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98 長槍橫空

我怎么能讓你如意,一字一句的將這句話說出之后,鄭鳴再次催動體內的勁力。
  可是,九鼎鍛體功的勁力,已經完全融入了火龍槍內,一時間,鄭鳴的體內,哪里還有勁力。
  怎么辦難得真的轟不開這程一刀的刀芒,敗在程一刀這種人的手中,我不甘心
  雙眸越加冷然的鄭鳴,瘋狂的匯聚著他身體的每一份力量,拿一股股在他體內流動的冷流,將他體內每一點的力量,都匯聚在他的雙手之間。
  九鼎鍛體功的內勁耗盡,那森然的冷流,卻在這時,又有一股勁力,不,應該是九股微弱的勁力,這九股內勁本來被壓制,但是在那名為蒼天霸血的冷流的作用下,卻一點點的被挖掘了出來。
  這是那無名口訣形成的九條內勁。
  在催動了項羽卡牌之后,鄭鳴本難以施展這九條內勁,但是最后一刻,卻被那蒼天霸血尋找了出來。
  也就在這一刻,鄭鳴明白了蒼天霸血和炎黃戰血的區別。只不過,他沒有時間理會這些,他注意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將十股內勁,匯聚如一
  “破”
  火龍槍震動,猶如長龍,那正要斬向鄭鳴的七尺刀芒,在虛空之中,陡然破碎。
  刀芒破碎如雨,散落虛空,飄動不見。
  沒有了刀芒的支持,卷云一刀,就不能稱之為卷云一刀。
  那只是斬過來的一刀,橫斬而來,平淡無比的一刀。這是褪盡了繁華的一刀,只不過繁華過后,卻沒有達到返璞歸真的地步。
  這怎么可能,憑著一個小小的鄭鳴,他怎么能夠破得了自己的卷云一刀。那七尺刀芒,又怎么可能被一槍捅破。
  程一刀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但是他的眼睛卻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的最強一擊,已經被破掉了。那聚集了他全部的精氣神,在他看來,最少也能夠將鄭鳴斬的重傷的一刀,就這樣被鄭鳴給破掉了。
  “也不過如此爾”鄭鳴手托火龍槍,淡淡的朝著程一刀說道。鄭鳴的性子,本來除了灑脫,并沒有太多的霸道,但是這一刻,他是和項羽合二為一。
  項羽的性子,在不知不覺之間,影響到了他。
  王不過項,項羽過后,天地之間,再也沒有霸王
  雖然程一刀在鹿靈府,是年青一代的代表人物,但是在項羽的眼中,那就是一個普通的存在。
  再結合鄭鳴心中對于程一刀的鄙視,所以從項羽嘴中,得出的結論,就是不過如此。
  這句話,說的程一刀臉色發青,可是還沒有等他做促反應,鄭鳴手中的火龍槍,已經朝著程一刀直接挑了過去。
  槍如龍,瞬間沖到了程一刀的身前,程一刀猛地一扭頭,算是將自己的咽喉躲過,但是他的肋部,卻被火龍槍刺破。
  “住手”有人高聲的喝道
  “不許殺人,快放下程一刀”金錦遠猛的站起,騰空朝著兩人沖了過來。
  鄭鳴看著用雙手抓住自己槍身的程一刀,冷笑一聲,手中長槍擺動,冷笑道:“滾”
  一聲滾字,程一刀的身軀朝著迎來的金錦遠狠狠的砸了過去。金錦遠雖然和程一刀的交情并不是太多,但是此時也不允許程一刀落地。
  他選擇了雙手接程一刀,可是就在他充斥著內氣的雙手,在接到程一刀的剎那,就感到一股磅礴的力道,從程一刀的身上傳了出來。
  在這股力道下,金錦遠一連退后了九步,這才算是將那落在他身上的力道,給徹底的壓制了下來。
