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42 英雄當如此(求推收)

雖然這身影不能在頃刻之間趕到,但是他的聲音,卻讓那些盜賊頓時恢復了不少戰意。
  是呀,這少年雖然猶如天神,但是他畢竟只是一個十品的武者,他能夠殺一個申屠洪,卻一定會死在自己等人的手中。
  寨主之位,代表的不只是權力,還有無數的好處。
  “殺殺殺”
  瘋狂的嘶喊聲中,數十個盜賊,又瘋狂的朝著鄭鳴涌去。
  而此時,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血,在燃燒
  長槍揮動,申屠洪的尸體,被鄭鳴朝著四五個沖來的盜賊砸了過去。與此同時,盤龍槍法一式金龍亂點頭,朝著四個沖來的盜賊攻了過去。
  盤龍槍法,一共三十六式
  在鄭鳴啟動趙云這張牌的剎那,這三十六十盤龍槍法,就好似烙印一般,深深的印在鄭鳴的心中。
  大成級別的槍法,在幾個盜賊的眼中,快得就好似閃電一般,兩個盜賊閃的快,那快速抖動的槍尖,只是在他們的胸口留下了深深的口子。
  另外兩個盜賊,則沒有那么的幸運,雖然揮動武qi抵擋,卻根本就分不清那個是真正槍尖的兩人,直接被快速捅來的槍尖捅穿了脖子。
  特別是最后一個瘦削的盜賊,更是直接被鄭鳴用長槍挑起,揮手扔到了遠處。
  猶如疾風暴雨般,鄭鳴一眨眼功夫,就攻出了三十六招。圍在他四周的盜賊,足足有十數人倒在了他的搶下。
  駿馬在前行,鄭鳴的槍在揮舞,不斷地有尸體,撲倒在地上。
  躍馬前行的鄭鳴,在那些本來準備占便宜的盜賊眼中,已經不是一塊肥肉,而是一個死神。
  一時間,盜賊大亂,有的逃走,有的阻攔,亂成了一片。
  趁著這大亂,鄭鳴的馬催動的更快,轉眼就殺入盜賊的防御圈足足百丈。
  站在山坡上的鄭家人,開始的時候,還說上幾句什么,但是到了鄭鳴沖到了陣營的中間,他們都閉上了嘴巴。
  因為這一刻的他們都明白一點,那就是無論他們說什么,都是蒼白無力。
  “英雄如此”
  二長老最終,給出了這么四個字,這四個字,可以說是字字千鈞,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鄭鳴是當得起這四個字的。
  “小子,你給我去死”群盜的人群中,一道身影,猶如蝙蝠,快速的朝著鄭鳴沖了過去。
  這人的手中,是一柄長有三尺的細長刀,他在朝著鄭鳴喝出的瞬間,就朝著鄭鳴一連斬出了十七刀。
  十七刀,是一片的刀光。
  四周本來圍在鄭鳴周圍的盜賊,這一刻都退了下去,他們的眼睛之中,充滿了敬服。
  “是六當家的絕命十七刀,是六當家出手了”
  “六當家的絕命刀,這小子死定了”
  “他就算是再厲害,也擋不住咱們六當家的絕命刀,呵呵,這一次,六當家最少要將他斬成十三段”
  絕命十七刀,瀚云寨六當家追風蝙蝠的兩大絕招之一,八品下級武技,從追風蝙蝠出道以來,不知道多少人身死在這絕命十七刀之下。
  絕命十七刀不只是速度快,更重要的是他的連續,一刀連著一刀,就算是九品武者,有時候也擋不住。
  更何況鄭鳴只是一個十品武者。
  十品武者的內勁,和九品武者的內氣差的太多,天生就存在的差距,讓他更難以接下絕命十七刀。
  山谷兩側的山峰上,鄭家的人神情凝重,大長老在這一刻,已經騰空而起的出發了。
  因為他覺得,這個時候,雖然不算是最佳的時候,但是這卻是鄭鳴給他制造的最后的機hui。
  絕命十七刀下,鄭鳴一定會身死。他唯有靠著這一刻,才能夠往外沖一下。
  二長老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一塊石頭上,那塊石頭破成了碎粉,而二長老的手掌也裂出了血。
  “如此英雄,沒有成長起來,就要葬身于此地,我們對不起鄭家的列祖列宗”
  對不起列祖列宗,這句話說得很重,作為家主的鄭中望臉色發白,但是他卻反駁不了半點。
  實際上,他自己也清楚的知道,鄭鳴要是死在此地,他作為家主,絕對對不起列祖列宗。
  畢竟,這樣一個英雄人物,要是不出意外的話,一定會成為鄭家的擎天玉柱,帶領鄭家,走向新的輝煌。
  而現在,他卻要葬身于此地
  鄭家的人在看著鄭鳴,瀚云寨的人,也看著鄭鳴
  瀚云寨的大寨主羅元浩正在趕往鄭鳴所在的路上,他看著那匯聚成一片刀云的十七刀,停住了腳步。
  “老六和老五的關xi最好,當年要不是老六謙讓,就憑著這十七刀,老五就坐不上山寨第五的位置”站在羅元浩身邊的白衣文士,沉聲的向羅元浩說道。
  羅元浩點頭道:“老六和老五在投入咱們瀚云寨前,就是過命的交情。”
  “這一次,他的絕命十七刀,一定能夠將那個鄭鳴砍成十八段,可惜了,這少年也算是一個英雄人物”
