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58 龍鱗兇驢

鄭鳴過了母親這一關,也不準備久留,他快步的朝著自己老哥的住的院子走去。小說,.biquge5200.既然要一起走,自然先交流一下。
  可惜,鄭亨不在
  知道哥哥去干什么的鄭鳴,也沒有心思去破壞哥哥的好事,所以就會到了自己的院子。
  坐在院子的石凳上,鄭鳴沒有心思修煉,現而今他的體內匯聚了九道內勁,正是溫養的階段,修煉跟不修煉,都是一個樣子。
  有點無所事事的鄭鳴,猛的想到了自己的聲望值,這半年多的時間,都放在修煉上,讓他有點忘了聲望值的事情。
  真是罪過啊
  心中念叨了一句之后,鄭鳴就扯開了自己心頭的聲望值,這半年多沒看,不知道這聲望值,會給自己怎樣的驚喜。
  驚喜,還真的是驚喜。
  黃色聲望值,三百二十五,紅色聲望值六千六百八
  六千六百八,還真是一個不錯的數字,可是鄭鳴卻失落的想要撞墻。這可不是一會,這是半年。
  足足半年多的時間,紅色聲望值,也就只有六千多的增加,這點增加,讓鄭鳴覺得就算是抽取英雄牌,都提不起興趣。
  普通的武將牌,都不一定能夠抽的到,更不要說其他的卡牌了。在聲望值上掃了幾眼,發現一刻鐘的功夫過去,聲望值竟然沒有增加,鄭鳴越加的不爽。
  看來自己要好好的弄出點事情,讓自己多弄些聲望值才行。
  將心頭的厲若海和太古金烏的卡牌調出來觀摩了一陣之后,鄭鳴對于聲望值的渴望,變的越加的強烈。
  晴川縣已經難以再給他提供什么聲望值了,他下一步想要增多聲望值,就只有去鹿靈府。
  那里有更數百萬的人口,那里武者就有好幾萬,要是自己成為鹿靈府的一府之主,這該多少聲望值啊
  第二日,在母親依依不舍的送別下,鄭鳴帶著鄭金等五人連同鄭亨,一起躍馬出了鹿鳴鎮。
  “少爺,前面的路,往左走,是去晴川縣,往右走,是去鹿靈府,咱們是直接去鹿靈府,還是先走晴川縣。”
  鄭金朝著鄭鳴一抱拳,一絲不茍的問道。
  鄭鳴朝著兩條路掃了一眼,隨即一個念頭升起在心頭,當下一指道:“咱們去晴川縣,老子在晴川縣,還有一個債務沒有收取呢”
  “哈哈哈,鄭鳴,你小子終于舍得從鹿鳴鎮出來了”騎在一頭摸樣干枯,像驢子更多與像馬的坐騎上,鄭驚人飛馳而來。
  雖然這馬實在是不給鄭驚人爭氣,但是這馬的速度,確實不慢,眨眼之間,就來到了鄭鳴他們的身前。
  看著沒有什么太大變化的鄭驚人,鄭鳴的心中也是一陣的歡喜,而鄭驚人在來到鄭鳴的身前,看著比以往長高了一頭,更顯男子氣概的鄭鳴,猛的咋了一下嘴。
  “高大,威猛,帥氣”
  “嗚嗚,鳴少,早知道自虐有這種好處,我也和你一起自虐了,嗚嗚,我要成為晴川縣的第一美男子,我要”
  鄭鳴在鄭驚人的頭上拍了一下,讓這家伙安靜自己,自己那是修煉好不好,怎么到了這家伙的嘴中,就成了自虐呢
  而跟在他們身后的鄭亨,則笑吟吟的看著兩個人,畢竟比兩個人大上不少,雖然修為不如鄭鳴,但是卻有一種長兄的風范。
  “亨哥,恭喜啊,你進入了府武院,接下來就是破開丹田,化勁為氣,小弟在這里,預祝亨哥早日化勁為氣。”這一次鄭驚人說的倒是規規矩矩。
  鄭亨一笑道:“破開丹田哪有那么容易,我只希望能夠在府武院多學點東西,以后少走點彎路。”
  看著自己大哥對于破開丹田并沒有太大信心的樣子,鄭鳴心中不由的有些撓頭。
  他在修煉上,雖然想要幫鄭亨,但是他得到的地元鐘乳,和那碧血潭一樣,只對十四歲以下的少年有用。
  鄭亨,已經過了這個年齡。
  至于武技的修煉,自己這個大哥的資質雖然不算是糟糕,卻也不太好,那套經過了周侗修改的猛虎拳,這半年的時間,也只是剛剛達到了小成。
  這讓鄭鳴想要將九震破山的法門傳給自己大哥的心思,也就變淡了,畢竟對大哥而言,最好的,還是將自己現而今的法訣修煉好。
  “驚人,你小子怎么弄了一個驢子騎”一行人邊走邊談,鄭亨就有點好奇的問道。
  “亨哥,你雖然是我親哥,可不能亂說,我還可不是驢子。”鄭驚人瞪著一大一小兩個眼睛,一副哥哥你不要侮辱人清白的摸樣道:“我這匹馬,乃是龍鱗兇驢和駿馬交配而生,雖然不是兇獸,卻也有半分兇獸的血脈”
  “為了買下這匹馬,可是花了我一年的零花錢”
  “別看它模樣不好看,速度和耐性可是一流的,前些日子,我打馬狂奔,一個下午,硬生生的從鹿靈府走了一個來回。”
  “嘿嘿,日行千里,根本就不在話下。”
