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70 墨很多

“我,我們欺負下面縣里面個世家來的學生,是我們想要給他們一記殺威棒,讓他們知道,這里面當家做主的,是我們這些府城的學員”
  “還有還有就是以后等他們入了學院,都要給我們貢獻保護費,那個那個”
  “你們是不是看不起我們這些處在鹿靈府各縣的世家”鄭鳴冷冷的問道。
  金通玄有點不知道該回答,他小心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看到鄭鳴那似笑非笑的神情,最終仗著膽子道:“是我們是有點看不起你們這些世家。”
  “那府武院這位教諭怎么不管你們”鄭鳴的手臂陡然加大了一點力氣道:“你可不要因為我好說話就騙我哦”
  你好說話,尼瑪你還能好好說話嗎那金通玄雖然外表粗豪,但是此時內心卻有點崩潰了。
  “對于我們要欺負你們的事情,鐘教諭是支持的,對了,那個讓你們鉆狗洞進去報名,就是鐘教諭給我們出的主意”金通玄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大聲的嚷道。
  他的聲音一出,鐘教諭頓時差點暈過去,這種事情,那是能做不能說。
  “好啊,那里就將你說的話給我寫下來吧”鄭鳴依舊笑吟吟的看著金通玄。
  金通玄知道鄭鳴想要干什么,但是好漢不吃眼前虧,他決定暫時忍了,等自己脫離了這小子的掌握,再報仇也不遲。
  “好,我寫,可是我現在沒有筆和紙啊”
  鄭鳴聽到他說筆和紙,皺了一下眉頭,就騰空朝著一個少年撲了過去,那少年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鄭鳴好似掂小雞子般的抓了過來。
  “嘭”
  一拳打在少年的臉上,頓時少年的嘴角就流出了艷紅的鮮血。他隨手將少年雪白的衣衫一扯,一塊布料就出現在他手中。
  “筆和紙來了,金兄你就開始寫吧”鄭鳴將少年放在金通玄的身邊,那哀鳴聲讓金通玄心中發顫。
  被打的少年,金通玄認識,和他還拐著彎有點親戚。不過這一刻,金通玄可沒有心思憐惜自己的親戚,他自己還不知道怎么脫身呢
  就在金通玄皺著眉頭,沾著那位親戚的鮮血在白布上寫字的時候,就聽鄭鳴道:“字寫大點,不要舍不得墨,這里墨多得是”
  這句話,要是沒有現在的場景,在眾人的眼中,也就是最平常的話語而已。
  可是這一刻,在鄭鳴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無論是鹿靈府的少年,還是那些跟著鄭亨一樣,從下面跑到鹿靈府進府學院的少年,一個個牙齒都打顫。
  以人血當墨,這是一個什么魔星。
  幾個膽小的鹿靈府少年,在這一刻,更是偷偷的后退,他們心中的想法只有一個,先離開了再說。他們可不想在這里被人家給當了墨水。
  “都給我滾回來,誰先動腳步,老子就讓誰當墨水”鄭鳴朝著那幾個少年掃了一眼,冷聲的說道。
  幾個少年不敢動了,他們眼巴巴的看著金通玄,期望著自己的通玄哥,快點寫完。
  金通玄也算是不負眾望,終于在一刻鐘的時間內,將要寫的話寫完了,只不過那位被鄭鳴一拳打出血的少年,這一刻,卻在地上翻白眼。
  “你你毆打教諭,這一次這一次誰也救不了你”鐘玟伯此時掙扎著站起來,手指著鄭鳴大聲的道。
  鄭鳴沒有理會他,而是朝著那十幾個躲的遠遠的少年一招手道:“過來,都在這里給我簽字畫押”
  “那個那個沒有墨了”被鄭鳴指到的少年,聲音之中的哭腔,越發多了幾分。
  鄭鳴冷哼了一聲,剛剛準備說話,那少年猛的在自己的鼻子上打了一拳,頓時鼻血流了下來。
  然后,鄭鳴就沒有了責難這少年的想法,如此懂事的孩子,自己再則難的話,有點說不過去。
  沒有用一刻鐘,所有的少年就在哪張差不多已經成了紅布的衣料上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鄭鳴將這衣料一收,然后朝著那狗洞一指道:“行了,從這里鉆進去,今天的事情就算是了了。”
  鄭驚人一直在鄭鳴的身后,此時他快速的將鄭鳴手中的寫滿字的衣料接過去道:“鳴哥,有了這個東西,咱們就不怕了,就算是府武院責問,咱們也能夠應對。”
  “不過事情鬧得有點大,咱們還是先到我外公家商量一下對策吧”
  “大,就這幾個人,那里大了,我還準備將事情,弄得更大一點呢”鄭鳴說話間,目光就看看向了左側的大獅子
