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92 老鼠扛槍

但是本來都充滿了期待的鹿靈府眾人,此時一個個臉色中,都生出了一絲的不耐煩。
  “怎么還沒有來”終于,有人忍不住出口問道。
  而這個人的開口,將所有人的等待瞬間打破,更有人沒好氣的道:“是不是那個狂妄的小子,覺得自己接不了程一刀三刀,所以直接躲了起來。”
  “我覺得非常有可能,那小子一定是不敢來了,哼哼,還說什么橫推鹿靈無對手,也就是一個軟蛋而已。”
  “這膽小鬼,他不敢來說一聲,讓老子在這里白等,要知道是這樣,老子還不如先去見小桃紅”
  “大哥,小桃紅你還能夠見的到,往那邊看,春風樓的姐兒,都在那邊呢”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變的越來越高。開始的時候,議論的只是一些粗俗的漢子,但是隨著日頭越來越高,那些本來還算是沉得住氣的世家子弟,也都跟著罵了起來。
  他們罵的人,自然是鄭鳴,他們罵的內容,自然是這小子怎么還沒有來。
  “輕靈姐,那個魔王是不是怕了,要是這樣讓他躲起來,實在是讓人有點不甘心”
  說話的是一個長相甜美的少女,她朝著空中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拳頭,一副要將鄭鳴打倒在地的摸樣。
  程輕靈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而且過的還不是一刻鐘。
  這過的都一個時辰了,那個少年竟然還沒有過來。他真的是被程一刀的位面所震懾,所以不敢來了嗎程輕靈的心中,雖然很想這個猜想是真的。
  但是每當他想到少年那強大的自信,就覺得自己的想法,應該不是真的。
  或者說,他自己的想法,本來就不是真的。
  可是他要不是畏懼不敢來,為什么到現在這個時候,還不出來,他不可能不知道,程一刀對他的邀戰。
  要真是因為覺得打不過,所以才不敢出來,那么這個少年就算是不錯,以后的成就,也很有限。
  畢竟武者,特別是一個強大的武者,在逆境面前,都是迎難而上,而不是像這人般退縮。
  一個個念頭,在程輕靈的心頭閃爍,而那個少年的面容,更在她的心頭變的越來越清晰。
  “什么鄭鳴,嘿嘿,就是一個膽小鬼,也就是在不如自己的人面前耍一耍橫,遇到了咱們一刀大哥,他狗屁不是。”說話的是金通玄,此時的他,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說起話來,更是中氣十足。
  雖然在鹿靈府,各大世家之中都有一些不對付,金通玄為人并不怎么好,所以和他不對付的人也不少。
  但是這一刻,金通玄的話語,卻是有很多人響應,更有人大聲的道:“鄭鳴算個狗屁,連接程大哥三刀的勇氣都沒有,就是一個大懦夫。”
  各種罵聲,讓穩坐釣魚臺的各家長者,眉頭也都皺了起來。
  這一次,觀戰的不只是鹿靈府的那些世家,就連三十六縣的世家,也來了不少。其中鄭家也來了人,來得時鄭家的家主鄭中望以及鄭驚人他爹鄭霸。
  這兩個人的臉色,此時變得通紅。雖然還沒有人罵道他們的臉上,但是每一個人罵一聲鄭鳴的時候,都會朝著他們兩個人的臉上瞅一眼。
  自然,這瞅一眼不是白瞅的,每瞅一眼,都有一些鄙夷,每瞅一眼,都有一些不屑。
  作為晴川縣的一縣之首,鄭中望那里受過這種氣,但是在鹿靈府如此場景下,他只能忍著。
  “既然等客不來,那就算了。”淡淡的聲音,陡然壓過了所有的吵鬧,在整個紫竹林響起。
  這說話的,是程一刀,他說完這句話,扭頭就朝著小院的方向走了過去。
  而程一刀的離去,對于這場比斗而言,那就算是這場比斗已經結束。還沒有教訓那可惡的鄭鳴,怎么能夠讓程一刀離開,可是鄭鳴沒有來啊
  “一刀大哥,那小子一定是被您嚇破了膽,嘿嘿,您何必和這種軟蛋一般見識”金通玄面色恭敬的朝著程一刀說道。
  就在金通玄說話的時候,就聽有人嘻嘻大笑道:“有些人啊,看來就是被揍的輕,所以在這里哈大氣。”
  “更有些人啊,就是老鼠扛槍窩里橫,在自己家門一蹲,就覺得自己是天下第一。”
  “有一天,老子也找個深山老林,放出話來,說劍帝金無神接不了我三劍,然后等著金無神過來,金無神要不來的話,我就贏了金無神。”
  “哈哈,這感覺,真是太好了,我怎么以前,就沒有想到過這種辦法呢”
