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36 偷襲(求推收)

重新回到碧血潭的洞穴中,鄭鳴已經沒有什么心思在碧血潭之中浸泡,定睛望去,看著四周渾然一體的洞穴,想著那位名為鄭明玉的老祖留下的字,心中不由得一陣慶幸。小說,.biquge5200.
  鄭家的聰明人并不少,但是他們什么也搜尋不到,這并不是說他們沒有機緣,只能說他們沒有山水龍脈的知識積累。
  若不是自己機緣巧合得到了一張徐霞客的卡牌,恐怕自己在這里,也只是空入寶山而已。
  一張徐霞客英雄牌,讓自己得到了地元鐘乳和一段不知名的口訣,而狄仁杰的卡牌,讓自己獲得了九震破山的法訣。
  這輔助的英雄牌,在特定的時候,比一些戰斗的英雄牌還要好用。
  現在,自己多想再抽取幾張英雄牌,這樣也好讓自己多幾張在這亂世立身的本錢。
  可是那該死的聲望值啊
  紅色聲望值五百六十,黃色聲望值只有二十三,這實在是太低了
  連抽取一次隨機牌的機會都沒有啊
  就在鄭鳴心中思索著是不是過幾天將鄭中望這個家主干掉,好讓自己聲望值大爆的時候,就聽洞口有人喝道:“鄭鳴時間已到,還不快點出來”
  在洞口喊自己出去的人,鄭鳴不用猜也知道是誰,除了大長老沒有其他人。
  要是沒有地元鐘乳的發現,說不定鄭鳴還要多耗費一點時間,現而今嘛,他可是恨不得早點出去才好。
  所以不等大長老再扯著嗓子喊他,鄭鳴就邁步走出了洞窟。此時的洞窟外,鄭中望等人正眼巴巴的看著他。
  雖然小黑瓶已經被鄭鳴放的很好,但是看到如此多的人在等自己,鄭鳴還是不由自主的心虛了一下。
  當然,這也只是虛了一下,在他的臉上,卻是半點都沒有表現出來。
  “鄭鳴,讓我們看看你的進步”鄭中望朝著鄭鳴掃了一眼,隨即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玉球來。
  見鄭鳴的眼中露出狐疑之色,鄭中望笑道:“這是內元球,你只要握住這內圓球催動內勁,就能夠立刻測驗出你的內勁修為。”
  看到鄭鳴一臉納悶,好像想要問自己為什么,鄭中望接著道:“不要問我原因,我也不知道,只不過這種東西乃是大陸神機閣的出產,絕對不會錯。”
  鄭鳴當下就按照鄭中望所說,握著那內元球,催動自己體內的內勁。他這次并沒有用九震破山的法訣,純粹靠的是自己體內的內勁。
  按說鄭鳴的內勁,雖然還不能將鐵塊捏碎,但是普通的玉石,他捏起來卻很容易化成碎粉。
  可是這一次,當他將渾身內勁催入內元球的時候,卻覺得自己的力量好像打入了棉花之中。
  沒有半點的反應,怎么會是這樣
  當鄭鳴凝眸朝著內圓球看去的時候,就見那內圓球上,已經出現了四根紅線。
  只不過最后一根紅線比其他三根紅線,顏色顯得稍微淡了一點。
  “十品中期,哈哈哈,不錯”鄭中望拿起內元球看了一眼,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二長老更是沉聲的道:“一番碧血潭鍛體,讓自己的修為提升了一品,鄭鳴很不錯。看來咱們鄭家不出十年,就能夠再增加一個九品武者了”
  “真是天佑我鄭家,不過鄭鳴你萬萬不可驕傲,一定要勤加苦練,讓自己的修為,早日提升到九品,明白嗎”鄭中望手摸胡須,嚴肅的叮囑道。
  鄭鳴對于這種不咸不淡的叮囑,自然是趕忙應下。而就在這時,就聽大長老道:“你雖然現在達到了十品,但是不見得就能夠突破九品。”
  “破開丹田,化勁為氣,可不是那么容易達到的,就好比你爹,在這個臺階上困了快二十年了”
  大長老那明顯帶著酸氣的話,讓鄭鳴感到特別的不爽,你媽,還能不能做朋友了,你他娘的說的是人話嗎
  心中不爽的鄭鳴,此時也懶得和大長老磨嘰,直接昂頭看天,給了大長老一個后腦勺。
  大長老看鄭鳴一臉的不耐煩和鄙夷之色,臉色一變,正要發作之時,就聽二長老道:“鄭瑾斌,到你進入碧血潭了,還不快進去。”
  鄭瑾斌在鄭鳴出來之后,就一直沒有怎么說話,此時聽到二長老的話,他沉聲的朝著鄭鳴道:“這次進入碧血潭,雖然是我輸了,但是我下一次,一定會贏。”
  “我一定會比你早破開丹田,化勁為氣”
  說完這話,鄭瑾斌就昂首挺胸,無比自信的走進了碧血潭。
  大長老看著鄭瑾斌沒入碧血潭的身影,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道:“這才是我們鄭家的千里駒,有些人呢,小時優秀,大了未必佳。”
  “是龍是蛇,還是等會過了破開丹田這一關,再評判也不遲”
  鄭鳴這一刻,就感到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并沒有理會大長老的挑釁,而是用手朝著自己身邊的鄭驚人拍了一下道:“兄弟,你聽到了沒有,人家的戰書已經下來了,你要是輸了,可就丟人了”
