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35 地元鐘乳(求推收)

閃爍著潔白光芒的石壁,將不大的洞府,照耀的毫末可見,在這石洞中走動的鄭鳴,感覺自己這一刻,好像來到了神仙的世界一般。,.biquge5200.
  石洞只有十多丈長,在走過這石洞之后,映入鄭鳴眼中的,是一個方圓一丈大小的圓洞。
  剛走進圓洞的剎那,鄭鳴的心一顫,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龍頭,正從圓洞的頂端垂下。
  不對,這并不是真的龍,而是龍脈在山石之中行走,靈氣沖刷而成的石龍。
  順著石龍的嘴部往下看,就見一塊一尺大小的玉石上,放著一個白玉雕刻而成的盆子,盆內盛著足足半盆深綠色的液體。
  “地元鐘乳,大地靈脈匯聚,經過千百年的錘煉,才會形成的天才地寶地元鐘乳。”
  “這種地元鐘乳最大的用處,就是讓修煉者脫胎換骨,普通人服上一滴,就能夠延年益壽。”
  地元鐘乳一年才能夠形成一滴,現而今這半盆的地元鐘乳,最少也應該是千萬年才能夠聚集。
  而盛著地元鐘乳的白玉寶盆乃是用千年溫玉雕刻而成,是誰將這種連晴川縣整個家族都沒有至寶,放在此處接納地元鐘乳
  一個個的問題,不斷的出現在鄭鳴的心頭,伴隨著這些問題的出現,鄭鳴的目光就朝著洞穴的四周看去。
  “龍行從水,這里應該是水脈所在,那碧血潭的水汽,有一多半,應該是這水脈的作用。”
  “此地向陽,這洞窟雖然是天然形成,但是卻也經過了開鑿,那開鑿者在乾坤地理之中的造詣,好像很高,不但沒有傷及半點的龍脈,甚至還讓龍脈更加的”
  就在無數鄭鳴聽都沒有聽過的名詞在鄭鳴的心頭閃過的時候,鄭鳴陡然心頭一震,隨即那些本來要出現在他心頭的信息變的模模糊糊。
  時間到了,徐霞客卡牌帶給鄭鳴的能力,已經消逝的九成多,剩下的一點皮毛,雖然讓鄭鳴對一些東西有模模糊糊的感覺,卻不足以支撐鄭鳴在研究下去。
  如此多的地元鐘乳,還真是一個不小的收獲。那碧血潭的靈氣和這地元鐘乳比起來,簡直就是瓦礫和金玉。
  鄭鳴伸手在那玉盤中取了一滴地元鐘乳,剛剛放入嘴中,就感到一股磅礴的氣息,瞬間沒入了自己的體內。
  本來已經指使的猶如臂指般的四股內勁,就好像瘋了一般的在鄭鳴的體內運行了起來。
  而在這些內勁運行過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的肌肉酸疼,皮膚上,更是生出了一條條的血絲。
  要不是鄭鳴的修為還算是扎實,就是這一滴地元鐘乳,就能夠直接將他的身軀給脹裂。
  怪不得碧血潭十年只是得到了一滴地元鐘乳,就能夠有那么大的效用,這地元鐘乳隱含的靈氣,實在是太過強橫。
  感慨中,鄭鳴的目光,就朝著自己尚未看完的墻壁掃了過去,他倒要看看,沒有了徐霞客的英雄牌,自己還能夠看到些什么。
  有點熟,想不起來是什么,這個好像那個,就是想不起來。
  就在鄭鳴覺得自己還是想辦法將這些地元鐘乳想辦法弄走的時候,陡然發現在那玉盤的左側墻壁上,竟然出現了一片字跡。
  這字跡出現的位置,自己剛剛看的時候,可是什么也沒有,這個時候,此地怎么會出現這些莫名其妙的字跡
  鄭鳴心中雖然帶著疑惑,但是他還是仔細的朝著那些字跡看去,幸好,這些字跡和鄭鳴來到這個世界所學習的字,沒有什么大的區別。
  “勁為血氣之精,血氣強則勁強,勁強如龍,貫穿九脈”
  四百多個字的口訣,讓鄭鳴看的臉色不斷的變幻。按照這口訣上所說,武者在破開丹田,化勁為氣之前,一共可以匯聚九道內勁。
  九道內勁同出,則可同時開辟人體內上中下三個丹田,而這四百字的口訣,則是標示著如何借助地元鐘乳之力,在體內修煉出九道內勁的法門。
  在鄭鳴這些年所得到修煉知識中,四道內勁達到頂峰,就可以破開丹田,化勁為氣而且破開的丹田,好像也只有一個丹田而已。
  武者的丹田,竟然能夠分為上中下,看來自己窩在一個小小的鄭家,在消息上還真的有點不低等。
  只不過可惜的是,這一篇看上去明明比鄭家熊抱功不知道高明多少倍的法門,只有破開丹田一篇,至于破開丹田之后,就沒有了。
  實在是該死啊
  鄭鳴心中暗恨之余,又面帶難色的朝著那蓮花玉盤內的地元鐘乳看去。這東西是好東西不假,但是自己該怎么帶出去呢
  直接拖著這個玉盤出去,一定會被家族的那些家伙瓜分的干干凈凈,他可不相信大長老或者二長老他們,會大大方方將所有的東西都留給他。
