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9 牛跑了

對于這鑒定石是什么,鄭鳴真的是一無所知,不過林祿宏既然將這鑒定石了出來,那么鄭鳴也唯有選擇這種方式,畢竟這種方式看起來還算公證。
  “來人,取鑒定石來!”
  鑒定石被人很快取了過來,這是一塊巴掌大的石塊,色呈黑色,要不是被神行院的一個壯漢心翼翼的取出來,所有人都會以為這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此石的價值,是五萬兩紋銀!”林祿宏從壯漢手中取過那石頭,沉聲的道。
  五萬兩紋銀,這對于在場的人而言,雖然不是什么大的數目,不過接下來林祿宏的話,卻讓不少人都動容了起來。
  “但是,這種鑒定石,只能夠鑒定一頭坐騎的血脈品級!”
  五萬兩銀子的鑒定石,鑒定一次就完了。如果鑒定的坐騎品級較低的話,那就明神行院恐怕連鑒定費用都收不回來。
  “因為這種鑒定石的價格,所以我們神行院只有在級坐騎的時候,才會使用鑒定石。”
  “這一次,要不是為了讓鄭兄輸的心服口服,我們神行院什么,也不會給這頭牛做︾¤︾¤︾¤︾¤,m.♀.co■m鑒定。”
  林祿宏到這里,話語之中帶著一絲嘲弄味道的道:“這頭牛應該感到榮幸,他將成為第一頭,使用了價值遠超過它本身價值的鑒定石的牛。”
  “哈哈哈!”雖然林祿宏的笑話,在人聽來并不是那么好笑,但是依舊有不少人給林祿宏捧場的笑了起來。
  鄭鳴沒有開口。而鄭驚人翻動著兩個大不一的眼睛。想要反駁。可惜他看著那頭低頭啃草的牛,最終還是沒有吭聲。
  “過去兩個人,給這頭牛放兩滴血來!”林猛并沒有加入嘲笑的行列,而是朝著四周一揮手,鄭重的道。
  兩個壯漢,騰空而起,朝著那黑牛就沖了過去。
  黑牛對于兩個壯漢的到來,并沒有絲毫戒備的意思。兩個壯漢都有著十品的修為,別一頭牛,就算是虎豹,他們也能夠撕裂。
  在他們看來,自己來給這普通的黑牛放血,實在是殺雞用上了宰牛刀。但是話的是林猛,他們就算是有再多的不爽,也要動手。
  一個壯漢伸手抓住黑牛的角,另一個手,則取出了一柄鋒利的牛耳尖刀。按照林猛的法。用著鑒定石,兩滴血就夠了。可是他們卻準備,給這牛好好的放一下血。
  就在那牛耳尖刀要扎向黑牛的剎那,本來溫順無比的黑牛,好似感應到了什么,還沒有等那牛耳尖刀扎下,憨厚的黑腦袋用力一撥,直接將抓住它牛角的壯漢,給扔出了一丈多遠。
  而那手持尖刀的壯漢更慘,他被甩開了束縛的黑牛,一頭給撞出了三丈多遠。
  黑牛依舊憨憨的站在草地上,但是這一刻,不少人看向黑牛的目光,都有不一樣。
  要是兩個普通的壯漢,黑牛將他們翻在地,真不算是什么事情,可是這兩個,并不是普通的壯漢。
  他們是武者,是十品武者。
  十品武者的力量,可以將一頭牛直接扭斷脖子,但是現而今,這頭牛卻將兩個十品武者給翻在地上。
  而且,這頭牛翻兩個十品武者的手段,也稱不上太高明。可是兩個十品武者,在面對這頭牛的時候,竟然沒有半抵抗的余地。
  這頭牛能夠做到這兩,一來是因為出其不意,這二來,則是因為他的力量要遠超過兩個十品武者。
  但是所有人在這一刻,也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頭牛,應該不是如他外表那樣,是一頭普通的牛。
  林猛騰空而起,整個人就好似一只大雕,朝著那牛撲了過去。在撲下的瞬間,他的手掌重重的朝著牛背壓下。
  八品級武者,這一壓,足足有萬斤之力。
  那黑牛在所有人的眼中,是在劫難逃,畢竟,他面對的是一個八品武者。
  可是,就在眾人覺得這頭牛要被林猛壓住的剎那,那牛的一對前腿向前一跪,兩條有力的后腿同時朝著那林猛的雙手踢了出去。
  牛腿和林猛的雙手撞擊在了一起,林猛的身軀,就好似一個陀螺般,在虛空之中旋轉了十多圈,這才輕輕的落在地上。
  落地的林猛,臉色雖然平靜,但是他的臉上,卻泛起了一絲紅暈。很顯然,在這次碰撞之中,作為八品武者的林猛,同樣沒有占到便宜。
  林猛可以徒手擊殺虎豹,他的內氣,更是可裂山石,可是現而今,和一頭牛的碰撞中,他好似吃了虧。
  這黑牛,已經不能夠算是黑牛,它應該稱得上兇獸才是。
  “孽障,今日你休想從我手中逃脫!”冷哼一聲的林猛,身形猶如閃電,朝著那牛背就落了下去。
  可是他的速度夠快,那黑牛的速度同樣不慢,不等林猛落在自己的身上,那黑牛就好似一道黑色的閃電,朝著遠處沖了出去。
  “布置金絲網,捉住它!”林猛朝著四周的神行院下屬一揮手,率先朝著那黑牛追了過去。
  牛的速度,一般都很慢,但是這頭牛奔走起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沖出了千丈。
  林猛雖然緊追不舍,但是他的速度雖然快,但是很可惜,那牛的速度比他快多了。
  所以……所以牛跑了,而林猛等人沒有追上。
  鄭鳴在牛跑了的時候,也想跑過去追牛,但是還沒有等他動身,那憨憨的黑牛,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稟告堂主,我們搜尋了一遍,都沒有找到那頭牛的下落!”一個修為達到了九品的武者,面色帶著羞愧的朝著林猛匯報到。
  林猛的臉色,此時有發紅。這一次。他們神行院可是真的丟人丟大了。別的不。這么多人,連一頭牛都抓不住,就讓人笑掉大牙。
  更何況,他們還一直將那頭憨憨的黑牛,當成普通的牛。
  雖然,鑒定石最終也沒有鑒定出那牛的品質,但是他們心中清楚,這頭黑牛。絕對不簡單。
  可以,這頭黑牛的品質,應該遠在其他坐騎之上,要不然,它也不會如此的難捉。
  “繼續搜尋。”完這句話,林猛的目光就落在了鄭鳴的身上。這頭牛,起來,已經不屬于他們神行院,但是關于這頭牛,他們好似還沒有移交。
  按照剛才交手的情形。林猛覺得自己等人找到這頭牛的可能性,真的是不大了。
  所以在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朝著鄭鳴一抱拳道:“鄭公子目光如炬,我等佩服,老朽等人將珍寶當砂石,讓公子見笑了!”
