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5 程三刀

“三招之約是程一刀你自己提出來的,現在敗在別人手中,竟然還要打,你已經是九品巔峰,你這樣不依不饒,算什么”鄭亨上前五步,怒視程一刀。
  從自己的弟弟和程一刀交手之時,鄭亨就對自己的弟弟充斥著擔憂。
  好容易三刀已過,鄭亨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卻沒有想到,從地上爬起來的程一刀,竟然要求再戰。
  雖然,他自己的修為,和程一刀比差了很多,但是他絕對不能夠任由自己的弟弟陷入危險之中。
  鄭亨的話剛剛說完,鄭驚人一下子跳到一個房頂上,聲音洪亮的喊道:“啊呀,程一刀,某家一直都覺得,你程一刀是一個人物”
  “鹿靈三子,嘿嘿,那是咱們鹿靈府的表率”
  “卻沒有想到,你竟然會說話不算話,那三刀之約,是你提出來的,你現在出爾反爾,丟不丟人,要不要臉”
  鄭驚人的聲音不小,這一吼出來,更是讓四周為之無聲。
  幾乎所有的目光,都在這一刻看向了鄭驚人,畢竟,在整個鹿靈府,不是沒有人能夠罵程一刀。
  但是大多數人再罵程一刀的時候,都是用一種含蓄的語氣罵,當然,更多的時候,是在背后罵
  現而今,鄭驚人這小子雖然修為不怎么驚人,但卻是語出驚人,直接將程一刀給罵上了
  丟不丟人,要不要臉
  這八個字,在府武院的上空不斷的回蕩,
  鄭霸看著站在府武院屋檐上的自己兒子,一時間心中充斥著歡喜,雖然因為鄭驚人的長相,他對于這個兒子有點不滿意,但是現而今,他卻覺得非常的滿意。
  自己這個兒子,真的不錯,最少他沒有給自己這個老子丟臉,在這一刻,敢于指著程一刀大罵,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程一刀的眼眸之中,升起了一絲的殺意。要是現在讓他對鄭驚人隨意動手的話,程一刀覺得自己要將這個可惡的家伙,最少斬成十段八段。
  可是現而今,并不是對這小子動手的時候,他心中雖然有點不爽,卻也只有忍著。
  但是他能夠忍住鄭驚人的責罵,卻無法釋懷自己被鄭鳴撞到在地的事實。
  要是這一次,鄭鳴被他踢倒在地上,踢一個狗啃屎的話,那么這件事情,他可以當作沒有發生過。
  但是現在的情況,是他程一刀被踢了一個狗啃屎,而且是當著如此多人的面,這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他程一刀不能忍,所以他程一刀一定要將這個顏面找回來,所以他要狠狠地將鄭鳴揍上一頓。
  “這里是府武院,而不是紫竹林”程一刀淡淡的說出了這幾句話。
  而他這幾句話一出口,頓時讓那些本來就恨不得立即幫他將顏面爭回,將鄭鳴狠狠揍上一頓的鹿靈府世家子弟而言,想到了借口。
  金通玄第一個喊道:“從晴川縣來的鄉巴佬,敢口出狂言說什么在這里挑戰鹿靈府豪杰。”
  “怎么,現在認慫了是不是,認慫就將那橫推鹿靈無對手的字吃下去。”
  羅東峰對于鄭鳴,同樣是恨之入骨,此時聽到金通玄的話,也跟著喊道:“三刀之約,是程一刀大哥在紫竹林說下的話,你不去紫竹林,自然不能算一刀大哥說話不算話。”
  “相反,鄭鳴你要是沒有膽子和一刀大哥比斗,就哪里涼快在哪里呆著,省的在這里丟人現眼。”
  “丟人現眼啊”
  “滾出鹿靈府,滾回晴川縣,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
  雖然程一刀在三刀之約上輸了,但是在鹿靈府的大多數人,不,應該是所有人的眼中,鄭鳴的修為,都是不如程一刀的。
  他們相信,只要程一刀繼續出手,將鄭鳴擊敗,甚至打的鄭鳴哭爹叫娘,都不是問題。
  所以,這一刻,他們都將自己的臉面一抹,為程一刀的出手,尋找著借口。
  不過鄭鳴同樣不是沒有支持的人,在這一刻,甄史愷等人,也都大聲的和鹿靈府的人對罵了起來,特別是甄史愷,在得到了鄭鳴送的月牙斧之后,已經將鄭鳴當成了自己的好哥們。
  好哥們有難,怎能等閑視之,而他們一開口,頓時讓那混亂的場面,變的更加的混亂。
  三十六縣的世家,這一刻都是幫著鄭鳴的,而鹿靈府本地的家族,則是大聲的為程一刀助陣。
  “都給我住口。”金家的那位家主,那位矮壯的老者,終于不得不出來制止。
  他作為八品巔峰高手,一聲大喝,就好似雷霆,瞬間將那些瘋狂喝罵的人給壓了下去。
  “這里是府武院,不是讓你們來吵架的地方。”金家家主金錦遠看著虎著臉道:“誰要是在這里亂說一句,我就讓人將他丟出鹿靈府。”