  龍鱗兇驢鄭鳴聽說過,乃是蛟龍和驢子交配產生的一種兇獸,不過這東西實在是繼承了驢子的太多血脈,再加上比其他兇獸繁衍的容易,所以血脈在不斷地稀釋。
  現而今,龍鱗兇驢的品級,大多都是九品兇獸。更因為這種兇獸好馴服,所以在王朝之內,甚至有一只專門都是用龍鱗兇驢作為坐騎的騎兵。
  龍鱗兇驢和馬交配而成的東西,應該稱呼為騾子。
  想到前世之中騾子的摸樣,鄭鳴覺得鄭驚人騎著的這匹家伙,還是稱呼他驢比較好。
  “那還不是驢子嗎”看不慣鄭驚人得意洋洋的摸樣,鄭鳴毫不客氣的打擊到。
  這句話,頓時說的鄭驚人雙眸含淚,他一臉委屈的看著鄭鳴道:“鳴少,你這樣傷人家的心,還能不能做朋友了”
  對于鄭驚人這絲毫沒有誠意的哀怨,鄭鳴絲毫沒有放在心上,他策馬狂奔,朝著晴川縣城而去。
  鄭鳴來晴川縣的時候很少,今年更是第一次。晴川縣因為挨著挨著九千里莽荒,所以來來往往的行人之中,帶著兵器的很不少。
  說來也巧,就在鄭鳴他們策馬要進城的時候,同樣也有一行人從城內沖了出來。
  這些人之中,領頭的少年鄭鳴也認識,正是鄭家大長老的孫子鄭謹瀧。
  鄭謹瀧本來正在和幾個人有說有笑,但是當他看到鄭鳴的剎那,那臉頓時就沉了下來。
  晴川縣城的門并不是太大,所以兩行人碰倒,就需要有一些人讓開。
  鄭鳴還沒有說話,跟在鄭謹瀧身后的一個少年,就怒聲的呵斥道:“沒有看到瀧哥要出去嗎還不給我滾開”
  那少年喊完,就覺得自己無比的威風,雖然他看到了鄭驚人,也知道鄭驚人不好惹。
  但是他自己身后站著的是鄭驚人,而且驚人哥也說了,以后看到鄭驚人這家伙,不用給面子。
  這一次,自己算是給錦瀧哥爭了臉
  而鄭謹瀧的臉,此時變得無比的難看。在看到鄭鳴的瞬間,他就覺得自己的心中打顫。
  雖然現而今,他家里的情況,好似比大長老在的時候更好了幾分。在太上長老的要求下,他死去的爺爺終于入了鄭家的先賢祠,整個鄭家在很多事情上,幾乎都讓這著他們兄弟。
  就算是鄭驚人,在遇到自己的時候,也不得不講心頭的火氣咽到肚子里。
  要是以往,自己的小弟這般的呵斥鄭驚人,他一定覺得心中舒爽,可是現而今,鄭驚人可不是一個人過來。
  在鄭驚人身旁的那個年輕人的臉,他是一輩子都忘不掉。
  他怎么在這里這是鄭謹瀧心中,唯一的念頭。
  鄭驚人不吭聲,目光看著鄭鳴,有鄭鳴在,此地可不是他出頭的地方。
  “鄭謹瀧,你確定要讓我給你讓一下”鄭鳴看著鄭謹瀧,似笑非笑的說道。
  鄭謹瀧雖然很好面子,但是他更害怕鄭鳴,要說鄭家有誰是不在乎大長老入先賢祠的,好似也只有鄭鳴。
  畢竟大長老入先賢祠的那些名義,大多都是人家鄭鳴殺出來的。
  “啪”在臉色變幻了瞬間,鄭謹瀧的手掌,重重的抽在了那說話少年的臉上,嘴中更是惡狠狠的罵道:“不長眼的東西,沒有看到鳴少要進城嗎”
  鳴少這兩個字,在鄭家擁有特殊的魔力,那挨打的少年在聽到眼前這個和自己年齡差不多的少年驚人是鄭家傳說之中的第一英雄鄭鳴的時候,也只能是自認倒霉。
  讓鄭鳴讓路,怪不得自己找打。
  鄭謹瀧很是知趣的帶著自己的人讓到了一邊,鄭鳴自然也不跟他客氣,驅馬向前行。
  雖然做了讓步,但是看著鄭驚人等一行人昂首挺胸的走過去,鄭謹瀧的心中還是不舒坦。
  他的一巴掌,雖然是打在了那跟班的臉上,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他這一巴掌,實際上時打在了他自己的臉上。
  而且這一巴掌,還非常的狠,非常的響亮。
  “背主棄義之輩”當鄭金五人從鄭謹瀧等人身邊行過的時候,鄭謹瀧還是沒有管住自己的嘴巴。
  不過他的聲音非常低,他覺得自己這樣壓低聲音說話,鄭鳴應該聽不到。
  鄭金等人雖然無愧于心,他們在沖陣的時候,就已經是十死無生,算是將自己的命,報答了大長老的恩情,但是此時,鄭謹瀧的話,還是讓他們心頭難受。
  很難受
  但是面對鄭謹瀧,他們只能忍,畢竟這是大長老的孫子,而大長老已經死了。
  就在鄭金等人準備當作沒有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正在入城的鄭鳴,已經驅馬退了過來。
  “你剛才說什么,再給我說一遍”鄭鳴冷冷的看著鄭謹瀧,神色之中,充斥著殺意。
  ps:在兄弟們的支持下,隨身在新書榜上的排名,又有小小的進步,嗚嗚,早起的鳥兒有蟲吃,今日俺早發,求各種票票,請各位親用票票和點擊狠狠的砸暈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