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3 劈山

府武院的兩個石頭獅子,依舊堵著府武院的大門,而今日被鄭鳴這么一折騰,雖然大部分人都來的匆匆忙忙,但是此時此刻此地的人,卻超過了十萬。
  十萬人一同觀看,兩個少年人的比試。
  程一刀狹長的目光如刀,他在朝著鄭鳴打量了兩眼之后,就將背后的長刀抽出。
  “刀名斬風,乃是百煉堂公孫大師所賜今日,只要你能夠接得下我三刀,就算我輸。”
  程一刀的話語,說的不高,但是一股強大的自信,卻出現在他的身上。伴隨著他抽刀而立,不少鹿靈府少女的眼眸中,都閃動著迷離之意。
  鄭鳴揮動了一下手中的火龍槍道:“我這火龍槍,同樣是從百煉堂弄來的。”
  “雖然不知道公孫大師愿不愿意送給我,但是都被我給弄來了,三刀之約,你不必再說,今日你既然登上此地,就唯有落地認輸一途。”
  鄭鳴的話,惹來的是一陣噓聲。
  就算是那些自認為公正的老者,也不認為鄭鳴能夠勝得了程一刀。
  畢竟,程一刀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九品巔峰,畢竟程一刀在年齡上,大過鄭鳴四五歲,畢竟,程一刀在天武監已經修煉了些時候。
  天武監出來的九品巔峰,在鹿靈府,絕對可以比擬八品高手。
  甚至一般的八品,也不會是程一刀的對手,鄭鳴這句話,說的有點讓他們覺得太自不量力。
  程一刀沒有在說話,而是沉聲的道:“我這第一刀,名為破風,你接好了”
  說話間,程一刀的身軀,朝著鄭鳴直沖而來,而他手中的斬風刀,更是化成一道直線,朝著鄭鳴直斬了過來。
  這一刀,看上去很簡單,但是程一刀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也正是因為這快捷無比的速度,讓這一刀的威力,平增百倍以上。
  “好一個程一刀,竟然已經到了踏出刀法的范疇,去觸摸刀法的本意,刀在快,這一刀很好啊”
  程家的老姑婆,本來沒有什么光澤的目光,這一刻陡然猶如寒電,她看著凌空揮刀的程一刀,話語之中充斥著感嘆之意。
  程一刀這一刀發出,同樣讓作為鹿靈府兩大英才之一的徐金虹感到震撼。他沒有敗在鄭鳴手中前,覺得自己就算是不比鹿靈三子強,也差不到哪里去。
  可是這一刀,讓他覺得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如此快速的一刀,雖然不是針對他,卻讓他覺得無處封擋。
  自己處在比試之外,就有這種感覺,那么正在比斗的鄭鳴,又會是一種什么感受。
  鄭鳴的感覺,和徐金虹是一樣的,他能夠感到,程一刀的刀,已經脫離了普通刀術的范疇,開始朝著刀的本意邁進。
  這一刀,很難接。
  但是鄭鳴畢竟是用了十張周侗的卡牌,親身體驗了二百分鐘武技宗師人物。雖然他沒有周侗的戰斗經驗,但是他還是快速的做出了應對。
  鄭鳴手中的長槍,陡然在虛空之中刺出了二百一十六槍,在鄭鳴的身前,更出現了一條赤紅色的長龍。
  刀光,槍影,在虛空之中碰撞。
  那激烈的碰撞聲中,鄭鳴火龍槍匯聚而成的赤紅色長龍,最終被程一刀斬成了兩段,而程一刀揮出的一刀,在這一刻,同樣被鄭鳴擋了下來。
  第一刀破風,被鄭鳴給接下來了。
  但是看過鄭鳴和徐金虹之戰的人,此時眼眸都瞇了起來,前些時候那一戰,鄭鳴到了最后,才運用自己的武技,在虛空之中刺出了二百一十六槍。
  這可以說,應該是鄭鳴的絕技,但是現而今,才剛剛交手,鄭鳴就將這一招施展了出來。
  雖然接下了這一刀,但是鄭鳴接下來,又該如何接下程一刀剩下的刀法。
  鄭鳴的手掌,此時在顫抖,雖然他接下了程一刀的一刀,但是程一刀的斬風刀內所隱含的內氣,卻在刀和槍的碰撞中,透過槍桿,沖入了他的手臂中。
  雖然他又混元鐵臂,雖然鄭鳴的身軀,遠比普通的十品武者強大,但是內勁和內氣相比,還是有一些差距。
  此事之后,自己當盡早想辦法破開丹田,化勁為氣。
  “能夠接下我一刀,在鹿靈府的少年一代,你足夠自傲,但是這還不夠。”程一刀說到此處,手中長刀擺動,嘴里淡淡的道:“接我第二刀斬浪”
  浪花卷起三千尺,我當一刀斬平之
  程一刀的第二刀,并不是太快,而且變化更不多,但是這一刀揮出的剎那,正就覺得自己四周,都只剩下這一刀。