  九個深深的腳印,看的人觸目精神。畢竟,退后了九步的,是八品家族,金家的家主。
  “某家在此,誰敢一戰”鄭鳴沒有在看程一刀,他手持火龍槍,聲若雷霆。
  人山人海的府武院外,一時間都是鄭鳴的聲音,那一句某家在此,誰敢一戰的話語,更是在鹿靈府回蕩。
  誰敢一戰
  突破了八品的程一刀,尚且重傷而敗,誰又能夠上去一戰,誰又堪上去一戰。
  雖然程家的老姑婆,是絕對有資格上去一戰的,但是這只是年青一代的爭鋒,程一刀的出手,就已經有點說不過去,他們這些老一輩的人物要是上臺的話,那么簡直就是丟人到家了。
  別說輸了,就算是勝了鄭鳴,也是輸。
  更何況此時少年威風凜凜的樣子,讓程家老姑婆的心頭思緒萬千,當年的他,好似和現而今的少年相比,少了一絲的霸氣。
  “誰敢與我一戰”鄭鳴目視四方,殺氣騰騰,此時的他,項羽的卡牌,還有五分鐘的時間,他不愿意浪費這五分鐘。
  對于這等直呼的求戰,沒有人敢應對,當鄭鳴的目光看來的時候,所有人都低下了頭。
  不敢直視。
  霸氣凌霄的鄭鳴,立于天地之中,長槍橫空,如皇如霸
  鹿靈府的居民,就算是幾十年后,也忘不掉那手持長槍的少年,畢竟,那霸氣沖天的少年,并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的。
  金通玄搖了搖頭,率先離去,他這一刻,可以說心灰意冷。本來,在他的心中,還有和鄭鳴爭鋒的念頭,但是這一刻,所有的念頭,都化為了灰燼。
  他自己,在這一刻,在鄭鳴的面前,連將自己的劍拔出的勇氣都沒有,還談什么和鄭鳴爭一長短。
  這個少年,已經是一做山峰,聳立在他們的心頭,讓他們唯有仰望,而不要有超越之想。
  “我不相信你還有再戰之力”就在這時,一條身影從下方沖了上來。
  這個人,騰空如鷹,洶涌的朝著鄭鳴落下。
  在這個人沖出的剎那,就有人認出了這個人是誰,鹿靈府四大公子中的荀劍江,剛剛突破了九品的少年。
  可是就在他有如蒼鷹一般落下的剎那,那鄭鳴手中的火龍槍,卻從鄭鳴的手中直飛而出,朝著荀劍江直刺了過去。
  槍快如電,直接出現在了荀劍江的身前,荀劍江雙拳揮動,重重的朝著那長槍轟去。
  可惜,那一槍之中,隱含的力氣實在是太大,就算是他的內氣質量比內勁要高,卻也只是將那長槍轟斜了三分。
  赤紅色的槍身,透過荀劍江的肩膀,帶著荀劍江的身軀,重重的刺入了府武院的大門牌匾上。
  被火龍槍定在大門上的荀劍江,臉上充滿了痛苦之色。他只是想要過來撿便宜,卻沒有想到,鄭鳴這一刻,竟然如此的悍勇。出槍更是如此的鋒利。
  荀劍江的遭遇,徹底打消了所有人的最后一絲僥幸,他們看著那已經是赤手空拳的少年,沒有人在吭聲。
  一個呼吸,十個呼吸,一百個呼吸。
  所有人都感覺,時間過得實在是太慢,他們希望,這一場挑戰能夠快速的結束。
  “橫推鹿靈無對手”不知道是誰,率先喊出了這句話,伴隨著這喊聲,三十六縣的子弟,只是在這一瞬間,都有一種沸騰的跡象。
  鄭驚人和鄭亨的手掌,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剛才兩個人的心頭,都充斥著擔憂,他們很清楚,鄭鳴剛才遇到的是什么樣的情況,如果稍微有一點差池,那么今天倒在這府武院門口的,將是鄭鳴,而不是程一刀。
  人群之中,傅玉清依舊只剩下一雙秋水般的眸子,但是這一刻,她的目光中,卻閃爍著點點異色。
  那霸氣沖霄的少年,用自己充滿了霸意的一槍,在這個世間,在她的心頭,劃上了一個難以磨滅的符號。
