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 一頭牛

“這位兄弟,麻煩您能不能幫我看一下,這匹馬怎么樣”鄭驚人一臉嫌棄的掃了龍鱗兇驢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那匹白色的駿馬上。
  他這話一出口,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頭白色的駿馬身上,他們同樣也好奇,要是鄭驚人選對的話,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情形。
  林祿宏朝著用目光請示的管事點了點頭,那管事于是就親自跑過去查看。
  “鄭公子,這一匹,就是普普通通的駿馬”在那白色的駿馬身上好好的打量了一番之后,那管事沉聲的向鄭驚人說道。
  普普通通的駿馬幾個字,讓鄭驚人的神色一下子好看了不少,他自我安慰道:“這么說,老子雖然選錯了,但卻是選了一匹超過了一萬兩的坐騎”
  “嘻嘻,這是千里有緣來相配,鄭公子,看來您和那頭龍鱗兇驢,是真的有緣啊”林祿宏說話間,仰天大笑了起來。
  鄭驚人干瘦的摸樣,再加上他身旁的龍鱗兇驢,還真是給人一種很般配的感覺。
  所以在林祿宏大笑的時候,四周看熱鬧的人,也都跟著大笑了起來。鄭驚人心中羞惱,卻也只能狠狠的看了林祿宏一眼,這事情,怨也只能怨他自己的手氣。
  喊牌依舊在繼續,只不過像鄭驚人這樣的運氣,實在是不多,在鄭驚人只有,一連喊出了二十多個號牌,但是這二十多人選的,都是普通的駿馬。
  對于鄭鳴而言,這二十個人的得失,和他還真的有一點關系,那就是他的哥哥鄭亨,正好在這二十個人之中。
  鄭亨選擇的是一匹高大的烏騅馬,看上去氣勢十足,只不過可惜的是,這烏騅馬雖然不錯,但是沒有兇獸血脈。
  沒有兇獸血脈的坐騎,在世家子弟眼中,那就不是好坐騎,而且從能力上而言,他們不論是從速度上,還是從武力上,都難以成為主人的好助手。
  鄭亨對于自己沒有選中駿馬雖然有點小失落,但是他看著那匹烏騅馬,眼中還是喜歡。
  畢竟這神行院的駿馬,比之普通地方的駿馬,還是要強很多。
  “小公子,您選擇的是八千六百五十六號。”那管事再次取出一個錦囊,臉上帶著一絲恭敬的朝著林祿宏說道。
  林祿宏一擺手道:“我既然參加了點金之試,那就不要給我搞特殊,讓人將那八千六百五十六號駿馬牽來就是。”
  那管事答應一聲,隨即就見一匹通體漆黑的駿馬,從遠處飛奔而來。
  這駿馬的速度和外觀,和剛才鄭亨所選的烏騅馬差不多,但是那林祿宏看著自己這匹駿馬,臉上卻帶著一絲得意。
  他不等那些精壯的漢子上前查驗,就笑吟吟的道:“這相馬之道,不只是相外表,最重要的,是相這匹馬的內在。”
  “剛才我見有人選了一匹烏騅馬,嘿嘿,他看的只是那烏騅馬的外表,他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樣的馬骨,才能夠孕育兇獸的血脈。”
  “就拿此馬來說,我之所以選擇它,是因為它再奔走之時,血脈流動的速度緩慢”
  一時間,林祿宏說出了一大堆相馬的東西,四周不少人對于林祿宏的話,更是來了一陣稱贊。
  就連程輕靈,在林祿宏說話之時,都露出了傾聽之色,折林祿宏的興致更高了幾分。
  “哎,林祿宏,我們是要看你那馬選的怎么樣的,可不是在這里浪費時間聽你胡說八道的”鄭驚人鼻子一歪,很是不客氣的朝著林祿宏喊道。
  林祿宏的神色一僵,他說這么多,為的就是引起程輕靈的重視,現在鄭驚人這般不給他面子,讓他很是不爽。
  可是不爽,他也只能忍著。朝著那管事擺了擺手,頓時就有一個壯漢快步的跑了過去。
  “公子,有封血環”那壯漢在朝著駿馬身上掃了一眼之后,大聲的喊道。
  有封血環,那就代表著這是一匹擁有兇手血脈的坐騎,一時間不少人對林祿宏露出了羨慕的神色。更有人巴結的道:“林公子出手,果然不同凡響。”
  林祿宏瀟灑的一甩手,目光卻緊緊的盯著程輕靈,嘴里淡淡的道:“我這也不過是博大家一笑而已,省的讓一些人覺得自己光有點武力,就不可一世。”
  前面這句話,眾人都可以當做林祿宏的謙虛之言,可是后面那一句嗎呵呵,就算是腦子進了水的人,都能夠猜得出來他是針對的誰。
  隨著林祿宏一聲令下,那黑色駿馬上的封血環,頓時被取了下來。本來烏黑的駿馬身上,陡然泛起了一陣黑色的光芒。
  在這黑光中,那烏黑色的駿馬不但頭上長出了一條粗壯的黑色尖角,而且他的四個蹄子,更是生出了一片片白色的鱗片。
  “墨云踏浪獸,這是八品坐騎墨云踏浪獸”有人在看到這駿馬變化的瞬間,就驚聲的喊道。
  對于鹿靈府的世家公子們而言,坐騎能夠入品,對他們來說,就已經是不錯的事情。
  所以他們騎乘的最好坐騎,也只不過是九品的坐騎而已。這九品的坐騎的主要優勢,就在速度上。
  可是八品的坐騎,他不但速度快,而且還有特殊的能力,比如這墨云踏浪獸,他最大的特效,就是踏水一如平地。
