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5 招人恨啊

就在兩個人說話之時,那金通天已經朝著鄭鳴沖了過來,他的手掌還沒有揮出,就有一股熱風,朝著鄭鳴籠罩了過來。
  鄭鳴此時的臉色,也無比的凝重。
  在金通天沖上來的剎那,已經做好了準備的他,同樣朝著金通天揮出了自己的拳頭。
  金通天的炎陽化鐵掌,連熟練的程度都稱不上,但是鄭鳴這個時候,卻難以躲避。
  不說兩個石獅子上空間本來就小,作為七級頂峰武技,炎陽化鐵掌在施展的瞬間,就差不多已經封斷了鄭鳴大部分的退路。
  所以面對這炎陽化鐵掌,他除了硬接下來,沒有其他的選擇。
  混元鐵臂,九震破山四次疊加,這就是鄭鳴現而今,所能夠匯聚的最強力量。
  那混元鐵臂,剎那間讓鄭鳴的手臂堅硬如鋼鐵,而四次疊加的九條內勁合一的力量,更是狂暴無比。
  兩個手臂,在虛空之中,硬生生的碰撞在了一起。
  鄭鳴在碰撞的剎那,就覺得一股熱流,順著自己的手臂,直接沖到了自己的體內。
  雖然他的肉身經過了地元鐘乳的錘煉,比之普通人的身體要強上十倍,但是那沖入他體內的內氣,依舊讓他感到胸前一黑,一口血忍不住就要從他的喉嚨中吐出。
  內氣,這就是內氣的威力。
  雖然鄭鳴有九條內勁,雖然他的內勁匯聚在一起的力量,足足有兩萬斤。
  但是內勁雖強,但是猶如樹枝,而那內氣,卻猶如刀劍,大多數的時候,樹枝難以阻攔刀劍。
  只不過,鄭鳴雖然不好受,但是作為他對手的金通天,則更加的慘
  混元鐵臂,通體如鐵,就算是巨石,也能夠擊碎。現而今鄭鳴四次疊加九條內勁的力量,已經讓他的混元鐵臂論起威勢,遠超當年的周侗。
  雖然金通天的內氣,破開了鄭鳴手臂的防御,直接沖入了鄭鳴的經脈之中。
  但是金通天肉體的強度,卻比鄭鳴差的太遠。那猶如巨錘一般砸來的混元鐵臂,直接擊打在了金通天的手臂上。
  剎那間,金通天就覺得自己的手臂好似面條一般的軟了下去,而那混元鐵臂的力量,依舊沒有半絲的減少,重重的擊打在了金通天的身體上。
  金通天直接飛起,飛出了十多丈,然后就好似一個破布娃娃一般,朝著地上落下。
  敗了
  施展了炎陽化鐵掌的金通天敗了,而且敗得非常的慘。在金通天從石頭獅子上倒飛出去的時候,那坐在高臺上的矮壯老者,猛的站了起來。
  一雙充滿了火光的眸子,這一刻更是變的通紅,他的身上在這一刻,更是充斥出了一股森然的氣勢。
  這氣勢,就好似一頭狂霸的兇獸。
  他本以為,自己的孫子,施展出了炎陽化鐵掌,取勝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卻沒有想到,在這一次的對決之中,自己的孫子輸了。
  不但輸了,而且輸的非常的慘,從老者的角度,他能夠看到,這個被自己寄托了希望的孫子,手臂斷了,而且整個人,也倒飛了出去。
  這需要多大的力量這個少年,該有多強的力量
  “金兄,你要干什么”那枯瘦老者陡然擋在了矮壯老者的前方,沉聲的喝道。
  矮壯老者雖然性子急躁,但是他并不是一般人,在枯瘦老者擋在他面前之后,就瞬間平靜了下來。
  “真是沒有想到,我們金家的炎陽化鐵掌,竟然敗了”說出這句話的剎那,矮壯老者又有點不敢相信的道:“這小子的手臂,該有多大的力量。”
  “這個我不知道,不過你們家通天這一次,恐怕有點麻煩”那枯瘦老者的神色中,帶著一絲凝重的道。
  矮壯老者點了點頭,隨即他的目光就落在了那石頭獅子上道:“我孫子的事情是小事,關鍵是那兩個石頭獅子,你我身為武學院的正副掌院,讓這兩個石頭獅子當這武學院的大門,可不算是個事”
  “可不是,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已經脫離咱們掌握范圍了”那枯瘦老者道:“鹿靈府的武生欺辱三十六縣的武生,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前些時候,更有三十六縣的家族為自己族內的子弟受到屈辱,專門找了過來。”
  “但是當時咱們是怎么回復的,咱們說,武學院以武為主,學生之間的切磋,咱們武學院鼓勵。”
  “至于學員之間的恩怨,他們自己解決就是,輸了受欺負,那怪不得別人,只能怪自己學藝不精”
  矮壯老者臉色發苦的道:“來的是甄家的甄老二,我記得在說出這話之后,甄老二的臉色可是有點發紫,但是最后也不得不氣呼呼的走了。”
