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33 碧血潭

盤膝坐在坐在狼皮毯子上,鄭鳴并沒有修煉,而是在靜靜思索著自己接下來的道路。
  熊王拳已經修煉到了大成境界,內勁的鍛煉,也達到了十一品的中級,而蒼熊體帶給他的優勢,也開始不是那么明顯。
  雖然大成級的熊王拳,讓他近日橫掃四方,但是能夠擊敗鄭謹斌白煞手的,還是那九震破山。
  只不過,九震破山雖然威力強大,但是匯聚起力量來,實在是太慢,可以做輔助,卻不能夠作為自己的主要手段。
  七品的白煞手,就已經讓自己的熊王拳沒有太大的用處,那自己要是有一天遇到六品武技,遇到更高級的武技又會是一個什么樣子。
  比如傅玉清那一指。
  鄭家還可以給自己提供一些武技,但是自己不是沒有試過,只要是不適合蒼熊體的武技,自己修煉起來,和以往沒有任何的區別。
  自己的優勢,在于英雄牌,而獲得英雄牌,就需要更多的聲望值,而聲望值用過之后,就不可再生。
  黃色的聲望值,在晴川縣,不可能匯聚一千,而紅色的聲望值雖然能夠匯聚不少,但是嘗過了黃色聲望值好處的鄭鳴,對于紅色聲望值就有一種小小的嫌棄感。
  當然,這種嫌棄感不是說鄭鳴不要,而是紅色的聲望值和黃色的聲望值相比,差的太多了。
  就拿抽取的幾率來說,武將十分之一的幾率,運氣好的,十次能夠抽到三四次,但是運氣不好的時候,那就算是抽取一百次,可能一次也抽不到。
  自己需要一個更大的舞臺,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夠戰的更高,也只有這樣,自己才能夠賺取更多的聲望值
  “霸哥,我沒有醉,咱們接著喝”已經有點說不成話的鄭工玄,踉踉蹌蹌的走了進來。
  后面陪著他走進來的,是同樣醉醺醺的鄭霸。
  “小鳴,你爹喝多了,哈哈,你爹這些年在家族中,受了不少委屈,今日可算是揚眉吐氣了一次,今天高興”
  鄭霸說話間,用力拍了拍鄭鳴道:“你爹為了你,也是用心良苦,一直將你雪藏到現在,終于讓你一飛沖天”
  “小子不錯,哈哈哈”
  鄭霸晃晃悠悠的走了,而鄭工玄,則好像用盡了自己最后一絲的力氣,直接倒在了狼皮上,隨機鼾聲大作。
  接著燈光,鄭鳴靜靜的看著鄭工玄的臉,這是一張被醉酒的紅暈占滿的臉。
  但是在哪醉酒的紅暈中,鄭鳴看到了皺紋,看到了已經斑白了一半的白發。
  從穿越到現在的十幾年中,鄭鳴印象之中的鄭工玄,是一位嚴謹的父親,是一個什么事情都沒有讓他們兄弟操過心的人。
  所以這些年來,鄭鳴一直覺得,鄭家在鹿鳴鎮的小福貴是安穩的,是沒有任何劫難的。
  而他這些年來,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催動自己心頭的英雄牌上,對于這個家,以及家中的事情,沒有太多的關心。
  自己實在是有點太自私了,自己以往,應該多關心一下這個家,而不是讓自己的父親,猶如一座大山一樣,一直替自己等人遮擋風雪
  “列祖列宗,哈哈,工玄總算是對得起你們了,我們鄭家鄭家終于出了一個人才,雖然雖然離離那個要求還差不少,但是一代代的傳下去,那個那個總有一日”
  鄭工玄嘴中嘟囔著,聲音很輕,但是鄭鳴卻聽得清清楚楚。
  有那么一句話,就是人一旦到了放松的時候,就會忍不住將自己隱藏在心中最重要的事情說出來。
  那個要求,是什么要求鄭鳴想要問一下自己的父親,但是鄭工玄此時,也已經酣然入睡。
  在等了半個時辰之后,確定鄭工玄已經熟睡的鄭鳴,也窩在帳篷內的另一個狼皮墊子上休息。
  第二日清晨,鄭鳴等十三個少年,在族長鄭中望以及大長老二長老的帶領下,悄悄的走進了遠駝山的一個山谷。
  這山谷不大,放眼看去,和普通的山谷,并沒有任何的區別。
  鄭中望在進入山谷之后,就朝著站在自己兩側的大長老以及二長老點了一下頭。
  兩個長老也不開口,而是騰空而起,朝著山谷的四周搜尋了起來。
  雖然兩位長老的年齡,都已經七十歲以上,但是兩個人的動作,依舊快捷無比,特別是兩個人騰空躍上十丈高的高臺時,更是讓少年們羨慕不已。
  化勁為氣,就可以修煉輕功
