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3 賢妹他兇我

赤麟馬,一匹的價值,就是十萬兩銀子。
  這家伙的嘴,還不小,不過要是要的低了,那就不是鄭驚人,更何況現而今,鄭鳴的手中,是真真正正的不差錢。
  不說從藥王閣那里弄來的一百萬兩銀子,就是在百煉堂那里對賭的時候,他還贏了五十朵萬兩。
  所以鄭鳴不缺錢,自然對于給鄭驚人弄一匹赤鱗馬,沒有什么意見。
  見鄭鳴同意了下來,鄭驚人一下子蹦起來道:“就知道鳴哥對我最好,我覺得在那些神行院的駿馬之中,和鳴哥最配的,是雪麟照天駒,嘖嘖,鳴哥身下騎著雪麟照天駒,手持火龍槍,在鹿靈府上跑一圈,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小妹子
  神行院的根本之地,并不在府城之中,而是在府城東郊的一個山谷內。鄭鳴在看到這山谷的第一眼,就覺得這不是一個山谷,而是一個草原。
  一個占地數百里的草原。
  光憑著這一個草原的面積,就比鹿鳴鎮大的太多了。
  “鳴哥,這里是神行院放牧之地,嘿嘿,聽說就算是騎著快馬,要跑一圈的話,也要兩個時辰才行”鄭驚人眨了一下大小不一的雙眼,滿是羨慕的道:“小爺什么時候,能夠有這么一塊地盤就好了”
  鄭鳴對于鄭驚人這種夢想,沒有給與任何的評價。他催動了一下自己坐下的馬匹,剛剛準備說話,就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陣轟隆隆,猶如雷霆一般的聲音。
  這聲音,讓人的心都有點顫抖。
  “鳴哥別動,這是神行院的馬群”鄭驚人朝著鄭鳴一攔,大聲的說道。
  而就在鄭驚人話音落地的剎那,就見無數的駿馬,從遠處呼嘯而來。這些馬匹,顏色不一,但是匯聚在一起,卻一如一片五色斑斕的云彩。
  呼嘯而至,氣勢如山
  上萬匹的駿馬,這神行院,還真是好大的手筆。心中感慨了一句的鄭鳴,凝眸就朝著最前方的駿馬看去。
  雖然對于相馬,鄭鳴沒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戰績,但是對于馬最基本的東西,他還是了解一點的。
  就拿現在的情況而言,一般跑在最前面的駿馬,那都是馬群之中最好的馬匹。
  此時跑在這群馬匹最前面的,是一批通體黝黑的駿馬,這匹駿馬不但體型比普通的駿馬要大上一截不說,那四條腿都被細密的黑色鱗片所包圍。
  奔騰之間,黑色的寶馬四蹄之間,更是有一種細微的風紋,讓那駿馬奔走的速度,更快捷了氣氛。
  “墨鱗踏燕,這是墨鱗踏燕”鄭驚人的嘴里,大聲的嚷道,他那不一樣的眼眸之中,更是閃爍著一種狂熱。
  墨鱗踏燕應該是這馬的名字,鄭鳴心中升起了一絲的感慨,人都說,在男人的心中,都有一匹馬的夢想,無論是前世之中的車,還是現在的真馬
  從鄭驚人的身上,鄭鳴感覺這句話很對。
  不過讓鄭鳴感到意外的是,一直等著馬群消失,最喜歡大喊大叫,讓自己幫他買東西的鄭驚人,竟然一聲不吭。
  好似他已經忘記了,自己現在,是他身邊最大的金主一般。
  “驚人,這墨鱗踏燕你要是喜歡,不如咱們就買了”鄭亨朝著迷醉的鄭驚人掃了一眼,輕聲的說道。
  鄭驚人那邊還沒有開口,就聽有人在遠處哈哈大笑道:“買了,真是爺今年聽到的最好聽的笑話啊”
  “嘖嘖,竟然有人要買墨鱗踏燕,這可是墨鱗踏燕,可不是龍鱗兇驢那種殘次品,你竟然敢說買了,也不怕風大扇了舌頭。”
  在這聲音之中,二三十匹駿馬,從遠處飛來,而那說話的年輕人也就是二十歲不到的年齡,此刻的他,正騎在一匹雪白的,頭頂長著一對金色長角的駿馬身上。
  雪白的武士服,再加上白色的駿馬襯托,讓著年輕人本來就英俊的面容,變得更加的神采飛揚。
  只不過,他的話語,實在是讓人聽著不舒服,就見他輕輕的揮舞了一下手中的馬鞭,哈哈大笑道:“這墨鱗踏燕價值二百萬兩銀子,你買得起嗎”
  二百萬兩銀子一出口,頓時不少跟在白衣少年身后的年輕人哈哈大笑起來。
  這些笑的人,鄭鳴有一半是見過的,其中就有金家和羅家的少年子弟,只不過里面沒有羅東峰等鹿靈府年青一代的精英而已。
  鄭亨沒有想到自己一番話,竟然惹出了人,他對于這種譏諷的話,并沒有太放在心上,淡淡一笑道:“這么貴的東西,我還真買不起。”
  “買不起還吹大氣,哈哈哈”那白衣少年雖然是朝著鄭亨說話,但是目光看的,卻是鄭鳴。
  鄭鳴雖然不知道這少年是什么人,但是他這般的侮辱自己的哥哥,那就不行。
  “驚人,你不是說這神行院里面,有不少蛇嗎怎么癩蛤蟆還這么多,呱呱叫的好不煩人”