  這說話之人,聲音雖然沒有充斥內氣,卻是用大聲喊出來的,更重要的是,這人是幫助鄭鳴說話的。
  還有一點,那就是這一句話,是重重的將耳光,打在了程一刀的臉上。
  所以這說話的人,自然引動了全場所有人的目光。
  在那一道道的目光下,就見一個少年,騎著一匹馬,不對,應該是騎著一頭龍鱗兇驢,漫步而來。
  少年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兩只不一樣的眼睛翻動之間,甚至給人一種萌萌的感覺。
  對于這少年,曾經被鄭鳴擊敗過的人,又怎么會不認識,鄭驚人,鄭鳴那個跟班。
  這小子的嘴巴特別的損,說這話的是鄭驚人的莫家表哥們,那時候,信這種話的人不是太多,但是這一刻,他們都信了。
  這小子,實在是太可惡了。
  他比鄭鳴都可惡,說程一刀也就罷了,還說自己等人,同樣是老鼠扛槍,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不少人騰空而起,朝著鄭驚人沖過去的時候,一催坐下龍鱗兇驢的鄭驚人,卻好漢不吃眼前虧的朝后一倒道:“程一刀,我家鳴哥在府武院門口等你多時,你要是有膽量盡管來,要是沒有膽量的話,就在這里躲著吧”
  說話間,鄭驚人不待程一刀說話,一催自己的龍鱗兇驢,就朝著遠處跑去。
  龍鱗兇驢的速度不慢,但是在場的人要想將騎在龍鱗兇驢上的鄭驚人拿下,并不是太難的事情。
  只不過那些有這種手段的人,不屑于出手,而那些沒有這種手段的人,就算是有這種心思,也追趕不上那龍鱗兇驢。
  所以最終,鄭鳴還是帶著他的驢,快速的逃之夭夭
  鄭中望的臉,迎接了不少鄙夷的目光,他是鄭家的家主,那些知道鄭驚人來歷的人,自然都將鄙夷的目光看向他這個家主。
  畢竟別的不說,一個御下不嚴,那是一定要落在他的身上。
  覺得自己有點冤的鄭大家主,朝著鄭霸掃了一眼道:“五弟,你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怎么你這樣一個老實人,會生出這樣一個兒子呢”
  鄭霸張了張嘴,沒有說出話來,實際上在他兒子說話的時候,他就有揍這小子一頓的沖動。
  長得就那樣了,你還在這么多人面前顯擺什么。
  “你告訴鄭鳴,一刻鐘之后,我必到府武院門口”已經準備進入院落的程一刀,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怒意。
  程一刀的憤怒,可以理解,他讓人告訴鄭鳴,他在紫竹林,等待鄭鳴過來,說接我三刀,我就不計較這件事情。
  卻沒有想到,在所有人等待了這么長時間之后,鄭鳴卻讓人告訴他,想要挑戰我,你就要按我的規矩來。
  這不但是重重的落了他程一刀的面子,更是有一個耳光,重重的落在他的臉上的嫌疑。
  驕傲如程一刀,在鹿靈府,還從來都沒有受到過這種待遇。
  所以,程一刀的心中很不舒服,而對于讓自己不舒服的人,程一刀喜歡用自己的刀,讓一切都變的舒服起來。
  如果說面對鄭鳴,以往他只有三分戰意的話,那么現而今,他的戰意,卻有些沸騰。
  所以這一刻,他身上的氣勢,更加的內斂,卻也更加的可怕。
  程輕靈快步的來到自己的姑奶奶的身邊,就聽那姑奶奶道:“那鄭鳴,這一次給自己可是惹了不小的麻煩,一刀這小子,現在可是有了殺意。”
  程輕靈挑了一下眉毛道:“這家伙也真是的,害大家白白在這里等了半天。”
  “實際上,剛才那小娃兒說的也不錯,鄭鳴既然在府武院擺下了場子,程一刀要挑戰他,就應該親自去,而不是在這里擺足了姿態。”
  老太太說話間,咂吧了一下嘴道:“不過年輕人的傲氣,是需要力量支撐的。”
  各種議論聲和喝罵聲中,眾人都快速的朝著府武院的位置趕,畢竟一刻鐘之后,這場大戰,就要開始。
  他們咒罵的人,自然是鄭鳴,在他們看來,程一刀定在哪里,鄭鳴就應該去哪里。
  鄭鳴,有什么資格,拒絕程一刀的邀戰
  鄭鳴,有什么資格,和程一刀討價還價
  雖然之前,鄭鳴在程一刀讓人傳信的時候,就已經將這一句話說的很明白,但是在眾人的眼中,鄭鳴依舊沒有資格這樣做。
  ps:早起更新,讓自己的勤奮感動了,呼呼,各種票票啊,你們究竟在什么地方啊
  收藏,收藏,我要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