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56 九勁如龍(求推收)

晴川縣鄭家大宅深處,鄭瑾斌的手中,正握著一個純青的玉瓶。◎,鄭瑾斌的手中,正在冒著汗,而他的心神,更有一種飄揚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就好似在做夢,但是玉瓶之中的東西,卻清清楚楚的告訴他,他不是在做夢。
  通經丹!
  價值一百萬兩白銀的通經丹,而且還是很多時候,都是手中有錢,都買不到。
  一百萬兩代表著什么,他代表著鄭家這樣的家族,十年的積蓄,他代表著將如此多的錢堆在一起,絕對能夠堆得比他鄭瑾斌還要高。
  想著太上長老那帶著笑意的臉,想到那個橫槍立馬的少年,鄭瑾斌的臉色多出了一絲的堅定。
  他好似在自言自語,又好似在像所有人表達自己的決心一般的道:“鄭鳴,你雖然現在比我強,但是以后你一定不如我!”
  “一時的得失,又算得了什么,就算是你英雄蓋世,也不一定能夠突破第九品。”
  “我一定要在你之前,破開丹田,化勁為氣,我一定要用我自己的實力,奪回屬于我自己的榮耀。”
  “半年之后的論品會,我一定會拿回,所有屬于我自己的東西!”
  說完這些話,鄭瑾斌昂首挺胸的離去,而就在他離去的片刻,從他身后的亭子里,走出了兩個人。
  一個人是鄭中望,而另外一個,則是一個看上去七八十歲,須發皆白的老者。
  老者手指著離去的鄭瑾斌,面帶笑容的道:“此子半年之后,當突破第九品!”
  鹿鳴鎮的清晨,天空的黑暗還沒有散去,在腿上胳膊上綁了上百斤鐵塊的鄭鳴,就已經出發!
  按照周侗制定的修煉方案,鄭鳴第一天,要跑出一百里路。
  對于體內有四道內勁的強者而言,一百里路,真的算不了什么,但是綁上上百斤的鐵塊,就有些難度。
  可是此刻,鄭鳴并沒有催動自己體內的內勁,而是純粹靠著自己的**奔跑。
  頭十里路,鄭鳴還能夠輕松的跑下來,但是十里之后,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似灌了一層鉛一樣。
  跑、跑、跑!
  絕對不能放棄,要想突破**極限,要想在體內匯聚九條內勁,只有這一條路。
  到了五十里路的時候,鄭鳴整個人雖然還在奔跑,但是一點點血漬,已經開始在他的腳下蔓延。
  腳磨出了血泡,然后血泡又磨破了……
  但是鄭鳴沒有放棄,他依舊機械的跑動著,從鹿鳴鎮出發,環繞著鹿鳴鎮后方一座小山跑上十圈,就是一百里路。
  當鄭鳴第一天跑完的時候,日頭已經開始有些西斜,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似已經不屬于自己。
  那干硬的石頭,在他看來是如此的可愛,他想要直接坐下來休息一下。
  但是鄭鳴不能休息,他雖然不用奔跑,但是他這個時候,需要走回去。
  一步步的走回去,運用這行走,從而讓這次鍛煉的效果,達到最佳的地步。
  又用了兩個時辰,鄭鳴回到家中,他只是朝著家里的人簡單打了個招呼,吃了一些飯,然后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拿出黑色的玉瓶,鄭鳴將從玉瓶中倒出了一滴地元鐘乳放入盛滿熱水的大木桶內,然后整個人跳進了桶中。
  滾滾的靈氣,就好似一柄柄的小刀,在不斷的割動著鄭鳴的肌肉,這種痛苦,比之碧血潭,好似還要痛上三分。
  但是就算是再痛,鄭鳴也堅持著,他不但不動,反而緩緩的在大水桶內,修煉起了周侗制定的一套拳法——易經煅骨拳!