  而將地元鐘乳留在此地,不說自己修煉還需要地元鐘乳,就是自己再來取,恐怕也是難上加難。
  雖然看上去自己跟著家主一行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那是自己家的主人,來到自己的倉庫,自然不會有阻攔,你換個人試試。
  難道自己只是記住那不知名的口訣,然后就這樣離開那也虧的太狠了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他就發現在玉盤的下面,被隨意的丟著一個破了個豁口的黑色小瓶。
  這小瓶只有手指肚大小,黑色的材質在玉石的熒光下,倒也顯得一種異樣的美麗。
  只不過黑色小瓶口處的豁口,將小黑瓶的美感,一下子全部給破壞了,怪不得玉瓶的主人,就像是丟掉垃圾一般的將這玉瓶給丟棄了。
  喜滋滋的將玉瓶撿起的鄭鳴,在仔細檢查了一下小黑瓶并沒有什么泥土之后,就拿著小黑瓶放進了玉盤中。
  這小黑瓶雖然小,但是最少也能夠盛上百滴的地元鐘乳。雖然不知道修煉那不知名的法訣,究竟需要多少地元鐘乳,但是先拿出去才是自己的。
  至于后面的,以后再想辦法。
  嗯,好像有點不對,看著只是一轉眼,就已經消失了一小半的地元鐘乳,鄭鳴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怎么可能,這地元鐘乳怎么消失的如此快,這小黑瓶才多大一點,剛剛消失的地元鐘乳,最少能夠裝一百瓶啊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在心頭,鄭鳴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很多天才地寶,都是有忌諱的,比如那人參果,好像就有什么遇木而枯,遇水而化之類的忌諱
  地元鐘乳雖然最大的用處是鑄體,但是同樣是天生地長的至寶,要是也有這樣的忌諱,那么自己的損失可就大了。
  快速的將小黑瓶從玉盤中拿出,鄭鳴發現白玉盤中的地元鐘乳,已經只剩下小半。
  這一刻,他真的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雖然還有這么多的地元鐘乳,但是一下子損失一半,還是讓人肉疼。
  就在鄭鳴準備隨手將這個一下子讓自己損失大半地元鐘乳的小黑瓶扔掉的時候,驀然發現,本來輕飄飄的小黑瓶,竟然一下子變得百十斤重。
  莫非這里面有地元鐘乳這個念頭一出現在鄭鳴的心頭,他就快速的拿著小黑瓶朝著玉盤倒去。
  地元鐘乳就好像細流,從小黑瓶中不斷地流出,只是一會功夫,那地元鐘乳就再次盛慢了玉盤。
  看著那滿滿的地元鐘乳,鄭鳴的眼眸中,全部都是驚詫。這怎么可能,一個小黑瓶,怎么可能盛的了如此多的地元鐘乳。
  莫非這小黑瓶,是傳說之中的寶物
  心里狐疑不已的鄭鳴,再次將小黑瓶放入玉盆中,一眨眼功夫,玉盤之中的地元鐘乳,就已經完全沒入了小黑瓶中。
  將小黑瓶拿在手中,鄭鳴的心中喜滋滋的,雖然他還不知道這小黑瓶有什么妙用,但是光憑著能夠盛下足足是玉瓶體積百倍的地元鐘乳一點,就可以肯定,這是個寶物。
  也是對鄭鳴而言,最重要的寶物。
  也不知道是誰,這等的寶物,只是出現了一個豁口,就隨意的丟棄,真是一個敗家子啊
  心中鄙視了那敗家的人一番之后,鄭鳴的心中又想到了那隨意丟下小黑瓶的家伙。
  這等難得的寶物就好像垃圾一般的丟棄,這個家伙該是何等的富裕心中腹誹不已的鄭鳴,嘆了一口氣,將堵住口的小黑瓶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衣袋中之后,就再次看向那玉璧。
  將玉璧上的口訣全部記下,鄭鳴的手掌,就重重的落在玉璧上。雖然這玉璧的口訣他不知道是什么人留下的,但是他不希望這種好東西,再給別人發現的機會。
  四道強勁至極的內勁,匯聚在鄭鳴的手掌上,只是一刻鐘的功夫,就將那玉璧上的字抹的干干凈凈。
  仔細的在小洞口又搜尋了一番之后,發現再沒有什么丟失的東西,鄭鳴這才依依不舍的離開了小洞。
  按照時間估計,鄭鳴覺得自己進入碧血潭的時間就算是沒有一天,也差不多,他可不希望節外生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