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46 馬踏天下

追魂手在大長老死亡之后,騰空朝著羅元浩的方向飛身而去。⊙,此時的羅元浩,正手握斬馬長刀,目視著鄭鳴離去的方向。
  “大哥,都已經解決了,是鄭家的大長老!”追魂手來到羅元浩的身后,沉聲的說道。
  羅元浩點了點頭:“二弟辛苦了!”
  在四周的群盜開始離去的時候,追魂手低聲的對羅元浩道:“大哥,咱們下一步怎么走,還請大哥速作決斷。”
  羅元浩將手中的斬馬刀一放道:“鄭家大長老雖然死了,但是咱們想要強攻上山谷,損失依舊很大。”
  “而按照原來的計劃,將這些人困死,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說到此處,羅元浩嘆了一口氣道:“告訴兄弟們,一個時辰之后,咱們退兵。”
  追魂手想要說話,但是最終,他還是將要說的話咽了下去。他心中的理智告訴他,羅元浩的選擇,是最佳的選擇,現在再和鄭家打下去,已經沒有太大的意思了。
  退兵,最后的選擇,只有退兵。
  對鄭家的這次伏擊,可以說沒有犯任何的錯誤,只所以讓瀚云寨損兵折將,一事無成,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誰都沒有想到,鄭家竟然會出現鄭鳴這樣一個妖孽。
  一個妖孽般的英雄,橫槍立馬,將瀚云寨的陣營,給來回沖了三遭的人物。
  兵無斗志,自然也就沒有再戰斗下去的必要!
  追魂手下去傳達羅元浩的命令,羅元浩的四周,這一刻才安寧了下來。他將斬馬刀放在另外一個手中,目光卻落在自己手持斬馬刀的衣袖上。
  衣袖看上去沒有任何的變化。
  但是羅元浩卻知道,這衣袖上,一共有十七個槍眼,只不過那少年的力量,還不能夠做到匯聚成槍芒的地步,所以也就難以給他造成什么傷害。
  少年就是有九品的修為,恐怕這一次,敗的也是自己,只不過他不知道,這少年的傷勢如何。
  自己的刀,又豈是那么容易接下的!
  羅元浩的刀,真不是好接的,鄭鳴此時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好似要散架了一般。
  不過此刻,他沒有太多的時間理會自己的身體,他在策馬狂奔,準備以最快的速度,暫時離開這危險之地。
  其實鄭鳴的心中,此時還存在著一絲的慶幸。剛才和羅元浩的碰撞過的剎那,趙云卡牌的力量,就已經從他的身上消散殆盡。
  也就是說,他策馬再次從瀚云寨群盜的身邊沖過的時候,其實只剩下屬于他自己的力量。
  而且還是疲憊不堪的力量。
  但是,已經被他英雄氣概所攝的瀚云寨群盜,沒有一個人敢于阻攔他,這才讓他躍馬而去。
  雖然有金玉不破體防護,但是羅元浩的刀氣,還是讓鄭鳴受傷不輕。甚至他身軀的不少地方,都迸發出了一道道的刀痕。
  要不是趙云那大成境界的盤龍槍法,要不是趙云的金玉不破體,要不是趙云的炎黃戰血,要不是……
  也正是一切堆積在一起,才讓鄭鳴在瀚云寨群盜之中,縱橫馳騁,才讓他贏得了偌大的威名。
  長槍依舊在手,但是鄭鳴握著這鋼槍,卻比千斤巨石還重,剛才將那長槍拿在手中,就好似自己的臂膀一般的感覺,在這個時候,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趙云的卡牌,已經離去。
  對于趙云的力量,鄭鳴的心中充滿了不舍。
  讓鄭鳴慶幸的是,那套盤龍槍法,留在了他的心頭,而且每一招每一式,他都感到熟悉無比。
  但是此時讓鄭鳴施展哪怕最簡單的盤龍槍法一招,鄭鳴都施展不出來,因為他心中對于盤龍槍法的感覺雖然在,但是他卻從來都沒有練過盤龍槍法。
  他的盤龍槍法,連熟練的程度都達不到。
  他要從頭開始練習,不過有這些記憶,以及趙云盤龍槍法十分之一的感悟,可以讓鄭鳴的練習少走很多彎路。
  哎,要是能夠將趙云的盤龍槍法留下百分之百,不,哪怕是百分之五十也成。
  和盤龍槍法相比,趙云的金玉不破體,鄭鳴沒有絲毫的感覺,至于那稀薄的炎黃戰血,鄭鳴更沒有感覺。
  對于金玉不破體,鄭鳴沒有感到太多的遺憾,但是對于那稀薄的炎黃戰血,鄭鳴卻牙疼不已。
  雖然趙云的戰力一流,但是他所表現的品級,畢竟沒有化勁為氣,所以論起實力,他和羅元浩差得遠。
  就是追風蝙蝠,他也差上不少。
  能夠越級大戰追風蝙蝠,本來就是一種難得的越級情形,更不要說越級挑戰羅元浩。
  差著兩個等級,在很多人的眼中,這幾乎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比斗。
  但是這場比斗,卻因為催發那稀薄的炎黃戰血,讓趙云的實力猛增不說,更讓趙云的精氣神,瞬間達到了一種讓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也正是因此,才擋住了羅元浩的斬馬長刀。
  希望自己的體內,能夠得到十分之一的炎黃戰血!
