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97 破天

和三十六縣子弟的士氣如虹相比,此時整個鹿靈府所有的世家少年,卻是鴉雀無聲。
  他們本來要看的是一場完虐,現在雖然展現在他們面前的,同樣是一場完虐。
  但是完虐的對象,卻是完全翻了過來,那本應該完虐鄭鳴的程一刀,此時卻被壓著打。
  而且還打的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這怎么可能面對這種情況,所有鹿靈府人心頭,升起的都是這個念頭,但是事實卻告訴他們,這是真的。
  要是程一刀在不翻盤的話,那么他以后就沒有機會翻盤了
  而鹿靈府那些世家的主事者,此時一個個雖然看上去平靜,但是他們的心中,此時也好似翻江倒海般的震動。
  那一槍在手,如皇如霸的少年,讓他們有太多的觸動。雖然他們自認為,如果自己出手,一定能夠擊敗這個少年,但是少年的戰力,讓他們觸動不已。
  這天下間,怎么會有如此霸道戰意之人。
  作為場外者,鹿靈府的世家眾人雖然可惜,但是他們并沒有切膚的感受,處在霸王槍下的程一刀,此時才是無比的憋屈。
  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會被打的如此之慘,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他現而今,卻實實在在的在鄭鳴的攻擊下,連反擊的力量都沒有。
  怎么會是這樣,但是事實是,那瘋狂如虎,狂霸天地的少年,在一槍槍的轟擊向他,每當他抵擋了一槍,準備做出反擊的時候,霸道而又連續入波濤般的長槍,就會鋪天蓋地的壓來。
  這種槍法,在程一刀看來,已經不能夠稱之為槍法,因為他已經脫離了槍法的范疇。
  程一刀再次擋下了三次進攻之后,他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可以說這一刻的程一刀,已經變的非常的后悔。
  如果世間有后悔藥的話,程一刀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要買一次,但是后悔藥,就算是再有錢,卻也買不到。
  所以,在買不到后悔眼的情況下,程一刀能夠做的,唯有支持,那七品的卷云刀法,將他的身軀,圍的好似一片銀色的光球。
  可是,這樣下去真的不行
  難得自己真的要在這一直抵擋中,結束這次的戰斗,然后成為人家的笑柄。
  不,不能夠這樣,他程一刀,是整個鹿靈府的驕傲,他是天武監的學子,是大晉王朝最優秀的年輕一代。
  他不能夠讓自己的名聲,讓自己的一切,都毀在今日,所以,他必須要勝。
  那卷云刀法,隨著程一刀內氣的運轉,變的越來越快,而隨著卷云刀法的加快,程一刀體內的內氣,也運轉的越加的快速,當程一刀手中的長刀,瘋狂的揮出三刀的瞬間,一股紅暈,在程一刀的臉上升起。
  隨即,程一刀的吼聲,在虛空之中響起。
  伴隨著這一吼,所有的人都覺得,程一刀的身體,好似瞬間長高了一尺。
  而在程一刀的體內,更是響起了一陣噼噼啪啪的聲音,在這聲音之中,程一刀陡然張嘴朝著鄭鳴噴出了一口氣。
  這是一口內氣,白茫茫的內氣,從程一刀的口出噴出,飛出三尺多遠。
  三尺多遠,離鄭鳴還有一段距離,這三尺多遠的內氣,更是對鄭鳴造成不了絲毫的傷害。
  可是這內氣在要小三的瞬間,落在了一塊拳頭大小的石塊上,然后石塊化成了碎粉。
  “八品,程一刀突破了八品”金錦遠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激動的喊道。
  此時的金錦遠,不只是為程一刀高興,更是為自己高興,鄭鳴和程一刀之間,他選擇的程一刀,所以現在程一刀被鄭鳴壓著打,他的臉上同樣不好看。
  現而今,程一刀在戰斗之中,突破了第八品,這對于他而言,同樣是一件大大有面子的事情。
  第八品,幾乎是一個九品家族的最強戰力。一個八品的強者,在鹿靈府,幾乎就是能夠橫行的存在。
  基本上,九品家族那些八品武者,都是七老八十的存在,程一刀能夠如此年輕的晉級八品,那就是前途無量。