  傅玉清覺得,在未來無論是何時何地,他都不會忘記,那霸氣沖霄的一槍。
  “哼哼,好強大的內勁,好強悍的肉身,只不過很可惜啊,越是強大的肉身,那丹田也就會越堅固,想要破開丹田也就越難,這鄭鳴雖然看上去贏了,但是實際上,在未來的人生道路上,他不但輸了,而且輸得很慘。”
  說話的,是一直跟在傅玉清身邊的年輕人,他薄薄的嘴唇吐出的話語充滿了刻薄。
  就是刻薄
  對于這年輕人的話,傅玉清不喜歡,是極其的不喜歡,但是傅玉清也不得不承認,這年輕人說的是對的。鄭鳴的肉體之強橫,已經遠超過了一般人。
  傅玉清雖然不知道他修煉的是什么功法,但是卻可以肯定,鄭鳴修煉的功法,太注重肉體的強橫。
  要不然,也不會能夠擊敗剛剛進入八品的程一刀。而肉體強橫的結果,就會讓那本來就難以破開的丹田,再次生出一團堅硬無比的鎧甲。
  這樣的情況,想要破開丹田,化勁為氣,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對于他這種資質而言,能夠達到八品的戰力,也已經是非常不錯的了。畢竟上等法門,不是他這等人能夠得到,更不是他這等人可以修煉的。”
  年輕人繼續說道,他之所以如此,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嫉妒,深深的嫉妒。
  雖然年輕人不愿意承認,但是他的心卻已經告訴了他,他對于這個叫做鄭鳴少年,懷著深深的妒忌。
  程一刀等人,在他的眼中,只不過是土崩瓦狗,他只要愿意,可以一揮手,讓程一刀死無葬身之地。
  但是無論他如何的揮手,都不能讓傅玉清動容。
  雖然他和傅玉清之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他還是不能夠容忍傅玉清對他人動情。
  還有一點,是他更不愿意承認的,那就是在這個少年的面前,他竟然有一種自覺不如的感覺。
  特別是少年揮槍而立,霸氣沖天的摸樣,更是讓他從心底,感到一股的自慚。
  只不過兩個人的對話,只有他們兩個人聽到,對于他們這樣的天之驕子而言,小小的鹿靈府,實在是太小,這鹿靈府的水,也容不下他們這樣他的大魚。
  鄭鳴沒有發現傅玉清,在有人將荀劍江解救下來之后,融入到他體內的項羽卡牌,終于到了時間。
  鄭鳴知道,自己這一刻,要是在想支持下去的話,那么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再動用一張卡牌。
  不過他不愿意在這個時候浪費那難得的卡牌,所以他一收長槍,沉聲的道:“鹿靈府果然讓人難忘”
  說完之后,他漫步走向了鄭驚人和鄭亨。
  鄭亨和鄭驚人,都快速的迎了上來。而鄭亨在挨近鄭鳴的剎那,耳邊響起了鄭鳴的聲音:“扶住我”
  鄭亨雖然為人憨厚,但是并不傻,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應該到了一種虛脫的地步。所以他和鄭驚人對視了一眼,然后一人接過鄭鳴手中的長槍,一人攙扶著鄭鳴,在甄史愷等人的簇擁下,快速的離去。
  無數的目光,目視著鄭鳴的離去,這些目光雖然神情各異,但是各種神情之中,都有畏懼。
  ps:第三章來了,咱是一個講究的,說出的話,絕對不會言而無信,現在俺能說的,是收藏收藏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