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10 )

“猛叔,為什么判定那小賊贏?”林祿宏目視著已經遠去的人群,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甘的朝著林猛道。
  林猛沒有看林祿宏,他目視著遠處,淡淡的道:“七品秘籍金剛指,確實價值不菲,但是它的價值和我們神行院的名聲比起來,算得了什么”
  “你要說那頭牛的品級未知,憑著咱們神行院的實力,不是不行,但是咱們丟掉的,卻是咱們神行院多年以來維護的名聲,你懂嗎?”
  林祿宏雖然傲氣,但是并不傻,此時聽到林猛的話,不由的點了點頭。
  雖然那頭牛的品級并沒有確定下來,但是在場的人都不是傻子,從那頭黑牛表現出來的水平來看,這絕對不是一頭普通的黑牛。他的品級,也絕對高于自己的墨云踏浪獸。
  自己不承認,好似也有道理,但是這種事情傳出去,對于他們神行院的名聲,確實是一個打擊。
  “更何況,那鄭鳴,是咱們需要交好的人”林猛扭過頭,聲音低沉的道:“你難得忘了咱們祖上傳下來的規矩嗎,和每一個有眼力的相馬師交好,是咱們神行院四大家族的族規”
  林祿宏趕忙朝著林猛一抱拳道:“猛叔,這祖上的規矩,孫兒自然明白,可是那鄭鳴,真的是一個值得我們尊重的相馬師嗎?”
  “自然,去天荒的人,相馬的水準你應該清楚,他們都發現不了這黑牛的異狀,鄭鳴就發現了。”
  林猛說到此處,話語之中帶著一絲可惜的道:“那黑牛雖然不知道品級如何,但是絕對是難得一見的坐騎。”
  林祿宏眼眸中閃過了一絲不服的道:“就算是那牛不一般又能怎樣,我還不信。它能夠比得上天荒中那些兇獸。”
  “它自然比不過那些兇獸。”林猛輕輕的笑了笑道:“可是,咱們這些凡人,又有誰能夠將兇獸收復當自己的坐騎。”
  說話間。林猛鄭重的向林祿宏道:“不管你心中如何想的,以后不許你和鄭鳴為敵。”
  “猛叔。可是我聽說,這鄭鳴將自己的**練的實在是有些過分的堅硬,他想要破開丹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林祿宏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蔑視。
  作為七品世家子弟,他很清楚,一個武者,如果不能夠破開丹田的話。那成就絕對有限。
  林猛哼了一聲道:“他對于我們神行院的價值,不在修為上,你慢慢就會明白”
  就在林猛和林祿宏等人說話的時候,鄭鳴三人并行走在回城的道路上。
  “哎,鳴哥,那頭牛跑了,真是……真是太可惜了,從那頭牛的速度上看,那家伙絕對是一個好坐騎”鄭驚人騎在那頭赤紅色的龍鱗兇驢上,滿是可惜的道。
  鄭鳴同樣覺得可惜。但是可惜又有什么用,那黑牛早不知道已經跑到了什么地方。
  “鳴哥,我咋不知道。您還精通相馬之術呢?要是早知道您精通相馬之術,您教教我,我也好挑選一匹向亨哥那樣好的坐起來”
  鄭驚人說話間,嘴巴朝著鄭亨的坐騎一努嘴,眼中滿是羨慕之色。鄭亨的坐下,正是那匹墨云踏浪獸。
  此刻的墨云踏浪獸,已經配上了神行院送的精美馬鞍,給人一種神駿無比的感覺。
  雖然鄭驚人的龍鱗兇驢,比他以前買的那個。不知道強上了多少,但是和著墨云踏浪獸相比。還是有一些差距。
  鄭亨的心情也很好,他同樣希望有一頭神駿的坐騎。這墨云踏浪獸,可以說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夢想。
  本來,鄭鳴要將這墨云踏浪獸送給他的時候,他說什么也不要,但是鄭鳴一句哥哥是不是覺得兄弟我送的禮物太差勁,就讓鄭亨乖乖的將那墨云踏浪獸給收了下來。
  “鄭鳴,你是不是真的懂相馬?”被鄭驚人的問題吸引過來的鄭亨,同樣鄭重的向鄭鳴問道。
  相馬,現在自己可是一點都不懂了。
  “這個……這個大哥我要是說,實際上我之所以選那頭牛,是因為我蒙的,您信嗎?”
  鄭驚人長大了嘴巴,好一會才幽幽的道:“鳴哥,您覺得您的這個理由,神行院的人會信嗎?”
