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99 聲望暴增

鄭鳴一覺醒來,已經是天光大亮。【】
  他的腦海中,記憶依舊停留在被鄭驚人和鄭亨兩人駕著回到住處的那一刻。
  當他走進住處的瞬間,整個人就暈倒了過去。在三刀之約的時候,鄭鳴實際上已經耗盡了自己身上的內勁。
  雖然最后和程一刀一戰,鄭鳴使用的是霸王項羽的卡牌,但是這并不是說,他的身上就沒有消耗。
  所以,幾乎用盡了全身所有力量的鄭鳴,在項羽卡牌消失的瞬間,就已經難以支撐。
  只不過,他不愿意在府武院門口倒下,所以才讓鄭亨和鄭驚人兩人,將自己帶回了住處。
  精神的放松,讓鄭鳴自己再也難以支持下去,所以他就暈倒了過去。
  躺在床上,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有一種慵懶的感覺。雖然鄭鳴知道,在這種感覺下,最好的選擇,是立即下地運動一番。
  只有鍛煉,才能夠將這種慵懶的感覺消除掉,而且這樣修煉的速度結果,好似比以往也好上幾分。
  但是鄭鳴不想動,他想的是,自己多趟一刻鐘,至于為什么,那就應了前世中的一句話。
  爺就是這樣的任性。
  打開心頭的英雄牌界面,在儲存的卡牌之中,太古金烏依舊火焰洶涌,而那厲若海同樣橫槍立馬,只不過那同樣在氣勢上不弱于厲若海的霸王項羽,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項羽啊
  小李廣花榮的卡牌,同樣閃動著光芒,但是這張卡牌對他的作用,實在是太過有限。
  在太古金烏的卡牌上停頓了一刻鐘,最終鄭鳴將神識落在了聲望值的位置。希望這一次,聲望值不要讓自己失望。
  當鄭鳴的目光,落在了紅色的聲望值上的剎那,他的臉抽搐了起來。不敢相信,但是事實卻擺在了他的面前,他的紅色聲望值,已經飆升到了一個讓他長大了嘴巴的地步。
  九十八萬三千二百七十二個聲望值
  紅色的聲望值,這個數字,還在快速的增長,如此多的聲望值,讓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陣的狂喜。
  九十八萬多紅色的聲望值,也就是說,自己可以抽取一千次。
  一千次啊,要是按照幾率計算的話,自己說不定就能夠抽取到一個先下卡的人物。
  雖然這種計算,鄭鳴覺得有點不對,畢竟這抽取,還是要看運氣。運氣差的話,一直都抽不到,那也木有辦法。
  但是,這代表的,畢竟是一千次的機會。
  將有點顫抖的心神,快速的轉移到了黃色的聲望值上,和紅色的聲望值相比,鄭鳴這個時候,更加重視的,是黃色的聲望值。
  增加十倍的成功可能性啊
  雖然十萬分之一的成功率,和一萬分之一的成功率,聽上去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百分之一的成功率和十分之一的成功率相比,卻是天壤之別。
  鄭鳴知道,自己以后用到武俠牌的幾率,要比用到武技牌的幾率要高的多,而百分之一的幾率,實在是太低。
  這么些天來,他武俠牌也就抽取到了一個厲若海,至于劍冷人更冷的西門吹雪人多情刀更多情的李尋歡,還有那魔臨天地的一代宗師龐斑……,這些讓鄭鳴心中升起無限向往的人物,卻是一個都沒有抽到。
  雖然這也和鄭鳴放在武俠牌上的抽取次數有關,但是更多的,還是百分之一的成功率。
  七千八百九十一
  黃色聲望值的數字,是七千八百九十一,這個數字,讓鄭鳴驚喜的差點從床上跳起來。
  雖然還沒有達到一萬,但是這個數字,卻還是在增長,整個鹿靈府城,也一共就是三萬武者的數量,自己能夠一下子得到如此多的聲望值,殊為不易。
  而一萬黃色聲望值,就是十次的抽取機會。
  雖然這十次和紅色的一百次,看上去一樣,但是實際上,很多幾率方面的事情,不是這樣計算的。
  欣喜不已的鄭鳴,很想躺在床上接著抽取幾下試一下運氣,但是他的理智告訴他,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修煉一番,任性,任一小會就是了。
  來到住處的院落外,鄭鳴先打了一套熊抱功。這套功夫,雖然她已經達到了大成的境界,但是每一次修煉,依舊讓他感到有所得。
  因為在府武院外,消耗實在是太大,所以這一次鄭鳴的拳法,打的不但不快,甚至有一點慢。
  可是隨著那一拳拳的轟出,猶如放炮一般的聲爆,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響起。
  特別是鄭鳴將那最后一拳轟出的剎那,他感到在自己的體內,陡然涌出了十條內勁,這十條內勁匯聚成一條巨大的洪流,從鄭鳴的拳中轟出。
  這一拳,轟在了虛空中。
  虛空響起了一聲平地驚雷般的響聲。按照鄭鳴的顧忌,這一拳,最少讓自己的力量,增加了一倍。
  雖然在品質上,和內氣有不小的差距,但是鄭鳴現而今,同樣感受到了內勁槍到來的好處。
  第十條內勁,這應該是相遇那九鼎鍛體功留下的勁力。雖然比之運用項羽卡牌之時,最少弱小了十倍。
  但是這第十條內勁,卻讓本來只能夠產生九條內勁的無名口訣,出現了第十條內勁。
  而這條內勁的出現,更讓鄭鳴的力量,直接提高了一倍。
  按照卡牌的運用來說,本來這條內勁,是不應該存在的,但是在和程一刀的對戰之中,卻讓鄭鳴十條內勁同出,從而打下了基礎。
  真是運氣啊
  心中感慨的鄭鳴,正準備將自己的金鐘罩功夫在鍛煉一番,就聽外面傳來鄭驚人的聲音:“鳴哥,你快出來看看誰來了?”
