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6 陰差陽錯

神行院的管事,有著九品初期的修為,所以他這一嗓子,可以說一下子傳出了老遠。
  幾乎所有來到神行院的人,都從四面八方聚集了過來,畢竟這種點金之試的熱鬧,是很少有人能夠拒絕的。
  “公子,咱們是不是先把鄭公子所選的坐騎找出來”那神行院的管事朝著林祿宏一拱手,輕聲的問道。
  林祿宏一擺手道:“鄭公子的放在最后,好戲嗎總是要讓大家有個盼頭不是。”
  說話間,他目光之中帶著一絲得意的朝著程輕靈的方向看了過去,就見程輕靈的目光,在這一刻,果然關注在自己的身上,當下就多出了一絲的欣喜。
  “這第一個,是孫晉月公子選的一千九百二十五號”那管事從從身邊的箱子之中逃出一個選號的錦牌,大聲的宣布道。
  而就在這管事宣布完畢之后,就有一匹駿馬,從遠處跑了過來,這駿馬通體發黃,給人的感覺,就好似一匹金黃色的緞子一般。
  按照鄭鳴還有點記憶的相馬經,這匹馬光憑著外貌,基本上就可以確定是一匹千里馬。
  只不過現在神行院中,千里馬實在是算不了什么,人家選的,都是有兇獸血脈的坐騎。
  那孫晉月,是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雖然衣著不錯,但是從大多數人看向他的目光看,此人在鹿靈府之中,應該沒有什么名氣。
  待那匹駿馬奔走過來之后,就有一個身穿著錦袍的神行院武者,快速的跑到那黃色的駿馬近前。
  他朝著那駿馬打量了兩眼,然后搖了搖頭。
  本來眼中充滿了希望的孫晉月,在看到那武者搖頭的剎那,整個人頓時就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
  而就在這時,就聽有人沉聲的道:“小五,你拍一下那馬的后背”
  說話的人,是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臉上充滿了風霜感覺的壯年人。他的修為,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還沒有突破九品。但是從此人說話的語氣之中,他在這神行院中,應該是有一定的地位。
  那被稱為小五的武者,答應一聲之后,手掌就在那黃色駿馬的后背拍了一掌。
  伴隨著這一掌的拍出,那駿馬本來只有一尺多長的馬尾,瞬間伸出了一丈多長,狠狠的朝著后面的一棵碗口粗細的大樹上抽了過去。
  馬尾抽在樹上的剎那,那碗口粗細的大樹,瞬間被攔腰抽成了兩段。
  “藏尾獸,此馬名為藏尾獸,雖然在坐騎的排名之中,只是名列九品,但是卻也難得。”那壯年人看著馬尾已經收回的黃色駿馬,笑吟吟的道。
  本來已經神色黯然的孫晉月,先是震驚,隨即哈哈大小的朝著那說話的壯年人恭敬的行禮道:“多謝李師傅指點,哈哈,險些覺得自己選錯了。”
  那被稱為李師傅的壯年人一笑道:“孫公子不用多禮,這本來就是李某應該做的。”
  那孫晉月快速的跑到被稱為藏尾獸的駿馬前,雙手撫摸著那駿馬的皮毛,臉上笑容不斷。
  能夠入品的駿馬,最低的價格,也要七八萬兩紋銀,他這一次用了一萬兩就選中如此好的坐騎,可以說是賺大了。
  任何時候,成功和失敗,都是共存的,所以在孫晉月的笑容還沒有消散的時候,就有幾個倒霉蛋不得不接受自己倒霉的命運。
  雖然他們選擇的坐騎,從外表上看來,和孫晉月的藏尾獸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那些坐騎只能夠稱呼為駿馬,卻沒有任何的兇獸的血脈,自然也就沒有什么奇藝的作用。
  伴隨著一個個失望的人黯然神傷的看著自己選中的駿馬,那管事的再次拿出了一個錦牌。
  “鄭驚人公子,三千五百六十一號”
  正瞪著大小不一的眼睛,和鄭鳴嘀嘀咕咕的鄭驚人,聽到念自己的名字,但是就大大的喘了一口氣。
  “鳴少,有點緊張,你說俺該怎么辦”鄭驚人看著鄭鳴,忐忑的問道。
  鄭鳴知道鄭驚人的習慣,他笑了笑道:“沒事,大不了就當咱們的一萬兩銀子扔了。”
  “鳴少你真會安慰人,可是那一萬兩銀子,怎么能夠說仍就扔呢人家還是有點緊張。”鄭驚人一把抓住鄭鳴的手,猶如小獸般的搖了搖。
  鄭鳴很無語,就在這時,從那邊馬群的方向,跑來了一匹看上去又低又矮的坐騎。
  鄭驚人頓時就蹦了出來,他張牙舞爪的道:“錯了,我選的,是一匹高大的白色駿馬,你們你們給我弄的這是什么,黃不黃黑不黑就不說它,你看它的高度,這這簡直就是一匹劣馬”
  “我我嚴重懷疑,你們神行院公正,我我要到府主那里去告你們神行院。”
