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8 鑒定石

就天下坐騎而言,最好的坐騎,自然是那些傳之中的神獸兇獸,但是那些對于武者而言實在是太遙遠。
  所以級的坐騎,就是那些擁有兇獸血脈的駿馬,當然,這些駿馬擁有的兇獸血脈越是高等,那坐騎的價值也就越高。
  而坐騎的主要作用,是騎乘!
  當然,騎乘牛的不是沒有,但是一般來,騎乘牛的人,要不就是牧童,要么就是鄉下的老農。
  對于所有的世家公子而言,他們喜歡的,都是駿馬,而且也都相信,駿馬的速度,才是最快的。
  這一次,鄭鳴和林祿宏在金之試中比試,很多人都覺得鄭鳴是敗局已定,他就算是選擇一匹劣馬,也不會有人意外。
  但是——他偏偏選擇了一頭牛!
  鄭驚人的臉色抽搐了一下,輕輕的拉了一下鄭鳴的衣衫道:“鳴少,您不會是為了我,才選擇了一頭牛吧,要真是那樣的話,兄弟我感動死了!”
  鄭鳴看著那比鄭驚人的龍鱗兇驢高不了多少,渾身山下充斥著肉感的黑牛,心中也是一陣的哀嚎。
  自己運用九方▲〖▲〖▲〖▲〖,m.↘.c※om皋的英雄牌,為的是選出一匹龍駒,怎么……怎么這匹在九方皋眼中,已經是天下難道得坐騎,卻是一頭牛,而且好似還是一匹和水牛差不多的牛。
  “哈哈哈,鄭兄,這就是你選擇的坐騎,還真是有特色啊!”
  有特色這三個字,林祿宏的聲音很高,一時間。惹得不少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鹿靈府的年輕人。對于鄭鳴是又怕又恨。讓他們正面挑戰鄭鳴,他們真的沒有那個膽子。
  程一刀都敗在了鄭鳴的手中,他們就算是三四個人綁在一起,也不一定是鄭鳴的對手。
  但是他們心中的恨意,又讓他們在遇到鄭鳴吃癟的事情時,忍不住會欣喜若狂。
  程輕靈沒有笑,只不過她看向鄭鳴的目光,帶著一絲的埋怨。這個人也真是的,自己明明給了他提示,他按照自己的選,就算是輸給那林祿宏,也不會像現在一般,成為人家的笑柄。
  這個人,怎么就這樣不聽勸。
  “稟告堂主,這匹坐騎身上,并沒有封血環!”一個壯漢在那黑牛的四周仔細的檢查了兩遍,這才畢恭畢敬的朝著林猛稟告到。
  林猛的眼睛。在這黑牛身上打量了好一會,沒有發現這黑牛有什么過人的地方。此時聽到那壯漢的稟報,他已經徹底的認定,這黑牛并沒有什么兇獸的血脈。
  一條沒有兇獸血脈的黑牛,那——那就是一匹黑牛啊!
  看這黑牛皮毛粗壯,嘿嘿,用來耕地,倒是一個不錯的好手,他朝著那黑牛掃了一眼,陡然心頭又升起了一個念頭。
  別的不,將這黑牛弄到金之試上,好似……好似有敗壞神行院的名聲。
  雖然金之試開始之時,也已經公開明,這萬馬奔騰之中,有好的坐騎,同樣有劣馬,但是……但是這里面有一頭牛,就有太不太過去。
  好似這是在神行院的臉上抹黑啊!
  “老丙,咱們神行院,什么時候有牛了?”林猛朝著自己身邊的一個管事一招手,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責怪的道。
  那老丙瞥了一下嘴巴道:“這頭牛,是跟著天荒來的那一批寶貝一起送來的。”
  “天荒那幫家伙是不是也太懶了,他們竟然捕捉不到混雜了兇獸之血的坐騎也就罷了,怎么……怎么弄一頭牛來,我非要向長老們告他們一狀不可。”
  林猛的話語中,帶著深深的不滿。
  那老丙苦笑著道:“聽押送的兄弟,這頭牛,根本就不是捕捉的,它是主動的跑到咱們的捕捉隊伍中來的。據天荒那邊的兄弟估計,這頭牛應該是看著那些被捕捉的坐騎吃得好,所以主動跟來的。”
  “聽有好幾次,天荒的那些兄弟,都準備將這頭牛宰了下酒,也不知道為什么,沒有宰成。”
  “那匹天荒中得來的坐騎進行分配的時候,它不知道怎么就來到了咱們這里,當時準備金之試的兄弟,好似因為一時手亂,所以也給它安排了個號。”
  這種解釋,讓林猛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奶奶的,感情這是一頭為了吃,連自己自由都不要的吃貨。
  “鄭鳴,這頭牛,是你選的沒有錯吧!”林祿宏一揮手道:“你要是覺得這頭牛選錯了,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駿馬都還在,你再去選一頭和我比。”
  這句話,頓時惹的不少叫好聲!而林祿宏白衫飄飄,一副風度翩翩的摸樣。
  看到這頭牛,鄭鳴真的有一種再去選的沖動,可是呢,那九方皋的卡牌,他老哥已經用了。
  用過了九方皋,他對于選取駿馬,就真的成了七竅通六竅,這種情況下,他選什么,還不是個輸。
  更何況一個個英雄牌的運用,已經讓鄭鳴對于這些英雄牌有了信心,他覺得九方皋選出來的,讓他激動萬分的東西,那是絕對錯不了的。
  雖然,在外型上,九方皋實在是有不靠譜。
  明明是一頭牛,竟然被他看成了一匹馬,鄭鳴想一想,這件事情,就有一的牙疼。
  “不用換了,我鄭鳴既然選擇了它,那就是它了!”鄭鳴昂頭朝著林祿宏一笑,沉聲的道。
  “哈哈哈,鄭兄既然如此豪氣,那我就卻之不恭了,那么,現在就請鄭兄履行承諾吧!”林祿宏到此處,哈哈一笑道:“當然,只要鄭兄將那馬嘶叫了,這一次的金之試的經費,依舊算是我的。”
  “學馬叫,我為什么要學馬叫!”鄭鳴雖然心中有些沒底,但是現在,他只能強撐。
  林祿宏的臉上的笑容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幾分:”怎么,鄭兄你準備不認賬,男子漢大丈夫,要是不認賬的話,那丟的人可就大了!”
