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4 要戰就戰

雖然程一刀的刀沒有出手的,但是鄭鳴整個人,卻已經被程一刀籠罩在了刀勢之中。
  一股陰冷的壓迫,一如一座山脈,壓在了鄭鳴的心頭。
  鄭鳴的戰意,在這一刻,也開始飆升。他緊緊的攥著手中的火龍槍,雙眸如電般的盯著那要落下的斬風刀。
  石頭獅子的破裂聲,在這一刻,同時從鄭鳴和程一刀的腳下響起,一道道的裂紋,讓兩只偌大的石頭獅子,看上去隨時都可能要崩潰。
  程一刀,鄭鳴
  所有的眼睛,在這一刻,都盯著這兩個少年,就好似此時的天地之間,唯有此二人。
  十個呼吸,一百個呼吸、一刻鐘
  程一刀并沒有立即出刀,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程一刀沒有出刀,實際上比程一刀已經出刀,更加的可怕。
  這同樣是一種威壓,是一種精神意識的威壓,是一種戰意和耐力的比拼。
  只要鄭鳴稍微露出一丁點的懈怠,等待著鄭鳴的,將是雷霆萬鈞的一刀。
  一只鳥雀,從虛空飛過,而就在這鳥雀飛落的剎那,一根羽毛,從虛空之中飄落而下。
  這羽毛并不是太漂亮,只不過是世間最普通的羽毛而已。
  要是平時,根本就沒有人會注意天空之中,可能會飄落下一根羽毛來。
  可是這一刻,羽毛飄落的地方,正是鄭鳴所立之地,要是鄭鳴不動的話,那么這跟羽毛,就會落在鄭鳴的鼻子上。
  落在鼻子上,聽上去很簡單,但是一旦讓這根羽毛落在鼻子上的話,那么對于鄭鳴而言,就是一絲的分心。
  這一點,不但鄭鳴懂,程一刀懂,在場的所有人都懂。
  程一刀手持斬風,在羽毛就要落下的剎那,出刀了,這一刀,聚集了程一刀的精氣神,這一刀劈出,山岳有一種就要被劈裂的感覺。
  也就在程一刀出刀的這一刻,鄭鳴手中的火龍槍,同樣轟了出去,一槍
  這一次,鄭鳴不像前兩槍,一次是三百多槍的盤龍槍法、一槍是他看過的所有槍譜的大成匯聚。
  這一次,鄭鳴只轟出了一槍,鋒利無比,一往無前的一槍。
  當左右人看到鄭鳴轟出這一槍的時候,不少人都開始搖頭,在他們看來,鄭鳴這一次的策略錯的。
  從修為上而言,程一刀的修為,是九品的巔峰,而鄭鳴只能夠說是十品的巔峰。
  九品和十品之間,有一種巨大的區別,那就是內氣和內勁。
  內氣的強度,是內勁的數倍,鄭鳴不用手中長槍的招式分散程一刀的進攻,而是和他對攻。
  這一招,走的非常的險,也非常的不應該。
  甚至可以說,這對攻,已經決定了鄭鳴要在這一次的比斗中,付出巨大的代價。
  因為鄭鳴,根本就不可能贏。
  可是,同樣有人看到了,鄭鳴手中的火龍槍,此時就好似燃燒了一般,雖然這種燃燒,不是槍芒,但是火龍槍卻在燃燒。
  這種燃燒,有人看不出是為了什么,但是卻給他們一種不可小視的感覺。
  鄭鳴知道,這種燃燒是什么,是九震破山的七次疊加,是鄭鳴身上,那已經非常稀薄的炎黃戰血在沸騰。
  本來,鄭鳴準備的,是九震破山的十次疊加,但是當這一槍刺出的剎那,鄭鳴感到了體內的炎黃戰血在沸騰。
  炎黃戰血,得自于趙云的炎黃戰血,這種稀薄無比的炎黃戰血,讓鄭鳴的精氣神,在長槍刺出的一剎那,達到了一種新的高度。
  長槍直刺,刀光橫劈
  一刀一槍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虛套,就是這樣的直來直去,就是這樣的一往無前。
  人群之中,傅玉清看著那刺出的一槍,眼眸之中,閃爍著淡淡的贊許。
  對她而言,那程一刀的一刀,雖然也有可取之處,但是程一刀的刀和鄭鳴的槍,有差距。而且這個差距,還不小。
  畢竟,程一刀的年齡,比鄭鳴大上四五歲。
  程一刀有今日的修為,在傅玉清看來,并沒有什么太過于出眾的地方,但是鄭鳴卻不同。
  傅玉清不會忘記,就在半年多前,自己游歷到鹿鳴鎮時,那個攔著自己讓自己當老婆的少年的摸樣。
  少年的面容,雖然與現在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少年的修為,卻已經變的天翻地覆。
  雖然少年還沒有破開丹田,化勁為氣,但是少年手中的火龍槍此刻的狀態,明顯不比內氣催動的差。
