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12 莽龍山(爆發)

“哞哞!”黑牛對于那些面對他時露出恐懼之色的野獸,發出了一聲肆無忌憚的得意的叫聲。【】
  這種得意,是一種上位者俯視下位者的高高在上,是一種在鄭鳴面前展露出他威風的理所應當!
  對于黑牛這種優越感,鄭鳴毫不客氣的再次對著它的鼻子來了一拳。已經打出了經驗的鄭鳴,知道這黑牛你要是打他其他的地方,好似跟他撓癢癢,要揍他,就揍他的鼻子。
  這一拳下去,黑牛好懸沒有跪伏在地上,它用滿腹哀怨的聲音又叫了一聲,然后拖著鄭鳴向著那眾野獸奔走的相反方向走了過去。
  鄭鳴雖然不知道這野獸奔走究竟是山崩,還是有什么寶物出世,但是無論哪一種,鄭鳴都準備去看一個清楚。
  他老人家現在身上可是有太古金烏的卡牌,二十分鐘之內,絕對是無敵天地。
  又一連越過了幾個山澗,鄭鳴催動黑牛終于來到了一片靜寂的區域。和剛才野獸亂吼的情況相比,這里靜悄悄的,沒有半點的聲音。
  “前方的來人,立即退去,可饒你不死,再上前一步,此地就是你葬身之所。”就在鄭鳴覺得自己應該到了那事發地點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這聲音不高,但是卻充斥著冷然。
  冷然之中,帶著一絲殺意,但是更多的,他帶的是高高在上的味道,是隨意可以掌控鄭鳴生死的威懾。
  雖然不知道這人是誰?但是這聲音,卻讓鄭鳴有些不爽,他冷哼一聲道:“藏頭露尾之輩,有膽量給我滾出來。”
  還沒有等鄭鳴的生意落下,就見破空之聲傳來。鄭鳴凝眸朝著那破空的方向看去,就見一根松針,帶著淡淡的青色光芒,朝著自己直s而來。
  內氣外放,只要是修為達到了八品。基本上都可以做到,而飛花落葉皆可當成兵器,八品巔峰同樣可以。
  可是這一根松針,并不是八品所說的堅固如鋼鐵。它飛動之中帶著的勁力,卻是連鋼鐵都可以穿透。
  面對這一針,鄭鳴的臉色就是一變,他第一個想法,就是躲開。可是就在他準備騰空而起的時候,就聽有人輕聲的道:“祝兄還請手下留情。”
  伴隨著這聲音,就見虛空之中又飛來了一片花瓣,那花瓣無聲無息的迎上松針,最終松針和花瓣,同時落在了地上。
  那發出小花的人,鄭鳴從聲音之中,已經聽出了是誰。他扭頭朝著發出聲音的位置看去,就見傅玉清,正一臉平靜的站在那里。
  借著月光。鄭鳴看到一身青色衣裙的傅玉清,正靜靜的站在一塊凸起的山石上,那雙狹長的眸子中,正帶著一絲責怪意味的看著他。
  在這里,怎么會見到傅玉清,鄭鳴的心中疑惑,但還是笑著向傅玉清點了點頭。
  “玉清姑娘,這小子追到這里,實在是有些可惱,我看姑娘還是讓我教訓他一頓。讓他知道,一些地方,并不是他隨意亂跑的。”淡淡的聲音之中,一個灰色身影出現在了不遠處。
  這個人。鄭鳴雖然依舊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卻并不陌生。
  不論是在鄭家,還是在鹿靈府,這家伙都粘在傅玉清身邊。雖然鄭鳴覺得,自己對于傅玉清,并不能夠稱之為感情。但是看著自己名義上的妻子身邊有一個男子跟隨,他的心中,總是有那么一點不舒服。
  更何況,這個男人還經常用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傅玉清還沒有開口,鄭鳴已經笑吟吟的朝著傅玉清道:“媳婦,要是我說,我這次真的是湊巧,你相信嗎?”
  “不就是一個墊石而已,也敢口吐穢語,我告訴你小子,再讓我聽到你胡亂言語污蔑玉清姑娘清白,我發誓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那男子瞪視著鄭鳴,一副鄭鳴偷了他老婆的摸樣,這讓鄭鳴更加的不爽。
  他決定,就算是運用一直舍不得用的厲若海卡牌,也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廝。
  “閣下管的是不是太寬了,我和自己媳婦說話,你也要管,莫非你就是那傳說之中的千斤頂!”鄭鳴在話語之中,自然是不會想讓。
  千斤頂是什么?這位祝姓男子確實不知道,但是他明白一點,那就是從鄭鳴口中吐出的這幾個字,絕對不是什么好字眼。
  所以他怒視鄭鳴,恨不得將鄭鳴直接擊殺當場。
  傅玉清同樣不清楚千斤頂的意思,但是聰慧如她,臉上瞬間升起了一絲的緋紅:“你給我住口,再胡言亂語,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
  雖然鄭鳴的手中有太古金烏,但是在傅玉清手上很是吃過幾次虧的他,也不敢太過于招惹傅玉清,畢竟要是用太古金烏的話,實在是有點不劃算。
  看到鄭鳴不再開口,那祝姓男子沉聲的道:“玉清姑娘,不論這小子為什么來到此地,都只能成為我們的累贅,我看還是……”
  累贅這兩個字,那祝姓男子說的,絲毫沒有掩飾的味道,很顯然,他這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訴鄭鳴,你就是一個累贅。
  這廝的話,讓鄭鳴很不爽。而更讓鄭鳴不舒服的是,傅玉清的沉吟。
  沉吟的意思,自然是認同祝姓男子的話,認為鄭鳴此時留在這里,幫不上什么忙,但是傅玉清在稍微沉吟了剎那之后,淡淡的道:“虬蝎就要出世,他離開這里,危險更大,還是讓他留在此地吧!”
