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4 點金之試

“你你”白衣年輕人手指著鄭鳴,有點說不出話來,雖然在他的心中,恨不得將鄭鳴狠狠的打上一頓,但是他心中很清楚,就連程一刀都不是鄭鳴對手。
  他要是面對鄭鳴,恐怕兩招都接不下。
  “姓鄭的,你在鹿靈府,說什么橫推鹿靈無對手,今日本公子,就和你比上一場,只不過咱們比的,不是武技,而是在點金之試中,比一比挑選馬匹的眼光。”
  “我林祿宏也不占你便宜,只要你挑選的馬匹比我好,小爺可以任由你選一匹駿馬,從這神行院帶走。你要是選的馬匹不如我的話,我也不要你什么銀子,你只要在這神行院中,學一聲馬叫就行了”
  白衣少年說到這里,眼中神采飛揚的道:“這個賭,你敢賭嗎”
  跟在白衣少年身后的那些鹿靈府少年,一個個跟著笑了起來,他們之中更有人喊得:“鄭鳴,也就是學一聲馬叫的事情,你不會連這個膽子都沒有吧”
  點金之試是什么鄭鳴不清楚,他連神行院都是從鄭驚人口中聽到的,自然不知道神行院的點金之試。
  所謂點金之試,只不過是神行院搞的一個小手段。
  一般神行院賣駿馬,那都是根據駿馬的質量出價,但是隨著神行院的買賣越做越大,神行院的主事者,就想出了一種帶著賭一把性質的賣法。
  一萬兩銀子,所有參加點金之試的人,都要繳納一萬兩銀子,而在你繳納了一萬兩銀子之后,就可以從無數奔騰的坐騎之中,選出一匹來。
  只要你選中的,這匹坐騎就是你的。
  當然,萬馬奔騰之中,大部分的馬匹價格,都是低于一萬兩銀子的,而只有少數馬匹,價格不但高于一萬兩銀子,甚至還有遠遠高于一萬兩。
  只不過在點金之試的時候,這些高于一萬兩銀子的馬匹,都會被人用特殊的手法遮擋住特征,唯有選中之后,解除這些手法,才能夠看出,你選擇的,究竟是駿馬還是普通的劣馬。
  這種玩法,一般來說,靠的就是你看馬匹的眼力,普通人光靠碰運氣,很難尋到物有所值的駿馬。
  可是就算是這樣,在鹿靈府,不,應該說在整個王朝之中,喜歡參加點金之試的人是數不勝數。
  其中最有名的,是當朝有一位大將軍,就憑著一萬兩銀子,賭中了一匹肋帶雙翼的天馬
  伴隨著這種轟動性的效應,點金之試,也成為了整個王朝之中,年輕人最喜歡的活動。
  賭點金之試,和這個姓林的家伙賭點金之試,這讓鄭鳴的神色之中,升起了一絲的異色。
  他并不是一個特別喜歡賭一把的人,當然,有百分之百贏得把握,那就要另算。
  自己才剛剛抽到了一個九方皋,竟然就有人和自己賭點金之試,莫非這就是傳說之中的
  就在鄭鳴心中猶豫的剎那,鄭驚人輕輕的拉著他的手臂道:“鳴哥,別和那小子賭。”
  “我剛才打聽了一下,這個姓林的小子,乃是神行四大家中林家的小公子,這小子分明就是沖著鳴哥您來的。”
  神行四大家,鄭鳴對于這四個家族倒還是聽說過。這四個家族合伙開辦了神行院,可以說壟斷了整個王朝的坐騎行業。
  雖然這四個家族,每一個分開,也就是七品家族而已,可是他們匯聚在一起,卻是一個五品家族。
  五品家族,那可是和整個州的洲侯一個品級。
  “鄭鳴,怎么怕了不成,你要是覺得自己一定會輸,那就認輸好了,只要是你認輸,本公子說話算話,在一聲馬叫之后,我還可以送你一匹不錯的馬。”
  “哈哈,就當是打賞叫花子,本少爺不在乎。”
  林祿宏說話間,哈哈大笑了起來,而在他的笑的同時,不少跟隨者林祿宏的年輕人,也跟著笑。
  鄭鳴朝著林祿宏掃了一眼,淡淡的道:“既然林公子如此有雅興,鄭某和你賭一把就是。”
  “不過為了怕某些人輸了不認,我看咱們還是立下文書的好。”
  林祿宏看著淡然的鄭鳴,心中的譏諷更多了幾分,在他看來,鄭鳴這個時候,簡直就是打腫臉充胖子。
  他鄭鳴也許修為有一點,但是掄起在萬千馬匹之中,挑選出駿馬來,他和自己差得遠。
  自己從小就在家族的長輩教導下,學習相馬御馬之術不說,這一次從天荒之地押送而來的坐騎,自己更是一路上相隨。
  可以說那匹駿馬最好,自己已經摸的一清二楚,就算是用上禁止,自己也能夠從那些奔走的駿馬中,將那寶馬找出來。
  立字據,真是好主意啊
  程輕靈此時的眼眸之中,卻露出了一絲的著急之色。她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從剛剛林祿宏的話語之中,就已經感到了深深的陰謀。
  林祿宏這根本就是挖坑在讓鄭鳴來跳。
  在程輕靈的感覺之中,鄭鳴這家伙不是一個容易上當的人,卻沒有想到,他在這個時候,竟然真的和林祿宏賭。
  而且還是立了字據的賭。
