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65 不可以常人度之

鄭中望一直盯著鄭鳴,見自己的一番話,竟然沒有引起鄭鳴強烈的反應,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和家族論品大會相比,武者的論品,很多時候更引人矚目,不過大多數的時候,高等武者的論品,都是根據各自的戰績和修為確定。”
  “而和這等平時變化不太大的武者品級相比,五年一度的天下英才榜,才更加的光彩奪目”
  “參加天下英才榜的人,年齡都限制在十六歲以下,而只要能夠被評為三品以上英才的少年,不論是王國之內的武院,還是王國之內的宗門,都會向他敞開大門,將他當作宗門未來的核心來培養。”
  “就算是不能夠列入三品,但是只要在六品以上,同樣可以進入王國之內所除了天武監之外所有的武院,不過不能夠享受三品以上英才的待遇而已。”
  “至于九品以上的英才,同樣會有不錯的待遇”鄭中望說道這里,砸吧了一下嘴,有點得意的道:“別的不說,本州之內的宗門和武院隨便挑選。”
  “當年我就是參加天下論品之會,被評為了九品上等,這才有機會進入咱們景宏州的長河武院,在三十歲的時候,突破了九品,成為了咱們家族的族長。”
  鄭中望的聲音,越加的響亮了幾分,很顯然,這位對于當年的成績,很是自豪。
  “鳴少,你別覺得這九品就容易得,要知道一洲之地,能夠被評為九品的名額,也就是五百之數而已。”
  鄭鳴笑了笑,沒有吭聲。雖然他不喜歡鄭中望,但是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在沒有任何好處的前提下,打擾鄭中望回憶他的光輝歷史。
  “再過半年,就是天下論品大會,我準備推薦讓你去參加,我對你的要求,就是能夠爭取進入第五品,確保進入第六品。”
  鄭中望說到此地,目光之中充滿了火焰的高聲道:“對于這個要求,你有沒有信心”
  這聲音高亢,很是有鼓勵的味道,但是聽的鄭鳴卻是直翻白眼。
  他雖然不算是自命不凡,卻也是一個驕傲的人,鄭中望這家伙對他的要求,實在是讓他接受不了。
  鄭鳴的沉默,讓鄭中望眼中的熱情,一下子降低了不少。他朝著鄭鳴笑了笑道:“怎么,沒有信心么”
  “不是,族長,難道你不覺得,你對我的要求,實在是有點太低了嗎”鄭鳴注視著鄭中望,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滿的說道。
  “哈哈,少年人,還是腳踏實地的好。”鄭中望拍了一下鄭鳴的肩膀道。
  鄭中望走了,但是鄭鳴的心,卻沒有平靜下來。那五年一度的天下英才榜,讓他的心中充滿了向往。
  他倒不是對任意挑選宗門什么的動心,他對于那天下英才榜帶來的聲望值動心。
  整個王朝內,要是能夠一舉壓過天下英才,那能夠獲得多少聲望值,更能夠抽取多少英雄牌
  這么好的機會,怎么能夠錯過。
  得了一個和九震破山秘訣一樣的鐵片,還從鄭中望的口中,聽到了品鑒天下英才的天下英才榜,這讓鄭鳴的心中相當的高興。所以他在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就走出了藏經閣。
  回到鄭驚人家中,鄭驚人正在和鄭亨比試,兩個人都是十一品巔峰的修為,打的很是有聲有色。
  鄭驚人的靈猴拳靈活多變,身形歡動之間,就好似有四五個鄭驚人,在朝著鄭亨進攻。
  而鄭亨雖然防守多,進攻少,但是猛虎拳不但氣勢十足,而且穩如山巒,在聲勢上,并不比鄭驚人差上多少。
  “鳴哥,你回來了,有什么收獲”看到鄭鳴,鄭驚人一收拳,蹦到鄭鳴身邊道。
  鄭鳴笑了笑道:“也就是隨意學了幾部拳法,要不咱們試試”
  鄭驚人想到鄭鳴那朝著太上長老轟出的一拳,頓時腦袋搖動的好似撥浪鼓一般道:“鳴哥,我腦袋又沒有被驢給踢了,怎么敢和你比試。”
  “我只用十二品的勁道,另外還不用熊王拳,你覺得怎么樣”鄭鳴想到自己今日看的那些拳法,也來了將這些拳法施展一番的興致,所以笑吟吟的對鄭驚人道。