  “是啊,現而今,三十六縣的武生,為了出氣,堵著咱們武學院的大門挑戰鹿靈城內的武生,咱們武學院要是出面的話,恐怕會惹起劇烈的反彈。”
  “到那時候,就不是下面的小孩子鬧著玩,就是咱們鹿靈城的世家和三十六縣的世家角逐的時候了。”
  “咱們倒不是怕三十六縣的那些家伙,關鍵是這件事情再鬧下去,咱們還沒有理”
  矮壯老者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了桌子上,那本來用梨花木做成的桌子,在老者的手掌之下,瞬間化成了飛灰。
  “奶奶的,沒有想到咱們這些人,竟然被一個小輩壓制的沒有脾氣”
  枯瘦老者一笑道:“咱們鹿靈城的小輩,不是號稱什么四大公子,兩大奇才嗎現在才出來了兩個公子,我就不信那小子能夠一直挑戰下去“
  矮壯的老者點了點頭,他的目光不由得朝著那石頭獅子上看去,就見石頭獅子上的少年,依舊冷然而立。
  但是少年身后的對聯,卻換了一道,就見那我不是好惹的橫批,被換成了橫推鹿靈無對手
  我操,這小子是什么節奏,這是要將整個鹿靈府的年輕人,全部都得罪完的節奏嗎
  雖然矮壯老者對于少年打敗他的孫子,心中存在著不少的怒氣,但是此時看著這條幅,心中卻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絲的好感。少年豪氣啊
  當年自己在鹿靈府內,也沒有這么大的膽子,現而今,這個少年,可以說一下子引爆了整個鹿靈府。
  這得聚集多大的怨氣啊
  救治羅東雄和金通天的少年男女們,在看到這幅換了的橫批之后,一個個就眼角發紅。
  橫推鹿靈無對手,這是什么節奏,這是打他們臉的節奏,這是將他們這一批鹿靈府的年青一代,統統給打了一遍臉的節奏。
  要不將這股可惡的鄭鳴打敗,從次以后他們鹿靈府的武者,就不要想在這鄭鳴的面前抬起頭來。
  丟人現眼啊
  “姓鄭的,不要張狂,爺爺我來會會你”一個熱血少年騰空而起,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可惜少年的熱血雖然沸騰,但是他的修為,實在是太次。
  十一品中期,這等的修為,鄭鳴實在是不看在眼里。他的身體雖然還存著金通天那炙熱的內氣,但是這少年實在是和他差的太遠了。
  對于這勇氣可嘉的少年,鄭鳴心中很是贊許,所以他在拳腳上,用的力氣更大。
  他弄出這么大的場面,是干什么的,不是在這里斗氣的,他是為了掙取聲望值。
  聲望值除了需要名聲之外,更需要威望,而在這鹿靈府,他不能夠慢慢的,耗費時間堆積威望,所以就只能用最簡單,也是最粗暴,還是最管用的法子。
  將所有的人打到聞而變色,差不多就能夠得到大量的聲望值,至于眼前這位少年,他真的很抱歉。
  少年修為不及鄭鳴,修煉的拳法同樣不如鄭鳴的境界,自然只是一拳,就被打飛了出去。
  而且這一拳,還是打在了少年的鼻梁上,直接將少年轟倒在了地上。
  “誰敢上來”鄭鳴手指著下方已經出現了恐懼之色的眾人,哈哈大笑道:“難得整個鹿靈府的年輕一輩,就沒有了男人嗎”
  我日,這句話太毒了,就聽到一聲怒吼響起,又有一個年輕人沖了過來。
  “鳴哥,手下留情,那是我三表哥啊”鄭驚人看到騰空而起的少年,大聲的朝著鄭鳴喊道。
  可是鄭鳴在將目光轉向鄭驚人的時候,卻發現這廝在朝著他擠眉弄眼。這些天,已經和鄭驚人混的無比熟悉的鄭鳴,那里不明白鄭驚人這話語之中的意思。
  對于我這個表哥,鳴哥你要重點照顧
  鄭鳴心說這位表哥也不知道那里得罪了上蒼,竟然給鄭驚人這廝當表哥,實在是太可憐啦。
  不過可憐歸可憐,既然鄭驚人開口了,再加上現而今,鄭鳴正需要大量的聲望值,所以不等這位莫家的表哥報上自己的名號,鄭鳴就朝著他直撞了過去。
  鄭驚人這位表哥,十一品的修為,上來全部都是仗著自己一腔的熱血,所以很遺憾,他的勇氣雖佳,但是卻別鄭鳴一下子撞下了擂臺。
  而且在鄭鳴的重點照顧下,這位表哥的肋骨,足足斷了一半。
  看著自己倒地不起的表哥,鄭驚人的臉上,露出了痛苦不堪之色。他一邊快速的將自己的三表哥扶起,一邊大聲的嚷道:“鳴哥,你怎么下手這么狠,咱們以后還能夠做兄弟嗎”
  鄭鳴心說要是做兄弟,都像你坑自己的表哥,那么這兄弟,咱們還真的沒有必要做了。
  ps:兄弟們對本書支持,讓貓貓不知道說什么好,俺只有五體投地,繼續寫下去,來報答諸位老大的關愛,最后,求各種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