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14 姬空幼

淡紫色的血液,依舊從虬蝎的身上不斷地流淌!
  在最后一絲毒霧消散之后,傅玉清收起了劍光,這一刻傅玉清的臉色,蒼白的可怕。@,
  鄭鳴暗道,這傅玉清之所以消耗如此之多,主要的原因,并不是剛才那密不透風的防守,而應該是她斬殺虬蝎的那一劍。
  那輕飄飄的,卻好似劃紙一般,將虬蝎的身軀差點斬成了兩段的一劍。
  “沒有想到玉清你竟然已經練成了斬妄心劍,要不然收拾這畜生,還不知道要浪費多少力氣。”那祝姓男子面容上,滿是贊嘆的朝著傅玉清說道。
  傅玉清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道:“斬妄心劍,玉清也只是剛剛觸摸到了一點皮毛而已,怎敢說練成二字,要不是這虬蝎實在是難纏至極,玉清也不敢輕易施展此劍。”
  說話間,傅玉清又有點感慨道:“能夠斬殺者虬蝎,最重要的還是祝兄的設計,要不是先用誅龍刃將這虬蝎刺傷,讓它難以發揮它速度的優勢。”
  “咱們兩人雖然修為不錯,卻也不見的就能夠誅殺這虬蝎!”
  祝姓男子哈哈一笑道:“我那都是小道,最重要的,還是玉清你那一劍。”
  “事不宜遲,現而今虬蝎已經伏誅。咱們就將它五百年孕育而出的冰魄珠取出。想來它知道自己的冰魄珠能夠為玉清你修煉神功做出貢獻,也該含笑九泉了吧。”
  說話間,祝姓男子手中的蟬翼刀。就帶著一尺多熾烈的刀芒。朝著那虬蝎的頭部斬去。
  這一刀。速度很快,而且里面所隱含的刀芒,更是驚人。
  刀光閃過,那虬蝎的頭就被從中間斬開,沒有什么血肉的虬蝎頭中間,一個拇指大小的白色珠子,正閃爍著寒光。
  傅玉清的眼眸中,露出了狂喜之色。可就在她的手掌剛剛將珠子抓在手中的這一刻。兩道身影,從遠處飛來,四個猶如雞爪般的手掌,重重的朝著傅玉清身上印去。
  鄭鳴在發現傅玉清遇襲的時候,那四個猶如雞爪般的手掌,就已經要印到傅玉清的身上。
  他這一刻,根本就來不及做任何的事情。
  而那傅玉清,在施展出斬妄心劍的時候,已經消耗了她大部分的精氣神。
  更不要說現而今,她的心神已經被那冰魄珠所吸引。
  不過傅玉清畢竟是心劍閣精心培養出來的弟子。就在那四個手掌就要落在自己身上的剎那,她的身影猶如風中的柳條。輕快的擺動了數下。
  這擺動的幅度很小,就好似傅玉清只是站在那里,輕輕的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腰身一般。
  可就是這樣,本來攻擊傅玉清要害的四個手掌,卻被傅玉清詭異的閃了開來。四只落空的手掌在空中一頓,很明顯,偷襲者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偷襲會落空。
  風雨依舊,偷襲者和傅玉清好似都停滯在這無盡的風雨中。
  可是他們停滯,在這無邊的風雨下,卻有一孔玉笛,透過風雨,朝著傅玉清輕輕地點了下來。
  這一點,很輕柔,輕柔的猶如雨落芭蕉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一點過于輕,所以傅玉清根本就沒有感動這一點。
  但是,當那碧綠色的玉笛輕輕的落在傅玉清身上的剎那,傅玉清的嘴上,流下了一縷艷紅的血跡。
  “傅姐姐,久仰大名,今日小妹進見之禮,還望姐姐不要覺得太輕才是!”輕柔的聲音,幾乎聽不到什么力道可言。
  一般來說,這種聲音在風雨中,人能聽得見才怪!可是現在,這聲音,就連離著傅玉清還有七八丈的鄭鳴,都聽的清清楚楚。
  傅玉清緩緩的轉過身軀,她的目光在那手持玉笛的少女臉上掃了一眼,這才肯定無比的道:“姬空幼!”
  與此同時,正用蟬翼刀將那虬蝎頭顱劈開的祝姓男子,也受到了偷襲。
  只不過,偷襲他的人,是一排勁弩。那祝姓男子雖然一刀已經斬出,但是在被偷襲的剎那,他還來得及翻轉蟬翼刀,朝著那排勁弩斬了過去。
  這一刀,雖然刀芒不是太過鋒利,卻也威勢不小。
  不過也就在此時,虛空之中出現了三個粗如鵝蛋的黑色鐵杖,從上中下三個方位,重重的朝著祝姓男子打了過去。
  祝姓男子聽出了風向不對,他長喝一聲,身軀猶如鬼魅,在虛空之中閃出了七道身影。
  七條身影,好似每一條都是真的!
