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19 幻情身法

銀輪在飛出的剎那,每一個銀輪,都在虛空之中一分為三。雖然這些銀輪在虛空之中分散開來,但是它們的氣勢,比之以往,好似更強了五分。
  銀輪呼嘯,天地間剎那光芒閃耀!
  本來在朦朧的月光下,還有些不太清晰的場景,此時被那閃耀的銀輪,照的光明如晝。
  甚至不少人,都已經看到了那飛動銀輪上,帶動的勁芒。
  百輪齊飛,乃是千元山的鎮山大陣,這御使著百輪齊飛的三十六個大漢,每一個,都有著八品的修為。
  而那些銀輪,更是通過煉器高手打造的九品寶刃!可以說,修為稍微差一點的修士,在這百輪齊飛下,想要保住性命,艱難無比。
  鄭鳴的眼眸,冷冷的看著齊飛的銀輪,他的心神,這一刻猶如寒冰一般的冷靜。
  那一百零八個銀輪飛轉的軌跡,都在他的眼中不斷地閃動,就在這些銀輪要朝著他落下的剎那,鄭鳴手中的長槍,瘋狂的朝著前方刺出。
  三十刺!
  這一刻的鄭鳴,手中的長槍,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片血紅的槍芒。槍芒所指之地,更是發出刺破虛空的呼嘯聲。
  一時間,數丈多長的槍芒,洶涌的朝著那些銀輪迎了上去。
  “當當當!”
  金與鐵的碰撞之聲,在虛空之中不斷的回蕩,那虛空中閃亮的銀輪,在這一個剎那,達到了最亮的程度。
  不過隨即,所有的人都覺得眼前一暗!
  光芒消失,碰撞結束,那個橫槍御牛,橫沖向前的少年,現而今究竟是一個什么景象。
  就在不少人心中帶著期待的朝著前方看去的時候,就聽有人沉聲的道:“爾等,也接我一槍!”
  這一槍。槍芒耀眼,翻動之間,猶如一層血紅的巨蟒,翻騰在赤紅的護罩之內。
  而伴隨著這一槍。不但郭千山,就是郭千山身后的那三十六個大漢,都已經被這血芒所籠罩。
  三十擊最后一槍,威凌天下!
  在這一槍之下,那些被籠罩的大漢。發出了一聲聲不甘的吼聲,可是他們的心中這一刻就算是有再多的不甘心,再多的求生**,但是那槍,卻沒有收回的可能。
  槍影如血,帶著一絲絲的血痕,當那狂暴的槍影,再次匯聚成為一槍的時候,天地間變的一片靜寂。
  “好厲害的一槍,今日能夠見到如此凌厲的一槍。如此霸道的英雄豪杰,我郭千山死……而無怨!”
  最后一個怨字,從郭千山的口中吐出的剎那,郭千山胸前,迸出了一個碗口大的傷口。
  而這傷口,傷的就是郭千山的要害,郭千山在這傷口出現的剎那,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郭千山倒地的剎那,郭千山身后的三十多個漢子,一個個都緊跟著倒在了地上。
  他們的傷口。和郭千山一樣,都在胸口,都在同一個位置。
  他們的眼眸之中,充斥的是恐懼。是驚駭,但是,在這死亡之前,他們的眼中,并沒有不甘。倒不是他們甘心死,而是他們對于死在如此兇厲的槍法下。并沒有任何的不甘心。
  郭千山帶領的三**漢所匯聚的百輪齊飛大陣,可以說是姬空幼所帶領的下屬之中,最強的攻擊力量之一。
  祝云虹的反水,不得不說,這里面,郭千山等人的百輪齊飛大陣,占到了主要的作用。
  可是現而今,鄭鳴的長槍揮動,郭千山等人身死,百輪齊飛大陣被擊破。
  而那剛才籠罩了數丈的紅色槍芒,更是讓不少人的心神,為之所奪。
  鄭鳴依舊在催牛向前,但是遠方,不少人已經開始不自覺的躲開,甚至有人明明就看到鄭鳴絕對不會從自己的方位通過,但是他還是不由自主的后退。
  后退,一個個的后退!
  剎那間,鄭鳴帶著傅玉清,就沖出了百丈多遠。而所有負責攔阻的人,依舊沒有沖上去的意思。
  黑牛奔騰在山石上的聲音,就好似一聲聲鼓聲,擊打在不少人的心頭。
  瞬間之后,姬空幼終于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她清冷的眼眸,變得越加的冷然,重重的揮動了一下手中的玉笛,姬空幼沉聲的道:“攔住他,躲閃者,殺無赦!”
