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55 鳴少的指點

要不是剛才看到自己的哥哥揮拳擊向條石,鄭小璇甚至會以為,這石頭本來就有這么一個深洞。
  李小朵睜大了嘴巴,要不是這些天在鄭家也算是有些見識,她絕對會驚聲的叫起來。
  她的念頭,已經從對自己家少爺的擔心,變成了這怎么可能。
  那條石的堅硬,她可是清楚得很,就在不久前,她一不小心腿碰在了條石上,然后疼了一整天都沒有緩過勁。
  和李小朵以及鄭小璇兩個人相比,鄭驚人和鄭亨兩個人,對于鄭鳴這一拳的了解更加的深刻。
  雖然兩個人的修為,都還沒有達到十品,但是他們相信,就算是十品頂尖的鄭霸等,也難以在條石上打出如此大的一個洞。
  他們頂多也就是將一塊小石頭打的四分五裂,但是絕對不可能在偌大的石頭上留下一個洞。
  這里面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鄭驚人甚至覺得,自己的爺爺,就算是催動內氣,也不見得能夠做到。
  “小璇,你不要著急,驚人哥哥這就回去勤練武技,驚人哥哥相信,以后我一定能夠練成絕世武功,打敗你那可惡的哥哥,然后騎著巨龍來娶你的。”
  鄭驚人說的一本正經,但是可惜他眼中的小蘿莉根本就不給他面子。
  “故事上說,邪惡永遠戰勝不了正義,你這壞人,也永遠打不過我哥哥。”鄭小璇點著鄭驚人,義正言辭的說道。
  鄭驚人無語的翻動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哄小孩子都哄不成的他,快速的來到鄭鳴的身邊道:“老大,你這手交給我吧我給你跪下了”
  說跪,但是鄭驚人卻沒有半點跪的意思。
  鄭鳴沒有理會鄭驚人,他看著那條石上的石洞,心中除了一股豪氣,更有詫異。
  他沒有想到,這混元鐵臂驚人如此的強橫,如此的驚人。
  他現而今的力量,是三千斤和四千斤之間,這混元鐵臂雖然沒有讓他的力量增加,但是凝聚在手臂上的混元鐵臂,卻讓他的手臂,猶如鋼鐵一般的強橫。
  這周侗,究竟是從什么地方弄到的混元鐵臂,要是自己將混元鐵臂和九震破山一起施展的話
  鄭鳴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自己哥哥的身上,他從自己哥哥的身上,看到了羨慕和向往。
  對于自己的哥哥,鄭鳴自然不會慳吝什么,他想到自己還有一次周彤的卡牌沒有應用,不如就借此機會,借助這位周老師指教一下自己的哥哥。
  打定主意的鄭鳴,當下就朝著鄭亨道:“哥,你將你的猛虎拳施展一下,讓我看一看。”
  鄭亨的資質,修煉熊王拳,沒有什么大的進步,所以鄭鳴就在鄭虎被壓在鹿鳴鎮之后,悄悄的告訴自己的哥哥,可以逼著鄭虎交出猛虎拳的修煉之法。
  雖然是老實人,但是鄭亨對于鄭虎,那是半點好感都欠奉,對于逼迫鄭虎交出猛虎拳這種事情,他自然也不會手軟。
  只是用了五天的時間,他就從鄭虎的手中得到了完整的猛虎拳,這些天來,他更是將這套拳法勤加修煉。
  此時聽到鄭鳴要看自己的猛虎拳,鄭亨也沒有推辭,就在花園中一招一式的施展出了猛虎拳。
  作為九品下級的拳法,猛虎拳論起威勢,比之熊王拳自然更強。鄭亨雖然修煉資質一般,但是一套猛虎拳打的,倒也是虎虎生風。
  只不過可惜的是,鄭亨的猛虎拳最多也只能成為熟悉的階段,別說和鄭瑾斌比,就是和鄭虎比,都有點不如。
  鄭鳴此時已經將最后一張周侗的卡牌點出,借助周侗的目光,他不但看出這套猛虎拳自己哥哥施展的破綻百出,更看出了好幾處需要改進的地方。
  周侗,最重要的,并不是他那些拳法的大成,也不是周侗那直接貫穿了石頭的混元鐵臂。周侗最厲害的,是他多年修煉武道的經驗和認知。
  只不過可惜,這英雄牌是紅色聲望值抽到的,要不然鄭鳴可以十分之一十分之一的繼承,直接將周侗的武道知識,復制到自己的體內。
  這實在是讓人感到無奈。
  但是無奈也不行,這就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此時鄭鳴的目光看著自己哥哥施展的武技,心中暗道要是可能,自己寧愿用混元鐵臂等技能,換取周侗的武道認知。
  三分鐘的功夫,鄭亨就將一套猛虎拳打完。早就站在一旁的鄭驚人第一個道:“亨哥的猛虎拳雖然像模像樣,但是學偏了,我給亨哥介紹一個武技的導師,那就是我爹,他的猛虎拳那個”
  還沒有等鄭驚人說完,鄭鳴已經上前將他掂起來扔到一邊。自己這周侗卡牌的時間只有十分之一,怎么能夠讓鄭驚人在這里嘰嘰歪歪的浪費時間。
  “大哥,你主要是下盤不穩,所以猛虎拳雖然有樣,但是在施展的時候,讓你力量發揮不出來。”
  “你要想將猛虎拳練好,最主要的訓練目標,應該放在下盤的鍛煉上。”
