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41 白馬長槍(求推收)

長風嗚咽,上百雙眼眸,緊緊的盯著那白色駿馬上少年的身軀。∈↗,
  這身軀不高,瘦弱的身體看起來還有些笨拙,像一只剛出殼的雛雞,這個稚嫩的形象讓人看了忍不住有些心痛。
  但是此時少年稚嫩的雙肩上,要扛起的卻是整個鄭家的生存,是鄭家的榮耀。他決定去迎戰的時侯,咬了牙,對緊隨其后的人說,那神情,讓人覺得簡直就是一種赴死的決絕;
  躍馬天地,殺他一個七進七出!
  這是少年情懷,是少年的夢想!同樣也是少年的決心!
  明知必死,慷慨而上的決心。
  “鳴少說得對,殺他一個七進七出,方顯我鄭家男兒的威風!”二長老豪邁一笑,將一個酒囊扔給鄭鳴。
  “我大好男兒,怎可沒有酒!”
  鄭鳴看著手中的酒,以及二長老的目光,哪里還不明白二長老這究竟是何意。
  他將酒囊拿起,咕咕的朝著自己嘴中灌了兩口,然后一拍自己身下的白色駿馬,朝著大長老掃了一眼道:“我將沖陣,你把握好時間。”
  說話間,他隨手將那酒囊扔給了身后的騎士。這十個人乃是和他一起沖陣的人,只不過他們沒有鄭鳴耀眼而已。
  “父親放心,孩兒一定會回來!”鄭鳴的目光落在鄭工玄那已經不能夠用傷心來形容的臉上,大聲的安慰道。
  鄭鳴說的是實話,他有把握回來。
  可是鄭工玄,卻并不這樣認為,雖然他很愿意對自己的兒子有信心,但是瀚云寨匪徒的防御,又是那么容易沖出。
  上千匪徒,十品左右的足足有百人,更何況還有七八個九品高手。
  鄭鳴躍馬而出,朝著山谷外直沖而下,雖然是夜色,但是白色的駿馬,依舊顯得有些耀眼。
  長風在他的耳邊呼嘯而過,只是轉瞬間,鄭鳴就已經沖到了山的下方。
  “有人沖陣!”匪徒之中,同樣有警戒的人,看到有人沖下,當下大聲的喝道。
  而更有眼尖的人,一下子看到了鄭鳴,當下就扯著嗓子大聲的喝道:“是殺死五寨主的人,他沖出來啦!”
  “他還敢沖陣,殺了他,為五寨主報仇!”
  “大寨主說了,誰殺了他,賞黃金千兩,九品武學一門!”
  “殺我瀚云寨五寨主,讓我整個瀚云寨沒有顏面,兄弟們,用他的血,洗刷咱們瀚云寨的恥辱!”
  瀚云寨之中,多時亡命之徒,更何況還有重賞,所以也只是剎那功夫,就有數十個悍匪,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他們揮舞著武器,都想要第一個斬殺鄭鳴,好將那重賞,拿到自己的手中。
  而此時,分布在各處的瀚云寨匪徒,在聽到了呼喊聲,也都開始朝著鄭鳴所在的方向匯聚。
  躍馬揮槍,此時鄭鳴的心中要說不緊張是假的,就算是有英雄牌,他的心頭,還是有一絲的緊張。
  但是和這小小的緊張相比,鄭鳴更多的,還是興奮。
  一種隱藏在他血脈深處的興奮,一種讓他戰意發狂的興奮。而就在這興奮興起的剎那,鄭鳴毫不猶豫的催動了自己心頭趙云的卡牌。
  金光閃耀之間,那白馬銀槍的人,就已經沒入了鄭鳴的體內。
  這一刻,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神無比的冷然,那本來還存在心頭的一絲緊張,瞬間消失的干干凈凈。
  他看著那一百多朝著自己沖來的匪徒,瞬間就在這些匪徒之中,找到了九處破綻。
  “鄭鳴在此,誰敢與我一戰!”仰天長喝,一如驚雷。
  這長喝,不是發自鄭鳴的長喝,而是他匯聚了趙云之力的長喝。雖然趙云只是一個武將,但是他那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氣勢,卻瞬間壓制了千百盜賊。
  雖然這些盜賊久經戰陣,雖然這些盜賊都是兇狠之輩。
  但是在鄭鳴這一聲長喝之間,卻讓他們肅然心驚。
  那托著鄭鳴的白色駿馬,此時也好似感應到了鄭鳴的興奮,在發出一聲馬嘶之后,猶如流星般的朝著盜匪沖了過去。
  緊跟在鄭鳴身后的那十個武士,此時也紛紛催馬向前,其中一個漢子更大聲的喝道:“死得其所,殺!”