  話間,林祿宏揚了揚自己手中的字據。
  鄭鳴神色不變的道:“立了字據的事情,我自然不會否認,可是我的字據上寫的清清楚楚,我輸了學馬叫一聲,可是現在,我并沒有輸,學什么馬叫。”
  他這句話,讓不少人發出了噓聲,更有人大聲的道:“見過不要臉面的,沒有見過如此沒有臉面的。”
  “哼,早我還以為,鄭鳴是一個英雄,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實在是讓人失望!”
  “奶奶的,敢做不敢當,算是什么英雄好漢!”
  蘋果臉的少女,這個時候也氣鼓鼓的朝著程輕靈道:“輕靈姐,他這般的推脫,真是讓人家有失望。”
  就在蘋果臉少女話時,林祿宏優雅無比的道:“莫非,鄭兄覺得,你那頭牛,能夠比得過我這匹墨云踏浪獸嗎?”
  “為什么比不過,我這頭牛,可是一頭寶牛,只不過是你們不是貨而已!”鄭鳴這個時候,只有一條路走到黑。
  相信九方皋,至于結果,那就由他去吧!
  “哈哈哈,鄭兄,你要是輸不起,盡管可以走,你……你這般的胡攪蠻纏,實在是丟人至極啊!”林祿宏仰天大笑,顯得是那樣的爽利。
  鄭鳴寸步不讓道:“我這頭牛,價值遠在你那墨云踏浪獸之上,只不過是你們神行院的人,不懂行而已。”
  “鄭兄,你要是這樣,那咱們就再賭一把,我這里有一本金剛指的七品秘籍,賭你手中三件九品寶刃,你敢不敢賭!”林祿宏話間,目光充滿了逼人之勢。
  七品秘籍,在鄭家那可是了不得的寶物,這等秘籍的價值,和鄭鳴手中的三件九品寶刃的價值,更是差不多。
  可是……可是這種明明是必贏的賭博,林祿宏下起籌碼來,自然是爽利無比。
  鄭鳴的眼眸閃爍之間,就下定了決心。他得到的九品寶刃不少,賭一把就賭一把。
  雖然現而今,他也沒有看出那頭牛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他覺得,九方皋絕對不應該弄錯。
  “鳴哥,不能賭,這家伙明顯就是要站咱們便宜,咱們就堅持咱們沒有輸,他也奈何不了咱們。”鄭驚人快步的來到鄭鳴的身前,沉聲的道。
  鄭亨也沉聲的道:“鳴弟,雖然那九品寶刃是你贏來的,但是這種必輸的賭局,咱們還是不要上當的好。”
  “讓人家這白占便宜的事情,咱們兄弟絕對不能做!”
  “哈哈,鄭鳴,你要是不干的話,直接認輸,大家的時間都很緊,沒有時間在這里和你浪費。”林祿宏雖然提出了賭局,但是他覺得鄭鳴不是答應。
  畢竟,鄭鳴沒有瘋。
  雖然他們神行院的坐騎,也是分等級,但是九品寶刃的珍貴,他是清楚的,鄭鳴不可能為了一口氣,將三柄九品寶刃,直接扔出來。
  “這個我跟你賭,只不過,要鑒定咱們兩個的坐騎誰的更好,不能讓你們神行院的人了算。”鄭鳴凝視著林祿宏,一字一句的道。
  林祿宏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狂喜,三件九品寶刃,只要他弄到這三件九品寶刃,那么他在家族之中的地位,一定會有一個不錯的提升。
  “鄭鳴,你不相信我們神行院的人,這沒有關系,我們神行院鑒定坐騎,除了靠人之外,更可以通過鑒定石,來鑒定這坐騎的血脈等級。”
  “雖然這鑒定石實在是貴重,我們神行院不輕用,但是今日,為了讓你輸的心服口服,我們可以用這鑒定石。”(未完待續。)
  ps:第一更來了,求首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