  鄭鳴雖然不知道這個時候誰來了,但是有人來,他就不能不理會,當下就朝著門口看去。
  走進來的是鄭中望和鄭霸,鄭霸一邊走,一邊用毛茸茸的大手,在鄭驚人的頭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笑罵道:“小兔崽子,叫喚什么,你爹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老爹您雖然不是大人物,但是您生了一個大人物的兒子,自然也不是一般人物。”
  鄭驚人的貧嘴,讓作為鄭家家主的鄭中望哈哈大笑,他手指著鄭霸道:“霸弟,你也別小瞧驚人,說不定什么時候,這小子就會成為大人物。”
  “他要是能夠成為大人物,我就是他兒子”鄭霸大眼珠子一瞪,粗豪的答道。
  雖然他這話語,聽起來有些不怎么中聽,但是人們卻都能夠聽得出,他話語之內隱含的欣喜。
  畢竟作為父親的,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能有所作為。
  鄭中望哈哈一笑,沒有在說話,可是鄭驚人這家伙,卻毫不客氣的搖頭道:“爹,這種話,你還是不要說了,我可不能和爺爺一個輩分。”
  聽了這句話的鄭霸,先是一愣,隨即揮動手臂,就準備追殺鄭驚人這個不孝之子,不過就在他動手之前,鄭驚人已經提前一步,跑到了鄭鳴的身邊。
  “鳴哥,救命啊”
  看到鄭鳴,鄭中望和鄭霸的神色上,都露出了一絲鄭重之色。以往,他們兩個看鄭鳴,還能夠以一個長輩看待晚輩的目光來看待,但是現而今,雖然鄭鳴依舊是那個鄭鳴,但是他們兩個人卻覺得不應該再那樣看了。
  因為,鄭鳴橫槍而立的英姿,已經深深的印在了他們的心頭。
  在他們的眼中,雖然鄭鳴依舊是鄭家的子弟,但是鄭鳴這個人,已經是一個需要他們仰視的存在。
  “哈哈哈,鄭鳴,這一次干的不錯,給咱們鄭家掙了大臉,你不知道,昨日我遇到了郝家的老三,那小子以往見到我,都是一副螃蟹的摸樣。”
  鄭霸伸出手,想要在鄭鳴的肩膀上拍一下,但是最終還是想到了什么,他又將那拍出的手臂收了回來。
  “嘿嘿,昨天那小子,卻好似老鼠見了貓,躲著我走路,我故意走過去,問他他們郝家,是不是還有心思,來奪咱們晴川縣的地盤,將那小子躁的,臉跟猴屁股一般。”
  鄭霸說話粗爽,而很多時候,粗爽的話,更容易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所以鄭霸的話一說完,院落之中,響起了一陣的大笑。
  鄭中望也接著道:“咱們三十六縣的三十六個九品世家,以往咱們鄭家只能夠排在下游,但是隨著鄭鳴擊敗程一刀,咱們鄭家的地位,也是扶搖之上。”
  “今天中午的酒會,硬是讓我給坐了首座”
  說話間,眾人就在房間之中落座,鄭中望在問了一些鄭鳴修煉上的事情之后,就從自己的衣襟內,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本紙書來。
  “小鳴,你現而今已經達到了十品的巔峰,再進一步,就是破開丹田,化勁為氣。”
  “咱們鄭家的祖上,只傳下了一份能夠化勁為氣的法門,就是這本莽牛氣。”鄭中望小心的撫摸了一下手中的書本道;“這是我默寫下來的,你用心參演,盡快將自己的修為,提升到第九品。”
  “那天下論才之會,我希望你能夠奪取一個好的名次”
  ps:強推了,呼呼,實在是太讓人興奮鳥,但是強退也意味著就要上架了,所以,諸位兄弟,還請大家多多幫忙,給貓一個支持,讓隨身越來越好。
  推薦,收藏,評價俺都要啊,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俺早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