  “玉清姑娘,那虬蝎關系重大,如果虬蝎因為他而逃走的話,姑娘要想在將那虬蝎捉住,就難比登天!”祝姓男子憤怒不已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厲聲的喝道。
  臥槽,虬蝎是什么玩意!你怎么知道,老子在這里,就會成為傅玉清抓不住虬蝎的罪魁禍首。
  鄭鳴對那姓祝的,心中越發的不爽。就在他準備不顧一切的催動厲若海的卡牌,給這孫子一個教訓的時候,傅玉清一擺手道:“他和我總算是相識一場,我怎可為了自己,讓他置身于險地。”
  “這件事情,我意已決,還請祝兄不要再相勸。”
  說話間,傅玉清從自己身后的兜囊內,取出了十三柄薄如蟬翼,漆黑如墨的小刀。
  這些小刀,每一柄看上去也就是半尺多長,但是在傅玉清拿出這些小刀的時候,鄭鳴的心中,卻沒來由的升起了一絲寒意。
  他雖然只是使用了一次歐治子的卡牌,并沒有留下什么歐治子的手段,但是畢竟是大師級別的煉器宗匠附過身的人,知道兵器的好壞。
  這十三柄小刀,雖然看上去不怎么出眾,但是鄭鳴感到,這些小刀的質量,要在自己得到的幾柄九品寶刃之上。
  “再過一刻鐘,就是那虬蝎出世之時,此地乃是虬蝎出世的必經之地,這誅龍刀就放在此地吧!”
  傅玉清說話間,將手中的小刀分給了那祝姓男子六把,然后自己拿起一把,用刀身往下,刀尖向上的方式,將小刀重重的壓在了石頭之中。
  那祝姓男子接過飛刀,也按照傅玉清的方式,將一柄柄的小刀摁入了石頭之中。
  “小輩,這虬蝎之事,對于玉清關系重大,你好好待著也就罷了,要是敢壞了玉清的大事,我絕對對不會放過你!”
  祝姓男子的話,說的大義凜然,讓鄭鳴聽得,都有些牙疼。
  而當祝姓男子說著話的時候,鄭鳴的目光不經意的在傅玉清的臉上掃過,他發現傅玉清的神色雖然依舊淡定,但是從傅玉清的眼眸中,卻閃過了一絲淡淡的感動。
  麻痹的,這貨就是那自己當墊腳石,當下就有點不干的鄭鳴,冷笑道:“累贅,咱們兩個,還不知道誰是累贅呢?”
  “小鳴,你跟我過來!”傅玉清說話間,輕輕地飄到鄭鳴的身邊,伸手將鄭鳴從哪黑牛上拉下來道:“等一下,你就躲在這里,不論是看到什么,你都不要開口,也不要出來。”
  鄭鳴看著傅玉清鄭重的神色,心中的氣惱越發多了一分,這一刻,他那里不明白傅玉清根本就不覺得自己能夠和那個姓祝的家伙相提并論。
  心中雖然極度不爽,鄭鳴還是決定先看看再說,畢竟傅玉清如此重視那虬蝎,自己不能在這個時候大鬧一場。
  那祝姓男子冷笑一聲,也不再理會鄭鳴,而是盤坐在一塊巖石上,靜靜的等候著。
  四周一片靜寂,就連鄭鳴坐下那黑牛,也好似感覺到了什么一般,靜靜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而就在鄭鳴朝著那誅龍刃四周打量,想要看出那虬蝎究竟在什么地方的時候,在五里之外的山峰上,正有一個窈窕的身影,矗立在微風之中。
  女子雖然只穿了一件杏黃色的長裙,但是無盡的荒野,卻掩蓋不住女子妖艷的美麗。這是一種極其妖艷,極其艷麗的美麗,一種讓人一見,就心生向往的美麗。
  潔白的素手,在月光下,好似能夠和天空之中的皓月爭輝,而在這只玉手中,則靜靜的放著一個碧綠色的笛子。
  玉笛素手,在虛空之中相映爭輝。
  以女子的容顏,本應該是一笑可以讓百花傾城的人物,可是此刻,她的臉卻是無比的冷漠。(未完待續。)
  ps:感謝各位英雄對老貓的支持,無以為報,今天《山神》和《英雄殺》共計二十更爆發答謝大家!求雙倍月票刺激!老貓準備好了,兄弟們,推薦收藏訂閱月票統統砸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