  最少,他能夠在有生之年,晉級六品,甚至成為和程家老祖奶奶那般的強者。
  而和這樣一個人物交好,基本上就代表著,在鹿靈府內,已經沒有什么值得畏懼的人。
  程一刀收刀,身體超后飛出了十丈遠。此時的他,在修為突破到了第八品的時候,就連輕身功夫,也更上一層樓。
  鄭鳴沒有追上去,只不過他看著程一刀的眼神,沒有畏懼,沒有恐慌,有的是熊熊如火的戰意。
  “鄭鳴,我不得不承認,你是我遇到的,最為扎手的對手之一,但是你的修為畢竟不夠。”程一刀長刀指著鄭鳴,淡淡的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就算是你有超人的天資,也只有敗這一條路。”
  “所以今日,你注定贏不了我。”
  “這一刀,乃是卷云刀法的最后一式,名為卷云一刀,現在,我就用這一刀,送給你一個永生難忘的記憶。”
  說話間,程一刀騰身,揮刀,動過一如行云流水在這揮刀的剎那,青色的斬風刀上,生出了一道長有七尺的刀芒。
  七尺刀芒,卷動四方
  卷云一刀,更好似將一切都掃除的狂風,瘋狂的,狂暴的朝著鄭鳴掃了過來。
  在這一刀下,鄭鳴顯得是那樣的渺小。
  八品武者,內氣離體,而程一刀這七尺刀芒,威力比之剛才,何止是大了十倍。
  面對這種刀芒,好似除了躲避,沒有第二種選擇。可是當選擇躲避的時候,就會發現這一刀所有的氣機,都已經將你鎖定,根本就沒有躲避的可能。
  鄭鳴是十品巔峰的修為,雖然現而今運用的是項羽的卡牌,但是他依舊是十品巔峰。
  沒有破開丹田,沒有化勁為氣,他和程一刀的差距,再進一步加大,但是不論是鄭鳴本人,還是那已經和他融為一體的項羽的卡牌,都不會退縮。
  戰意熊熊的鄭鳴,在將手中長槍揮動的剎那,他陡然感到,自己的眼眸,有點發疼。
  隨著這眼眸的發疼,鄭鳴就覺得,四周的一切,都變的清晰無比,而且這一切不但變的清晰,還變的緩慢。
  一股冰冷的氣息,在他的身體上流動,這是血在流動,和炎黃戰血的火熱相比,這股血是冷的。
  只不過這冷的血,讓人更加的瘋狂,也更加的狂霸
  蒼天霸血項羽體內的蒼天霸血,在這一刻,終于被鄭鳴催動了起來。
  變的無比冷靜,無憂無慮無勝無敗的鄭鳴,眼眸之中,唯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戰斗
  這一戰,他必勝,這一戰,他絕對不會輸,那九鼎鍛體功的內勁,在鄭鳴的身上流動。猶如狂流的內勁,讓鄭鳴手中的火龍槍,在不斷的顫抖。
  七尺的刀芒,在這一刻,轟然落下。鄭鳴前沖,揮槍再次刺出,這一次,鄭鳴刺出的不少霸王槍。
  而是他心頭,幾乎本能的一槍。這一槍的名字,更只有兩個字,破天
  槍如龍,槍如狂,槍如人
  霸道的一槍,雖然沒有鋒利的槍芒,但是卻瘋狂的和那七尺的刀芒,轟然撞在了一起,那破天的一槍,直接轟在了七尺刀芒最中心的位置。
  這里,是七尺刀芒的中心,這里,同樣是七尺刀芒最強的地方,如果此時的身軀,完全是被鄭鳴控制的話,那么他揮動著破天一槍所刺得位置,絕對不是這七尺刀芒的最強出。
  但是,此時融合了項羽卡牌的鄭鳴,是一個絕對的霸者,霸者無敵,遇強愈強,所以鄭鳴選擇了最強一點。
  這破天一槍,沒有任何的繁瑣,只有精氣神意的轟擊,而所以精氣神意的匯聚,讓鄭鳴的槍力,瞬間增強了三倍。
  也就是說,這一槍,發揮的是普通霸王槍法三倍的力量,怪不得會被單獨列出來,而不是沒入霸王槍法之中。
  刀芒和長槍膨脹,一道道的裂痕,出現在了刀芒上,這些裂紋很細密,但是這些裂紋,并沒有破裂。
  鄭鳴依舊在揮槍,但是那火龍槍上的勁力,卻是不足以將這刀芒轟碎。
  刀芒沒有轟碎,那依舊是刀芒,那程一刀的卷云一刀,依舊在下落。鄭鳴從程一刀的臉上,甚至看到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種笑意,應該是一種獲勝之后,慶祝的笑意。
  ps:上強推了,就要上架,喜歡本書的兄弟,求收藏今晚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