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59 你是什么東西

鄭謹瀧在鄭鳴那猶如實質般的殺意下,一時間身形不斷地顫抖,他剛才只是一時嘴中痛快,卻沒有想到竟然給鄭鳴聽到了。∈♀,
  “我……我……沒有說什么!”
  鄭金兄弟對視了一眼,還是鄭金道:“公子,鄭謹瀧沒有說什么,算了。”
  鄭鳴看著鄭金等人的摸樣,胸中的怒氣頓時更高了幾分,他揮動自己手中的馬鞭,劈頭蓋臉的朝著鄭謹瀧抽了過去。
  “鄭謹瀧,你給我看清楚,鄭金他們不是你們家的奴才,他們在遠駝山沖陣的時候,就已經將欠你們家的所有東西,用自己的命還清了。”
  “他們現在,是我鄭鳴的兄弟,是我鄭鳴的戰友,所有侮辱他們的人,都是侮辱我鄭鳴!”
  “你算是什么東西,也配侮辱他們,在去年遠駝山上,你也在場,你怎么不跟著小爺往外沖,就憑你,也配在這里胡亂嚼舌頭。”
  鄭鳴的鞭子,打的鄭謹瀧的臉上,滿是鮮血。雖然鄭謹瀧拼命的躲閃,但是鄭鳴手中的鞭子就好似有魔力一般,不亂鄭謹瀧怎么躲閃,都能夠打在他的臉上。
  “公子,還請看在我等兄弟的面上,饒了他這一次!”鄭金五人從馬上下來,跪著說道。
  鄭鳴這才將馬鞭收回,但是他朝著城門下那巨大的旗桿掃了一眼,當下抓起鄭謹瀧,就朝著旗桿飛身而上。
  只是四五個起落,鄭鳴就已經沖到了十丈多高旗桿的頂部。他將旗桿上的繩子,直接吊在了鄭謹瀧的腿上,將鄭謹瀧懸掛著吊在旗桿上。
  “鄭金他們是我鄭鳴的生死兄弟,你們誰要是敢再說侮辱他的話,這鄭謹瀧就是榜樣!”
  “看著鄭金他們求情的份上,這一次老子就吊他兩個時辰,誰如果敢在兩個時辰之內,將他給我放下來,老子就沖到他家,將他吊起來。”
  鄭鳴的聲音,充斥著內勁,直接在城門傳了開來。
  聽著這些話,跪在地上的鄭金等人,越加的熱淚盈眶。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更充斥感激。
  晴川縣是鄭家的地盤,鄭鳴是鄭家最出名的少年英雄,而鄭謹瀧惹是生非的名聲,在晴川縣真的很有名。
  這一切匯聚在一起,怎不讓鄭鳴將鄭謹瀧吊在旗桿上的消息,就好似風一般的傳播了出去。
  鄭驚人的爺爺,去年的二長老,現在的大長老鄭庸恩,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靜靜的喝茶。
  而當鄭霸將這個消息匯報給他的時候,鄭庸恩直接將茶杯扔到了地上。
  “這個混小子,他怎么這么干,他不知道太上長老并不喜歡他,這些天有事沒事都挑他點毛病嗎?”鄭庸恩著急的道:“他不是在鹿鳴鎮刻苦修煉嗎?怎么來晴川縣了?”
  鄭霸雖然在別人面前猶如一只老虎,但是在自己老子面前,那就是一只小花貓。
  他措手道:“爹,過幾天就是府武院入學的日子,鄭鳴應該是送他兄長去府武院入學的。”
  “你這個混賬,你既然知道這小子要過來,怎么不親自去將他從城外接到府里。”
  “你……你這個孽障,空長了這么大的年齡,辦事卻不穩當,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鄭霸聽著自己老爹對自己的評價,心中暗道我要是狗的話,那你這個當爹的又是什么。
  可是他不敢吭,只能小聲的辯解道:“我那邊還有事,所以讓驚人去了。”
  “驚人是個什么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鄭庸恩說話間,朝著鄭霸的頭拍了一下道:“本來太上長老就想讓人頂了鄭亨去府武院,是我從中好容易斡旋,才算是讓太上長老不再提,鄭鳴這小子一鬧,恐怕又要起波瀾了!”