  金錦遠的地位,在鹿靈府畢竟不同。他不但是八品家族金家的族長,更是府武院的院長。
  八品巔峰的修為,在鹿靈府,已經可以稱為高手。所以他這句話一出口,下面沒有人在吭聲。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滿了等待的落在他的身上,畢竟他出面了,這一場是不是打下去,都應該是他做決定。
  金錦遠的目光閃動之間,就朝著那已經隨著獅子的破碎而掉落,卻沒有爛掉的掛幅指了一下道:“橫推鹿靈無對手,嘿嘿,好大的口氣”
  這句話,讓鄭驚人感到有些不好,他腦筋平時就轉的很快,這一刻怎么不明白,金錦遠這是要偏幫程一刀。
  就在他準備發言的時候,就聽金錦遠道:“年輕人年輕氣盛,所以你將我府武院的大獅子丟在門口,我也不管。”
  “畢竟是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一個老頭子不好出面,但是有一點,作人,都要為自己說出的話負責。”
  “你既然敢于寫出這樣的橫幅,難得還要怕人挑戰不成。”
  金錦遠這句話,說的聲音洪亮,氣勢十足,好似在教育晚輩,更好似在主持正義。
  但是觀看這次比試的人,沒有一個是傻子,誰不知道此時的金錦遠,這些話就是在偏幫。
  說鄭鳴要說話算話,但是對于提出了三刀之約,特別是那三刀之約在鹿靈府內傳播的人盡皆知的程一刀,卻沒有說出任何的指責之言。
  就好似那三刀之約,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鄭鳴瞇著眼眸,冷冷的看著金錦遠,他此時,心頭就好似有一股火焰在沸騰。
  這火焰,有針對金錦遠的,更有針對程一刀的。以金錦遠的目光,不可能看不出自己已經是強弩之末。
  最后一擊,可以說已經讓鄭鳴體內內勁耗盡,此時的鄭鳴,只是一個強弩之末。
  而在這種時候,程一刀對他的挑戰,只不過是想從他身上,將失敗的屈辱找回來。
  而金錦遠不會看不出這些,他讓自己遵循那橫推鹿靈的話,而不讓程一刀遵循三招之約,繼續以九品巔峰的修為欺壓自己。
  說到底,就是偏幫
  “金老爺子說得太對了,年輕人啊,就應該遵循自己所說的話,特別是那個什么對了,那個什么鹿靈三子,那可是咱們鹿靈府年輕人的楷模。”
  “當我第一次聽說自己的偶像程一刀要挑戰鄭鳴的時候,我心中是相當的不舒服啊”
  “鄭鳴是什么人,他比程一刀年輕五歲,這就是程一刀比他多修煉五年,五年的時間,就算是喂豬,也能夠讓豬多長一百多斤的肉不是,那能夠以大欺小呢”
  “但是隨后,我明白了,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的偶像,怎會是這般的不講道理之人,對于這種情況,他老人家,是已經想過的。”
  “三招,只要能過接到他三招,就算是”鄭驚人不但嗓門不小,而且說話之時,更是裝作一副對程一刀五體投地的樣子。
  而這些話,實際上更是充斥著對程一刀的譏諷。可是就在鄭驚人要將這些話說出來的時候,那金錦遠陡然朝著鄭驚人沉喝道:“孽障,這里哪是你說話的地方,給我閉嘴。”
  這一句話,金錦遠是吼出來的,伴隨著他這句話,就好似有一道無形的音波,朝著鄭驚人直沖了過去。
  鄭驚人雖然修為還算是不錯,但是在這句話吼出的剎那,讓他整個人都懵在了那里。
  而金錦遠在這一刻,目光又落在了鄭鳴的臉上道:“你可以認輸,然后滾出鹿靈府。”
  “認輸呵呵,戰就站”鄭鳴將手中的火龍槍輕輕的揚起,聲音之中帶著堅定的道:“就憑一個程三刀,也配讓我認輸。”
  程一刀的名字,被鄭鳴改成了程三刀,這其中的含義,自然是不言而喻。
  那些被自己家族長輩壓制著,不敢多開口的三十六縣世家子弟,在這一刻,都轟然大笑起來。
  更有人大聲的叫道:“鳴哥,您一下子給人家增加了兩刀的分量,要收錢啊”
  “程三刀,好名字,最好還是叫做兩面三刀”
  “沒有本事,就別裝大瓣蒜,奶奶的,三刀好名字啊”
  對于這些嘲弄的聲音,程一刀就好似沒有聽到一般,他緊緊的盯著鄭鳴,他要將自己丟下的顏面,統統的找回來。
  更重要的是,他要將這股讓自己顏面掃地的年輕人,打一個半死,他要給他留下,終身都難以忘記的噩夢。
  “好硬的嘴,只不過等一下,我希望你的人,還如你的嘴一般的硬”說話間,程一刀騰空而起,手中刀,瞬間化成一片刀光,猶如水銀瀉地一般的,朝著鄭鳴狠狠的卷了過來。
  七品刀法卷云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