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51 太古金烏

黃色的聲望值,現在已經達到了二百多,而紅色的聲望值,則飆升到了十萬
  十萬紅色的聲望值,就是一百次抽取英雄牌的機會,這實在是太讓人激動了。而且紅色的聲望值還在飆升,只是幾個眨眼的功夫,就增加了五百多。
  “二哥,這個小墊子給你,別告訴母親,這是我給你的。”鄭小璇小手中拿著一個火狐皮的墊子,小聲的朝著鄭鳴說道。
  看著自己妹妹一臉認真的摸樣,鄭鳴就想笑。還真是小孩子,她光想著不讓母親知道,也不想想,家里的火狐皮墊子,只有她這一個。
  在鄭小璇肉嘟嘟的臉上捏了一下,鄭鳴認真的道:“二哥一定不會給母親說。”
  “二哥,告訴你一個秘密,那個母親親自下廚,要給咱們做蜜汁肉,今天有好吃的嘍。”
  鄭小璇歡天喜地的走了,鄭鳴將火狐皮墊子撲在地上,果然跪起來就舒服多了“
  緊接著,走進來的是鄭亨,他的手中除了拿著一碟子熟牛肉之外,就拿著一壺酒。
  就著牛肉,兩兄弟將壺中的酒喝完,鄭亨在臨走的時候,重重的拍了鄭鳴一把道:“二弟,我就知道你是好樣的。”
  俏丫頭李小朵過來朝著鄭鳴這里看了一眼,就飛速的跑了出去,至于其他的鄭家人,更多的是來鄭鳴這里,看一看熱鬧。
  畢竟,他們都清楚,端陽英這并不是在責罰鄭鳴。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鄭鳴這才算是將過來看他的人都送走。直接盤坐在鄭小璇的火狐貍皮墊子上,鄭鳴隱隱約約的感到,自己好似忘記了什么。
  對了,傅玉清沒有過來。
  雖然他的心中,根本就沒有將傅玉清當成自己的媳婦。甚至在他的心中排位里,傅玉清的排位,還應該在李小朵之后,但是傅玉清沒有過來,鄭鳴的心中,還是隱隱約約的,有著那么一絲的失望。
  “你就是鄭鳴,所謂的那個鄭家的英雄”淡淡的,平和無比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起。
  這聲音很平和,但是鄭鳴卻聽到了這聲音之中,已經深入到了骨子里的淡漠。
  一種神人俯視螻蟻的淡漠,一種平和之極的淡漠。
  鄭鳴抬頭,就看到前些時候,在李小朵店中,自己見到的那個男子。
  他手持著白玉折扇,隨意的坐在椅子上。他的眼神,并沒有看向自己。
  “本來,我已經走出了三十里,但是最終,我還是忍不住拐了回來,我想要看一看,能夠被她挑選著當入世墊石的人,究竟是一個什么樣子。”
  墊石,鄭鳴愣了一下,隨即反應了過來,這墊石就是墊腳石的意思。
  你才是墊腳石,你全家都是墊腳石。
  鄭鳴怎么能夠忍受,這么一個家伙來到自己的面前,說自己是什么墊腳石,他當下毫不客氣的道:“你說我是墊石,我看某些人,連墊石都不如。”
  “要不然,也不會這般哭喪著著臉,專門跑過來看我。”
  男子英俊的臉上,瞬間露出了一絲的怒意。不過隨即,他就淡淡的道:“我不是不如你,她之所以不選擇我來做這一切,是因為她選擇我的后果太重。”
  “這么給你說吧,就好比一個閨閣中的女子,她可以抱著一塊泥捏的人兒入睡,但是無論如何,她也不能跟一個真正的男子入睡。”
  “這個你明白了嗎”
  鄭鳴那里不明白,這小子分明就是說,自己在傅玉清那邊,就不是真正的人。
  “小子,你也知足吧,也正是這個原因,才保住了你一條性命。要不然的話,我早就取你的項上人頭。”
  “不要說什么努力的話,一個蛤蟆就算是在努力的朝著井外面跳,他依舊是個蛤蟆”
  男子說到這里,重重的道:“頂多,他也就是一個比較努力的,強壯一點的蛤蟆”
  說完這些,男子一騰身,就消失在了房間之內。
