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61 十三拳

太上長老走在眾人的最前方,此時的他,心中正思索著如何懲處鄭鳴。就在他心中的懲處的方式已經決定的時候,他的心中陡然生出了一絲危機感。
  作為八品的武者,太上長老這些年除了修liàn,也經li過不少的危險,所以在這危機感升起的剎那,他體內的真氣運轉,整個人就好似一柄蓄勢待發的長弓。
  當那身形從獅子樓一躍而下,朝著他直沖而來的時候,太上長老同樣騰空而起,朝著那身影迎了過去。
  被dong挨打,并不是太上長老的性格,他很清楚,在爭斗之中,如果一直被dong防守,那最終只有死路一條。
  唯有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所以太上長老選zé了進攻,而太上長老施展的,更是他多練修liàn的絕技驚鴻拳。
  九品上等武技驚鴻拳,乃是太上長老在一次冒險之中所得,自從得到之后,就沒有傳授給任何人。
  驚鴻拳講究的是快若驚鴻,只是眨眼功夫,太上長老就一共攻出了十三拳。
  而那從天而降的身影,在太上長老的拳法揮出的時候,同樣轟出了十三拳。雖然他的拳法,沒有太上長老那么快,但是他的拳,卻詭異的全部和大長老的拳頭碰撞在了到一起。
  在拳頭碰撞的瞬間,太上長老的心中先是一陣的詭異。他那積蓄了全身內氣的拳頭,在碰撞的剎那,并沒有感到對方體內傳來內氣。
  莫非來襲的是十品以后的武者?
  這個念頭在升起的剎那,就被太上長老給否決了,敢于在這里伏擊自己,絕對不會說十品以下的武者,要不然他們不會拿著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所以他選zé了全力以赴
  而隨著拳頭的碰撞,太上長老感到自己的選zé,是那樣的正確,他就感到,自己的拳頭好似碰撞在了一塊生鐵上。
  這生鐵實在是太過堅硬,硬的讓太上長老就感到了自己的骨頭,好似有裂開的感覺。
  更讓太上長老覺得難受的,是他的內氣,在和那生鐵一般的拳頭碰撞的剎那,并沒有占到什么上風。
  并不是說來人有內氣,而是那絕對是內勁的力量,實在是太過強大。
  足足有一兩萬斤的力量,這怎么可能。
  就算是太上長老催動內氣,力量也只不過是八千斤而已,他之所以能夠和來人差不多兩萬斤的巨力平分秋色,占的是內氣的品級和威力遠超內勁。
  十三拳對罷,太上長老一連超后退了九步,那青石鋪的路面上,更是出現了九個兩寸深的腳印。
  而那從虛空之中朝著太上長老撲來的人,身體也超后飛退了半丈多遠,落地的剎那,一雙腿,更是沒入了青石半尺多深。
  “有刺客,快保護太上長老”大長老厲聲的喝道。
  而伴隨著大長老鄭庸恩的喝聲,跟隨在太上長老身旁的鄭家強者,都做出了一個防備的狀態。
  不過這一刻的他們,卻沒有人敢朝著來人沖過去。
  開玩笑,太上長老和來人的比試,雖然太快的讓他們有點看不清的感覺。但是他們又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這場比試,有點平分秋色的意思。
  能夠和太上長老這八品強者平分秋色,又豈是他們這些九品能夠比擬的。
  這是誰?鄭家什么時候得罪了這么一個人物,莫非這人是瀚云寨的人,這次找鄭家報復來了。
  就在太上長老做出一個防備的動作的時候,就聽那來人哈哈大笑道:“太上長老老當益壯,晚輩佩服”
  “鄭鳴看到太上長老龍行虎步,不覺心頭技癢,這才升起和太上長老切磋的心思,還望太上長老原諒晚輩這一時技癢之過。”
  這兩句話一出口,頓時讓鄭家的那些武者,一個個驚呆到了那里,什么……什么情況,鄭鳴,這出手的是鄭鳴
  鄭鳴當街襲擊太上長老,和太上長老凌空對拳,最后平分秋色
  這怎么可能?
  獅子樓上,鄭驚人和鄭亨等人,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在太上長老來的時候,他們還心思低沉的商量著怎么辦?
