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69 不敬師長

粗壯少年的臉,這一刻已經漲的通紅,他正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正要將那個可惡的鄉巴佬轟出去,從而人前顯圣,鰲里奪尊的時候,他那轟出去的手臂,卻被人給抓住了。
  抓住他手臂的,同樣是一個少年。
  一個看上去比他年齡還要小的少年,只不過這少年的目光,卻讓他感到了一絲的畏懼。
  粗壯少年的自尊心,被重重的刺痛了一下,他竟然對一個比自己還小的少年起了畏懼之心,這是不可原諒的。
  “我給你最后一個機會,放下你的爪子,要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說完這句威脅的話,粗壯少年就看到眼前的少年笑了,這眼前的少年笑的很燦爛,可是這笑容卻讓粗壯少年感到有點膽寒。
  “你說你對我不客氣,是這樣不客氣嘛”鄭鳴的手臂陡然用勁,九條內勁匯聚在混元鐵臂之上,剎那間,骨頭碎裂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這聲音并不是有太多人聽到,畢竟不是太響,而四周的打斗,聲音也太大了點。
  但是隨即,就好似殺豬一般的喊聲,卻在人群之中響了起來。粗壯少年雖然自詡是硬漢,但是那骨頭被捏碎的疼痛,讓他忘了一切,吼聲也格外的凄厲。
  一時間,這叫聲讓不少人交手都停了下來。
  “通玄哥,是通玄哥”
  “那小子,你把通玄哥怎么了你你這次惹上大事了”少年們手指著鄭鳴,聲音之中充斥著憤怒。
  鄭鳴看著已經疼痛的跪在了地上的粗壯少年,冷哼了一聲,隨機一腳將那少年踢翻在了地上。
  他的目光冷冷的朝著那朝著他大喝的少年看去,一時間那些對他大聲喝罵的少年,都嚇得閉上了嘴巴。
  “你們給我,一個個都從狗洞里鉆進去。”鄭鳴朝著那狗洞一指,不容置疑的說道。
  讓人從狗洞里鉆進去,雖然是這群少年做出的事情,但是讓他們自己鉆狗洞,他們自然不肯。
  可是鄭鳴一下子將他們領頭的人制服,讓他們一時間,難以興起和鄭鳴敵對的心思。
  一雙雙的目光,就朝著那穿著玉色長袍的男子看去。玉色長袍的男子眉頭動了一下,隨機就朝著鄭鳴喝道:“敢于在我府武院傷人,真是膽大包天,立即給我跪下,不然我割了你府武院入學的資格。”
  男子的話,說的威風凜凜,和他剛才冷漠拒絕鄭亨要求的時候,顯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
  鄭鳴漫步朝著男子走了一步道:“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我乃府學院副教諭鐘玟伯,你記清楚了”男子說話間,俯視著鄭鳴道:“府學院的風紀,都是由我查處,你想要違抗師命不成”
  鐘玟伯的開口,讓那些已經被鄭鳴嚇破膽的少年,一下子變的活躍了起來:“敢于忤逆師長,按照府武院的規定,一定要很打五十鞭子”
  “讓他跪下受罰,趕在鐘教諭面前撒野,還真是反了他了。”
  “打了通玄哥,他以為他是誰,這府學院,他是上不成了”
  各種各樣的聲音之中,鐘玟伯臉上的得意也多了幾分,他朝著幾個躍躍欲試的少年一揮手道:“你等去準備好水火刑棍,今日我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道規矩的孽障。”
  “鐘教諭,你剛才說了,我們這些人沒有進入府武院,所以無論我們做什么,你都不管”
  鄭亨站出來,目視著鐘教諭,聲音帶著怒火的道:“現在,莫非你要出爾反爾不成”
  鄭亨的聲音很大,在他說話的剎那,那幾個和他一起報名,一起被鹿靈府世家子弟毆打的少年,也跟著大聲的道:“這是拉偏架,我們不服”
  “我們不服,你作為教諭,不能夠這樣做”
  鐘玟伯冷哼一聲,手指著鄭亨等人道:“爾等給我聽好了,誰如果在多說一句,我立即取消了他的入學資格”
  “在這里,你們沒有權利去質疑我的決定,你們能夠做的,唯有服從”
  “還不給我跪下”這句話,是說給鄭鳴的
  鐘玟伯看著眼前一個個憤怒不已的少年,心中升起了一絲淡淡的得意。
  你們不服氣又怎么樣你們不舒服又如何,我是這里的副教諭,我的話,你們就要聽。
  別以為你們在下面自己家的地盤上可以橫行霸道,來到這里,就要聽我的。
