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89 三刀

鄭鳴在百煉堂的表現,就好似風一般的傳遍了整個鹿靈府,讓不少本來只是將鄭鳴當作晚輩對待的世家,這一刻,也開始重新定位鄭鳴的位置。
  一個天才人物,是值得他們重視,但是一個超越了公孫大師的煉器大師,更需要他們仰望。
  雖然公孫大師不是鹿靈府修為最高的人,但是公孫大師卻是鹿靈府中,威信最高的人。
  畢竟,很多人都希望能夠讓公孫大師幫著自己打造一柄寶刃,特別是修為越高的人,這種希望越是迫切。
  鄭鳴要是一個真的超越了公孫大師的煉器師,那么他的地位,將會超越鹿靈府中不少家族的家主。
  和那些老謀深算的家族長者相比,鹿靈府的年輕人,則少了他們的算計,多了熱血。
  鄭鳴打出了橫推鹿靈無對手的旗號,鄭鳴擊敗了兩大奇才之一的徐金虹,鄭鳴將他們這些人只能夠仰視,做夢都想要得到一柄的寶刃,給卷了個干干凈凈。
  一切的一切,都讓他們覺得,鄭鳴就好一個巴掌,重重的扇在了他們所有人的臉上。
  這種打臉的行為,讓他們難受,讓他們痛苦,讓他們感到憤怒,讓他們難以接受。
  所以,開始沒有答應和鄭鳴比試的程一刀,在越來越多人跪在他莊園門口,請求他為鹿靈府掙回屬于鹿靈府顏面的時候,終于答應出手。
  只不過,程一刀讓人傳言鄭鳴,他不以大欺小,只要鄭鳴接住他三刀,就算是鄭鳴獲勝。
  三刀
  只要接下三刀,就算鄭鳴獲勝
  這句話傳出去之后,整個鹿靈府都爆炸開來,鹿靈府之中,無論是年輕人,還是行事穩健的中年人,沒有一個覺得程一刀做事魯莽,更沒有人覺得,程一刀太過張狂。
  他們覺得,程一刀這句話,沒有絲毫的傲氣,這三刀之約,是程一刀的大氣,是程一刀的自信
  更有人信誓旦旦的說,程一刀實在是太保守了,那鄭鳴雖然有點本事,但是也接不了程一刀一刀。
  雖然鄭鳴擊敗了徐金虹,但是徐金虹和身為鹿靈三子的程一刀相比,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程一刀是什么人,那是進入了天武監的人物。
  當程一刀迎戰的消息傳播出去之后,鹿靈府的不少賭檔,再次開出了盤口,這一次賭的,不是鄭鳴和程一刀之間的輸贏,而是鄭鳴能夠接得下程一刀幾刀。
  一刀,兩刀,和一刀都接不下。
  只有這三種選擇,根本就沒有鄭鳴接下程一刀三刀的這一類,而那些賭檔給出的理由,是沒有人會賭這個,自然也就沒有賭這個的必要。
  在程一刀挑戰消息傳來的時候,鄭鳴正在痛苦的看著自己心頭那已經開始停止增加,甚至已經開始減少的聲望值。
  聲望值竟然還會減少,這讓鄭鳴差點將眼珠子掉下來。
  自從程一刀挑戰他的消息傳出之后,那本來已經接近兩千大關的黃色聲望值,在一個時辰之內,竟然掉落了三百多個。
  而紅色的聲望值,掉落的雖然不想黃色聲望值那樣大的比例,但是額度也不少。
  兩萬紅色聲望值的損失,讓鄭鳴感到自己的胃疼。這些聲望值的損失,說明這些人對自己的敬畏之心消失了,這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直以來,鄭鳴都覺得已經出現在自己聲望值表中的聲望值,除非自己用掉,否則絕不會少。
  卻沒有想到,這聲望值和錢一樣,只要不花掉,那還說不定是誰的呢
  斷人財路,等于殺人父母
  這句話,鄭鳴算是深深的領會到了其中的意思,而且他現在,對于程一刀,可以說恨到了骨子里。
  既然用不掉,那就不知道是誰的,先用一下再說。
  鄭鳴心中念頭閃動,就按照自己已經設定的次序,開始抽起卡牌來。紫色的洪荒牌,依舊是不給面子,什么也沒有抽到。
  很正常,是玩的幾率,能夠抽到才算是怪呢不桑心
  封神牌沒有抽到,同樣不桑心,畢竟是一萬分之一的幾率,中不了很正常。
  仙俠牌也是空空如也,同樣不桑心,千分之一的幾率,老子還是能夠損失的起的。
  武俠牌也沒有抽到,不桑心不對,應該是很桑心,這可是武俠牌,自己最需要的武俠牌。
  鄭鳴現在對于武俠牌和武將牌的區別,差不多已經了解清楚了。武俠牌,對應的是九品以上的武者,而武將牌,對應的是九品以下的武者。
  以鄭鳴現而今的修為,武將牌對他的作用,已經不大了。
  就算是抽到周侗老爺子那樣的人,對他武力的提升,也很小。畢竟鄭鳴現在體內擁有九條內勁,就等破開丹田,化勁為氣。
  一次武俠抽不到,沒有關系,咱接著抽
  兩次、三次、十次、三十次