  馬若流星,只是剎那,就已經來到第一個匪徒的近前。
  這第一個匪徒,是一個滿臉橫肉的粗壯漢子,他的手中,緊抓著一對面瓜錘。
  人頭大小的錘子,通體都是用精鋼打造而成,每一個的重量,都在百十斤左右。
  這大漢的修為,是十品巔峰的修為,在瀚云寨雖然不能夠列入寨主之列,卻也是小頭目中的佼佼者。
  他在鄭鳴沖來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天助我也,這小子殺了五寨主,大寨主憤怒之下已經發下了賞格。
  自己一身本事,要是能夠殺了這小子,說不定就能夠進入寨主行列。
  一旦成為寨主,手中的資源就會成倍的增加,跨過十品的坎,成為九品也不是沒有可能。
  所以他沖的最快,也跑的最急,但是就在鄭鳴一聲厲喝的剎那,他的心神卻顫抖無比。
  那白馬之上猶如狂風一般沖來的少年,讓他的心中感到恐懼,好似那根本就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個殺神。
  他這個時候,最想的不是沖上去,而是退回來。
  這一刻,他的心中,更有一絲的后悔,后悔自己怎么就沖的如此快,如此的在前。
  “殺!”不過這壯漢畢竟是悍匪之一,在遲疑的剎那,最終厲喝一聲,揮錘朝著鄭鳴沖來。
  可是他不知道,就在他沖出的瞬間,鄭鳴的眼眸之中,已經看到了他的十三處破綻,而且鄭鳴手中的長槍,就好似一條怒龍,直接從他雙錘之間穿過。
  大成期的盤龍槍法!
  鄭鳴此刻,擁有的趙云的戰力,是大成期的盤龍槍法,是趙云躍馬橫槍的戰力。
  槍快如風,直接沒入那壯漢的脖頸中,大漢不甘的嘶吼了一聲,就被鄭鳴整個人挑了起來。
  本來蜂擁而上的群盜,這一刻呆了,他們雖然很多時候誰也不服誰,但是對于雙錘漢子的厲害卻是心知肚明。
  而現在,那漢子竟然這么快死了!
  “申屠洪,怎么會遇到此人,嘿!”站在不高的山坡上,一個鄭家的鎮首在大漢沖向鄭鳴時,話語中帶著悲聲的說道。
  他的話語,自然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這申屠洪我和他打過交道,這家伙雖然沒有達到九品,但是修煉的瘋魔錘法,卻是九品之下鮮有對手!”
  “鄭鳴第一個遇到他,情況不太好啊!”
  那鎮首的話一說完,鄭家的諸人臉上的憂慮之色更多了幾分,雖然在很多人的眼中,鄭鳴就是一個送死的人。
  但是他們希望鄭鳴死的有價值,他們希望鄭鳴能夠為大長老的突圍爭取一些時間。
  而申屠洪要是真的如那位鎮首所說,鄭鳴恐怕連第一關都過不去,更不要說吸引更多的人。
  “難得這真是天要滅我鄭家不成?”鄭中望帶著悲觀的一句話,頓時讓四周的氣氛,更加的凝重。
  “鳴兒不會有事的,他一定會沖出去的!”鄭工玄緊緊的攥著拳頭!
  他沒有看向前方,他是鄭家子弟之中,唯一一個目視后面的人,但是沒有一個人因此而指責他什么。
  現而今的情況下,鄭工玄不論是目視何方,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應當的,都是天經地義的!
  畢竟,那個上前拼死廝殺的,是他的兒子。
  大長老嘆了一口氣道:“希望鄭鳴能夠在申屠洪手中,多支持兩招!”
  這句話,大長老說的極其真心,雖然他心中對鄭鳴充滿了怨言,但是在這家族存亡的時刻,他完全希望鄭鳴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
  “好!”
  “殺的好!”
  噪雜而充滿響亮的聲音,在夜空之中響起,這聲音,瞬間響徹了云霄。
  鄭家的當權者,心中都是咯噔一下,他們心中此時唯一的念頭,就是鄭鳴已經死在了申屠洪的手中。雖然他們心中的理智告訴他們,這個時候,他們不能夠指責這個少年什么,可是他們還是不由得有一絲埋怨。
  為了家族,你為何不能夠多撐一刻鐘。
  “擋我者死!”威風凜凜的聲音,在夜空中響起,這聲音之后,是一陣如山岳般的嘶吼聲。
  “鄭鳴殺了申屠洪,鄭鳴殺了申屠洪!”一個本來悲觀的鎮首,這一刻手舞足蹈的喊道。
  他的喊聲,讓更多的人將目光投向了戰場,就見那差不多已經被火把照的猶如白日的地方,坐下白馬的少年長槍高挑。
  長槍上,一個粗壯的漢子,就好似一頭死豬一般,被高高的挑在槍尖上。
  這個漢子,眼睛瞪得大大的,有點死不瞑目的感覺。
  申屠洪,這就是剛才,讓他們感到顧忌不已的申屠洪,只不過此時,這個兇名遠揚的人物,已經死的不能再死。
  申屠洪的死,讓鄭家的士氣高漲,卻也讓一些悍匪寒了膽。雖然這些悍匪都是以殺戮為業,但是此時申屠洪的死,依舊讓他們忍不住生出兔死狐悲的感覺。
  申屠洪的修為不次于他們是,甚至強于他們大多數人,可是就是這個強悍勝過他們不少的申屠洪,在那白馬銀槍少年的手中,只支持了一槍。
  一槍貫喉,而后尸身挑在虛空之中。
  他們不敢上前,甚至有人開始后退,而少年的白馬,此時在瘋狂的前行,只是眨眼功夫,就沖出了幾十丈。
  “殺了他,他只是一個十品的武者,誰要是殺了他,誰就是瀚云寨的寨主!”尖利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聲音,一個枯瘦的身影,從千丈之外,飛速的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