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88 真正的大師

鄭鳴心中暗爽,雖然公孫大師話語之中尊敬的那個人不是他,但是他心頭還是很爽。
  “公孫大師,別的咱們以后再說,我們先說一說您的八件寶刃,按照你們百煉堂立下的規矩,我已經找到了他們的不足和瑕疵,這八件寶刃,是不是就歸我了。”
  “這個自然。”公孫值絲毫沒有猶豫的說了一句之后,隨即又有點為難的道:“不過”
  他這一句不過,頓時讓那些已經情緒低落到了頂點,就好似被扔到了萬丈冰窟之中的人重新看到了希望。
  更有人心中暗道,自己等人和鄭鳴大的賭,是他將八件寶刃全部拿到。
  現在,雖然公孫大師承認他指出的都是對的,但是這又能夠怎樣,只要公孫大師不將所有的兵器都給他,那就不能算自己輸。
  到時候姓鄭的要是敢強來,我們這么多的人,還會怕他不成。
  “不過怎樣”鄭鳴朝公孫大師一瞪眼,一絲怒火就升了起來,他已經準備催動自己心頭的厲若海英雄牌,要是這位公孫大師真的想要不認賬,說不得他就要下狠手。
  “大師您不要誤會,這八件寶刃,晚輩自然不會憐惜,只不過晚輩怕這八件寶刃污了您的法眼,畢竟這東西,在您面前,都是破銅爛鐵。”
  公孫大師的話語,說的無比的誠懇,而如此誠懇的話,聽到在場的人口中,那些聽到的人,一個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可是公孫大師,這可是九品寶刃,什么時候,有人白送自己九品寶刃,還說這東西太差勁,別污了您的眼睛。
  鄭鳴這家伙,還真是太牛了。
  鄭驚人的雙眸之中,都開始閃爍大小不一的星星,之所以星星會大小不一,原因是他的眼睛不一樣大。
  鳴哥什么時候會這一手,奶奶的,無論如何,也要求鳴哥將這一手交給自己,自己只要學會了這一手,嘿嘿,這天下間,還有誰敢看不起我鄭驚人。
  想到無數大佬對自己低頭哈腰的場景,鄭驚人都有點想要笑。不過現在,他只能傻笑。
  “煉器,就好似做人,唯有出言必行,才能夠練出上品寶器”鄭鳴朝著那公孫大師盯著掃了兩眼,然后鄭重無比的道:“煉器,技藝是一方面,但是心更加重要。”
  這番話,鄭鳴說的聲音不高,而他說這番話的目的,更是要讓公孫大師遵守承諾。
  可是那公孫大師的眼眸,卻一下子閃動起了彩光,那張本來就通紅的臉,在這一刻,變的更加的紅潤。
  就在鄭鳴感覺公孫大師的身上,應該發生了什么的時候,一股紅色的熾烈氣息,從公孫大師的身上直噴而出。
  真氣外溢,公孫大師的修為,達到了六品的巔峰。
  這種進步,對于公孫大師這等武者而言,可是可遇而不可求。將那些外溢的真氣重新納入自己體內之后,公孫大師畢恭畢敬的朝著鄭鳴行禮道:“公孫值多謝大師指教,今日大師實在是讓公孫值獲益良多。”
  “公孫值無以為報,以后大師但有差遣,公孫值萬死不辭”
  說話間,公孫大師更是躬身就要下拜。
  鄭鳴一伸手將公孫大師攙起道:“你不用如此客氣,我來你這里,就是為了那八件寶刃。所以我沒有指點你,你也不用如此的感激我。”
  “你將寶刃給我,我拿著寶刃離去,從此之后,咱們各走各的路就是。”
  鄭鳴這一番話說完,公孫大師的臉色,變得更加的恭敬,在讓人將所有的寶刃拿出來之后,公孫大師畢恭畢敬的將八件寶刃遞給鄭鳴,然后目視著鄭鳴等人離去。
  他沒有在說請教的事情,也沒再說感激的話,而是在鄭鳴的身影消失之后,深深的行了一禮。
  然后留下了一句感慨不已的話:“這才是真正的大師”
  鄭鳴走了,不帶走一片云彩,當然,他將那些輸給他的銀票,全部都帶走了。
  還有就是,那八柄寶刃,同樣落入了他的手中。
  此時的鄭鳴,手中正拿著一柄長有一丈三,通體發紅的寶槍此槍名為火龍槍,在公孫大師的八件寶刃之中,排行第三
  但是論起材料而言,這柄槍所用的材料,無疑是最好的,重有二百四十六斤的火龍槍,通體都是用火元銅打造而成。
  手摸上去,這柄火龍槍給人一種溫熱的感覺,按照公孫大師的說法,這柄火龍槍只要用真氣催動,就能夠形成赤紅色的火刃,不但鋒利無比,更好似一團火焰。
  而這柄槍的做工,更是細致,通體看上去一如一條火龍。龍頭處,一尺多長的槍尖,鋒利無比。那槍身,則是三百六十五條細密的鱗片,將槍桿層層包裹。
  九品上等寶刃
  此槍的缺憾,歐冶子的評論是浪費材料打造手法粗俗,應該運用九煉之法,將此槍的品級提高一等。
  不過評論雖然是這樣品論,但是鄭鳴將這槍拿在手中,卻有一種和人大戰幾百回合的沖動。
  將盤龍槍法修煉到大成境界,鄭鳴自然也能夠感到一柄槍的好壞,有這柄槍在手,鄭鳴覺得自己的戰斗力,絕對能夠增加一半。
