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91 紫竹林外

鄭家,不論是家主鄭中望,還是大長老鄭庸恩等人,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看著手中的信息。
  在鄭鳴離開晴川縣的時候,他們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將這個惹禍的家伙,終于算是送走了。
  卻沒有想到,鄭鳴這家伙,竟然如此的能夠惹禍,堵著府武院的大門,挑戰鹿靈府的年輕一代,更給自己打出了什么橫推鹿靈無對手。
  橫推,這讓鹿靈府城的年輕一代情何以堪。
  作為鄭家的主事人,府城那些九品世家和三十六縣九品世家之間的恩怨,他們都清楚得很,而且這種恩怨,也讓他們竭盡全力的提升鄭家的實力。
  不管怎么說,不能夠丟掉晴川縣這一塊封地。
  自然,年輕一代在鹿靈府城受的委屈,他們也清楚。可是清楚歸清楚,他們在這件事情上,只有忍。
  畢竟,那些鹿靈府的九品世家,身后站著幾個八品世家。甚至可以說,這矛盾之所以會如此的尖銳,主要就是那幾個八品世家挑撥的。
  因為那些八品世家,同樣要保住自己的權位,最能夠挑戰他們權位的,就是三十六縣的九品世家。
  “鄭鳴實在是一個惹禍的魔王,這樣一來,咱們鄭家就會成為鹿靈府那些世家的眼中釘”二長老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怨毒的道。
  鄭杳淡淡的道:“年輕人,有點火氣沒有什么不好,但是這般的無法無天,卻是讓整個家族,都要變得被動。這樣就不太好了。”
  和二長老的話相比,鄭杳的話,可以說輕了不少,但是卻讓大長老鄭庸恩的眼眸一動。
  鄭杳這家伙,果然不是二長老可以比擬的,他雖然好似在給鄭鳴開脫,實際上,卻是將罪名按到了鄭鳴的身上。
  “鄭杳你剛剛成為家族長老不久,對于家族的情況還不是太了解,鹿靈府那邊,那些家伙鬧的也實在是不像話,如果一直忍下去,只是讓那些家伙得寸進尺。”
  “鄭鳴打擊一下他們的氣焰也好,讓他們對咱們鄭家心存顧忌,省的家族論品的時候,他們再將目標對著你咱們鄭家。”
  鄭杳的眼眸閃爍了一下,對于鄭庸恩剛才說的話,他的心中是相當的不痛快,但是鄭庸恩點名他資歷淺的事情,他還沒有什么可以反駁的。
  畢竟他這個三長老,資歷本來就淺。
  作為家主的鄭中望,揉了揉臉道:“鄭鳴這一次,是給咱們鄭家爭臉了,將徐家的徐金虹打的頭骨骨折,雖然保住了性命,卻最少要修養半年以上。”
  “現而今,他可是惹出了程一刀,哎,雖然有三刀之約,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接下程一刀的三刀。”
  鄭庸恩沒有說話,他雖然很少去府城,但是卻也知道程一刀的厲害,畢竟,那天武監不是普通人能夠進入的,更何況程一刀還在天武監修煉了半年多。
  就算是鄭家的太上長老,都不見得說自己能夠接得下程一刀三刀。
  大廳之中,此時一陣的沉默,最終作為家主的鄭中望再次開口道:“這幾天,我接到了不少家族的來信,他們說這一次鄭鳴大戰程一刀,不管輸贏,都算是一個勝利。”
  “畢竟,程一刀現在已經接近二十,而鄭鳴比程一刀年輕四五歲,所以觀戰一定要去。”
  “我的意思,也是咱們必須要過去,不管是什么結果,鄭鳴都代表著咱們晴川縣的鄭家。”
  鄭中望的話,倒是得到了諸位長老的贊同。他們鄭家在晴川縣雖然說一不二,但是畢竟也只限于晴川縣,在鹿靈府,他們只是三十六縣的九品世家之一,很多鹿靈府的人,都不知道晴川縣有一個鄭家。
  但是鄭鳴這么一鬧,卻讓晴川縣鄭家,一下子名揚整個鹿靈府,聲勢更是直沖三十六縣世家的第一位。
  這個沖擊,對于鄭家的好處同樣不小,畢竟他可以讓鄭家在世家論品之中,得到不少的加分。
  鄭杳在眾人準備離開大廳的時候,陡然幽幽的道:“雖然鄭鳴給咱們家族帶來了點名聲,就怕這名聲保不久遠,畢竟站得越高,跌的越”
  就在鄭杳的話快要說完的時候,一個穿著勁裝的男子,快步的跑了過來,他跑到鄭中望的身前,快步的將一份寫滿了文字的紙遞給了鄭中望。
  鄭中望看完了這張紙,臉色不斷地變幻嗎,一會想要笑,一會臉又陰沉的可怕。
  “咱們還是小看了鄭鳴的本事,你們看看吧”鄭中望說話間,就將自己手中的紙片,遞給了鄭庸恩等人。
  紙片上內容不少,但是匯聚成一句話,那就是鄭鳴進入百煉堂,席卷了百煉堂的所有九品寶刃。
  鄭杳等人在看到這內容的時候,頓時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發懵,怎么會這樣,怎么會是這樣
