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 韋爵爺

五十次對于十萬的幾率是渣,同樣,一百次對于萬分之一的幾率,也是渣渣!
  當抽取封神牌一百次沒有所得之后,鄭鳴就絕了抽取封神牌的心思,他準備抽取一百次仙俠牌。【】
  哪怕是最普通的仙俠牌,也能夠讓他實力暴增。
  可惜,這幾率實在是太讓人難受,一百次抽完,鄭鳴得到的,依舊是空空如也。
  老老實實的抽取武俠牌吧,那猶如天上掉餡餅的事情,雖然要每天想,卻不不是每天都能夠實現。
  心中念頭閃動下,鄭鳴開始老老實實的抽取武俠牌,一百分之一的幾率,實際上也很難碰到。
  在抽了一百三十次武俠牌,已經失敗的有點麻木的時候,鄭鳴終于抽到了一個人物。
  有人,武俠牌有人啊!
  鄭鳴有一種想要大叫兩聲,讓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自己快樂的想法。不過最終,這英雄牌的秘密,還是他自己獨自享受的好。
  仔細的朝著英雄牌上的人物看去,鄭鳴的臉色抽搐了一下,這英雄牌上的人物,并不是他想象中的一如厲若海般的英雄人物,也不是龐斑一般的絕代魔君。
  更不是像徐子陵和寇仲那般,運氣好到了逆天的小強。
  不過說起來,鄭鳴翻到的這個人物,倒也算是大名鼎鼎。
  甚至可以說,他比龐斑,比浪翻云還要有名氣,只不過他的名氣,并不是因為武功。
  韋小寶,韋爵爺在英雄牌上,朝著鄭鳴大笑。而在韋爵爺的技能一欄上,則寫了四個字——神行九變。
  神行九變,進退自如,而且韋小寶這張牌上神行九變更是已經達到了入微的境界。
  鄭鳴在以前,對于韋爵爺倒也不陌生,知道這神行九變雖然不能攻擊,但是用來逃跑,卻是妙用無窮。
  只是自己用得著逃走嗎?
  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爍了瞬間,鄭鳴就覺得這神行九變對自己而言,也是挺重要的,畢竟現在,他的手中,只有太古金烏和厲若海。
  而不但關鍵的時候,他也不準備動用這兩張卡片。
  韋小寶的神行九變,可以讓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從對手的圍攻之中逃出去。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閃動,準備將韋爵爺放進自己儲存卡牌的地方時,一條消息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要不要對韋小寶卡牌進行加倍。
  加還是不加,鄭鳴有點猶豫,畢竟這韋小寶,實在是有點分布不太均勻,要說他沒有用處吧,不行,人家畢竟在逃走上,還是有獨到之處的。
  但是在武力值上,卻又差的太遠。
  不就是十萬聲望值嗎?哥們有的是聲望值,加!一咬牙,最終做出了決斷。
  任性,有錢,哥們有錢啊!
  刷刷刷,鄭鳴心頭的韋爵爺,只是頃刻功夫,就從一張,變成了七張。這讓鄭鳴感到有點不對。
  為什么不對呢,自己還有七十多萬聲望值,這加十倍,也就是十萬聲望值而已,為什么只給出了七張。
  什么意思,又是什么情況?
  心頭疑惑的鄭鳴,快速的朝著自己心頭的紅色聲望值看出,他發現這紅色的聲望值,好似有點不對。
  六萬三千二百一十二個!
  怎么回事,怎么少了一位啊,不是說,應該是六十萬嗎?莫不是自己的數學學錯了。
  仔細的用心神在心頭數了一遍,得出的結論,還是六萬三千二百多個,這不對,不科學,甚至應該說,這有悖常理啊。
  在仔細研究了五分鐘之后,終于一個結論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那就是,這武俠牌的加倍,和武將牌的加倍是不一樣的。如果說武俠牌的加倍,是用被十倍聲望值來計算的話,那么武俠牌,就是百倍。
  百倍,你他娘的可算是將老子給坑死了。七十多萬的聲望值,一轉眼,就變成了七張韋爵爺!
  乃乃的,這情況,真的有點畫風不對啊!
  六萬多的聲望值,在來鹿靈府之前,對于鄭鳴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數字,但是現而今,這個數字,實在是無法滿足鄭鳴的胃口。
  畢竟,就在一刻前,他還是擁有百萬聲望值的主。
  老子已經用了一百萬聲望值,不信運氣還是那么差,再抽,看看能給抽個有用的武俠牌么?
  抽抽抽!
  又是一連抽取了四十多次,鄭鳴還是什么都沒有抽取到,于是乎,心中升起一絲涼意的鄭鳴,就將目光落在了紅色的武將牌上。
  這個成功率高點,也就剩下了兩萬聲望值,抽他吧!