  這套拳法,是周侗參考熊抱功,再結合他多年來修煉的經驗,設計出來的拳法。這拳法的最大作用,就是讓鄭鳴吸收地元鐘乳中的靈氣。
  伴隨著易經煅骨拳的施展,鄭鳴就覺得進入自己體內的靈氣,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兇猛。
  到了最后,他的全身上下,都好似無數的錐子,在他的體內錐動一般。
  疼、疼、疼!
  到了最后,鄭鳴就感到自己已經麻木了,他最后只是機械的鍛煉著自己的身軀。
  第一天晚上,鄭鳴是在月上中天之時,才完成了自己要修煉的項目。在簡單的吃了一點飯菜之后,鄭鳴直接倒頭就睡在了床上。
  第二天早晨,鄭鳴再次起來。雖然昨天累的要死,但是起床的他,就覺得自己的精力無比的充沛。
  甚至他有一種自己比之以往,強大了不少的感覺。
  跑,鄭鳴再次將鐵塊綁在自己的身上,然后瘋狂的開始了自己又一天的鍛煉。
  對于鄭鳴的修煉,鄭家人看在眼里,開始的時候,端陽英還愛憐的說上幾句,但是隨著作為已經成為了家族長老的鄭工玄回來同鄭鳴談了幾句之后,端陽英就不再說了。
  只是端陽英看向傅玉清的目光,多了一埋怨。
  這一絲的埋怨,雖然讓傅玉清有點摸不著頭腦,但是她本來就性子清冷,雖然是入世,卻也沒有在人際關系上有太大的心思耗費,也就沒有理會。
  她哪里知道,自己這位名義上的婆婆,正在埋怨她竟然給鄭鳴制定了如此苛刻的修煉計劃。
  而頂鍋的傅玉清,自然不知道,她再一次成為了鄭鳴口中的嚴師。
  在鄭鳴瘋狂修煉的第三天,充滿了好奇的鄭驚人,就跟著鄭鳴一起跑,不過在堅持了兩天之后,鄭驚人就放棄了。
  他覺得鄭鳴這簡直就是自虐,他頭腦靈光的驚人少爺,可沒有時間浪費精力在這種事情上。
  而就在鄭驚人半月之后返回晴川縣的時候,鄭鳴的修煉,終于有了效果。
  當日晚間,正在熱水桶之中侵泡的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的內勁一陣的涌動,隨即就又有一條內勁,在他的體內生出。
  五條內勁!鄭鳴通過半個月的修煉,通過吸收了十五滴地元鐘乳的靈效,終于讓自己的內勁,突破到了五條。
  在突破五條內勁之后,鄭鳴忍不住催動自己體內的內勁打了一遍經過周侗改良過的熊王拳。
  忽忽的拳風,伴隨著鄭鳴的拳頭,不斷地在虛空之中肆虐,隨著鄭鳴的拳風加快,更有爆竹般的聲爆,在虛空之中響起。
  內勁增強了一倍!
  如果說以往的鄭鳴,在遠駝山上大殺四方靠的是趙云卡牌的話,那么現而今,他就算是不靠趙云的卡牌,也差不多能夠來一個一進一出。
  因為,他的修為雖然不如九品強者,卻已經超越了所有的十品武者。
  五道內勁已成,接下來就是六道內勁。而要鍛煉出第六道內勁,鄭鳴需要的努力,將會更多。
  清晨,依舊是半月前的裝備,但是鄭鳴在跑到山腳下的時候,卻將一塊足足有百斤重的石頭,背在了自己的背上。
  開始的時候,百斤石頭的壓力,還沒有顯露出來。但是隨著鄭鳴奔走了十里路之后,鄭鳴就感到自己的背上,好似壓了一座千鈞大山一般。
  但是鄭鳴做的,除了堅持,還是堅持!
  堅持的跑,一直的跑,不停的跑!
  斗轉星移,又是一個月過去了,鄭鳴背上本來百斤的石頭,換成了三百斤的石頭。
  少年背著巨大的石塊,快步的順著那崎嶇的石階,跑到了小山足足有百尺高的峰頂。
  “去!”隨著少年一聲震喝,那石頭就被少年直接給扔到了山下的峽谷之中,也就在少年將那石塊扔下的瞬間,少年就覺得自己體內的內勁再次顫動。
  第六條內勁,就在少年扔出石頭的一剎那,猶如水到渠成般的出現在了少年的體內!