  他鄭鳴,怎么就會有這么大的本事啊
  紫色的竹子,單獨一根,只是有一點特色,但是化成一片,就是無盡的風景。
  紫竹林,是一片風景,更是一個傳奇,一個在鹿靈府少年中廣為流傳的傳奇。
  這一片紫竹林,本來不是程家的,而是屬于鹿靈府一個九品世家戴家的。十年前,戴家的家主看到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在自己家的紫竹林外練刀,就興起了和這小孩開玩笑的念頭。
  他告訴小孩,只要小孩一刀揮出,將一根竹子斬成十段,這片紫竹林,就是小孩的。
  紫竹比之普通的竹子,更加的堅韌,也更加的難以斬斷。別說是小孩,就算是一個十品武者,想要一刀將一根竹子斬成十段,也不容易。
  在戴家的家主看來,這只是一個玩笑。
  可是那小孩,卻沒有將這件事情當成玩笑,就在戴家家主說出這句話后的一個月,他在紫竹林外,再次遇到了這個小孩。
  小孩沒有說話,只是揮動手中的刀,將一根足足有手腕粗的紫竹斬成了十段。
  這個小孩,就是程一刀,而從那一刻起,這一片風景如畫的紫竹林,就成為了程一刀練刀的地方。
  紫竹林,不歡迎訪客。
  隨著程一刀的修為越來越高,名聲越來越大,特別是程一刀進入天武監之后,進入紫竹林的訪客,變的更加的少。
  但是今日,紫竹林外,卻已經是人山人海。不少雙眼眸,都看著那隱藏在紫竹林內的小院。
  小院內,有程一刀
  他們在等待著程一刀的出現,他們在等待著程一刀用他那驚人的刀法,為他們挽回丟失的顏面。
  這個顏面,是鹿靈府的顏面,是他們所有人的顏面,所以無論如何,都要將這個顏面要回來。
  太陽升陽光,從虛空中灑落下來。匯聚在紫竹林外的人,也越加的多了起來。
  “還真是來了不少人,看,那不是兩大奇才之一的陳遠擊么他怎么也過來了哼哼,作為咱們鹿靈府的兩大奇才之一,竟然不敢挑戰那狂妄的小子,實在是丟人”
  有人手指著一個身穿黑衣的少年,話語之中,帶著一絲的不滿。
  “是陳遠擊,不過我聽說陳遠擊前些時候,并不在鹿靈府,而是去州里面游學,我想他要是在咱們鹿靈府,一定不會放過挑戰鄭鳴的機會。”
  給陳遠擊辯解的人話還沒有說完,就聽有人嘆息的道:“就算是陳遠擊出手,也不是那狂妄小子的對手。”
  “你們可能不知道,半年前,兩大奇才就在私下里動過手,陳遠擊以一招之差,敗在了徐金虹的手中。”
  “所以陳遠擊才出外游歷以求在游歷之中,修為再有突破,擊敗徐金虹。”
  “原來是這樣啊,不知道現在陳遠擊現在的修為,是不是能夠超過徐金虹”
  就在討論的時候,有人突然朝著陳遠擊不遠處一個戴著斗笠的男子道:“兄弟,那個人是誰啊怎么還帶著一個斗笠”
  “嘿嘿,大哥你不會看他站在誰家的隊伍里,那是徐家的隊伍,戴著斗笠的,自然是徐金虹。”被問的人,話語之中,帶著一絲冷漠的道:“他的臉聽說有點歪,現在沒臉出來見人。”
  “啊,你猜我看到誰了,是金家的族長,真是沒有想到,他老人家竟然也過來了”
  “恩,徐家的大長老也來了,看來這次比斗,成了咱們整個鹿靈府的盛事。”
  “自然,說不定明年這個時候,咱們還在談論紫竹林外,程一刀刀劈狂徒的事跡呢”
  和普通人的議論相比,那些世家子弟,目光都放在紫竹林上,他們看向那紫竹林的目光,除了敬佩之外,還有就是羨慕。
  他們雖然自己覺得自己并不比紫竹林的主人差上多少,但是紫竹林主人這般的地位,卻是他們夢寐以求的。
  從什么時候起,自己也能夠有這般的地位呢
  “出來了”不知道誰喊了一聲,不少人的目光,都朝著紫竹林大門口看去。
  那珠子做的小門,緩緩的推開,一個黃色麻衣的男子,緩步的走了出來。
  男子身材高大,雖然面部稱不上英俊,但是卻有一種讓人一見傾心的氣質。他的身后背著一柄長刀,但是最吸引人的,還是這男子自己。
  身長,手長,胳膊長的男子,整個人走動之間,就好似一柄出鞘的長刀,鋒利無比。
  男子對于圍在外面的人群,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然后邁步來到紫竹林的入口,仰頭看了一眼天,就將目光收了回來。
  雖然男子不理會人,雖然大多數人,都是沖著這男子來的,可是在看到男子并不理會人之后,所有的人,都不敢打擾男子。
  天上的日頭,升的越來越高,那男子依舊猶如一柄插在虛空之中的鋒利長刀一般,靜靜的站立。
  ps:各位兄弟,快要三十萬字了,請諸位兄弟給小貓一把助力,讓本書的成績,更上一個臺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