  鄭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服之色的道:“爹,鄭鳴這小子,為咱們鄭家立多大的功勞,長多大的臉面,我就不明白了,太上長老他放著一個璞玉不用,偏偏重視鄭謹斌那小子。”
  “他可是咱們家族的太上長老,做事怎么能夠不一碗水端平呢?”
  “你這個孽障,胡說什么!”鄭庸恩怒視著鄭霸道:“這里沒有你說話的地方,要是再讓我聽到你對太上長老胡言亂語,別怪我家法伺候。”
  朝著鄭霸訓斥了一聲,鄭庸恩就皺眉沉吟了起來,這么大的事情,他要想一個對策。
  可是無論他怎么想,太上長老那一關,他都覺得自己有點過不去。
  原來的大長老府,現在已經是鄭謹斌父親鄭杳居住的三長老府。和大長老身材高大相比,鄭杳的身形更偏瘦弱。
  他臉上的長須和瘦削的臉,讓他比較像一個文士。但是現而今,他卻是大長老一脈的領導者。
  別說是他的幾個兄弟,就是原來的三長老,現在也是唯他馬首是瞻。
  他的消息,并不比鄭庸恩他們家慢,甚至比鄭庸恩他們還要快上一些。畢竟,那被吊在旗桿上的,是他的兒子。
  在聽到自己兒子被吊在旗桿上的時候,鄭杳的臉上先是露出了一絲的怒色,隨即這一絲的怒色,就變成了喜色。
  他左拳在自己右掌上重重的擊打了一下道:“鄭鳴這有勇無謀的小輩,竟然做出了這種事情,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站在他身邊的那些人,要不知道他神志清醒的話,說不定就會以為他氣糊涂了。
  “太上長老并不希望那鄭亨代表咱們鄭家進府武院,但是因為這件事情是先父答應的,他沒有理由推翻。”
  “現在好了,鄭鳴如此專橫跋扈,正是讓太上長老好好收拾他一番的時候,他哥哥這個府武院的名額,自然也就會被太上長老順水推舟的給收回來。”
  鄭杳說到此處,在三長老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二長老,這次要恭喜你了,你們家大小子,這一次能夠去府學院修煉了!”
  三長老的臉上,笑容也多了起來。不過他瞬間推辭道:“要說去府武院的最好人選,是謹斌。”
  “就算是謹斌現在閉關走不開,那不是還有謹瀧嗎?這次要將名額奪回來,也是錦瀧受的苦。”
  鄭杳哈哈笑道:“謹斌在閉關,去不了府武院,至于錦瀧,正是因為他受了苦,所以才不能得到這個名額。”
  “更何況,咱們兩家,親如一家,你家大小子去了,和謹瀧去了,也沒有什么區別。”
  只剩下一個胳膊的二長老在推辭了幾句之后,就笑吟吟的接受了,從他的笑容中,可以看出二長老對于這個安排,是相當的滿意。
  “那咱們現在該怎么辦?總不能讓錦瀧在旗桿上吊著吧?要不咱們現在就將錦瀧救下來!”
  得到了好處,新任二長老鄭庸強就表現的極其為鄭謹瀧著想。
  他這種小人做派,在鄭杳的眼中,是極其的鄙夷,但是現而今他用得著鄭庸強,素以就算是對他鄙夷不已,但是表面上的尊重還是要有的。
  “救他下來不行,咱們可惹不起鄭鳴那小混賬,所以咱們現在,就去太上長老哪里,請求太上長老做主!”
  ps:看到兄弟們對于小貓的支持,嗚嗚,俺的心中是無比的溫暖,除了感謝,俺有的還是感謝。另外啊,各老大還沒有收藏的,幫忙收藏一下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