  鄭鳴的話一出口,鄭驚人就笑著道:“這個這個鳴哥你要是問其他人,還真的能夠將人家難住,但是我這個問題,你還難不住我啊”
  “只所以有癩蛤蟆沒有被蛇吃掉,那不是因為他們本身多厲害,而是因為,他們的爹,是蛇啊”
  鄭鳴的眼睛翻了一下,鄭驚人這家伙,還真是夠語出驚人的
  那白衣少年在鄭鳴說他們是呱噪的癩蛤蟆時,還高高的昂起頭,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可是鄭驚人這話一出口,他的臉頓時就灰了下來。
  奶奶的,鄭驚人這貨可夠毒的,他這那里是說癩蛤蟆,分明是在罵他們雜種
  當時就準備動手的他,卻被身后幾個人直接拉住,更有人朝著鄭鳴重重的指了一下,那意思很明顯,就是告訴白衣少年,鄭鳴這家伙,不好對付。
  白衣少年有點忌憚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這才恨恨的道:“你們給我等著。”
  說話間,白衣少年用鞭子在自己坐下的駿馬身上狠狠的抽了一鞭子,那駿馬頓時就好似一條閃電,朝著遠方飛馳而去。
  其他少年見白衣少年先走了,一個個也快速的抽動自己坐下的馬匹,朝著遠處飛馳而去。
  “鳴哥,那小子不是一個好東西,我覺得他好似是沖著咱們兄弟來的。”鄭驚人翻動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沉聲的說道。
  鄭鳴點了點頭,這些人之中,有人認識自己,而那白衣少年還如此對待自己,不是針對自己來的才怪呢
  “走吧,咱們先到神行院再說。”對于這些少年,鄭鳴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
  那少年按照鄭鳴的估計,也就是第九品的修為,現而今鄭鳴根本就沒有將這種修為的人放在心上。
  一刻鐘之后,鄭鳴他們就來到了神行院的莊園。這是一個真真正正的莊園,不但面積夠大,而且里面的設施,更是富麗堂皇,很難讓人看出,這是一個養馬的地方。
  當鄭鳴他們被仆役領進一座大廳的時候,在大廳內,已經聚集了數百人。
  這些人年齡不一,但是最耀眼的人,無疑使穿著一身青色長裙的程輕靈。此刻的程輕靈,雖然沒有穿戴什么首飾,但是那清水出芙蓉的摸樣,卻不知道讓多少人心醉。
  在她的旁邊,一如既往的圍坐在不少鹿靈府的年輕才俊,而那個路上向鄭鳴他們挑釁的白衣年輕人,此時正在程輕靈的身邊高談闊論。
  “輕靈小姐,要說這相馬,最重要的一點,還是要看馬的血脈,馬體內的血脈越強,它奔走起來的速度,也就越快”
  “特別是一些寶馬,在激發了血脈之后,甚至可以幫助主人對敵作戰”
  程輕靈本來笑吟吟的聽著那白衣少年的話語,可是在鄭鳴等人走進來的時候,她就輕輕的站起,婷婷裊裊的朝著鄭鳴行了一禮道:“鄭世兄好”
  對于世兄這兩個字最標準的答案,那就是賢妹。鄭鳴對于程輕靈,沒有好感,也沒有惡感。
  只不過他心中對那白衣少年很是有些不爽,所以絲毫不跟程輕靈客氣的答道:“想不到在這里也能夠遇到程賢妹,看來咱們兩人,還不是一般的有緣啊”
  他這話一出口,將那白衣年輕人氣的臉都有點發青,而程輕靈那吹彈可破的嬌容上,也露出了一絲的紅暈。
  程輕靈不由的想起,自己那位姑婆和自己說的話,讓自己嫁給鄭鳴,他不會是聽說了什么吧
  “鄭鳴小子,我們神行院,可不是你隨意呱噪的地方,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巴”
  白衣少年的眼鏡有些噴火,他那惡狠狠的摸樣,絲毫不讓人懷疑,他這是要將鄭鳴給吞下去。
  鄭鳴看著白衣少年,眨了一下眼睛的他,快速的跑到程輕靈近前,故作可憐的朝著程輕靈道:“程賢妹,他他兇我,人家好害怕啊”
  說話間,他還朝著程輕靈湊了湊
  鄭鳴是什么人,那可是敢在府武院的門口,豎起橫推鹿靈無對手牌子的牛人,他又怎么會害怕一個九品不到武者的挑釁。
  他這樣做,分明就是在激起那白衣少年的怒火,畢竟白衣少年對于程輕靈的愛慕,那可是瞎子都能夠看得出來的。
  程輕靈雖然知道鄭鳴的目的,心中還微微升起了一股羞惱的味道,但是她臉上的紅暈,卻不由自主的更多了兩分。
  那摸樣,真是人比花嬌,讓人心醉。
  ps:推薦票,俺要推薦票,嗚嗚,分類的推薦榜竟然掉下去了,好可憐啊,各位老大,有推薦票的砸死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