  鄭驚人瞪著一大一小兩個眼睛,細細的算計了一下之后,這才道:“再加上一點,就是你不準用槍法,也不準用你的飛刀。”
  勁力控制在十二品,熊王拳以及鄭鳴出名的流星飛刀等物都不讓用,這幾乎是用了幾條繩子拴住鄭鳴的手腳。
  鄭鳴點頭道:“這個也依你。”
  “哈哈,亨哥你作證,這可是鳴哥自己說的,他只用十二品的力量,什么時候,只要他力量比我大,你就要判他輸。”鄭驚人一把將鄭亨拉過來道:“輸的人,可是要請勝者好好吃上一頓啊”
  “好,我給你們作證。”鄭亨很是有兄長風度的說道。
  鄭驚人見一切就緒,就騰空跳起,一個靈猴獻瑞,就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對于這套靈猴拳,鄭鳴熟悉無比,他要是運用熊王拳的話,最少有十幾種破法。
  但是鄭鳴這個時候,用的是陰柔的金蛇拳,一記金蛇亂舞,就迎著鄭驚人沖了過去。
  雖然在心中,鄭鳴已經將這金蛇拳的奧秘印在心中,但是畢竟是第一次用,所以難免有些生硬。所以在交手的一剎那,差點被鄭驚人變化的靈猴拳抓住手臂。
  鄭驚人臉上的欣喜更多了兩分,他一邊施展自己已經摸到了會意境界的靈猴拳朝著鄭鳴進攻,一邊笑嘻嘻的道:“鳴哥,你那金蛇拳我看過,正好被我的靈猴拳克制,這一次非要讓你破財在春雨樓,請我好好喝一場不可。”
  鄭鳴也不說話,只是用一套金蛇拳和鄭驚人對戰,雖然他的拳法生硬,但是每每在鄭驚人的進攻要打在他身上的時候,就會被他驚險的避過。
  鄭驚人就好似一只猴子,越打越是歡喜,整個大長老家的院子,都能夠聽到他的笑聲。
  可是鄭驚人這種欣喜,并沒有保持多久的時間,在鄭鳴的金蛇拳用到第二遍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那本來比金蛇拳品級高,更能夠壓制金蛇拳的靈猴拳,竟然被鄭鳴壓制。
  鄭鳴拳上的力量,還比不過他,但是他在那陰柔的靈蛇拳下,就好似要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纏死一般。
  到了鄭鳴將金蛇拳打到第三遍的時候,鄭驚人就有一種窒息的感覺,他覺得自己不是在和鄭鳴比武,這簡直就是在被鄭鳴虐待。
  虐待的不只是他的武技,更是他的心理。
  每每一拳攻出,就會發現鄭鳴好似早等著他攻出這一招一般,不但破開他的招式,還隨手攻擊他的要害。
  要不是鄭鳴手下留情,鄭驚人覺得自己最少要被打到在地上七八次。
  “鳴哥,咱有膽別用金蛇拳”鄭驚人摸了一把自己額頭的汗水,大聲的向鄭鳴說道。
  整個人就好似一條靈蛇的鄭鳴,在聽到鄭驚人這話之后,輕輕一笑,直接將自己正在施展,而且越來越順手的金蛇拳換成了破山腿。
  對于腿法,鄭鳴練習的并不多,所以這破山腿施展出來的時候,鄭驚人大喘了幾口氣。
  可是等一套破山腿鄭鳴施展完之后,鄭驚人臉上的汗水,更多了幾分。在鄭鳴的破山腿下,鄭驚人就覺得自己鄭鳴的每一腿,都鎖定在他的要害上。
  “鳴哥,你這破山腿能不用嗎”
  半個時辰過去了,鄭驚人的靈猴拳,已經變成了醉猴拳,頭昏腦脹的他,隨意的揮動著拳頭,根本就不在意這一拳,是不是能夠打在鄭鳴的身上。
  而鄭鳴此時打出的一套拳法,力道剛猛無比,大開大合,乃是鄭家藏經閣之中氣勢最足的破軍拳。
  雖然這套拳法只有十三式,但是此時在鄭鳴的手中,卻有一種千軍萬馬的感覺。
  “又是會意境,這怎么可能”在大長老府二層主樓的欄桿上,鄭霸看著鄭鳴的拳法,瞪大眼睛道。
  鄭庸恩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鄭鳴,聽到自己兒子的話,就沉聲的道:“怎么不可能,有些人,天生就悟性驚人,其他人一輩子難以領悟的東西,他只要一天就能夠領悟。”
  “鄭鳴,不可以常人度之。”
  ps:今日第一更,啥也不說,收藏,收藏,兄弟們幫忙收藏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