  就在他們不注yi的當口,鄭鳴已經騰空而出,朝著太上長老出手了,而最后的結果,竟然是平分秋色。
  敢于對太上長老動手,而且還是不管不顧,直接蠻橫的一拳轟了過去。
  看著立于樓下的鄭鳴,鄭驚人忍不住雙手合十道:“鳴少,不對,是鳴爺,你可真是位爺,奶奶的,別說你將俺想干不敢干的事情給干了。”
  “你簡直就是將俺不敢想的事情都給干了”
  “大膽鄭鳴,膽敢當街襲擊太上長老,來人啊,給我將這目無尊長之徒拿下”斷了一條胳膊的二長老鄭庸強,厲聲的朝著四周喝道。
  四周有一些鄭家的武士跟隨,他們在聽到鄭庸強的命令之后,有些人上前了一步,更有一些人直接停住了腳步。
  雖然鄭庸強是二長老,好似命令也沒有錯,但是對面那位,也是挽救了鄭家的英雄人物。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剛才那讓他們眼花繚亂的一戰,雖然他們很多人都根本沒有看清楚和鄭鳴是怎樣交手的,但是有一點他們是看清了。
  和太上長老平分秋色,這等的人物,又豈是他們可以招惹的。
  所以一個個鄭家的武士,最終選zé了沉默。鄭鳴連太上長老都敢轟上一拳,又怎么會對他們客氣。
  見沒有人上前,鄭庸強的臉色,頓時憋得通紅。他雖然恨極,卻也有自知之明,自己絕對不能夠在這個時候沖上去。
  剛才鄭鳴那驚天的數拳,他同樣看在眼中,知道自己和鄭鳴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鄭鳴和自己還有仇,他對自己這個新近的二長老,會不會客氣一點,這個鄭庸強的心中沒底。
  鄭中望不吭聲,鄭庸恩也不吭聲,甚至連鄭杳都臉色鐵青的站在那里不吭聲。
  一道道的目光,都落在了太上長老的臉上。
  太上長老的神色很凝重,他看著英氣勃勃的鄭鳴,臉色不斷的變幻,而四周的環境,更是變的落針可聞。
  鄭鳴很輕松,他背著手站在太上長老的對面,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笑容
  “你的拳法剛猛有余,但是柔軟不足,要是能夠剛柔并濟,相信以后能夠更上一層樓”太上長老那嚴肅的臉上,帶著一絲笑容的說道。
  此時的太上長老,就好似一個諄諄教誨晚輩的長者。
  鄭鳴哈哈一笑道:“多謝太上長老,我這次來晴川縣,就是為了到咱們家族的藏經樓看看。”
  “前些天光顧修liàn,沒有顧上這個事情,這可是家主答應我的福利,可不能不用”
  太上長老的臉抽搐了一下,他點了點頭道:“這種事情,你自己和家主說就是。”
  說話間,太上長老就轉過身,朝著宗祠的方向走了過去。
  太上長老走的并不快,而且他的步伐和來的時候,好似沒有一分一毫的差別,但是人們再看向他的目光,已經沒有了以往看神一般的尊崇。
  鄭杳朝著鄭鳴狠狠的看了一眼,扭頭就朝著太上長老的方向追了過去。
  鄭鳴看著離去的鄭杳,只是淡淡一笑,就在他思索著是不是來一個養不教父之過,大長老鄭庸恩已經來到的鄭鳴的身邊,手指著鄭鳴道:“你呀你”
  這三個字,好似沒有什么意思,但是其中的意思,在場的人都明白。
  鄭中望看著鄭鳴,腦子此時還嗡嗡的,他當鄭家家主以來,也經li了不少的事情,但是今天這事,還是讓他一時間有點承shou不了。
  這小子,還真不是一個猛字了得
  “你要去藏經樓,就讓大長老一起去吧”鄭中望揮動了一下衣袖,朝著宗祠的方向追去。
  ps:獅子樓上,小鄭直接飛下的時候,俺感覺寫的很是舒坦,諸位兄弟,有票兩張啊還有,不出意外,本書明天就要下新書榜,嗚嗚,沒有收藏的兄弟,一定要收藏到書架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