  “殺無赦,滅三族!”這句話,是祝云虹接出來的,他手提蟬翼刀,直接一刀將一個想要后退的武者斬殺之后,厲聲的大吼道。
  姬空幼的聲威,依舊震懾著此地的大多數人,聽到姬空幼和祝云虹的厲喝,不少人再次圍了上來。
  不過這些人,都已經學聰明了不少,雖然他們圍上來,但是卻沒有人直接沖上去,而是數十個人,朝著鄭鳴他們,扔出了各種各樣的暗器。
  飛刀,飛針、勁弩、手弩……
  各種各樣的暗器,一時間就好似虛空之中飛蝗,密密麻麻呼嘯而來。鄭鳴、黑牛還有傅玉清,都是這些攻擊的重點所在。
  傅玉清的神色淡然,在這呼嘯而來的攻擊下,傅玉清輕輕的閉上了眼眸。這并不是放棄的閉上眼眸,而是一種安心,一種放心,一種……
  剛才那爆裂猶如星火燎原之勢的一槍,已經讓傅玉清真正安心了下來。雖然她不知道鄭鳴這突然的力量,究竟是來自何處,但是有一點,她卻可以確定。
  那就是安心。
  她靠在鄭鳴的身前,有一種無比安心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她年幼的時候,在她的師尊身上,才能夠感到的感覺。
  隨著年齡的增長,傅玉清已經慢慢的淡化了這種感覺,可是,此時此地,他竟然再次感到了這種感覺。
  如果可能,她愿意一直停留在這種感覺之中,然后在這種感覺的陪伴下,一直到老。
  鄭鳴手中的木棍,變得越加的血紅,在那呼嘯而來的暗器下,他手中的長槍飛舞,將所有朝著他和傅玉清打來的暗器,統統的打飛在了虛空之中。
  暗器很快,而且有不少手法刁鉆,里面又隱含著不小的勁力,但是這些暗器,在挨到鄭鳴身前一丈的時候,都不由自主的,朝著鄭鳴手中的木棍沖去。
  就好似,著木棍擁有一種吸力。
  黑牛的速度,變成了一條黑色的閃電,在大多數人發出了第一次暗器,還沒有來得及發出第二次暗器的時候,鄭鳴的身軀,就已經沖到了他們的近前。
  木棍橫飛,一個個身影,不斷地倒在鄭鳴的槍影下。
  當鄭鳴一連將十余個漢子打飛的時候,他陡然感到后背一緊,這一緊,并不是什么武器,而是一股掌力。
  掌力無風,但是卻剛猛無比,雖然鄭鳴反應的很快,用那屬于厲若海的真氣,在自己被攻擊的地方匯聚,但是在那掌風砸來的剎那,他還是覺得自己一陣氣血翻騰。
  隔空掌力,鄭鳴扭過頭,朝著那偷偷發掌攻擊自己的人看去,就見一個矮胖的身影,正在朝著人后縮頭。
  就是他,剛才發掌攻擊自己的人,就是他,而這個人可以將掌風離體數丈,朝著自己隔空打來,那么此人的武技,絕對在六品之上。
  這個人,不能留!
  念頭升起的剎那,鄭鳴手中的長槍,朝著前方一連攻擊了十數槍,又有七八個身影,在這長槍下損命。
  那矮胖的身影,看到鄭鳴并沒有對自己進行回擊,不由得大大松了一口氣。說起來,剛才鄭鳴看他那一眼,讓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
  可是,就在他準備著再暗暗的朝著鄭鳴攻擊一掌的剎那,就見一道紅光,朝著他直沖而來。
  這道紅光,是鄭鳴的木棍,或者說是鄭鳴手中的長槍。而在這紅光沖來的剎那,他就感到自己四周所有的空間,都已經被這一槍鎖死。
  在這一槍之下,根本就沒有躲閃的地方,就在那矮胖身影心中充斥著絕望的時候,那紅色的長棍,已經從他的眼眸前閃過,直接沒入了他的胸中。
  只是一個剎那,那紅色的長棍,就從矮胖男子的背后穿出,打著呼嘯的盤旋,重新落入了鄭鳴的手中。
  從將長槍攻出,在將長槍收回,也就是一個剎那的功夫,而在這個時間之內,一個六品的武者,就葬身在了鄭鳴的手中。
  “好凌厲的槍法,但是你槍法再好,今日也不能夠讓你離開!”冰冷的聲音之中,姬空幼的身軀,就好似九天降落的仙子,朝著鄭鳴飛了過來。
  鄭鳴在姬空幼飛近的剎那,陡然發現,自己在這一刻,竟然分不清哪一個才是姬空幼的真身。
  好似在四面八方,在所有的位置,都充斥著姬空幼。這并不是說一種幻覺,而是姬空幼的一種輕身功夫。
  “這是七情宗的幻情身法,講究的是輕吹拂動,可落無邊之地。”傅玉清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鄭鳴感到了淡淡的熱量。
  “要對付這幻情身法,最好的法子,就是以靜制動,只有心靜守一,就可以讓這種身法不覺露出破綻來。”
  以靜制動,鄭鳴自然明白,可是這一刻,根本就沒有給他以靜制動的時間。
  現而今,時間差不多已經過去了五分鐘,而他才沖出了一百多丈,如果在十五分鐘之內,他沖不出去的話,那就只有利用金烏英雄牌。(未完待續。)
  ps:第三更奉上,召喚有月票的兄弟多多捧場!老貓端坐在電腦前準備持續發力,爆更送上!爆發吧,我的小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