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13 虬蝎

“稟告大姑娘,屬下張田園有事回稟!”低沉的聲音下,一個黑影快速的飛來。【】
  從這身影凌空換氣,一連飛躍十數丈的情形來看,這張田園,最少是一個八品左右的武者。
  女子目視著張田園,冷漠的道:“什么事?”
  “大姑娘,摩嶺三雄兄弟讓屬下向大姑娘請罪,他們之所以來遲,實在是因為他們在路上,受到了偷襲,這才誤了匯聚的時辰,請大姑娘寬恕一二。”張田園說話間,恭敬地站立在一側。
  女子輕輕的晃了一下手中的玉笛,淡淡的道:“這件事情,你覺得呢?”
  張田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冷汗,他小心翼翼的道:“屬下聽憑大姑娘指示!”
  “既然你知道我的指示,還來問什么!”女子聲音素淡,聲音平緩。
  但是在這聲音中,卻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張田園的心中,雖然帶著一絲的不甘心,但是他深知女子的性格,趕忙答應一聲,就準備退去。
  女子一擺手道:“一切都準備好了么?”
  “回稟大姑娘,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只要大姑娘一聲令下,我等絕不會讓一只鳥兒,飛出這莽龍山。”
  女子輕輕的點了點頭,而那張田園則騰身而起,隨即不久,張田園就提著三顆人頭來到了女子近前。
  對于這血淋淋的人頭,女子的臉上,并沒有露出任何的害怕之色,她只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然后目光就看向了別處。
  她手中的玉笛,輕柔的湊到她的唇邊,可是剛剛準備將這玉笛吹響的女子,又將那玉笛輕輕的放了下來。
  “傅玉清,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啊!”
  對于女子的低吟,鄭鳴自然是聽不到。此時他的目光,正緊緊的盯著一塊緩緩凸起的石頭!
  ……
  天色突變,烏云掩月、狂風帶雨!
  突起的石頭,雖然在風雨交匯之中。卻依舊是緩緩的向上升起。鄭鳴看著那越來越高的石頭,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絲緊張的感覺。
  這種緊張,并不是來自那天地之威,而是他感覺到了那緩緩上升的石頭下。隱含著一種可怕的力量。
  自己的修為,在這種東西面前,是不是不堪一擊呢?
  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一出現,讓鄭鳴覺得有點苦澀,雖然他很想否認自己這種想法,可是地下那不斷地拔高的石頭上傳來的氣息,卻讓他心中發寒。
  怪不得所有的野獸都跑了,乃乃的,原來這虬蝎竟然如此的可怕。虬蝎這東西還沒有出世,自己面對著這上升的石頭。就心里打鼓,要是那虬蝎真的出來的話……
  鄭鳴心中念頭亂閃之間,就朝著傅玉清看去,但見傅玉清神色淡然的看著那凸起的石頭,只不過這一刻的傅玉清手中,多出了一柄半尺多長的斑斕小劍。
  至于那祝姓男子,鄭鳴根本就沒有心思看他,看這個腦袋長角自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的家伙,還不如看自己的黑賊來得好。
  最起碼,自己的黑賊。不像這個混蛋那般,對自己橫眉豎目。
  雖然是夜間,而且此時烏云遮月,但是鄭鳴還是將四周的一切。看了一個大概。
  蜷窩在地上的黑賊,耷拉著腦袋,在鄭鳴看來,怎么看,這廝都是一副要入睡的樣子。
  按說,動物的感覺能力。那可是人的數倍,這黑牛不應該感應不到那虬蝎的可怕。
  這家伙現而今如此的淡定,要么就是這貨根本不在乎那虬蝎,要不就是這家伙神經太過大條。
  鄭鳴想到剛才這黑賊被自己揍的不得不臣服的情形,于是就很羨慕的將這廝歸納為天生神經大條。
  也不知道那虬蝎是一個什么樣子?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閃爍的時候,他不經意間,目光落在了那祝姓男子的身上,而那祝姓男子的目光,在這一刻,也朝著他看了過來。
  剎那間,鄭鳴從那祝姓男子的眼中,看到了一縷兇光。
  這是一縷要殺人的兇光,這祝姓男子,對自己有殺意!雖然鄭鳴從來都沒有想過和祝姓男子和平相處,但是這廝竟然對自己留露出殺意,還是讓鄭鳴覺得有點不爽。
  就在他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就聽到一聲驚雷般的響聲,在天地之間響起。
  在這聲音中,那塊凸起的石頭,被一股巨力,直接彈出了十數丈高。不過鄭鳴這一刻,可沒有時間理會那石頭,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石頭彈起的位置。
  一個閃爍著銀光的腦袋,從那d中鉆了出來,這腦袋有笆斗大小,形狀雖然看上去猶如蝎子,但是在那蝎子的頭頂部,還有一根銀光閃動的小角。
  這怪物的動作很慢,足足半刻鐘的時間,才從那d里爬出來。那銀色的身子長有一丈多,最顯眼的地方,是那虬蝎的蝎尾,足足長有七尺。
  虬蝎在沒有從地下爬出來的時候,鄭鳴就感到從它身上散發出來的壓力,現而今看著那渾身上下好似都被銀色盔甲所包圍的虬蝎,鄭鳴心中的壓力,反而減弱了不少。
  這東西,就是虬蝎么?