  要是和徐金虹動手時,自己手中拿的是這柄火龍槍,那么絕對不會發生槍斷的情況。甚至鄭鳴都有信心,光靠此槍,就能夠擊敗徐金虹。
  “鳴哥,今天可是把我的小心肝,給嚇得快跳出來了,嘖嘖,那公孫大師出來的時候,我差一點就將刀拔出來”鄭驚人拍著自己感受的胸脯,大聲的說道。
  “可不是,鳴少,我今天算是徹底服了,沒有想到,您不但修為高,而且對煉器還有如此高的造詣。”
  甄史愷滿臉敬佩的看著鄭鳴道:“那公孫大師的傲氣,可是在咱們鹿靈府排到了第一。”
  鄭鳴將手中的火龍槍擺了擺,這才笑著道:“雖然給公孫大師找了不少毛病,但是這火龍槍,還真是不錯。”
  “鳴哥,我前些時候,正好修煉了一門柔蛇鞭的武技,那金龍鞭我覺得就是給我打造的。”鄭驚人朝著被鄭亨拿在手中的金龍鞭看了一眼,舔著臉說道。
  金龍鞭,鄭鳴還真沒有放在心上,不過鄭驚人這家伙如此厚臉皮的提出來,讓他心中升起了和這家伙開一下玩笑的沖動。
  當下朝著被甄史愷抱在手中一對黝黑的鐵錘道:“我覺得這對神勇錘,和你更加的相配,正想著將這對錘送給你呢”
  鄭驚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的苦色。他修煉的都是小巧的功夫,這對錘兩只加起來足足有八百斤,他要是用的話,實在是有點為難。
  不過要是讓他就這樣知難而退,那他就不是鄭驚人。兩只不大不小的眼睛眨了一下,他就滿臉媚笑的朝著鄭鳴道:“鳴哥您真是目光如炬。”
  “既然鳴哥您覺得這對錘適合我,那我以后就好好的練錘,絕對不能讓鳴哥您失望。”
  說道此處,他又搓了搓手道:“不過在兄弟我練好錘之前,不如先將這金龍鞭借我耍耍。”
  甄史愷等人聽著鄭驚人的話,一個個都覺得佩服不已,這家伙,還真是會順桿爬,九品寶刃,這家伙要一個都不過癮,還要兩件。
  這需要多厚的面皮啊
  鄭鳴看著笑的好似一朵牽牛花的鄭驚人,心中也不由得暗笑,這家伙實在不是一個講節操的人。
  “好了,這金龍鞭,就歸你了”
  鄭鳴的話,讓鄭驚人喜出望外,他雖然厚著臉皮要,但是也沒有想過鄭鳴會一口氣答應下來,畢竟,這是九品寶刃啊。
  就算是整個鄭家,都一件都沒有的九品寶刃
  鄭鳴是跟他交情不錯,但是鄭驚人覺得,他那些斤兩還沒有到讓鄭鳴將一件九品寶刃送給他的地步。
  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毫不猶豫的,將那柄九品寶刃金龍鞭送給了他。
  “謝謝鳴哥,謝謝鳴哥,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鄭驚人一下子蹦了起來,歡喜不已的喊道。
  鄭鳴揮手拍了一下鄭驚人的肩膀道:“自家兄弟,你要是在這樣,那就不是我兄弟了。”
  說話間,鄭鳴朝著甄史愷看了一眼道:“甄兄,我聽說甄家以狂風斧法著稱,上次折斷了甄兄的寶槍,這柄月華斧,希望甄兄不要推辭。”
  甄史愷對于鄭驚人從鄭鳴手中拿到金龍鞭,心中是充滿了羨慕。但是他并沒有想到自己也能夠拿到,畢竟鄭驚人和鄭鳴都是鄭家人。
  而且兩個人的關系,更是比自己親近的多。
  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要將九品寶刃月牙斧送給自己,要知道,那月牙斧的排名,可是在金龍鞭之上。
  震驚的剎那,甄史愷趕忙推辭道:“鳴哥,那鋼槍不值多少銀子,和月牙斧更是不能相提并論,我是萬萬不能”
  “甄兄,咱們相交,貴在知心,要是甄兄再推辭的話,就是看不上我鄭鳴這個人。”
  鄭鳴不等甄史愷說完,就話語之中帶著嚴肅的說道。當然,他并不是在生氣,只不過是在表明自己的態度。
  甄史愷的臉,這一刻一下子通紅了起來,他搓了一下手,沉聲的向鄭鳴道:“多謝鳴哥。”
  長有五尺多的月牙斧,被甄史愷拿在手中,是愛不釋手,其他跟著來的三十六縣子弟,此時一個個也都羨慕的看著甄史愷手中的月牙斧。
  不過這一次,鄭鳴不會在將其他的寶刃送出去,畢竟他和這些人的交情,還沒有到那個地步。
  “諸位兄弟今日助陣之情,鄭鳴永記在心。這一次在兄弟們的幫助下,我也掙了不少銀子,那個驚人,等一下你每一個兄弟分一萬兩銀子。”
  鄭鳴的話,說的那些三十六縣的子弟,一個個臉上放光。雖然他們不缺銀子,但是能夠一下子拿出一萬兩銀子的,也沒有幾個。
  多了這一萬兩銀子,不但讓他們手中寬松很多,更能干交易更多的修煉資源。
  在推辭了幾句之后,一個個都將鄭驚人送過來的銀票收在了手中。
  ps:早起的鳥兒求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