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37 盧興霸(求推收)

“孽障,竟然敢殺我鄭家的鎮首,你們都給我去死”大長老須眉豎立,說話間,就好像一只蒼鷹,騰空間朝著那手持大錘的壯漢抓了過去。,.biquge5200.
  騰空之間,就是十丈,那斬殺了鄭中云的大漢剛從斬殺了對手的快感之中出來,就看到大長老打了過來。
  大長老的速度,根本就不是那大漢能夠比擬的,大漢來不及反應,手掌就要落在他的頭上。
  而一旦讓大長老的手掌落到壯漢的頭上,最后的結果可想而知,九品修為的大長老,手掌可是能夠將鐵石都打碎的。
  眼見那大漢就要葬身在大長老的手中,虛空之中卻傳來了一陣嬌笑,伴隨著這嬌笑聲,就見一個三十多歲的艷麗少婦,揮動著白玉手掌朝著大長老應了過去。
  “哎呀,您都這樣大的年紀,還是這么急躁,讓奴家如何說你好呢”女子聲音嬌柔,身體顯得也很是嬌柔,但是那白玉的手掌和大長老可以化鐵裂石的手掌碰撞在一起,卻是半點虧都沒有吃。
  大長老一連后退了七步,而那艷麗的少婦,卻只是后退了六步,就憑這一點,就說明那艷麗少婦的修為,好像還在大長老之上。
  “黑妖狐,我鄭家和你瀚云寨井水不犯河水,你們為何偷襲我們鄭家”大長老的聲音之中,充斥著憤怒,但是在憤怒之余,還是能夠感應到這聲音之中的一絲恐懼。
  “咯咯,人家想你了好不好嘛。”被稱為黑妖狐的女人話語之中帶著笑容,但是她的手上,卻是絲毫都沒有留手。玉掌翻動之間,數十道掌影,朝著大長老籠罩了過去。
  二長老這邊剛剛準備支援大長老,就被一個猶如黑塔一般的漢子攔住,這漢子手中一根巨槊,壓制的二長老沒有還手之力。
  鄭家兩位九品級別的長老被纏住,救援鄭家眾人的可能性,一時間又少了七分。
  鄭鳴沒有時間理會那些被追殺的鄭家弟子,他這一刻最重要的,就是搜尋父親鄭工玄的情況。
  在山野中搜尋了瞬間,鄭鳴就發現了鄭工玄的身影,和其他人受傷或者丟命的情況相比,鄭工玄的情況,無疑還是不錯的。
  他雖然狼狽,但是追殺他的人并不是太多,其中就連十品武者都沒有,這讓鄭工玄顯得相當的輕松。
  對于父親的這種好運氣,鄭鳴心中歡喜之余,就騰空而起,準備去將自己老爹接過來。
  可是就在他要飛身過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老爹竟然扭頭朝著對手沖了過去。
  這個時候,朝著對手沖過去,這不是找死嗎
  鄭鳴這一刻,也顧不得觀察,三兩個起落,就朝著鄭工玄的位置沖了過去。
  也就在這時候,他看清楚了鄭工玄的目的,原來鄭工玄之所以后退,是為了救援已經被三個十品武者圍攻的鄭霸。
  鄭霸粗壯的身上,此時已經被鮮血浸染了大半,他看到拼命來救的鄭工玄,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憤怒的道:“工玄,這個時候,你不該過來”
  “我不過來怎么行”鄭工玄掄動手中的長劍,一邊迎向對鄭霸威脅最大的獨眼壯漢,一邊笑吟吟的說道。
  鄭霸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容,剛剛準備說話的他,就被一個手持分水峨嵋刺的瘦小漢子接連攻了七招。
  這七招快速無比,讓鄭霸手忙腳亂。
  “看來咱們兄弟,這次要一起栽在這里了”鄭霸長嘆一聲,話語有些低沉。
  而就在這時候,他陡然看到騰身飛來的鄭鳴,不由得大聲道:“鄭鳴,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還不給我退回去。”
  “哈哈,小子既然來了,就留在這里吧”一個手持一對流星錘的漢子,從遠處飛來,他說話間,流星錘就朝著鄭鳴直接砸了過來。
  而他騰身飛出四五丈的動作,更讓鄭工玄忍不住驚聲喊道:“九品武者”
  對于九品以下武者而言,九品武者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不可戰勝的存在。
  九品以上武者,都已經達到了破開丹田,化勁為氣的境界。而內勁一旦化為內氣,威力足足增長十倍。
  可以說,武者九品之前和九品之后,就是一個質的飛躍。
  鄭鳴前些時候,雖然用飛刀逼住了大長老,但是實際上要是真正的動起手來,鄭鳴和大長老的差距,依舊很明顯。
  現而今,有九品武者來對付鄭鳴,怎不讓鄭工玄等人心驚不已。
  流星錘快似流星,瞬間就已經來到了鄭鳴的身前。面對著好似隱含著萬鈞之力的流星錘,鄭鳴能夠做的,只有閃躲一途。