  這家伙蛇精病
  雖然在年輕男子離去之后,鄭鳴就給男子得出了一個結論。不過這個結論,讓鄭鳴依舊不怎么舒坦。
  被人俯視的感覺,就是他媽的不爽,哪怕是一個蛇精病。
  在那個家伙唧唧歪歪的時候,鄭鳴就有一種催動厲若海,直接將這家伙轟死的沖動。
  不過最終,鄭鳴還是忍住了,為了一條在你勉強狂叫的狗,將自己最大的護身符給用了,實在是太浪費啊
  雖然他現在聲望值達到了十萬多,但是鄭鳴可不敢保證,有這十萬多的聲望值,他就能夠再抽到一張厲若海一般的卡牌。
  目光看向窗外,鄭鳴發現傅玉清正猶如一朵幽蘭般,站在對面的回廊上。
  雖然是鹿鳴鎮粗的不能改再粗的土花布,但是卻更將傅玉清襯托的越發清麗。
  最美不過校服
  鄭鳴的腦子中,不知道怎么生出了這句話。他看著傅玉清的摸樣,心中就升起了幾分惡作劇的念頭。
  扶著窗子,以手撫唇給傅玉清做了一個飛吻的動作,然后笑瞇瞇的道:“達令,剛才那家伙你認識”
  傅玉清不明白鄭鳴飛吻的動作是什么意思,但是看他做的輕佻,眉頭就是一挑。
  不過隨即,她就好似想到了什么,淡淡的朝著鄭鳴道:“那個人,你不用太理會,就當自己是做了一場夢吧”
  鄭鳴還要說話,就聽傅玉清道:“這個世界很大,當我離開鄭家的時候,你和他產生交集的可能性很小。”
  說到此處,傅玉清又輕笑道:“多和前輩學點東西,說不定你能夠將鄭家帶到更高的位置。”
  說話間,傅玉清不待鄭鳴開口,就扭頭而去。
  鄭鳴的不痛快,越發的多了起來,雖然傅玉清是在安慰他,雖然傅玉清的話說得無比的婉轉,但是這種婉轉,讓鄭鳴感到無比的不痛快。
  “總有一天,我要將那小子打的遍地找牙”鄭鳴看著傅玉清離去的身影,有點賭氣的說道。
  傅玉清正在走動的步伐,輕輕的停了下來,她朝著鄭鳴看了一眼,就好似看一個惡作劇的孩子一般道:“你啊,還是忘了這件事情吧”
  說話間,傅玉清就婷婷裊裊的離去。
  忘記這件事情,鄭鳴的心中越加的不爽,他不知道傅玉清憑什么做出這個判斷,但是傅玉清的話,卻讓他極其不爽。
  姥姥的,老子一定要將那小子揍的滿地找牙。
  心中打定主意的鄭鳴,重新做到了自己狐貍皮的墊子上,心中拉開英雄牌的平面,準備抽取英雄牌。
  洪荒牌
  鄭鳴在卡牌出現的剎那,就做出了這樣一個決斷,奶奶的抽出一個上古神魔來,自己一巴掌先將那個狗屁小子,連帶著他身后的宗門拍成粉塵。
  無數張紫色的卡牌,快速的在鄭鳴的心頭閃動,和武將牌的時候不一樣,這一次鄭鳴很隨意的點了一張。
  十萬分之一的機會,根本就沒有猶豫選什么。
  鄭鳴在決定選洪荒牌的時候,實際上就已經想好了,他奶奶的反正也選不到,就當用這一千聲望值,讓自己放松一下心情好了。
  王八蛋
  嘴里嘟囔著,鄭鳴隨手翻開了停滯在自己眼前的紫色英雄牌,他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能夠抽取道,所以這次很是淡然的翻開。
  太陽、太陽、太陽的
  有東西,真的有東西,他奶奶的,老天你不是在玩我吧,鄭鳴看著卡牌上的人物,一時間有一種熱烈盈眶的感覺。
  就見那紫色的卡牌上,火紅的太陽之中,正有一只三足金烏,在凌空飛動。
  太古金烏,竟然是太古金烏,自己抽洪荒牌,十萬分之一的幾率,竟然抽到了一張。
  洪荒牌啊洪荒牌,自己竟然抽到了一張洪荒牌,一張太古金烏的洪荒牌
  大日琉璃火,金烏遁形,天火不滅身,滴血重生法
  ps:大獎,鄭鳴同學中了大獎,嗚嗚,還是爆炸款的大獎,諸位同學,興奮一下,給俺點票票獎勵,讓俺這本書,也中一個大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