  鄭鳴在鹿靈府打下如此大的名頭,不知道有多少鹿靈府的少年恨他不已。只要他在這次輸給了林祿宏,那么他學馬叫的事情,一定能夠立即傳開。
  而傳開的后果,那就是鄭鳴名聲掃地。
  “這個傻家伙,真是狂的沒有腦子,也不看看是什么情況,就給人家賭上了”
  “難道他就看不出來,人家這是故意激他上當,人家這是故意給他準備扥圈套,真是白長了這么一副好的樣貌。”
  說話的,是那長著蘋果臉的少女,此時的她,正在程輕靈的身邊大聲的埋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程輕靈雖然心中對鄭鳴這樣盲目的和人比試心中有些不滿,但是她的修養,卻不允許她將這些話說出來,所以她笑吟吟的聽著那蘋果臉少女的埋怨。
  “怎么小妹你對那家伙動了心,要不你去提醒那小子一句,說不定人家感激的以身相許呢”
  面對程輕靈的調笑,蘋果臉少女的小臉,變的越加的紅彤彤的,她雙手捧住自己的小臉,帶著三分嬌羞的道:“姐姐你又開人家玩笑。”
  “人家只不過覺得,這林祿宏使的手段,實在是有點不算光明正大,這才替那蠢小子不值。”
  雖然蘋果臉少女再三否認,但是她那不堅定的否認,又怎么能夠瞞得過程輕靈的眼睛。
  看著不遠處臉上帶著一絲疲懶笑容的鄭鳴,程輕靈的心中,沒來由的生出了一絲怨氣。
  讓這小子吃點苦頭也好,省的他成天沾花惹草的,讓人實在是有點討厭。
  鄭鳴自然不知道,此時已經有人在他的身上,按上了一個沾花惹草的頭銜。他此刻正在聽著鄭驚人給他嘮叨一些相馬的經驗,比如什么快不快,看后蹄之類的。
  鄭驚人這些經驗,說的有點顛三倒四,很顯然,這位對于相馬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他這些所謂的經驗,也不知道究竟是從什么抵擋得來的。
  所以,鄭鳴也就是姑且聽聽。
  字據立的很快,甚至在見證人之中,還有一位在鹿靈府德高望重的九品家族的家主。
  從那位家主將自己家族的印章蓋在了兩份字據之上時,這兩份字據,就已經不允許有人耍賴。
  “鄭鳴,今日我就讓你好好的學一下馬叫,哈哈哈”將鄭鳴的字據抓在手中的林祿宏,再也沒有絲毫的掩飾,他朝著鄭鳴說出了這句話之后,手揮動著字據,大聲的喊道:“今日我高興,所有的坐騎,都九折出售”
  “林公子好樣子,咱們就等著林公子給我們表演好戲呢”
  “哈哈,我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了,不知道林公子挑選出什么好的馬匹來,我可是聽說,這次從天荒之地弄來的坐騎,質量很是不錯啊”
  “那是自然,天荒之地那可是天下妖獸聚集之所,那里面產的坐騎,自然是差不了。”
  “不過可惜的是,最頂級的坐騎,都被押往了京城,我可是聽說,在那批坐騎之中,可有麒麟血統的坐騎啊”
  “哈哈,咱們見不到那種最頂級的坐騎,但是咱們能夠聽到有人學馬叫也不錯啊”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讓鄭驚人的臉有點發黑。鄭鳴的武技,在鹿靈府確實是力壓四方,可是可是這并不只是武技就能夠解決的。
  對于鄭鳴是不是煉過相馬之道,鄭驚人已經不做任何的奢望了,畢竟一個連公馬和母馬都分不清的人,你要讓他分清楚什么是好馬,什么是劣馬,這實在是太強人所難.
  不要輸的太慘啊
  “諸位,本次點金之試,就要開始,還沒有領取點金之試號牌的朋友,還請快點到我這里繳納銀兩,領取號牌。”
  “這次從天荒弄來的坐騎,都是萬中無一的好坐騎,諸位要是能夠以一萬兩銀子博取如此好的坐騎,那就是大大的賺上一筆。”
  “好機會,不容錯過啊”喊話的,是一個身材魁梧,面色樸實的漢子,只不過在他喊出這些話語的時候,鄭鳴從他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絲的狡黠的味道。
  這家伙,應該是一奸商。
  鄭鳴一伸手,從自己的錢袋里取出了三萬兩銀子的銀票。雖然鄭驚人和鄭亨兩個人的相馬之術都很是一般,但是他還是準備讓自己的哥哥和鄭驚人一起玩一把。
  不就是三萬兩銀子嗎,他的手中,現在多的就是銀子。
  當鄭鳴準備將銀票遞過去的時候,那林祿宏一擺手道:“鄭鳴,別人都是交錢領取號牌,你的號牌就不用繳納銀子了,哈哈,這一次,我請你。”
  “你只要好好準備一下自己的嗓子,將那馬叫聲學好一點就行了大家說是不是”
  ps:一年又要過去,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