  鄭鳴正要開口,陡然一股危險的感覺升起在了他的心頭,本能的鄭鳴一拍自己坐下的馬匹,騰空飛起了一丈多高,就見從遠處,一塊磨盤大小的石頭,呼嘯的朝著自己打來。
  那石頭很快,在鄭鳴騰空而起的剎那,就重重的擊打在了鄭鳴的坐騎身上。
  鄭鳴騎的,是一匹普通的駿馬。雖然林猛說神行院的坐騎,鄭鳴可以隨意牽走一頭,但是鄭鳴還是隨意的牽走了一匹沒有兇獸血脈的駿馬。
  這自然也與鄭鳴的性格有關,他雖然覺得自己不是好人,但是人家敬自己一尺,鄭鳴就還人家一丈。
  林猛如此慷慨,鄭鳴自然不會見了便宜就占。對于被石頭砸中頭部,直接倒在地上的駿馬,鄭鳴并沒有在意,他而是凝眸朝著發出石頭的位置看去。
  就見在百丈外的一個山坡處,那黑牛正瞪著一對大眼看著他。雖然離的很遠,但是鄭鳴卻從那對大大的牛眼中,看到了報復的意思。
  這頭牛,竟然在報復自己。
  這個念頭剛剛在鄭鳴心頭升起,就見那牛一揚前蹄,再次將一塊磨盤大小的石頭,猶如暗器一般的踢了出來。
  這牛成精了
  鄭鳴看著那有點憨厚的黑黑牛頭,冷哼一聲,騰空朝著那黑牛沖了過去。他本來以為,這頭黑牛不知道跑到了何處,現而今這家伙竟然來報復自己,萬萬不能夠讓他跑掉。
  自己還正缺坐騎呢?
  可是鄭鳴在騰空飛出了十丈之后,就發現自己錯了,這頭牛,實在是不好對付,兩個蹄子交換之間,竟然一連踢出了數十塊巨石。
  你可以想想,十幾塊磨盤大小的石頭,朝著你呼嘯而來的情形。鄭鳴雖然修煉了金鐘罩,再加上他體內的內勁更是達到了十條,卻也被這些磨盤大小的石頭,弄得手忙腳亂。
  當鄭鳴混元鐵臂將最后一塊石頭擊落的時候,他就感到自己的手臂在顫抖。
  奶奶的,該死的黑牛,竟然在這一刻,朝著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然后跑了
  在鄭鳴激活了英雄牌之后,他老人家還是第一次如此的被人戲弄。不對,應該說,他老人家,這一次是被一頭牛給戲弄了。看著猶如黑色光箭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的黑牛,鄭鳴的心中郁悶的可想而知。
  那匹被鄭鳴從神行院牽來的馬,已經死的不能夠再死。鄭驚人和鄭亨此時也從各自的坐騎上跳了下來,不過他們看著那快速奔走而去的黑牛,也是一股無力感。
  “鳴哥,這頭牛不是來報仇的吧?”鄭驚人砸吧著大小不一的眼鏡,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的說道。
  鄭鳴心中也有點憋火,所以話語也沒有好氣:“你說呢?”
  “奶奶的,這牛還真的反了天了,它……它一頭牛,竟然還來找咱們報復”鄭驚人大聲的罵道:“等讓小爺抓住了它,非要被它扒皮抽筋吃肉不可”
  鄭鳴搖了搖頭,沒有再說話。最終三人簡單的商議了一下之后,就由鄭鳴和鄭亨一起騎乘墨云踏浪獸,朝著鹿靈府行去。
  才行出七八里路,鄭鳴的心頭再次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抬頭一看,就見一塊千斤巨石,從遠處朝著自己再次砸了過來。
  這石頭快如流星,而在看到這巨石的瞬間,鄭鳴就已經明白這究竟是誰在搗鬼。
  不過這一刻,他不能夠像剛才那般躲開,畢竟,在這墨云踏浪獸上,還坐著他哥哥。
  十條內勁運轉之間,鄭鳴就催動混元鐵臂,朝著那巨石重重的轟了過去。
  鄭鳴的混元鐵臂,一擊之下,足足有萬斤之力,可是在將那巨石打碎的瞬間,鄭鳴還是覺得自己的身上血氣沸騰。而就在他擊破巨石的剎那,又有七八塊巨石,從遠處猶如流星一般的砸了過來。
  這一次,鄭鳴迎著巨石飛了過去,直接催動混元鐵臂,將那些石頭全部打成碎塊。
  當最后一塊石頭被擊碎,鄭鳴這才看到那頭黑牛,此時的黑牛,正站在百丈外的小河邊,憨憨的牛頭,輕輕的朝著鄭鳴點動。
  挑釁,這黑牛就是在挑釁自己
  鄭鳴雖然很不愿意跟一頭牛計較,但是黑牛的樣子,讓鄭鳴很難將這家伙和一頭牛聯系起來。
  這家伙,不但不笨,而且好似比人還要狡猾。
  看到鄭鳴騰身要追過來,那黑牛的兩個蹄子快速的蹄動,數十塊人頭大小的鵝卵石,瘋狂的朝著鄭鳴的方向打了過來。
  這黑牛踢出這些鵝卵石的目的,就是阻止鄭鳴追擊。
  以鄭鳴現在的修為,雖然能夠躲避開這些鵝卵石,但是那時候在想追擊黑牛已經晚了。
  更何況黑牛的速度,比之鄭鳴還要快上不少。
  再稍微沉吟了剎那,鄭鳴陡然將自己心頭的韋小寶英雄牌催動了一張。未完待續。
  ps:月票,俺要月票,嗚嗚,016年,俺要雙倍的月票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