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5 龍馬經

林祿宏的話一說完,不少人就跟著大笑了起來,更有人大聲的道:“林兄說得對”
  “林兄是一個寬厚人,咱們總不能讓鄭鳴又出銀子,還又學馬叫,不如這一萬兩銀子,就是咱們這些人的看戲錢,叫的好聽值個票錢就行。”
  對于這些煽風點火的家伙,鄭鳴并沒有在意,他將手中的銀票遞過去,從那憨厚漢子的手中,直接拿過了三張票單。
  隨即,他朝著鄭驚人以及鄭亨道:“你們要是拿不準選什么,問我就是。”
  就在鄭鳴說話之際,就聽一陣陣猶如奔雷一般的聲音,從遠處呼嘯而來。伴隨著這聲音,就見鋪天蓋地的塵土,從遠處飛揚而起,在這塵土中,奔跑著無數的駿馬
  萬馬奔騰的場景,再一次展現在了鄭鳴等人的面前,只不過,這一次展現出來的坐騎,比剛剛進入這山谷時要多。
  而且和上一次不一樣的是,上一次的馬匹,大多都沒有掩飾自己的血脈,頭頂生角,腳下生鱗都可以看到。
  可是這一次,那些快速奔跑的駿馬,不知道被什么樣的手段限制住了,你能夠看到的,只是一片各種顏色的駿馬,至于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
  沒有血脈的標志,想要判斷出一匹坐騎的價值,對于普通人而言,真的很難。
  而這些駿馬,也不需要你親自去捕捉,在每一匹駿馬的身上,都有一個大大的編號。
  只要你相中那一匹,只要你說出他的編號,在其他人沒有選取之前,將編號交給旁邊服務的神行院人士,就算是完成了選擇。
  鄭驚人將自己的兩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他的手中,現在可是有一張鄭鳴給他的號牌。
  一萬兩銀子啊,這要是選擇一匹劣馬回去,他老爹鄭霸說不定就會將他的屁股給打開花。雖然這錢不是自己老爹出的,但是自己老爹的性格,鄭驚人想一想就心底發寒。
  “一黑二黃三花四白,那個漆黑的應該不錯”嘴中念叨出來這一句口訣之后,鄭驚人的目光,就緊緊的盯著奔跑的黑色馬匹。
  可是當他選擇了一匹奔跑很有力的黑色駿馬之后,剛剛準備向鄭鳴進行推薦的時候,陡然感覺到了不對。
  自己剛才的口訣,好似是選狗肉的口訣,這東西用在馬匹上,行不行啊
  鄭驚人一個恍惚,那已經選好的黑色駿馬,已經不知道跑到了何地,上萬匹坐騎,洶涌如潮水。
  雖然,他們奔走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但是呼嘯之間,你要是不仔細地看的話,那么他們很快就會消失在你眼前。
  和鄭驚人相比,鄭亨表現的有點緊張。他和鄭驚人的嘴中念念有詞相比,是另外一個極端。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中了這一個,又覺得那一個更好。當他真的決定要一個的時候,心中又升起忐忑,生恐自己挑選的是劣馬。
  鄭鳴實際上,比鄭亨強不了多少,他剛一開始,并沒有運用九方皋的英雄牌,而是用自己的目光朝著那些奔跑的駿馬大量。
  這些駿馬在鄭鳴開來,好似沒有什么區別,除了幾個看上去有點健壯外,別的,真的沒有什么區別。
  而按照鄭鳴的感覺,要是他挑選這幾個顯得健壯的,一定會選出一匹劣馬來。畢竟神行院既然做這種坐騎的生意,好馬絕對不會讓你一眼看出來。
  “鄭鳴,選擇的怎么樣了”林祿宏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了起來。
  “知道我為什么到了現在還沒有選嗎就是等你呢,我怕你輸了不服氣,說我選的太早作弊,所以少爺我,先不選,等你選完了我在選。”
  林祿宏說話的聲音很大,再加上兩個人的賭約,本來就吸引了很多人,所以他一開口,大多數人的目光,都朝著兩個人看來。
  程輕靈的目光,同樣看了過來。而林祿宏發現自己將程輕靈給吸引過來了,頓時猶如一個開屏的孔雀,大聲的道:“我林某人做事,從來都將一個公平。”
  “另外鄭兄你要是覺得大家一起選打擾你選擇,我可以請所有參加點金之試的兄弟給林某一個面子,只要是你鄭鳴選擇的馬匹,不論他們多早進行了選擇,都讓給你。”
  “你看這樣好不好”
  鄭鳴撇嘴一笑,淡淡的道:“如此那就多謝林兄了”
  這句話說完,鄭鳴的目光就看向了那些奔跑過來的駿馬,他這種毫不在意的神情,讓林祿宏很是不爽。
  自己正在表現自己,鄭鳴這小子竟然不配合,他讓自己在美麗的輕靈小姐面前竟然沒有完全表現出風度來,實在是
  “第一百五十九號坐騎”一個輕柔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突然響了起來。
  這聲音的主人,鄭鳴雖然沒有太打過交到,但是只是剎那功夫,鄭鳴對于這個聲音就做出了判斷。
  程輕靈,說話的人是程輕靈,他沒有理會程輕靈為什么給他介紹馬匹,而是放眼朝著那第一百五十九號坐騎看了過去。
  這是一匹棕色的駿馬,奔走之間,雖然沒有什么太出眾的地方,但是鄭鳴覺得這匹駿馬跑的好似很沉穩。