  冬去春來,以往空寂的小山上,每天都有鄭鳴跑步上山的身影。雖然已經過了冬天,但是少年身上穿的卻越加顯得臃腫,甚至可以勇臃腫無比來形容。
  鐵甲、鐵塊,重鐵環……
  而且在跑動的時候,少年的手中,還托著一個重有五百斤的鐵塔。這鐵塔高有半丈,通體都是用精鐵鑄就而成。雖然黑黝黝的外觀不怎么樣,但是在鄭鳴偶爾從荒郊野外的破爛寺廟中看到他它之后,就不由得喜歡上了它。
  五百斤的鐵塔,比那石頭更加的給力!
  在太陽高高的懸掛在虛空中的時候,少年的一百里路已經跑完,用力的將那鐵塔扔下的少年,從山峰的頂端,直接朝著山峰下跳去。
  自然,這不是找死,跳下的少年就好似一個靈猴,在跳下十丈高的時候,雙手抓住了一條手腕粗的樹枝,然后經過幾個突起巖石之類的落腳處,來到了山腰的一處瀑布處。
  雖然小山不高,但是瀑布的流水卻并不慢,從山頂直接飛流而下的水流,瘋狂的拍打著那好似恒古不變的巖石。
  少年跳到瀑布下,瘋狂的在流水下打起了易經煅骨拳,他的拳法,并不是順著流水走,而是不斷地和流水對轟。
  瀑布咆哮,飛流直下的水量,每一次落下,都好似一柄千鈞巨錘,不斷地沖刷在少年的身上!
  第七道內勁!
  第八道內勁!
  在那瀑布的流水,在少年瘋狂的拳法下,被硬生生的轟回去了半丈高的時候,鄭鳴終于突破了第八條內勁。
  此時的他,如果催動自己八條內勁,力量就能夠達到萬斤。而一個破開丹田,化勁為氣的武者,也不過如此。
  但是鄭鳴此刻,突破第九條內勁的心思,也變得更加的迫切,他從碧血潭內得來的地元鐘乳,已經用了大半,而周侗給他制定的修煉步驟,他也走到了最后。
  沒有了修煉的計劃,但是自己的內勁,還沒有完全突破,鄭鳴毫不猶豫的給自己做出了一個決定。
  加倍,以往所有的修煉過程,統統的加倍,不但加倍,而且還加了兩倍。他相信自己這般的修煉下去,一定能夠突破九條內勁,一定能夠達到那無名法訣上的境界。
  一個月過去了,鄭鳴沒有突破!
  兩個月過去了,鄭鳴的體內,依舊只有八條內勁。
  這八條內勁,要是按照鄭家的法門,破開丹田應該不是問題,但是鄭鳴絕對不允許自己半途而廢。所以他選擇了堅持。
  早晨三百里的路要在兩個時辰之內完成,中午在瀑布下修煉易經煅骨拳,晚上在加倍的地元鐘乳水中浸泡……
  日如一日,月復一月!
  當炎炎夏日到來的第一天,再次登上了山頂的鄭鳴,看著那照耀四方的太陽,心中一陣的激蕩。
  這激蕩下,他那裸露在虛空中的后背上,陡然出現了九條猶如小龍般游動的內勁,這些內勁在鄭鳴的體內匯聚如一,而后鄭鳴一拳轟在了自己旁邊的巨石上。
  萬斤重的巨石,在這轟擊下,陡然斷裂開來,那新鮮扎手的石茬,無不昭示著,少年這一拳的威力。
  兩萬斤的力量,自己這一刻內勁匯聚,足足有兩萬斤的力量。
  第九條內勁已成,自己已經達到了那無名口訣之中的境界,接下來,自己要做的,就是開辟三大丹田。
  面對紅日,少年仰天而嘯,一如雛虎下山,更如蛟龍入海!ps:求各位英雄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