  熊王拳之中的身法雖不十太高明,但是也讓鄭鳴險險的躲過了那飛速而來的流星錘。
  可是就在鄭鳴躲過第一錘的時候,那壯漢手中鎖鏈抖動,又是一錘砸了過來。
  大漢的流星錘一錘快過一錘,只是眨眼功夫,就朝著鄭鳴砸出了十三錘
  鄭鳴連躲了十三錘,頭上也冒出了不少的汗漬,他知道自己不能夠再這樣躲閃下去。
  再躲閃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再一次躲過一錘之后,手中的飛刀就朝著那壯漢狠狠的射了過去
  飛刀的速度,比大漢的流星錘并不慢,所以在大漢手中流星錘再次來到鄭鳴身前的時候,鄭鳴的飛刀,也到了那大漢的胸前。
  “小子,在這個時候,你竟然還能夠反擊,真的出乎我的意料啊”大漢哈哈一笑,并沒有躲閃,而是猛地吸了一口氣,隨即他的胸口就鼓起了一尺。
  也就在這時,鄭鳴的飛刀也斬在了大漢鼓起的部位。
  “當”
  一聲金鐵交鳴的聲音,在大漢的身上響起,隨即那飛刀,就從大漢的身前掉落了下去。
  “鳴兒,那是莽牛勁,你破不了他的防御,快走”鄭工玄顧不得正在糾纏自己的十品武者,拼命的朝著鄭鳴這邊沖來。
  與此同時,鄭霸也拼命的殺來,他們的目的很明顯,就是要通過拼命的方式,將鄭鳴救出來。
  莽牛勁,自己破不開防御,鄭鳴看著拼命殺來的父親,心中就閃過了使用英雄牌的想法。
  “哈哈哈,小子,才這么大,就能夠突破十品,看來你在鄭家,也是天才人物。”
  壯漢摸了一下自己光禿禿的頭顱,臉上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道:“小子,你知不知道,老子平生最喜歡干的是什么事情老子平生最喜歡的,就是將你這種小東西,在沒有成長之前掐死。”
  “我叫盧興霸,你給我記住了”
  盧興霸,鄭鳴沒有聽說過這個人,但是鄭霸的臉色卻是一變。他當下大聲的道:“盧寨主,你在咱們鹿靈府,也算是知名人士,欺負一個晚輩,算是什么英雄好漢”
  “有種你沖我來”
  “就憑你,也配和我爭斗,老子告訴你,老子平生,最喜歡的,就是虐殺小輩。”盧興霸呵呵一笑,沉聲的朝著鄭鳴道:“小子,別說老子以大欺小。”
  “你飛刀不是挺厲害嗎我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的飛刀能夠斬破我一寸皮膚,我就算你贏,放你一條生路。”
  “不過你這三次飛刀,需要在一刻鐘之內完成,不然的話,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正在和大長老戰斗的黑妖狐,在聽到盧興霸的話之后,忍不住咯咯笑道:“老五,不要和小輩在那里玩耍,早點將這些姓鄭的解決掉才是正經。”
  “三姐,我也就是玩一會。”盧興霸手中的流星錘互相撞擊了一下,大聲的道:“小子,機會已經放到你手中,你莫非不敢么”
  那本來正纏著鄭霸和鄭工玄廝殺的幾個十品武者,這個時候也只是將鄭工玄和鄭霸逼住,一個個眼帶有趣的目視著鄭鳴。
  手持分水峨嵋刺的瘦小漢子,哈哈一笑道:“小子,還不快點動手,我們霸爺可是給了你機會。”
  鄭工玄此時雙眸皆赤,他瘋狂的想要朝著鄭鳴沖過去,但是每一次都被那手持赤銅棍的漢子擋住。
  “凌兒快走”
  鄭工玄此時,除了無力的感覺,只有無力感,那手持熟銅棍的大漢,論起修為本來就不在他之下,更何況現而今,那大漢的目的,只是要阻止他。
  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兒子送死,所以他施展的都是拼命的招式,但是就算是拼命,他也難以沖到鄭鳴的身邊。
  鄭鳴朝著鄭工玄看了一眼,隨即朝著那盧興霸射出了三刀,三柄飛刀呈現品字形,朝著盧興霸斬了過去。
  三柄飛刀所射的位置,是盧興霸的心肺之間,一旦飛刀斬入,被斬的人,只有死路一條。
  可是盧興霸只是淡淡一笑,連動都沒有動的他,只是催動自己體內的內氣,剎那間,他肚腹之間鼓起的部位,就將三柄飛刀全部彈射了出去。
  “哈哈哈,小子,將你吃奶的勁都用出來吧,這是你最后的機會”盧興霸以手拍著肚子,哈哈大笑。
  “五爺威武”那手持分水峨嵋刺的精瘦漢子,大聲的朝著盧興霸喊道。
  他的喊聲,也提醒了其他漢子,一時間五爺威武的聲音,在偌大的山峰上不斷地回蕩。
  不論是被追殺的鄭家弟子,還是那些正在追殺的群盜,都不由自主的朝著盧興霸的方位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