  白衣文士笑了笑道:“再英雄,只要是死了,也就是死人一個而已。”
  “大寨主,鄭家派這小子闖營,我看他們打的是聲東擊西的主意,咱們萬萬不可讓姓鄭的有人逃出去,那樣的話,對咱們來說就頗為不利。”
  羅元浩剛剛要說話,他的嘴巴一下子張大了起來,看著飛速后退的追風蝙蝠,他幾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追風蝙蝠在退,而那少年手中的長槍,此時就好似一條毒龍,隔開追風蝙蝠的長刀,詭異的朝著追風蝙蝠的肋間刺了過去。
  三尺,兩尺、一尺……
  追風蝙蝠躲閃的空間,越來越小,甚至到了最后,那長槍就已經挨近了追風蝙蝠的身體。
  追風蝙蝠不愧是追風蝙蝠,就在那長槍要捅在他身體上的剎那,他整個人在虛空之中來了一個旋轉,險險的讓過來槍尖。但是就在他那妙絕天xià的手段剛剛起了作用的時候,鄭鳴手中的長槍陡然一橫。
  順槍成棍,重重的砸在了追風蝙蝠的肩上。
  這一棍,將追風蝙蝠直接砸了出去,雖然傷不了他的性命,卻讓追風蝙蝠好似破布袋一般,直接摔到了地上。
  從追風十七刀,到追風蝙蝠被打傷,這只是一個眨眼的時間,一時間,偌大的遠駝山,都寂靜無聲。
  “好啊”山谷上,鄭家子弟的聲音,這一刻猶如雷鳴
  幾乎沒有人看清楚,剛才究jing發生了什么,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什么追風蝙蝠的絕命十七刀,會沒有起作用。
  那明明是絕殺的十七刀,那明明是難以躲閃的一片刀云,不但讓鄭鳴接了下來,而且還被鄭鳴趁勢,讓追風蝙蝠陷入了陷阱。
  本來在四周觀看的盜賊,此時也難以平靜,他們離兩個人很近,所以成為了少數了解情況的人。
  追命十七刀,一刀快似一刀的追命十七刀被擋住了,那少年手中的長槍,好似擁有一種魔力一般,幾乎在每一刀斬出的瞬間,就擋住了刀勢。
  那種精確,是他們平生所僅見。他們覺得,就算是他們平生最佩服的大寨主,也做不到這一點。
  可是那個少年做到了,少年幾乎完成了他們印象中,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而且,少年不但擋了十七槍,還趁著自己六寨主舊力用完,新力未生之時,連攻出七槍。
  也就是說,少年一口氣,使出了二十四槍。這二十四槍不但保住了少年的性命,更讓自己家六寨主差點丟了性命。
  但是,哪怕是心中對鄭鳴再有恨意的人,此時對于鄭鳴這次勝利,也沒有任何的腹誹。因為,他們自己清清楚楚的看到,鄭鳴這完全是靠著自己的實力贏得。
  “沖出去”鄭鳴揮槍躍馬,朝著前方直沖而過。
  一眨眼的功夫,上千人組成的營地,已經被鄭鳴沖了一多半,前方的一些盜賊,在看到鄭鳴的剎那,有的不由自主的都躲開了。
  追風蝙蝠從地上爬起,此時他的身上雖然傷勢不輕的,但是他眼中的恨意,卻更多了幾分。
  “不要讓那小子跑了,他只是一個十品的武者,殺了他,大寨主有重賞。”
  在追風蝙蝠的喝聲中,開始有不怕死的人朝著鄭鳴涌了過去。不少盜匪,更是從四面八方,朝著鄭鳴的位置飛奔過來。
  “殺了他,為五寨主報仇”
  “他沒有三頭六臂,他已經是強弩之末”
  “誰殺了他,誰就是五寨主”
  瘋狂的嘶吼聲中,鄭鳴已經奔走出了上百丈,他手中的長槍抖動,不斷的將一個個盜賊斬殺當場。
  一路狂飆,一路的血,不少的血漬,都濺在了鄭鳴的身上,但是長槍之下,沒有人能夠擋住鄭鳴的路。
  鄭鳴的身上,也不是沒有受到傷害,在鄭鳴的感覺之中,最少有兩件的武qi,砍倒了他的身上。
  但是這兩件武qi,在砍倒他身上之后,就被他身體上的金玉不滅體所擋,那些武qi,沒有傷到他的分毫。
  “兄弟們,加把勁,咱們這就要沖出去了”鄭鳴看著前方僅有的十幾個盜賊,大聲的喝道。
  伴隨著他的喝聲,那些盜賊快速的閃避開來,有幾個盜賊閃避不及,更是直接死在了鄭鳴的長槍之下。
  鄭鳴的長槍,對于大多數的盜賊而言,就好似是一條追命的鎖鏈,讓他們躲閃不及。
  長槍躍馬,瞬間又沖出百丈。
  喊殺聲,一切的一切,在這一刻,都已經被鄭鳴拋在了身后,他的耳邊,有風的呼嘯,有大地的顫抖。
  山谷上的鄭家子弟,在看到此等情形的剎那,一個個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
  他們不希望自己的英雄死掉,而他們的英雄,在這必死的局面中,不但沒有死掉,還沖了出來。
  他真的沖了出來沖出重圍,就是活命
  這幾乎不可能是真的事情,在一個十四歲不到的少年手中實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