  “鳴少,前方有兩條路,一條是通往金風嶺,一條是通往縣城,咱們走哪一條。”五個精騎之中,唯一一個看上去傷勢還輕的漢子,從馬上飛身而下,跪在鄭鳴的身前道。
  鄭鳴被這精騎的動作嚇了一跳,他雖然已經來到這個世上多年,但是已經習慣了鹿鳴鎮生活的他,還是不愿意看到別人這樣對自己動不動就下跪。
  “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禮!”
  鄭鳴的話,讓那精騎從地上抬起頭,他恭敬的朝著鄭鳴道:“屬下遵命!”
  雖然說遵命,但是這精騎的態度,卻是越加的恭謹,鄭鳴雖然沒有和這些精騎說過多少話,但是一起闖營的生死與共,還是讓他對這些精騎有一種發自內心的親近。
  他從已經染成花色的駿馬上艱難的跳下來,將那精騎從地上拖起來道:“咱們都是生死與共的兄弟,你們在這樣就見外了!”
  “以后你們稱呼我鄭鳴就是,咱們兄弟,以后說話不要生分就行?”
  那大漢并沒有站起來,而是梗著脖子沉聲的道:“鳴少,在闖營之前,我們這條命,是屬于鄭家大長老的。”
  “但是闖營之后,我們已經將這條命換給了大長老,現而今,我們五兄弟的命,是鳴少,您給的,鳴少您就是我們的主人!”
  “如果鳴少覺得我們兄弟只能夠給鳴少您當累贅的話,那么我們兄弟就將這條命還給您!”
  其他四個精騎,也沉聲的道:“我等愿意為鳴少效死,還請鳴少收下我等。”
  鄭鳴從五人的表情中,看得出五個人不是在做偽,他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絲激蕩。
  在這天地之間,歷來都是強者為尊,而這強者兩個字,不但是自己的實力,更可以是你下屬的實力。
  鹿鳴鎮鄭家雖然是一鎮之首,但是十品修為的,也只有鄭鳴和他老爹鄭工玄。
  要是這五個精騎歸附,就能夠讓鄭家的實力,再上一個大大的臺階,對于這種好事,鄭鳴絕對不會拒絕。
  他將跪在地上的漢子扶起道:“咱們生死與共,你等要跟隨我,我自然不反對,但是我們的關系,是兄弟,是朋友,而不是什么主仆。”
  “你們要是愿意,就跟著我走,要是不愿意,那咱們就在這里分道揚鑣。”
  第一個跪在地上的漢子,在朝著其他四人對視了幾眼之后,就有了決定,他們同時朝著鄭鳴拱手道:“我等五兄弟,愿意跟隨鳴少,生死不棄!”
  看著五個忠心耿耿的下屬,鄭鳴的心中的欣喜,也更多了五分。下屬易找,但是像這等有能力,又忠心耿耿的下屬,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咱們去金風嶺!”鄭鳴朝著五里外的山嶺一指,做出了決斷。
  那鄭金,也就是第一個給鄭鳴跪下的大漢愣了一下,隨機朝著身后的四個同伴道:“向金風嶺出發。”
  鄭金本來不叫鄭金,在鄭鳴答應收下他們兄弟之后,他們就求鄭鳴給他們起一個名字,那意思就是徹底的和以往進行一個割裂。
  對于起名這種事情,鄭鳴真的不是特別的拿手,于是就運五行對這五個人的名字進行了更改。
  鄭金的遲疑,鄭鳴看在眼里,他對于鄭金的反應很滿意,當下就沉聲的道:“去家族求救,是大長老的事情,咱們的任務,就是闖營。”
  “更何況咱們去求援,不見得能夠找到援兵,但是咱們留在這金風嶺,卻能夠給瀚云寨的盜賊一威懾,讓他們不敢肆意進攻碧血潭。”
  鄭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敬佩之色,而其他四人,也都齊聲的向鄭鳴道:“鳴少高瞻遠矚,舍己為人,我等佩服。”
  對于這幾個人的恭維,鄭鳴心中卻受之有愧。實際上他去求援,也沒有什么不對,他之所以留在金風嶺,不是為了他嘴中的鄭家,而是為了確保鄭工玄的安全。
  只要自己老爹安全,其他的,他才不管呢!
  ps:雖然話說了一百遍了,但是貓還是要說,兄弟們,貓需要支持啊,您要是有推薦票,請給貓一票,您要是沒有收藏,請收藏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