  長槍和長刀,在虛空之中終于碰撞在了一起,鄭鳴和程一刀腳下的石頭獅子,更是直接崩碎看來。
  隱含著洶涌刀芒的一刀,被長槍彈開,而那一如火龍的長槍的攻擊,同樣被斬風刀斬斷。
  可是一股巨力,卻分別從火龍槍和斬風刀上傳出,在這股巨力的推動下,鄭鳴的臉,瞬間多出了一股紅暈,他的手臂,更是出現了數到血痕。
  銅筋鐵骨,在這一刻,同樣擋不住從長槍的槍身上,沖到體內的內氣,而程一刀,同樣沒有占到什么便宜,就在剛才的碰撞之中,鄭鳴的巨力透過槍身,讓程一刀的身軀,在落地的剎那,飛速的退了九步。
  程一刀能夠感到,鄭鳴槍身上傳來的是力量。
  但是這股已經不怎么被他放在身上的內勁,在碰撞的剎那,卻讓他感到是那樣的強大,強大到他的內氣,都抵擋不住的地步。
  內勁,超越了一般人的內勁。
  雖然內勁無論從哪一方面,都難以和內氣相比,但是當內勁的數量達到一定程度,卻也讓內氣抵擋不住。
  所以,在這次碰撞之中,程一刀沒有占到便宜,而就在程一刀后退的剎那,鄭鳴的身軀,已經沖到了程一刀的身邊,一式鐵熊撞樹,狠狠的朝著程一刀撞了過去。
  如果是以往,無論鄭鳴的招式多么的精奇,無論鄭鳴將這招鐵熊撞樹修煉的多么耀眼,他都難以撞擊在程一刀的身上。
  可是這一刻,程一刀根本就來不及反應,那鄭鳴的身軀,已經重重的撞擊在了程一刀的身上。
  此時,鄭鳴的金鐘罩,已經達到了第一重八鐘的境界,雖然這金鐘罩并沒有將鄭鳴的力量提升多少,但是這金鐘罩,卻讓鄭鳴渾身通體如鐘。
  就好似被一塊萬鈞大石給砸在身上的程一刀,在被鄭鳴給重重撞擊的剎那,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飛出了一丈多遠,然后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這個場景,在所有人看來,都不是那么的美。三招之約,鄭鳴不但沒有敗,程一刀竟然還落得如此的場景。
  這怎么可能
  但是眼前的事實卻告訴他們,沒有錯,那個被他們覺得,已經完全掌控戰斗的程一刀,現在真的跌了一個狗啃屎。
  鄭鳴在做出最后一擊之后,就覺得自己身上,傳來了巨大的疲勞感。
  不但九條內勁,此時變的人去樓空,那在他體內翻滾的炎黃戰血,在這一刻,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如果不是有一股精神,支撐著鄭鳴沒有坐下,那么此時的鄭鳴,最想的就是做下來休息一下
  “這怎么可能”看著狗啃屎一般趴在地上的程一刀,程輕靈的嘴中,喃喃的說道。
  雖然和程一刀并不是太親近,但是畢竟是同族之人,對于程一刀的情況,程輕靈是很清楚的。
  也正是因為這個清楚,所以程輕靈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程一刀在三招的碰撞中,竟然吃了這樣一個虧。
  這虧不但大,而是丟人現眼。
  甚至可以說,是丟人現眼至極,畢竟,這是在萬眾矚目之下,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中。
  不但程輕靈不相信,就是程家那位老奶奶,也睜大了眼睛。雖然這種級別的比斗,在程家老奶奶的眼中,就是小孩的玩耍,但是鄭鳴最后的攻擊,卻讓她感到震驚。
  “好強大的斗志,好”
  程家老姑婆在自語,更有人驚聲的喊出了不,在這各種各樣的聲音之中,趴在了地上的程一刀站了起來。
  此時的程一刀,滿臉的陰沉,他那狹長的眼眸,更是緊緊的盯著鄭鳴。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那么程一刀的眼神,無疑能夠立即將鄭鳴殺掉。
  如此狼狽,自己竟然如此狼狽
  程一刀不是不能敗,但是他要敗,也要敗在和自己同等級別的人手中,而不是敗在鄭鳴的手中。
  “你很好,但是今日,我還是要讓你知道知道,咱們之間的差距”
  程一刀提起斬風刀,聲音陰冷。
  “你要戰,那就戰”
  ps:這一周就要過去,隨身新書的日子不多了,快快收藏吧,不然會給各位的觀看造成困擾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