  沉吟了剎那,鄭鳴扭頭朝著程輕靈看去,就見程輕靈已經扭過嬌美的身軀,靜靜地欣賞著奔騰的駿馬。
  哎,看來不用英雄牌,自己對這些駿馬,真的是七竅通六竅,一竅不通啊
  將心頭的九方皋英雄牌調出,隨著金光閃動,那九方皋的卡片,就消失在了鄭鳴的心頭。
  此時鄭鳴覺得,自己的眼力,好似沒有提高,不對,應該說,他覺得這一刻,自己眼睛所看的距離,好似下降了不少。
  奶奶的,選擇駿馬的關鍵時候,自己的視力竟然下降,這他奶奶的,是不是有點太搞了
  該死的九方皋,你就不能給哥爭點氣,鄭鳴心中暗自埋怨的剎那,他的眼睛,終于落在了那奔走的駿馬上。
  本來,那九方皋還不如鄭鳴的視力,在落在駿馬上的剎那,卻一下子變了一個樣子。
  在沒有使用九方皋卡片的時候,駿馬就是駿馬,但是此時,使用了九方皋的英雄牌,鄭鳴就覺得自己眼前的駿馬,已經分成了一個個部分。
  “背長腰短,不夠平直,要是這腰部平直一些,應該能夠算得上是烏騅馬,可恨,竟然還是白色的”
  “也就是一匹普通駿馬而已,哎”
  再將目光從一匹黑紅色的駿馬身上挪走之后,鄭鳴的目光,又落在了一匹黃驃馬身上。
  “魚目瘦腦,長身龍紋,好好好,這應該就是一匹汗血千里馬,嘿嘿,好馬,日行千里應該沒有問題。”
  一絲小小的興奮,在鄭鳴的心中升起,他剛剛準備將這匹在他腦中升起難道兩個字的駿馬牌號拿下,陡然一個念頭升起在了他的心頭。
  日行千里,奶奶的這里可不是自己所在的前世,那龍鱗兇驢,都能夠日行幾千里,這千里馬,有毛用啊
  不行接著看,看看還有什么好用的馬匹嗎
  鄭鳴心中一震的同時,也有一種不好的感覺,這九方皋相馬可以,可是他像這些有兇手血脈的坐騎,不知道行還是不行。
  擔憂從鄭鳴的心頭一閃而過,鄭鳴接下來,目光就落在了其他奔走的駿馬上。
  “頭如兔,澀如血,這應該是一匹赤兔馬的近親,可惜可惜,赤兔馬在這個世界上,也是劣馬”
  一連挑選了二三十匹之后,鄭鳴心中這一刻有一點不爽,他發現自己挑選的那些駿馬,放在自己原先的世界,都是難得的寶馬良駒。
  可惜在這里,這些駿馬都不怎么行。
  難得這一局,老子要耍賴不認賬么鄭鳴這個心思閃動了一下,目光隨機落在了一匹棕色的駿馬身上。
  這駿馬的號牌,是一百五十九號。他的目光盯著那駿馬掃了兩眼之后,頓時升起了一絲興奮之色。
  “蹄生風雷,如踏云霧,此等寶馬,定有蛟龍血脈,一日之間,萬里不在話下。”
  “按照相馬經里面龍馬篇的記載,此物應該是龍馬之中水龍吼,哎呀呀,沒有想到,這相馬經中的龍馬篇真的有用。”
  如果說前面的那些內容,還夾雜著鄭鳴的思想,那么后面這些東西,則完全是九方皋英雄牌生出的內容。
  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一時間變得無比的活躍,他看向那些大部分奔走的馬匹時,一些生有異象的馬匹,都被他瞬間看了一個通透。
  “這是一匹頭頂漲了金色獨角的駿馬,嘖嘖,看那駿馬的樣子,好似有生裂虎豹之力。不過這駿馬沒有蛟龍的血脈,他應該是姤獸和駿馬交配而成。”
  “嘖嘖,這一匹坐騎,奔走之中,頭頂竟然升起旋風,嘖嘖乘坐一定舒服”
  鄭鳴一連像了十幾匹頂級的坐騎,最終,他決定選擇那頭頂生有金色獨角的駿馬。
  因為按照九方皋的分析,這駿馬不但速度夠快,而是還可以幫助主人作戰,獅子啊是難得之物。
  生裂虎豹啊
  就在鄭鳴準備選擇的時候,他的目光,陡然朝著一個方位掃了一眼,頓時,那本來就激動萬分的心情,一下子變得顫抖了起來。
  筋骨糾結如虬龍,雙眸閃動如明燈,這這是相馬經之中,最頂尖的坐騎,這這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這應該是傳說中的東西啊
  心中興奮不已的鄭鳴,一下子拿起自己的手中的憑證,對那站在自己四周的神行院人員,說出了自己的選擇。
  神行院的執事人員對鄭鳴還是很恭敬的,在他說出自己的選擇之后,立即幫著鄭鳴記錄了一下。
  而就在完成這個記錄的時候,鄭鳴心頭的九方皋英雄牌,就消失的干干凈凈。原來,鄭鳴已經過了運用九方皋卡片的時間。
  二十分鐘,轉瞬即逝。奶奶的,自己這么快,就將那卡牌運用完了,實在是讓人不甘心啊。
  也就在這時,那一直關注著鄭鳴的林祿宏,也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隨著萬匹駿馬呼嘯跑進了一片草地,這次的點金之試,算是正式的結束,所有參與點金之試的人,都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而在這個時候,實際上也就是人們最緊張的時候。
  畢竟點金之試,能不能選擇到好馬,就看這一次了
  那林祿宏朝著旁邊一個管事摸樣的人一揮手,那管事咳嗽了一聲道:“現在,選馬開始”
  ps:九方皋出馬,究竟會給鳴少選擇一個什么樣的坐騎呢呵呵,敬請期待
  還有,俺要票票,給俺點票票吧,另外重要的事情,俺還要多說兩遍,沒有收藏的各位老大,麻煩動一下您的手指,給俺一個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