  別說小河,就算是一條波濤洶涌的大河,只要你有一匹墨云踏浪獸,那么恭喜你,你就不用坐船,直接催動著墨云踏浪獸,就可以直接沖過去。
  自然,這特殊的能力,也讓著墨云踏浪獸身價倍增。一匹墨云踏浪獸的價值,最少在一二百萬銀子。
  林祿宏的眼中,同樣生出了一絲狂喜之色,他雖然對于自己的相馬之術有一些信心,但是現在一下子在點金之試中找到一匹墨云踏浪獸,還是一件大大的喜事。
  這不但代表著,他可以得到這匹墨云踏浪獸,而且還會給他帶來莫大的好處。
  別的不說,這件事情他們家族知道之后,對于他的支持,會更高一分。作為神行院四大世家,他們的子弟,不只是要求在修為上高人一等,更要在精通相馬御馬之術。
  很多時候,這相馬御馬之術,對于四大家族的子弟而言,比武技更加的重要。
  “點金之試中點出墨云踏浪獸,林公子在咱們鹿靈府,可以說是頭一份,哈哈,以后還請林公子多多關照。”
  “林公子大駕光臨鹿靈府,我羅家正好有一個宴會,還請林公子賞臉啊”
  “林公子不愧是神行院子弟,這一手相馬之術,就連老朽,也望塵莫及,還望林公子什么時候有空,去老朽的宅院之中,向老朽傳授一些相馬之術。”
  已經被各種稱贊所包圍的林祿宏,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有點飄飄然,他這次之所以挑釁鄭鳴,無外是在程輕靈這個心儀的美人面前表露一下自己。
  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如此好的運氣。
  給自己帶來如此好運,自己是不是放過那個鄭鳴一次。林祿宏這個念頭剛剛在心頭出現,就被他給否定了。
  鄭鳴這家伙的名聲在鹿靈府已經是萬人所指,自己何必手下留情。更何況將鄭鳴的臉打的越狠,自己在鹿靈府中,留下的名聲,才會越大。
  “鄭鳴,現在林公子點出了墨云踏浪獸,莫非你還要堅持嗎依我之見,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學一聲馬叫,省的在這里浪費我們大家的時間”
  說話的,是那孫晉月,他今日也算是有點小得意,不但在點金之試中弄出了一匹臧尾獸,剛才更是和林祿宏拉上了一點關系。
  這怎不讓他飄飄欲仙,又怎不讓他想要表現一下自己。
  鄭鳴還沒有開口,鄭驚人已經怒聲的道:“不公平,這點金之試,本來就不公平。”
  “林祿宏作為神行院的人,自己參加點金之試,他要是先將一匹寶馬隱藏出來,這還有什么公平可言。”
  鄭驚人的話也一出口,頓時就讓神行院的不少人變色。畢竟,點金之試乃是神行院的一個大買賣,要是鄭驚人的話被人當真的話,那對于神行院,可以說就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還沒有等林祿宏反映,一個粗豪的聲音,就從遠處傳了過來:“小輩住口。”
  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矮壯的老者,從遠處大踏步走來,這老者雖然不高,但是猶如一只猛獸,氣勢逼人。
  鄭鳴的眼睛瞇了一下,從這老者的身上,他感覺到了八品武者的氣勢,這老者不但是一個八品的武者,而且還是一個頂級的八品武者。
  再進一步,這老者就能夠突破七品。
  要不算鄭鳴,這老者自己,就能夠橫掃整個晴川縣,而在鹿靈府,這老者,也應該是一個強人。
  “老夫林猛,可以向諸位保證,我們神行院的點金之試,絕對不會出現任何作弊的行為。”
  這句話,老者說的聲如洪鐘,更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
  雖然只是一句話,但是卻不少人的臉上露出了釋然,更有人大聲的道:“神行院怎么可能在這種事情上作弊。”
  “要是覺得自己贏不了,趕快認輸就是,在別人身上潑臟水,算得了什么本事。”
  “哼,這分明就是準備賴賬”
  那林猛的眼眸,根本就沒有看鄭驚人,而是在鄭鳴的身上掃了一眼道:“小子,你要是覺得不放心,我可以宣布,你們剛才的賭約不作數。”
  林祿宏的心中雖然有點不愿意,但是他對于那林猛的話,卻不敢有半點的質疑。
  “這賭約我已經簽了,怎么能夠不算數。”鄭鳴迎著林猛的目光,沉聲的說道。
  林猛點了一下頭,朝著那管事道:“將鄭公子選中的坐騎送過來。”
  那管事答應一聲,就取出了鄭鳴所選的錦牌,大聲的念道:“鄭鳴公子所選的,是九千八百八十七號”
  他這邊聲音剛剛落下沒多久,就見一匹坐騎,緩緩的奔走了過來。在場的人在看到這坐騎的剎那,一個個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異色。
  一頭牛,這是一頭牛
  ps:今天晚上上架,最后一章公眾章節,希望大家支持小貓,雙倍月票,我們要拼一拼,今天晚上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