  鄭驚人一大一小兩個眼睛轉動之間,就明白了什么,這家伙甕聲甕氣的裝傻道:“人家那戰書,不是給你的嗎”
  “你覺得,那戰書是可能給我的嗎人家才不會這樣自不量力呢。”說話間,鄭鳴雙手抱在胸前,漫步朝著一邊走去道:“在碧血潭這么長時間,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大長老的臉色,頓時變的赤紅,他沒有想到,鄭鳴竟然給他用這種方式回應,實在是太可惡了。
  可是他心中雖然氣憤不已,但是鄭鳴這些天表現出來的戰績,卻讓他說什么都蒼白。
  畢竟,鄭鳴不但擊敗了鄭瑾斌,還擊敗了鄭中鴻這個長一輩的鎮守。
  盤膝在一塊石頭上坐下,鄭鳴就開始閉目養神,雖然他在碧血潭不但不累,精力反而更加的充沛,但是此時此地當著這么多人什么都干不成,還不如休息。
  就在他靜坐了才一小會,一聲厲嘯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響聲,就見有三道狼煙,在虛空中升起。
  “三道狼煙,有大敵入侵”本來正在閉目修煉的鄭中望等三人,幾乎同時站了起來。
  大長老的臉色滿是怒容的喊道:“是誰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偷襲我鄭家,實在是該殺”
  雖然平時二長老和大長老很是不和,但是此時,卻也同仇敵愾的道:“在這個時候欺到我鄭家頭上,是對我們鄭家最大的挑釁,一定要和他們不死不休。不然我們鄭家還有什么臉面統領晴川縣三十六鎮”
  和兩位長老的殺意騰騰相比,作為家長的鄭中望臉色卻變得有點嚴肅,能夠在這個時候襲擊他們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只是半刻鐘功夫,身上有些狼狽的鄭玉娘就瘋狂的沖了過來,她聲音之中帶著驚慌的道:“家主,大長老,是虎咆寨的人,他們他們來勢很兇,咱們快要抵擋不住了”
  虎咆寨,鄭中望等人并不陌生,就在一個月前,鄭家才剛剛剿滅虎咆寨的盜賊,卻沒有想到,這虎咆寨的人,竟然趁著鄭家開啟碧血潭的時候偷襲。
  “虎咆寨就剩下那么幾個人,你們怎么會擋不住”大長老怒視鄭玉娘道。
  鄭玉娘這個時候,才算是完全鎮定了下來:“大長老,這次來的盜賊,足足有上千人,其中九品以上的高手,就有七八個,屬下之所以說是虎咆寨的人,是因為第一個出來叫罵的,是虎咆寨的二寨主快刀沈可力。”
  正在后面靜靜的聽著的鄭鳴,眼中不由得閃過了一絲殺機,快刀沈可力,這個名字他不知道念叨了多少次。
  一個月前,父親為了給自己爭取進入碧血潭的機會,帶著鄭家血衛偷襲虎咆寨的時候,就是因為遇到了這個快刀沈可力,險些丟了性命。
  可就是這樣,快刀沈可力的快刀,還是在他親愛的父親身上,留下了數十道的傷痕。
  這一點,鄭鳴當然沒有忘
  至于說什么兩軍交戰,生死由命的話,對鄭鳴而言純粹就是放屁,他是一個小氣的人,特別是對自己家人的安危。
  無論是誰,只要是威脅到了他家人的性命,他一定會出手,而且還是不計得失的出手。
  就算這個王八蛋沈可力有千萬個理由,但是就憑他在鄭工玄的身上留下十幾條刀痕這一點,鄭鳴就要必殺他。
  一時找不到他,鄭鳴可以將這個報仇的時間放在以后,但是現而今沈可力已經出現在他的身邊,他是萬萬不可放過。
  “上千人,七八個練氣九品以上的高手,這怎么可能”鄭中望的手有點顫抖的道:“就憑虎咆寨,他們還沒有這個實力。”
  就在三人說話的時候,一陣喊殺聲,從遠處傳來。接著這喊殺聲,鄭鳴凝眸看去,就見上千人正在山野之中拼殺。
  其實這情形,已經不能稱之為拼殺,應該說追殺才對,很不幸的是,鄭家的子弟,現在是被追殺的獵物。
  當鄭鳴看過去的時候,最后有七八名鄭家的弟子,被從后面追來的漢子,斬殺在當場。
  普通的鄭家子弟狼狽不已,就是那些作為鄭家鎮首的人物,一個個也很是狼狽。
  其中和鄭鳴打過交道的鄭中云,此時正被四個看上去是十品左右的漢子圍攻,鄭中云此時已經傷勢不輕,但是他還是手持一柄鋼刀,猶如瘋虎一般的搏命。
  只不過,他雖然拼了命,但是依舊難以擋住四個同級高手的獵殺,只是幾個回合他的手臂,就被一個手持巨斧的壯漢,直接給劈落下來。
  鄭中云慘叫一聲,身體猛的栽倒在地上,也就在這一刻,一個手持巨錘的漢子,直接一錘砸在了他的頭上。
  鄭中云死了,作為鄭家的鎮首,他本來應該是風云人物之一,但是此時,卻被人斬殺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