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85 挑毛病

丫的!
  鄭鳴在看到這廝的時候,就想要出手弄他一頓,他心頭的太古金烏卡牌,就是因為和這廝生氣才抽到的。︾,
  現在,鄭鳴心中所想的,就是催動那太古金烏卡牌,直接將這家伙給鎮殺了再說。不但要鎮殺了這廝,還要將這廝的全家,他的宗門,統統的給鎮殺了了事。
  但是理智告訴他,為了這么一個臭狗屎,將自己絕對是走了萬古大運才弄到的保命牌給用了,實在是太不值得。
  畢竟,那可是無論在什么時候,都能夠保住他性命的寶牌,用了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抽到。
  所以鄭鳴冷哼一聲道:“好狗不擋道,會搖扇子的狗也不例外。”
  鄭鳴這句話,當時就讓男子的臉色氣得通紅,要不是傅玉清在這里,說不得他立即就將鄭鳴給宰了。
  但是傅玉清在這里,他要在傅玉清的面前保持風度,所以這口氣,他只能咽在肚里。
  不屑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他的衣袖之中多出了一塊玉牌,朝著那粗壯的漢子揚了一下道:“我有事情,需要請公孫大師幫忙,煩請通報一聲。”
  那漢子看到令牌,臉色頓時變得恭敬了起來,他朝著那男子一拱手道:“家師已經交代過,公子里面請。”
  男子看著低眉順眼的漢子,臉上的神色好了不少,他朝著傅玉清一笑道:“時間緊迫,玉清咱們還是將自己的事情辦完,再理會那些瑣事吧。”
  傅玉清點了點頭,將面紗放下之后,就跟著男子一起朝著百煉堂走了過去。
  “哈哈哈,鄭鳴這小子還是吃了癟,痛快!”
  “看他還怎么囂張,這公孫大師的府邸,可不是他真人物鬧事的地方,從那里來,就滾到哪里去吧!”
  “姓鄭的小子,滾吧!百煉堂不是你來的地方!”
  跟著傅玉清一起走的男子,在聽到這些呼喊聲之后,輕輕地扭過頭來,給了鄭鳴一個笑臉。
  這是充斥著得意的笑臉,當然,這笑臉讓人感到很不舒服。鄭鳴心頭的血頓時就升了上來,管你狗屁公孫大師,老子這次就闖定了。
  七品巔峰很牛嗎?老子這次就算是用了厲若海的卡牌,也要將你這狗屁百煉堂給砸了。
  就在鄭鳴打定主意的時候,他陡然發現,在百煉堂門口的左側,放著一個石板。
  石板上寫著一行字——凡是能夠指出余所煉制的兵器一個缺陷,并能夠提供讓吾認同的改過辦法者,百煉堂所有兵刃,可以任取一件。
  這行字讓鄭鳴的眼睛一亮,他不由得就想到了自己心頭的歐治子英雄牌,那可是練劍的大師,要想找出一個毛病來,對于他老人家來說應該不是什么困難。
  隨即,鄭鳴又發現在這行字的下方,還有一個標注,那就是,凡是走此路進入百煉堂者,先交定金萬兩。
  如所指缺陷卻是存在,萬兩定金完璧奉還,不然,定金沒收。
  這行字讓鄭鳴撇了撇嘴,隨即他從自己的衣袖中,抽出了一把銀票道:“這里是十萬兩銀子,你先給我那好,等一下,還要奉還給我的。”
  說話間,鄭鳴朝著甄史凱等人一揮手道:“走吧,咱們現在就進去。”
  甄史凱等人看到鄭鳴一下子拿出了十萬兩銀子,一下子也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鳴哥,咱們快點將這十萬兩銀子要回來,那個公孫大師煉制的兵器,根本就挑不出毛病。”
  甄史凱說到這里,不待鄭鳴答話,就朝著那壯漢道:“這位大哥,我們不進去了,你將錢還過來了吧。”
  作為從下面各縣的世家之中出來的人物,甄史凱等人并不缺錢,但是十萬兩銀子,對于他們而言,也是一個讓他們心驚的數字。
  畢竟這十萬兩銀子,那頂得上他們家族半年的收入。要是這樣白白的打了水漂,實在是太可惜了。
  那紅臉的漢子有些不屑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道:“你在那塊碑前磕個頭,算是認錯,這些銀子,我還是可以還你的。”
  鄭鳴的臉色,頓時就有點變了,他一把甩開還要拉他的甄史凱,冷冷的道:“老子的錢,老子自己會拿回來,你將錢給我看好,少了一點,我砍你的腦袋。”
  紅臉的漢子作為被百煉堂的看門弟子,雖然不如公孫大師的親傳弟子,但是地位也不低。
  就算是那些九品家族的家主見到這紅臉漢字,一個個也都客氣得緊。他什么時候,被人如此點著鼻子罵過。
  一時間,他的臉色漲的通紅。他緊緊瞪著鄭鳴,那摸樣恨不得將鄭鳴吞下去。
  可惜,鄭鳴絲毫不理會他,只是大踏步的朝著百煉堂走去。
  轉過長長的通道,一間大廳就出現在了鄭鳴等人的近前,就見那大廳的正門上,赫然寫著三個大字:“金鞭軒!”