  這一刀勢若萬鈞,刀還沒有斬出,就已經讓四方變色。
  更重要的是,這一刀揮出之后,程一刀的斬風刀上,出現了一片青色的光澤。
  這青色的光芒,閃爍之間,讓人心底發寒。
  刀芒,程一刀的刀上,催動了刀芒。鄭鳴這一刻,來不及全力催動九震破山。
  他能夠用的,是手中的長槍,是混元鐵臂,是他體內的九道內勁。
  面對這這一刀,鄭鳴手中的長槍揮動,快速的迎了上去。
  無數的槍影,在鄭鳴的身前閃出,這些槍影,鋪天蓋地,一如咆哮的海浪
  斬浪刀,劈斬的就是海浪
  但是當海浪無窮無盡的時候,斬浪刀就算是再鋒利,在兇狠,也難以將無盡的的海浪全部斬斷。
  所以,在這無盡的槍影,一如海浪一般出現在眾人的眼前時,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舍得眨一下。
  “斷魂槍法,龍蛇槍法、恩,這門槍法我不認識”坐在椅子上的,那位程家的姑婆,嘴中喃喃的道:“將七八門槍法融會貫通,形成一槍,了不起啊”
  這了不起,說的自然不是程一刀,因為程一刀使用的不是槍,而是刀。
  而程輕靈更清楚,能夠得到自己家姑婆的稱贊,是多么不易的一件事情。
  這一次,這個叫做鄭鳴的年輕人,就算是敗在程一刀的手中,但是他能夠得到自己姑婆的一聲稱贊,依舊能夠讓他名揚四方。
  鄭驚人和鄭亨兩個人,都很緊張,雖然他們都對鄭鳴有信心,但是程一刀的刀法,實在是讓他們心寒。
  他們兩個是武者,雖然距離程一刀的境界還很遠,但是他們畢竟是武者,所以他們能夠感覺到,從程一刀的刀法之中,隱含的森然殺意。
  鳴哥一定能夠抵擋的住,這是鄭驚人的心聲。
  刀和槍的撞擊,一如暴雨的雨點,連綿不絕與耳。程一刀出的是一刀,而鄭鳴出的槍,大多數人都看不出究竟有多槍。
  并不是說鄭鳴愿意出如此之多的槍,他之所以會出如此多的槍,原因更只有一個,那就是他不得不出如此多的槍。
  因為,程一刀刀中,隱含的刀芒,實在不是鄭鳴能夠抗衡的。
  所以,他只能以自己的槍法,不斷的將這些攻擊分散,在撞擊之中,分散這些力量。
  這些碰撞,鄭鳴每一次都掌握得很好,但就是這樣,當最后一槍碰撞完畢的時候,一股殷紅的鮮血,還是從鄭鳴的手臂上留了下來。
  “三白六十五槍,你剛才一共出了三百六十五槍,很好,真的很好”
  程一刀的手很穩,但是他的手臂上,此時已經出現了青筋。之所以會出現這種青筋,原因只有一個,他的手臂,同樣在顫抖。
  雖然他的內氣能夠透過火龍槍,沖入鄭鳴的手臂,但是在這碰撞之中,鄭鳴內勁所化的力量,同樣瘋狂的傳入了他的手臂中。
  這碰撞,讓程一刀感到有些難受。
  鄭鳴的神色上,也露出了一絲笑意,他淡淡的看著程一刀道:“你的兩刀,同樣很好。”
  “我的第三刀,名為劈山,這一刀,你接不下。看在你接了我兩刀的份上,我可以允許你現在認輸”
  程一刀將長刀抗在肩頭,聲音中隱含著強大自信的說道。
  劈山,程一刀的下一刀,叫做劈山
  鄭鳴的眼眸中,這一刻閃動著瘋狂的戰意,雖然程一刀修為,超過了他的預計,但是讓他就這樣的認輸,他不愿意。
  不是為了聲望值,也不是為了其他
  這一刻他不認輸,只是因為心中的不愿意。
  他緊緊的握著自己手中的長槍,平靜而堅決的道:“你那一刀,我一定會接下”
  對于這種平靜,對于這種堅決,程一刀的眼眸中,都閃現出了一絲的意外。
  他作為一個武者,自然明白,對于一個武者而言,最重要的,是精神
  是不屈的精神,是不認輸的精神,而這種精神,通常被人稱之為戰意
  鄭鳴在自己兩刀之下,依舊充斥著如此強烈的戰意,這是難得可貴的。畢竟,天下英才眾多,能夠走上巔峰的,除了各自的機緣外,還有敢于天地爭鋒的戰意。
  不過欣賞歸欣賞,他這一刀,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高高的舉起手中的斬風刀,程一刀沒有立即攻擊,而是猶如一座山一般的籠罩向鄭鳴。
  這一刀,還沒有發出,卻已經狂暴無比。
  這是一種力劈山河的氣勢,這是一種,斬斷乾坤的的威勢。這一刀,更是程一刀心血所凝聚。
  劈山,這一刀要劈裂山峰,劈裂大地
  ps:重要的話說三遍,收藏,我要收藏,請大家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