  對于這些來自下面縣里九品家族的學生,鐘玟伯并沒有什么意見,但是他更愿意巴結鹿靈府的各大家族,特別是那領頭粗壯少年金通玄所在的金家,更是他一心巴結的對象。
  之所以如此巴結金家,不但是因為金家是鹿靈府最強的八品家族,更因為金家的家主,乃是府武院的院長。
  巴結好金家,不但可以給他帶來更多的修煉資源,更能夠讓他在府學院的地位直線上升。
  就在他想著怎么處理這個膽敢將金通玄給捏斷胳膊的少年時,就聽一個人罵道:“跪尼瑪”
  伴隨著這句話,一道身影,快速的朝著他沖來,那身影還沒有來到他的近前,一個偌大的拳頭,就朝著他轟了過來。
  對自己動手,這年輕人,竟然敢對自己動手
  一時間,鐘玟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但是那越來越接近的拳頭,卻告訴他,這都是真的。
  雖然只是在半年前突破了九品,現而今只是九品初期的鐘玟伯,一點都看不起那些沒有突破九品的武者。
  在突破了九品之后,他甚至認為,只有九品之后的武者,才是真正的武者。
  那些十三品到十品的人,根本就不能稱為武者。讓他們也稱為武者,簡直就是侮辱武者這兩個字。
  雖然少年的拳,已經到了自己的近前不遠處,但是鐘玟伯并沒有放在心上,他隨手揮動,同樣是一拳迎著少年的拳頭轟了過去。
  這一次,他要讓這個膽大包天的家伙自食惡果,他要讓這個敢于對他動爪子的混蛋,知道一些人,不是他能夠隨意得罪的。
  可惜,就在兩個拳頭碰撞的剎那,他就感到一股巨力,從那拳頭上傳了過來。
  隱含在他拳頭上的內氣,在這股巨力的沖擊下,直接被沖散。但是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少你那的拳頭,就好似生鐵一般。
  他就覺得這個時候,自己的拳頭沒有絲毫內勁的防護,然后重重的砸在了鐵石上。
  鐘玟伯聽到了自己拳頭的碎裂聲,隨即他就感到自己的身體飛了起來。
  重重的摔在地上的鐘玟伯,此時還有點不相信自己遇到的是真的,但是他拳頭的疼痛,以及咽喉之中,想要忍不住吐出來的血塊都告訴他,這是真的。
  他一個府武院的副教諭,被一個學生轟倒在地上,而且還受了不輕的傷。
  這種事情要是傳播出去,他鐘玟伯以后的名聲,可以說就完了。而且以鐘玟伯的能力,也難以阻止這種事情的傳播。
  “你竟然敢不敬師長,你你們入學的資格,已經被剝奪,你們你們永遠都成不了府武院的學生。”
  想到這件事情會給自己名聲帶來的傷害,鐘玟伯大聲的咆哮。
  他光想這少年對他突然出手,給他帶來了什么后果,他根本就沒有想,他自己剛才處事,是不是公道。
  鄭鳴看著有點瘋狂的鐘玟伯,冷笑一聲,跨步向前,兩個手掌揮動,重重的揍在了鐘玟伯的臉上。
  十個耳光下去,鐘玟伯的臉,就腫的和豬頭沒有任何的區別,而鐘玟伯的眼睛之中,此時已經充滿了畏懼。
  “別打我,別打我”鐘玟伯的聲音之中,已經充滿了哀求。
  鄭鳴沒有理會鐘玟伯,而是來到那正抱著手臂大聲哀嚎的金通玄面前。
  金通玄身邊,本來匯聚了幾個世家子弟,正拿著金瘡藥之類的東西,給金通玄涂抹。
  此時他們看到鄭鳴走過來,一個個嚇得趕忙后退。雖然他們欺負人都是一把好手,但是鄭鳴一動手就將金通玄和鐘玟伯揍了的情形,卻是讓這些人心中發虛。
  “這條手臂碎成了三截,不過不要緊,休息一個月,在日日用藥王閣的斷續膏涂抹,應該就能夠恢復如初。”鄭鳴一把抓住金通玄那折斷的手臂,話語之中帶著冷笑的道:“只不過我要再捏斷幾截,你覺得怎么樣”
  “我我,我乃是金家的人,我爺爺是金家的家主,你你這樣對我”粗壯少年的雖然是在威脅鄭鳴,但是他的聲音,幾乎是要哭出來。
  鄭鳴輕輕笑了笑:“你告訴我,你為什么要在這里欺負我們從各縣世家來的學生,為什么府武院對你們這種讓我們鉆狗洞的行為不管不問”
  雖然鄭鳴這一刻說話好似挺和氣,但是鄭鳴抓著他另外一只手臂的手掌,卻讓金通玄毛骨悚然。
  要是能夠吃后悔藥的話,金通玄覺得自己今天,無論如何,也不會過來欺辱來自下面縣里面的新生。
  實在是
  ps:新的一星期開始了,各位老大,我盼望著各位的各種票票已經很久了,推薦,收藏,一個都不能少啊,嗚嗚,小貓在這里跪求,還有三江票的,也給貓打賞兩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