  那金鞭軒外,正有一個壯實的少年,在門口打瞌睡,在鄭鳴他們走到門口,才醒了過來。
  “你們……你們有什么事情?”少年迷迷瞪瞪的看著鄭鳴等人問道。
  鄭鳴還沒有開口,那鄭驚人已經大聲的道:“自然有事,俺們是來打劫的!”說完這句話,鄭驚人故意翻動了一下自己大小不一的眼睛,做出一副兇狠的樣子。
  那少年面對鄭驚人這般摸樣,不但沒有害怕,臉上還露出一副嘲弄的樣子道:“就憑你們,也配進百煉堂來打劫?”
  被一個孩子給嘲笑了,這讓鄭驚人臉上有點掛不住,就在他準備再糾纏兩句的時候,鄭鳴已經沉聲的道:“我們是來挑毛病的,錢已經交了。”
  “哦,那你們請進吧!”童子說話間,幫著鄭鳴他們推開了門,不過從童子的神色上,卻能夠看出一絲的不屑。
  自然,這不屑的意思,鄭鳴等人都懂。
  走進金鞭軒,就見在房間的正中位置,有一五尺多高的高臺,高臺上,拜訪者一條猶如龍形的長鞭。
  這長鞭打造的極其精巧,那龍嘴所處的鞭梢處,更有半尺長的利刃,從龍嘴中吐出。
  “此乃九品寶刃金龍鞭,乃是我家主人十年前的作品,此鞭長有五尺,通體用五金煉制而成,鞭尾的龍舌刃,不但削鐵如泥,更能夠對真氣催動的劍芒增幅一成。”
  童子指著金鞭,不無傲氣的道:“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買這條金鞭,但是我家主人都不舍得賣。”
  “諸位今日既然來到了金鞭軒,現在就請品鑒。”
  鄭驚人在這種事情上,從來都不落后,他伸手朝著那金龍鞭拿去,卻一下子沒有提起來。
  作為快要達到十品的人,鄭驚人的力氣不小,雖然隨手一拿,卻也有百十斤的力量。
  但是這力量,竟然難以提動金龍鞭,可見這九品寶刃,實在是名不虛傳。
  鄭驚人是個好面子的人,當著如此多的人,一下子沒有將這金龍鞭提起來,就讓他心中有些不爽,心中發狠之余,就催動內勁,再次朝著金龍鞭拿了過去。
  這一次,倒是將金龍鞭給提了起來,但是手持著金龍鞭揮舞了兩下的他,那里找得到金龍鞭的缺陷。
  “這位尊客,請問您找到金龍鞭的缺點了嗎?”
  “我……”鄭驚人大小眼一翻,輸人不輸陣的他梗著脖子道:“這金龍鞭太重,不合用。”
  童子撲哧一笑,對于鄭鳴等人越加的鄙視。他在這百煉堂當童子也有兩三年,倒也接待了三四位想要通過尋找缺陷,從而得到一柄九品寶刃的人。
  只不過,人家不是一方的英豪,就是在煉器上侵淫了多年的著名大匠,像鄭鳴他們一行,還是第一次見到。
  在他看來,這幫人,純粹是有錢沒有地方花。
  鄭鳴的目光,也在打量著金龍鞭。他雖然沒有將這金龍鞭拿在手中,但是卻能夠感到這金龍鞭,絕對是一種殺人的利器。
  那鞭尾的龍舌刃,削鐵如泥,再配合上一套合用的鞭法,最少能夠讓人的實力提高三成。
  這柄金龍鞭,在鄭鳴的感覺之中,比之徐金虹的青天劍,好似更高一籌。
  但是,要他看出這寶鞭究竟有什么缺陷,他真的看不出來。
  “鳴哥,你看看。”鄭驚人將金龍鞭遞給鄭鳴,畢竟鄭鳴才是正主。他們這些人跟著鄭鳴過來,雖然花的是一樣的銀子,但是作用只是看熱鬧。
  鄭鳴接過寶鞭,順手一抖,就將自己看過的鄭家藏經閣之中的一套纏云鞭中的一式龍蛇雙擊施展了出來。
  這一招很普通,但是當自己的內勁透入金龍鞭的時候,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好似得到了伸展。
  得心應手!
  九品寶刃,不愧是九品寶刃,和普通的寶刃相比,這種九品寶刃,并不只是鋒利,他能夠給人一種普通兵刃沒有的體驗。
  比如此時,鄭鳴手中這寶刃,就讓鄭鳴覺得自己的手掌,好似伸長了一般。
  要說這九品寶刃的好,鄭鳴覺得自己一下子能夠說出好幾種,但是要說這九品寶刃的不好,他真的找不出來。
  畢竟,人家百煉堂要的,是煉制之中存在的不足和瑕疵。
  看著鄭驚人等人注視過來的目光,鄭鳴暗自對心頭的歐治子卡牌祈禱了一聲,就將存在資金心頭的歐冶子卡牌點開。
  伴隨著歐冶子的卡牌化作一道金光融入到自己的心頭,鄭鳴的眼睛再次朝著金龍鞭看了過去。
  這一刻的鄭鳴,實際上已經是鄭鳴和歐冶子的合體,而且論起行事來說,還是以歐冶子為主。
  ps;重要的事情說五遍,收藏啊,收藏,各位老大,喜歡本書,請快快收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