  當四五萬紅色的聲望值化成流水的時候,鄭鳴有點想哭了,這運氣整的,實在是有點差勁啊,四五十次,竟然連一個安慰的獎項都沒有。
  這是個什么情況。
  不服輸,老子接著抽下去,鄭鳴的勁頭上來了,接著繼續抽取了起來,結果濤聲依舊。
  還能不能繼續做朋友,這是鄭鳴此時的心聲,但是百分之一的幾率,并不是說你抽一百次,就能夠抽到一次。而是說你運氣好,可能一次就抽到。
  運氣不好,嘿嘿,就是讓你抽一萬次,也抽不到一次。
  這他喵的事情,你生氣也沒有用。
  不抽了,哥哥接著抽武將牌,就算是沒有太大的用,也算是一個心理安慰不是,更何況武將牌之中,也不全是都沒有用的。
  心中這個念頭閃動,鄭鳴就將心頭抽取的卡牌,從黃色的武俠牌,換成了紅色的武將牌。
  第一張,抽取
  鄭鳴這個時候,翻開武將牌的時候,也有點提心吊膽的感覺,當第一張牌掀開的剎那,鄭鳴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有人,這是一件好事,接著鄭鳴又發現,這說明自己這一次,終于沒有再抽空。
  神佛保佑啊
  心中念叨之余,鄭鳴的仔細的用心神朝著那武將牌看去,就見上面寫著兩個大字。
  關興
  關興是誰哦,想起來了,武圣關羽之子,但是論起武力值來,和他老子差了不少。
  關興的技能,只有兩種,一種是斬將刀法小成,另外一種,則是穿云箭法,同樣是小成。
  兩種小成的武技,還真是夠讓人牙疼的,雖然鄭鳴不知道關興的戰力究竟有多強,但是按照趙云的級別來對比,這關興對他而言,實在是雞肋之際。
  要是用關興的英雄牌的話,自己的武技不但不會上升,甚至還有下降的趨勢。
  所以這關興的卡牌,實在是沒有什么用處。雖然比沒有抽到強,但是比抽到,也強不到哪里去
  牙根有點癢癢的鄭鳴,不服輸的勁頭,在這一刻,突然上來了,他沉吟了剎那,又抽了起來。
  這一抽,就是三十次,這三十次中,鄭鳴抽到了兩張武將牌,一張是小李廣花榮,同樣是三種技能,靈豹體、五虎斷魂槍法,還有就是射月弓法。
  其中小李廣花榮的射月弓法,已經到了大成的境界。
  對于這張卡牌,鄭鳴還是覺得不錯的,別的不說,小李廣花榮的射月弓法,對于鄭鳴而言,還是極其有用的。
  另外一張牌,則是蘇秦。
  不錯,就是那個縱橫六國的蘇秦,這張蘇秦的卡牌,有兩種技能,第一種縱橫之舌第二種初級陣法大成
  對于縱橫之舌,鄭鳴心中了解,這東西要是用于結盟之類的事情,應該很有用,可是現在,他鄭鳴找誰結盟去。
  至于初級陣法,鄭鳴心說還是等以后看看什么時候能夠用上吧。
  抽了這三次,基本上在武將牌上,沒有抽到什么有用的東西,鄭鳴失望之余,就覺得再武俠牌上,繼續抽取幾次。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
  最終,鄭鳴一怒之下,將那兩千多黃色的聲望值,給用了出來。這黃色的聲望值,可是將鄭鳴抽取武俠牌的幾率,一下子提高了十倍。
  十分之一的幾率
  這個幾率,真的不小,但是很可惜,當鄭鳴翻過空空如也的卡牌時,還是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老子就再抽最后一次,鄭鳴這一次,有一點像賭紅眼睛一般,再次催動心頭的卡牌,不過這一次,他抽取的,是紅色的武將牌。
  好似感到了鄭鳴的憤怒,這一次當他將紅色武將牌翻過來的時候,一個人物,赫然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這是一個黑大漢,這是一個充滿了王霸之氣的黑大漢,雖然只是一張卡牌,但是看著這黑大漢,鄭鳴的心頭,還是不由得升起了一種沉浮的感覺。
  項羽
  只有兩個字,但是其中的震撼,卻是可想而知。
  王不過項的項羽,武將牌之中,應該是最頂尖存在的項羽,力舉巨鼎,從萬馬軍中橫沖直撞,天下無人能敵的項羽。
  鄭鳴雖然自覺自己在沒有破開丹田的人之中,應該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但是他卻沒有把握說,自己就一定能夠勝得過這個項羽。
  ps:新書期就快要結束了,喜歡本書的兄弟,快快收藏一下啊,您只要在本書加入書架的按鈕上點一下,就是對小貓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