  “那頭牛,老朽很想一定給公子找回來,可是從剛才的情況來看,想要將那孽障抓住,連我等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要是公子不嫌棄,可以先從我們神行院的坐騎之中隨意挑選一匹乘坐,等那牛捉到,我神行院再給公子您送去。”
  林猛作為神行院在鹿靈府的負責人,這話的是相當的客氣,也給足了鄭鳴面子。
  不少人在聽了林猛的話,眼中都露出了羨慕的神色,雖然那頭不聽話的牛不知道跑到了何處,但是隨意挑選一匹,那可是好處多多啊。
  要是有人臉一黑,直接將神行院中價值一二百萬兩銀子的坐騎騎走,那也是理所應當的。
  鄭鳴對于林猛的態度是滿意的,那頭牛的離去,他也在邊上看著,并不是神行院的人沒有盡心,實在是那頭牛的速度太快了。
  九方皋的英雄牌,不愧是相馬高手,這無論是怎么看,都是普通凡牛的黑牛,硬生生的讓他看出了非凡之處。
  “林堂主客氣,這牛的事情,咱們暫且先不,我要和林祿宏公子一下我們兩個的賭,林公子,你覺得這次挑選坐騎,是你贏了,還是我贏了?”
  林祿宏的心中在滴血,在看到那黑牛大發神威之后,他的心中就在滴血。
  黑牛能夠力敵林猛,黑牛能夠從眾多神行院馴馬高手的圍剿之中逃走,黑牛的品質,已經遠超自己的墨云踏浪獸!
  剛才,自己針對鄭鳴挑出來的黑牛了,出了那么多污蔑的話,實際上是自己重重的打了自己的嘴巴。
  七品武技金剛指,這可是他哥哥當年花費了很多銀兩,從拍賣會上拍下來的。
  他能夠借修煉,已經是他的兄長顧念兄弟之情,現而今要真的將那金剛指輸了,那……
  心有不甘的他,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鑒定石,就生出了一種賴賬的想法。畢竟,這黑牛的不凡雖然大家都看了出來,但是并沒有鑒定不是。
  可是還沒有等他將這句話出口,那林猛已經沉聲的道:“鄭公子放心,我們神行院雖然家業不大,但是認賭服輸的事情,還是不會賴賬的。”
  “宏公子,還不快將金剛指秘籍交給鄭公子!”
  雖然林猛并不是林家的嫡系,但是他主持一方,在林家的地位,卻在林祿宏之上。所以林祿宏心中再是不舍,他也唯有從自己的口袋里取出了一本黑色的秘籍。
  鄭鳴這一次,真的連客氣都沒有客氣,他在秘籍上掃了一眼之后,就在此笑吟吟的道:“林公子,好似咱們打的賭之中,還有一匹馬?”
  林祿宏心中暗罵,那墨云踏浪獸的價值雖然比不過金剛指的秘籍,卻也不低。
  自己雖然不缺坐騎,但是這么一匹駿馬還沒有騎乘,就歸了別人,還是讓他的心中充滿了郁悶。
  但是……他既然已經將金剛指秘籍送了鄭鳴,自然也就不能在這件事情上耍賴。所以強笑了一聲的林祿宏,沉聲的朝著鄭鳴道:“那墨云踏浪獸,自然是鄭兄的。”
  不少人看著林祿宏那難受的摸樣,心中暗自同情不已,畢竟這種事情,放在誰身上,都會心疼。
  可是他們再看向鄭鳴的目光,卻越發多了幾分的疑惑,直到現在,他們也不敢肯定,鄭鳴選擇那頭黑牛,究竟是瞎蒙的呢?還是一眼相出來的。
  不過不管怎么,這次打賭,林祿宏是徹底輸了。(未完待續。)
  ps:第二更奉上新的一年,雙倍月票,有票票的兄弟,請支持貓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