  但是就在這七條身影出現的剎那,虛空之中飛出了七七四十九條直徑有一尺多長的銀色輪子。
  輪聲呼嘯,遮擋了風雨聲。在這四十九個銀輪的攻擊下,六條身影化成虛無,只有一個蹣跚的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只不過這時的祝姓男子,已經沒有了以往的灑脫,此時的他,不但腰部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血痕,在他的胸口上,更扎著一條崩斷的銀輪。
  “千名山,百輪齊飛大陣!”祝姓男子穩住身形,話語中帶著一絲陰寒!
  “我等也是奉命行事,還請少君見諒!”說話的,是一個雄壯的漢子,此人身高一丈有余,四方的臉膛,半裸的手臂上,正倒挽著一個一尺方圓的銀輪。
  他朝著祝姓男子一抱拳,隨機聲音帶著一絲陰冷的道:“少君,這還沒有百輪齊飛,畢竟,大姑娘她還不想要您的性命!”
  這句話聽到祝姓男子的耳中,讓那祝姓男子的神色暴怒起來,他的目光,充滿了冰冷的看著那雄壯的大漢。
  “郭千山,你們千名山,這是要和我作對到底了!”
  被稱為郭千山的雄壯男子還沒有開口,就聽虛空中一陣嬌笑道:“二師兄剛才真的好威風啊?”
  正聲音,嬌柔清脆,一如深谷黃鶯,可是聽著這聲音的祝姓男子,臉色卻是一變。
  他看著那手持玉笛,靜靜的,一如一朵孤立世間的罌粟花,孤立而冷傲!
  “姬師妹,你……這虬蝎的消息,是你專門派人告訴我的?”祝姓男子的聲音,這一刻反而平靜了下來。
  姬空幼淡淡的道:“我這樣做,也是為了師兄你好,看到師兄你在偶然見到玉清姐姐一面之后,就茶不思飯不想,師妹我的心中,也很是著急。”
  “為了幫著師兄您獲得玉清姐姐的芳心,我費盡千辛萬苦,才知道在莽龍山,有一條即將成熟出世的虬蝎,于是就讓人趕快告訴師兄。”
  “現而今,傅姐姐重傷,正是師兄您英雄救美之時,對此,師兄您不但不感激,反而責怪小妹,實在是讓小妹心疼啊!”
  姬空幼的話,說的輕柔無比,好似一幅委屈不已的模樣,但是她才一出手,就重傷了傅玉清,讓祝姓男子,更吃了大虧,她這般的手段,又有誰能夠將她當成普通女子來對待。
  剛才的一系列舉動,鄭鳴只來得及看,根本就來不及出手。他雖然心中對于祝姓男子不爽,但是對這家伙,還是有一點同情。
  畢竟,從剛才的對話中,這祝姓男子,根本就是被他這個師妹吃的死死的。
  要是沒有其他的手段,恐怕祝姓男子在她這個師妹手上,一輩子沒有翻身的余地。
  “姬妹妹真是好手段,一直以來,師門的長輩,都告訴我你才是我最大的對手,卻沒有想到,我還沒有見過你,就已經輸給你了一招。”
  傅玉清緩緩上前一步,淡淡的說道。
  “玉清,你聽我解釋,這件事情,我真的并不知情!”祝姓男子看著傅玉清,著急的解釋道。
  剛才的風雨,雖然很急,但是在吹到傅玉清身前的時候,就被傅玉清外漏的內氣格擋開,根本就觸及不到傅玉清。
  可是現而今,那風雨飄灑,已經讓傅玉清的裙子濕透。雖然顯得狼狽很多,但是這一刻的傅玉清,卻越加富有女子氣。
  “祝兄沒有害玉清之意,玉清豈能不知道,要不然,玉清那通靈的劍心,早就該感覺到祝兄的惡意!”
  傅玉清雍容的一笑,淡淡的道:“這件事情,只能是姬妹妹技高一籌。”
  祝姓男子聽到傅玉清如此說,臉上頓時映出了一片赤紅,他一擺手中的蟬翼道:“既然此事是由我而起,那我祝云虹就算是舍棄這條性命,也要保護玉清你離開此地。”
  說話間,祝姓男子就準備向前沖。
  可是還沒有等他沖上一步,那姬空幼已經嘻嘻一笑道:“祝師兄,你又何必如此!”
  “咱們七情宗的最高戒律是什么,相信師兄您應該知道,你要是真的為了傅玉清向前沖的話,雖然作為師妹的,我是最佩服您的,卻也不能不對您下殺手。”
  “我相信,祝師兄您是不愿意這樣的。”
  伴隨著她最后一個字突出,就見那郭千山朝著虛空一揮手,就見三十六個雄壯的大漢,從層層山巒之中站了出來。
  夜空的雨,飄得越來越快,但是這一刻偶然的電光,卻將那些壯漢手中的銀輪給映照了出來。
  銀輪如霜,映照蒼穹!
  “殺殺殺!”
  三十六個壯漢,同時威武無比的喝聲,讓虛空一陣顫抖!(未完待續。)
  ps:第八更來了,求訂閱,求月票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