  鄭驚人開始對于被鄭鳴掂開,還是有一些意見的,但是隨著鄭鳴的話語,特別是鄭鳴施展了幾個猛虎拳招式的時候,鄭驚人一對眼睛都睜的大大的。
  鄭鳴的每一句話,都點在了猛虎拳的點子上,而且鄭鳴關于猛虎拳的一些講述,更是鄭驚人聞所未聞。
  他老爹鄭霸的猛虎拳是會意境界巔峰,可是沒給鄭驚人講猛虎拳的精意。可是現在鄭鳴說的話,讓鄭驚人有一種天壤之別的感覺。
  很多他老爹講的,讓他有點迷迷糊糊的東西,此時聽到鄭鳴用簡單的話表述出來,鄭驚人就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的老爹,實在是不會說話。
  磨磨唧唧的,本來簡單的東西,到他手中,卻變得繞圈子。
  甚至鄭鳴改動的幾個猛虎拳的動作,更讓鄭驚人覺得,猛虎拳就應該如此。
  鄭亨已經聽得入迷,在鄭鳴講了一遍之后,鄭亨當即就將猛虎拳再次打了一遍。
  這一次,雖然依舊是熟練的等級,但是鄭亨卻覺得,自己這一遍打的暢快淋漓,很多以往感到別扭的地方,都開始變得圓潤自然。
  甚至鄭亨有一種感覺,這才是真正正在的猛虎拳。
  “鳴哥,鳴少”鄭驚人抓住鄭鳴的雙手,激動的道:“亨哥是你哥,我是你弟,你不能厚此薄彼,一定要幫著我看看,幫俺改進一下。”
  鄭鳴對于鄭驚人這種牛皮糖的粘法,也實在是沒有辦法,好在他此時還有五分鐘的狀態,不用白不用。
  當下沉聲的道:“你快點,我等一下還有事。”
  鄭驚人見鄭鳴答應,當下也不耽誤,快速的將一套拳法施展了出來,這是一套走輕快拳路的拳法,鄭驚人整個人施展起來,就好似一條靈猴一般。
  “鳴哥,這是我爺爺專門從府城里給我換取來的靈猴拳,您看怎么樣”
  鄭鳴隨口道:“這靈猴拳和你的體質相匹配,二長老為了你,可沒少費心思啊不過你的靈猴拳,靈活有余,但是在平穩上稍有不足。”
  鄭驚人修煉靈猴拳足足有五年,這五年來,無論是二長老還是靈猴拳秘籍上,講的都是一個快,一個變。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他的靈猴拳穩定不足,要不是說這話的人是鄭鳴,鄭驚人絕對不愿意聽下去。
  鄭鳴對鄭驚人,同樣沒有保留,他說話間,就將自己看到的幾個鄭驚人需要改進的地方施展了一番。
  雖然鄭鳴是第一次打靈猴拳,但是他打出來的靈猴拳,卻一如行云流水,到了最后,比鄭驚人這個練習了五年靈猴拳的人,還要熟練。
  鄭驚人開始的時候,還有點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聽鄭鳴的,但是在鄭鳴在靈猴拳施展了一半以后,他就瞪著自己大小不一的眼眸,緊緊的盯著施展靈猴拳的鄭鳴,生恐自己一不小心,漏掉了一招半式。
  而就在鄭鳴給鄭驚人和鄭亨講解拳法的時候,在花園后面角落的石凳上,傅玉清正坐在上面靜靜的聽著鄭鳴的話。
  她也只不過是偶爾路過小花園,看到鄭鳴要指導鄭亨武技,就隨意的坐了下來。
  鄭亨的拳法,在她的眼中,自然是不值一顧,但是鄭鳴的指點,讓她卻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特別是到了最后,鄭鳴關于猛虎拳拳法的一些改變,更是讓傅玉清覺得這套拳法整體上了一個臺階。
  她剛剛看鄭亨施展猛虎拳的時候,雖然也看出了和鄭鳴一樣多的破綻,但是鄭鳴的改進,卻讓她自愧不如。
  也不過是對猛虎拳有些研究而已,傅玉清雖然表面上平和,不懂世情,但是實際上,她卻是一個驕傲的人。
  對于不如鄭鳴這件事情,她絕對不承認,所以就認為鄭鳴這應該是對猛虎拳太熟。
  可是當鄭驚人的靈猴拳也被鄭鳴指點了一番之后,傅玉清的這種自信,就減弱了不少。
  這猛虎拳和靈猴拳,本就不是一路的拳法,鄭鳴依據兩套拳法各自特點的指點,讓傅玉清都覺得有一種驚艷的感覺。
  雖然這兩套拳法經過改進,在威力上,依舊入不了她的法眼,但是這種改進,她做不到。
  也許他熟悉這兩種拳法也說不定,傅玉清最終這樣在心中下了一個結論。同時她在石凳上站起的剎那,忍不住又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鄭鳴雖然不錯,但是畢竟已經過了年齡,而且體質的問題,讓他不可能有什么大的作為。
  也許他能夠帶著鄭家,享受一些世俗的富貴,但是他和自己,畢竟不是一個世界中的人。
  傅玉清飄然遠去,沒有半點聲息,就算是周侗的卡牌附體的鄭鳴,也沒有發現傅玉清的離去。
  ps:兄弟們的支持,真的讓貓非常非常的感動,是你們的支持,讓俺可以驕傲的登上新書榜。嗚嗚,上去了,誰都不想下來,后面追兵兇狠,各位兄長,小貓在這里,求推薦,求點擊,求收藏、求評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