  十分之一的成功率,畢竟不是蓋的,所以在抽了三次之后,鄭鳴就抽到了一張武將牌。
  豹子頭林沖,武將技能中級拳法會意,中級槍法大成,金豹體!
  這三樣技能,看的鄭鳴直皺眉,林沖雖然在武將之中,也算是不弱,但是和他師傅周彤比起來,還差不少。
  而鄭鳴現而今,已經超越了周彤,甚至超越了項羽,所以林沖這英雄牌,對他沒有任何的用處。
  還抽武將牌么?這個念頭出現在在鄭鳴心頭之后,讓他有一種想要將武將牌放棄的想法。
  畢竟,這武將牌在武力上,已經沒有太大幫助了。
  要是在能夠抽到狄仁杰就好了,或者歐治子,或者徐霞客,他們可是給自己帶來了不少的好處。
  這個念頭,讓鄭鳴決定繼續抽下去,只不過已經有些麻木的鄭鳴,抽的很是隨意。
  就剩下幾千聲望值的時候,鄭鳴終于又看到翻開的英雄牌上出現了一個人物。
  這個人物的旁邊,同樣有一匹馬,只不過這匹馬,并沒有給這人騎著,而是被這人給牽著。
  九方皋,這個名字,讓鄭鳴感到一愣,九方皋是誰?在朝著技能的位置掃了兩眼,鄭鳴有點反應過來這九方皋是誰了。
  相馬之術!
  好似當年學過的一篇文章之中,有伯樂推薦九方皋相馬,這九方皋雖然千里馬找的比較準,但是對于馬的外觀,卻是及其的疏忽,連公馬和母馬都分不清楚。
  但是不可否認,這是一個相馬大師。
  得到這一張卡牌,也算是不無小補,畢竟自己最近就準備買幾匹上好的坐騎,不論怎么說,也要比鄭驚人的龍鱗兇驢強才是,可不能被驢給笑話了。
  到了買坐騎的時候,就不怕給人忽悠了。
  隨意將九方皋的卡牌在自己心頭一放,鄭鳴再次抽英雄牌。
  不過很可惜,接下來什么也沒有抽到,兩萬聲望值,抽到了一**沖,抽到了一張九方皋,好似運氣和幾率差不多。
  黃色的聲望值,這個時候還在增長,已經達到了八千多不到九千,鄭鳴雖然心中癢癢的想要用黃色的聲望值抽取一下,但是最終還是將這個念頭給壓了下去。
  一來,這次的運氣實在是一般。
  這二來嗎,他黃色的聲望值,還沒有達到過一萬,現在差不多就要到一萬了,就算是抽,也要到了一萬再抽不是。
  他的心中,隱隱約約的對黃色聲望值達到一萬有些期待。
  雖然這種期待,只能是期待,但是有期待總比什么都沒有強得多。
  “咚咚咚”
  輕快的敲門聲下,鄭驚人和鄭亨推門走了進來,他們兩個人的手中,此時正拿著一個大紅的帖子。
  “鳴哥,你不是說要買坐騎嗎?巧了,剛才神行院送來請柬,說他們神行院最近從天荒之地,新進了一批坐騎,準備請鹿靈府的英俊進行品鑒!”
  鄭驚人說話間,一大一小兩只眼睛放光的道:“鳴哥不是說咱們三個的坐騎太丟人,要換坐騎嗎?現在正是時候,要不咱們明日一起過去。”
  “我好似說的是給我和我哥買兩匹坐騎,至于驚人你,我覺得龍鱗兇驢很好。”
  鄭鳴笑吟吟的打斷了鄭驚人的話,毫不客氣的道:“畢竟那龍鱗兇驢和你,那可是絕配,我怎么能夠棒打鴛鴦,將你和龍鱗兇驢分開呢?”
  “鳴哥,我可是一直拿你當親哥,你現在在鹿靈府,那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我騎著一匹龍鱗兇驢出去,自己丟人倒是不怕,就怕丟了鳴哥您的臉。”
  “無論如何,我都不能給鳴哥您丟臉,亨哥您說是不是?”鄭驚人抓住鄭亨的手掌,用勁的搖晃起來。
  鄭亨這些天來,和鄭驚人的關系挺不錯,此時看著鄭驚人一大一小兩只眼睛都可憐兮兮的摸樣,就憨厚的道:“好似也是這么一個道理。”
  “亨哥才是我親哥!”鄭驚人說了一句之后,又眼巴巴的看著鄭鳴道:“鳴哥,俺的要求也不高,給俺換一匹赤麟馬就行!”
  ps:二十九號了,上架還有兩天的時間,求各種票票,求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