  這個時候,鄭驚人的聲音可是不小,所以剎那功夫,就將所有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那林祿宏臉色頓時就是一變,不過還沒有等他開口,就聽那李管事道:“鄭公子,我們神行院做生意,一向都是童叟無欺,你看一看這錦牌,是不是你寫的。”
  說話間,就將錦牌遞給了鄭驚人。
  鄭驚人大眼小眼一起緊緊的盯著那錦牌,好一會才吞吞吐吐的道:“這這我明明選擇的是三千六百五十一號,它怎么變成了三千五百六十一號”
  “這個,只能夠問公子您,既然公子您對我們神行院的點金之試提出了質疑,那說不得,在下就要讓公子檢查一下。”管事說話間,朝著對面喊道:“將三千六百五十一號送過來。”
  伴隨著那管事的話,一匹神駿異常的白色駿馬,從遠處跑了過來。這駿馬跑動的速度很快,在跑動之時,更是發出了一聲充滿了中氣的嘶叫聲。
  駿馬,這絕對是一匹駿馬,雖然還不能判斷他是不是有兇獸血脈的坐騎,但是光憑這匹馬的賣相,就能夠值幾千兩銀子。
  “就是這匹馬,我當時選中的,就是這匹馬”鄭驚人有點興奮的搖動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錦牌,大聲的喊道。
  不過那林祿宏卻冷冰冰的道:“可惜啊,鄭公子,我們神行院的點金之試,那是一經選定,絕對不能夠悔改,您啊,還是要您的三千五百六十一號吧”
  鄭驚人恨恨的朝著林祿宏瞪了一眼,然后怒聲的道:“選錯了就選錯了,奶奶的,就算是錯了,老子的坐騎,也是我自己的就算是殺了燉肉,也不能給你們神行院留下。”
  就在鄭驚人嘟囔的時候,一個彪悍的漢子,已經快步的跑向了鄭鳴錯誤選中的矮瘦馬匹。
  當那漢子的目光落在馬身上的瞬間,陡然發出了一聲的驚呼,而這聲驚呼,卻吸引了大多數人的目光。
  “有封血環”漢子高聲的朝著林祿宏等人喊道。
  他這話一出口,頓時讓不少人看向鄭驚人的目光,都帶著一絲的羨慕。
  封血環,這東西究竟是如何來的,知道的人很少,但是它的作用,卻是在神行院的宣揚下,弄得幾乎是人盡皆知。
  這封血環的作用,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壓制血脈。只要是是帶上了封血環的坐騎,他身上各種兇獸的血脈,就會被暫時的壓制。
  那些血脈帶來的異象,也會消失不見。
  在點金之試中,只要是帶著封血環的坐騎,基本上都是好貨色。剛才那孫晉月的藏尾獸,雖然也算是入了品級的坐騎,但是卻用不著封血環。
  “封血環真的有封血環,哈哈哈,真是連老天都幫著小爺我,奶奶的,猜錯還能夠猜出一個寶貴的坐騎來”鄭驚人幾乎興奮的在地上跳起來。
  鄭鳴的心中,同樣為鄭驚人感到高興,而林祿宏的神色,就有點不是那么好看。
  他冷冷的朝著鄭驚人掃了一眼,沉聲的道:“將那封血環取下來。”
  壯漢對于取下封血環這種事情,好似是輕車熟路,隨著他一伸手從駿馬的下方取出了一個手指圈大小的鐵環,那瘦弱的駿馬,發出了一聲長嘶。
  乖乖,這長嘶聲,響亮而刺耳
  對,就是刺耳,可是這聲音停在鄭驚人的耳中,是那么的舒坦,畢竟,這是他自己取得的坐騎。
  鄭鳴聽著這長嘶,就覺得有點不對,可是讓他說出哪里不對,一時間,鄭鳴又有點說不出來。
  但是隨著那好似馬一般的坐騎的身軀,被一點點鱗片所包圍,再加上那匹馬的身形,不但沒有隨著這些鱗片的出現而增大,反而減小了幾分之后,鄭鳴終于看清楚了。
  看著那筒體呈現出赤紅色龍鱗的坐騎,鄭鳴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來。站在鄭驚人身邊的鄭亨,也緊跟著鄭鳴,仰天大笑了起來。
  “龍鱗兇驢,這是一匹龍鱗兇驢”
  “哈哈,看著龍鱗兇驢的鱗片,他應該是有著火龍血脈的龍鱗兇驢,乖乖,聽說這種兇獸,要是培養得當,說不定完全激發血脈之后,能夠吐出火焰呢”
  “能夠吐出火焰又能夠怎樣,還不是一頭龍鱗兇驢”
  “龍鱗兇驢怎么啦,這可是一頭品級不低的龍鱗兇驢,要是將這頭龍鱗兇驢賣給我,我寧愿出三十萬兩銀子。”
  “我怎么聽話說,這位鄭驚人以前騎得,也是一頭龍鱗兇驢啊”
  各種各樣的笑聲,讓鄭驚人的臉上有點不好看。雖然這頭龍鱗兇驢不論是品質還是其他方面,都比他現而今的龍鱗兇驢強上不少,但是這畢竟是一頭龍鱗兇驢。
  他實在是不愿意再要一匹龍鱗兇驢了
  ps:呼呼,今年的最后一天,兄弟們,隨身今天晚上就要上架,急需大家的支持,再給俺兩張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