  從dx之中爬出來的虬蝎,在虛空之中發出了一聲詭異的叫聲,這聲音聽上去,好似有點像牛叫,但是比起牛叫來,又有一種特殊的味道。
  這種味道,讓人覺得很難受。
  如果一定要讓鄭鳴找一下詞語來形容這叫聲,鄭鳴覺得是金屬的摩擦下牛的叫聲。
  雖然這聲音,在鄭鳴聽起來很不好聽,但是那吼出這么一聲的虬蝎,卻以此來彰顯他興奮的心情。
  在地下隱忍五百年,現而今一招見到天日,就算是這虬蝎是一個兇獸,也感到無比的暢快。
  如蝎子一般爬著行走的虬蝎,在發泄了自己的興奮之后,就嗚啊一聲,朝著埋誅龍刃的地方沖了過去。
  那誅龍刃四周,并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這虬蝎為什么放著別的地方不走,偏偏朝著那邊沖了過去呢?
  鄭鳴心中雖然不解,不過此時也只能凝眸注視那虬蝎,那虬蝎好似根本就沒有感應到危險。快速的沖到了誅龍刃的近處。
  這一塊,鄭鳴覺得自己的心跳的有點厲害,但是那虬蝎卻沒有半點的停留,直接沖了過去。
  虬蝎的速度不慢,在通體銀色的身軀頃刻之間。就掠過了第一根誅龍刃。而隨著這銀色身軀的壓上,鄭鳴就聽到了一絲金鐵交鳴的聲音。
  伴隨著這聲響,那本來興沖沖的虬蝎,在虛空之中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吼叫。
  沖出了四五丈,幾乎瞬間人立起來的虬蝎,腹部下方,出現了七八柄誅龍刃。
  淡紫色的血,從那虬蝎的身上留下,而那瘋狂的虬蝎,猙獰的大嘴開合之間。噴出了一口深綠色的霧氣。
  這霧氣并不是噴向鄭鳴所在的方向,而是沒有任何目的的亂噴。可是當那霧氣落在石頭上的剎那,那些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年風雨吹打的巖石,都出現了大小不一,卻看不到深度的小d。
  好毒的霧氣!
  鄭鳴看著那一片三四丈方圓,卻已經是千瘡百孔的巖石,心中暗自吸了一口冷氣,這虬蝎的毒霧要是噴在自己的身上,就算是自己練就了金剛罩的奇功,恐怕也擋不住。
  幸虧。這發瘋的虬蝎,噴涂毒霧的方向,并不是自己的位置。
  就在鄭鳴心中慶幸的時候,就聽那祝姓男子沉聲的道:“傅仙子。這虬蝎要逃,萬萬不可讓它逃脫。”
  伴隨著這話語,就見那祝姓男子騰空而起,手中本來只有蟬翼一樣薄的刀,在催動的瞬間,就發出了一丈多長的刀芒!
  刀芒如雪。橫掃虛空!
  在和程一刀的比斗中,雖然程一刀的刀上,也沖出了刀芒,但是和這祝姓男子的刀芒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這一刀,鄭鳴自覺憑借著自覺的實力,根本就接不下。
  就在那祝姓男子的刀芒斬下的剎那,虬蝎七尺多長的尾部,就好似一條長鞭,朝著祝姓男子的刀芒迎了上去。
  銀色的蝎尾,重重的擊打在刀芒上,頃刻間,那熾烈的刀芒,就被打成了碎粉。
  可是就在刀芒粉碎的剎那,傅玉清就好似從天而降的仙子,輕飄飄的落在那虬蝎的身旁,她手中的短劍,輕飄飄的,好似隨意無比的朝著那虬蝎的背部斬了下去。
  這一斬看上去沒有任何的力道。
  可是,這一斬落在鄭鳴的眼中,卻讓鄭鳴心顫不已,這一劍之中,他好似看到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勢。
  可是,他心中雖然明白這種勢玄奧無比,但是要讓他說出玄奧究竟在何處,他說不出來。
  那輕飄飄的劍光,在掃中虬蝎的剎那,虬蝎那銀光閃閃軀體處,就噴出了猶如泉水般的淡紫色血y。
  虬蝎的軀體,被這輕飄飄的一劍,差點斬成兩端。那虬蝎拳頭大小的眼眸,在這一刻,完全變成了青色。
  它大嘴一張,又是一片毒霧,從它的口中噴出來,這次虬蝎噴出的毒霧,比之剛才,更多,也更加的濃厚。
  毒蝎四周方圓五丈,都被這毒霧所包圍。
  身處在虬蝎不遠處的傅玉清,這時已經來不及躲閃,就見她輕輕地催動自己手中的短劍,一道青色的劍芒猶如蛟龍般在她的上空盤旋。
  劍光舞動,化作一片青色的光壁,將那些毒霧,都擋在了傅玉清的身外。
  不過傅玉清的防守雖然很嚴密,但是鄭鳴還是從中看出了不足。在那虬蝎的毒霧下,傅玉清的劍光在不斷地變弱,如果虬蝎能夠噴吐一刻鐘的話,傅玉清就要死在這毒霧之下。
  可惜的是,已經被傅玉清一劍斬中了要害的虬蝎,在瘋狂的噴涂了幾口毒霧之后,就轟然倒在了地上。(未完待續。)
  ps:距離前十只有十幾票,兄弟們助力一把,讓貓沖上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