  炎陽如輪,蒸烤天地
  在這般炎熱的時間里,很多人都不愿意活動,但是在鹿靈府西的白鹿湖,卻是有人在飲酒聚會。
  涼風從湖邊吹來,輕柔的風中,帶著淡淡的荷花的香氣,不但解暑,而且有一股清涼感從人的心頭升起。
  就著半湖荷花,和著冰鎮的美酒,享受一如神仙中人。
  此時正在喝酒的,是一群年齡在十四五歲的少年男女,這些人個個衣著華貴,氣度不凡。
  如果鄭驚人在這里,就會發現,和他們字進城之時發生沖突的趙兄等人,此時也在眾人之中。
  只不過這三個人坐在下方,很顯然憑他們的身份,還沒有坐在上首的資格。
  上首的三張桌子中,分別坐著一女二男,其中那女子,就坐在正中間的位置。在女子的桌案前,不但放著各種瓜果,更放著一把古琴。
  一把碧綠色的古琴
  “輕靈小姐剛才一曲金風吟,讓這暑氣,不覺就消下了大半,來來來,讓我們敬輕靈小姐一杯。”說話的男子,看上去十六七歲,面目英俊,說話間,很是有一種灑脫的味道。
  而他看向那中間女子的目光,更帶著一種愛慕。
  被稱為輕靈小姐的女子,模樣也就是十四五歲,一身藕綠色的衣衫,更顯得她眉目如畫,肌膚勝雪。在聽到英俊男子的夸獎之后,淡淡一笑道:“羅世兄夸獎了,這彈琴只不過是小道,說起來咱們還應該恭賀羅世兄一舉破開丹田,化勁為氣呢”
  “以羅世兄的資質,一定能夠在這次的天下英才榜中,占據一個不錯的名次”
  被稱為羅世兄的男子輕輕一笑道:“能夠一舉破開丹田,化勁為氣,也是一時的僥幸。”
  “在這次論品之會中,我不求名揚天下,只求能夠在六品英才中占個位置就行。”
  雖然羅世兄的話說的很謙虛,但是在場的男女,卻能夠感到羅世兄話語之中的傲氣。
  他們對于五年一度的英才論品,可以說熟的不能再熟,只要能夠登上六品的評價,那就能夠在鹿靈府獨占鰲頭。
  甚至可以在州里面,占據一個不錯的位置。
  州武院,王朝內的大部分宗門,都會為這羅世兄敞開門戶,他未來的前途,將一片光明。
  “哼,六品可不是大白菜”坐在輕靈小姐另一側的矮壯男子,話語之中帶著一絲嫉妒的說道。
  “正是因為六品不是大白菜,所以我才要爭上一爭。”羅姓男子哈哈一笑,朝著那粗壯的漢子道:“金兄早我半年突破九品,想來那貴家的三陽訣,已經有所小成。”
  “不如就讓小弟領教一下,可好”
  矮壯男子猛的站起來,就要答應這羅姓男子的約戰,而那清靈小姐,則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
  她輕輕一笑,聲音猶如銀鈴般的道:“兩位世兄要想切磋,以后多的是機會,今日咱們來的時候可是說好了,可談武學,不可動手。”
  “兩位可不能讓輕靈這個主人說話不算話啊”
  女子說話輕柔,但是不論是羅姓男子,還是金姓男子,都同時朝著那輕靈小姐行禮道:“是我等魯莽,小姐不要見怪。”
  女子見兩個人重新落座,就將目光落在了姓趙的男子身上倒:“趙世兄,我剛剛聽世兄說的高興,能不能將您遇到的事情給大家說一說,讓我們也都高興高興。”
  那趙姓男子在人群之中,并沒有什么引人矚目的地方,此時聽到輕靈小姐竟然點了自己的名字,不由得骨頭就輕了幾分。
  “小姐吩咐,怎敢不從。”趙姓男子朝著那輕靈小姐行了一禮,這才道:“今日出城的時候,正好遇到了幾個人,其中有一個瘦小子,你們猜他騎得是什么坐騎。”
  “龍鱗兇驢,哈哈哈,那小子矮瘦枯干,騎在一頭龍鱗兇驢上,摸樣讓人一想,就覺得可笑。”
  “從那小子的裝束上看,嘿嘿,那家伙八成就是從鄉下來府武院報名的土包子。”
  他這話一說完,當時就有人道:“在咱們鹿靈府,坐騎當以輕靈小姐的追云白龍獸為尊,咱們這些人雖然坐騎低了幾個等次,卻也不會騎那種丟人現眼的龍鱗兇驢。”
  “那幫鄉下的世家,實在是丟盡了咱們鹿靈府世家的臉,實在是羞于和他們為伍。”
  一時間,高談闊論的聲音,盡是縣里面那些家族如何粗鄙之類的話題。
  ps:非常感謝書友們對貓的支持,特別是海博,石頭、子非魚等兄弟,他們的支持,讓貓很是感動。嗚嗚,感謝的話,貓在這里也不多說了,請諸位兄弟看貓的表現。另外求一下三江票,每一個賬號每天都有一張三江票,請兄弟們看書的時候,稍微廢一點時間,點開三江頻道,在右下角領取三江票,然后在最下面的頁面投給隨身。小貓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