。
  祝云虹的眼眸,充斥著火焰。他從傅玉清的眼中,怎么看不出傅玉清深色的變化,可是他雖然怒火中燒,但是在這一刻,還是忍不住大聲的道:“兩位前輩,萬萬不可施展冰火兩極,傅仙子他還在那人的身上。”
  可是這一刻,炎冰二老根本就沒有理會祝云虹,他們的眼眸之中。唯有橫槍而來的鄭鳴。
  祝云虹看到自己的喝聲沒有用,就準備朝著鄭鳴開口。可是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姬空幼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
  “你這笨蛋。立即給我住嘴,要是讓我發現你破壞這次的戰斗,我立即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姬空幼的聲音,無比的冰冷,在這聲音之下,祝云虹不由得一陣顫抖。
  上千道目光,都緊緊的盯著那催牛而上的少年,他們的心中,詭異無比,雖然那少年是自己等人的對手,但是他們的心中,希望勝利者的位置上,卻是那個少年。
  黑牛再前進,黑牛在奔騰,黑牛化成了一道黑光!
  而炎冰二老在這一刻,也朝著虛空,重重的揮出了一拳!
  炎冰二老的一拳,搗破虛空,化成一道赤藍兩色的光柱,重重的朝著鄭鳴轟了過去。
  在這一拳轟出的剎那,天地之間百丈之內,一半變成了冰天雪地,而另外一邊,則炙熱無比。
  而這百丈之內的天地,并不是被蠻橫的分成了兩段,而是形成了一個一如太極的圓形。
  炙熱和寒冰的力量,在這一拳之中,達到了一種詭異的平衡,而這股力量的強度,更是讓虛空為之變色。
  這一招,就是炎冰二老聯手的冰火兩極。
  看到冰火兩極的鄭鳴,已經催動著黑牛,沖到了那紅藍兩色光芒的近前,他感到自己難以后退,難以躲避,因為四周的天地,就好似隨著這一掌,將他所有可以躲閃的空間,全部進行了封閉。
  可是鄭鳴在這一刻,同樣沒有躲避的意思,他手中長槍揮動,一連朝著那紅藍兩色的氣柱,直接轟出了十八次重擊。
  這十八次重擊,是當年厲若海對戰龐斑的十八次重擊,也是厲若海讓龐斑受傷的十八次重擊。
  可以說,這十八次重擊,是燎原百擊中的最強攻擊,也是厲若海的最強攻擊。
  十八次重擊,這一次被匯聚在了一起!
  十八次重擊,每一槍所點的地方,都是冰火兩極匯聚之地,鄭鳴此時,具有的是厲若海的戰斗意識,所以他很清楚,這冰火兩極的中心,是它最強之地,同樣也是它的要害之地。
  只有擊破了它,才能夠讓這冰火兩集,瞬間崩碎。
  剎那間的十八擊,讓讓那紅藍兩色的氣柱,出現了一絲的破碎,可是這十八擊,依舊不夠。
  厲若海的修為,此時在鄭鳴的估計中,也就是第四品初期,和炎冰二老相比,差不了多少。
  但是此刻,炎冰二老運用的冰火兩極,不但讓兩個人的力量匯聚,更讓兩個人的力量,有了一種質的提升。
  厲若海的燎原百擊雖然霸道無比,但是和炎冰二老,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紅藍兩色的光柱,剎那間就已經摧毀了丈二紅槍的大部分光芒,一瞬間的功夫,鄭鳴的丈二紅槍,只剩下了三尺多長。
  紅藍兩色的光柱,依舊洶涌無比。只要被這兩色的光柱轟住,那就是死路一條。
  鄭鳴凝視著這兩色光柱,燃燒的戰意,讓他瘋狂的催動自己體內屬于厲若海的內氣。
  可是,厲若海的內氣雖然強大,但是在冰火兩極的消磨下,卻是在不斷的減弱。
  不行,這樣下去,自己恐怕就要和傅玉清死在這冰火兩極之下,可是不這樣,自己又能夠有什么樣的選擇。
  內氣,唯有更強的內氣,讓自己打出那十八重擊。
  深深的吸一口氣的鄭鳴,再次收槍,然后再收槍的剎那,瞬間在將自己手中的丈二紅槍刺出。
  一擊,兩擊,三擊……
  不行,還不夠,自己才打出第七擊,體內的力量,就已經有點不夠,難道就這樣停下來!
  戰,戰,戰!戰到瘋狂!
  雖然自己體內的內氣已經枯竭,但是鄭鳴還是瘋狂的催動自己體內所有力量,這一刻,他是厲若海,他又是鄭鳴,他的整個人,在這一刻,整個沸騰了起來。
  厲若海的內氣沒有了,就在鄭鳴感到所有的一切都人去樓空的時候,他重新感到了體內的十道內勁。他更感到了那沸騰的炎黃戰血,那冰冷無比的蒼天霸血。
  頃刻間,鄭鳴明白了燎原心法的最終奧義,燎原心法,星火燎原,而那所謂的星火,實際上就是燃燒!
  開始的時候,是燃燒內氣,但是到了最后,這星火燃燒的,就是整個人!
  “轟轟轟!”眼眸之中,閃動著洶涌戰意的鄭鳴,再次重重的打出了十一次重擊。
  這些重擊,一次比一次狂暴,一次比一次洶涌,那狂暴的重擊,猶如狂風暴雨,瘋狂的擊打在紅藍兩色光柱上。
  當最后一擊,從鄭鳴的手中擊出的剎那,鄭鳴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好似抽干了一般。
  這是最霸道的一擊,也是最慘烈的一擊,可以說,正是這一擊,是厲若海最強大的一擊。
  伴隨著這最后一擊,那只剩下一尺的木棍,再次被震碎了一半,可是伴隨著這一擊,那紅藍兩色的光柱,在虛空之中,直接崩碎了開來。
  紅藍兩色光柱破碎的剎那,催動著紅藍兩色光柱的炎冰二老,幾乎同時吐出了一口鮮血。
  炎冰二老的臉色,變的無比的蒼白,可是就在他們后退的剎那,鄭鳴再次催動了自己手中的木棍。
  赤紅色的槍芒,在這一刻雖然沒有丈二,但是赤紅色的槍芒,在虛空之中,卻閃動如電。
  槍芒閃爍,瞬間籠罩四方,炎冰二老雖然快速的揮動手掌,想要將那槍芒擋住,但是他們倉促之間,還是沒有來得及將那槍芒擋住。
  “內氣化甲!”炎冰二老幾乎同時大喝,在這大喝之中,兩個人的身上,分別升起了一層紅色和藍色的氣甲。
  將內氣化成盔甲,是五品以上強者,才能夠做到的手段。
  一旦武者內氣達到凝結成甲的程度,一般的刀劍,基本上難以對武者造成任何的損傷。
  所以,武者的分界之中,一般都將凝氣成甲的武者,稱為宗師!一個宗師武者,在大晉王朝,就可以撐起一個七品的世家!
  雖然炎冰二老施展出了內氣化甲,但是鄭鳴的血色長槍,還是重重的擊打在了兩個人的肩膀上。
  猶如金鐵撞擊的刺耳聲中,炎冰二老的身軀,全部倒飛了出去,隨即重重的砸在了山石上。
  而在此刻,炎冰二老的肩頭,都出現了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血洞,洶涌的血水,從兩個人的肩頭,不斷地流暢而出。
  炎冰二老,兩個人聯手,足以比你三品高手的炎冰二老,在和鄭鳴的對戰中,敗了!(未完待續。)
  ps:無瘋魔,不存活!第五更奉上,請有月票的兄弟多多捧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