  而以內勁作為基礎的跳躍之法,最多也就是能夠跳出三丈而已。而化勁為氣最重要的好處,并不是能夠修煉輕功,而是能夠延長人的壽命。
  六十歲之前,達不到化勁為氣,內勁就會漸漸的消退,就算是十品巔峰的高手,也會慢慢的失去戰斗力。
  但是一旦化勁為氣,不但壽命可以提升到一百二十歲,而且個人的巔峰狀態,也可以保持到一百歲。
  “家主,一切安好。”兩位長老同時飛回之后,朝著鄭中望說道。
  其實此刻有問題的可能性,根本就不高,別的不說,就說鄭家數百精英在這不大的遠駝山上,就基本杜絕了有人在偷看的可能性。
  但是兩位長老如此搜尋,卻也沒有人說多余,畢竟這碧血潭,被當成鄭家安身立命的根基。
  鄭中望點頭,卻沒有朝著山谷里面走,而是走到了一處石壁,然后伸手在石壁上敲打了九次。
  看上去,鄭中望的敲打,很是隨意,但是鄭鳴的眼眸卻告訴他,鄭中望敲打的很有規律。
  三次重擊,六次輕擊,而且這輕擊和重擊之中,還有一種規律,先是一次輕一次重,然后是兩次輕一次重,最后是三次輕一次重。
  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觀察力,什么時候變得如此細致。
  鄭鳴心中這個疑問剛剛升起,就想到了自己使用過的狄仁杰英雄牌,那抽絲剝繭的技能雖然已經用完,但是狄仁杰細致的觀察力,卻在自己身上留了一些嗎
  就在鄭鳴心中歡喜的時候,那本來和山石融為一體的石壁,陡然發出了轟隆隆的響聲,一個只能夠容納兩個人并肩進入的洞穴,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深幽的洞穴,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鄭鳴更是感到有一種寒風,從洞穴之中刮出。
  大長老和二長老對視了一眼之后,就同時朝著洞中走去,而所有少年的臉色,都緊緊的盯著那偌大的洞口。
  “這里就是我們鄭家碧血潭的所在,這碧血潭乃是我們鄭家安身立命之根本,你們都給我記住,就算是死,也不能將碧血潭的所在地暴漏出去。”
  鄭中望看著少年們,聲音嚴厲的說道。
  “弟子遵命”十三個少年同時拱手,鄭重無比的說道。
  鄭中望沒有在說話,目光盯著洞穴的他,手掌有點顫抖。
  已經感到自己觀察力大增的鄭鳴,這一刻明白,作為族長的鄭中望在緊張。
  而讓他緊張的東西,應該就是那碧血潭。
  一刻鐘之后,兩位長老同時走了出來。不但二長老那經常笑的臉被笑意所籠罩,就是大長老的臉上,同樣充滿著笑容。
  “稟告宗主,碧血潭已經成型,真是天佑我鄭家。”大長老上前一步,聲音高亢的說道。
  鄭中望臉上的喜色,一下子增添了不少。雖然從兩位長老的神色上,他已經猜出了結果,但是此時兩個人將碧血潭的情況講出來,他還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不但成型,而且碧血潭之中隱含的靈氣,好像比以往增加了一成”二長老說話間,從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個玉瓶,輕輕的遞給了鄭中望。
  鄭中望打開玉瓶,將玉瓶內的東西朝著自己的手中倒去,就見數十滴色呈碧綠顏色的水滴,從玉瓶之中滴入他的手中。
  “色如碧血,好,這一次碧血潭說不定能夠給咱們鄭家,培育出更加強大的人才”
  鄭中望說話間,猛地催動自己的真氣,那數十滴碧綠色的水滴,瞬間化成了水汽。
  鄭鳴在水滴化成水氣的時候,就看到一點點若有若無的碧綠色氣體,沒入了鄭中望的體內。
  “鄭鳴,你第一個進去,記住,你的時間是一天。”二長老目視著鄭鳴,沉聲的道:“這一天之內,只要能堅持,不論是多么的痛苦,你都不能夠從碧血潭之中走出來,明白嗎”
  鄭鳴自然明白,這碧血潭是堅持的時間越久,獲得的好處也就越大。
  “請長老放心,弟子一定會堅持下來,不會辜負家族的期望。”
  大長老看著邁步走向洞府的鄭鳴,心中的恨意不由得又增加了三分,這碧血潭十年積累的靈力,自然是第一個進去的人,獲得的靈力也就越多。
  本來,這第一個進入的人,應該是自己的孫子鄭謹斌,現在卻背鄭鳴這小子給奪走。
  實在是可惡至極
  鄭鳴邁步走進石洞,發現這從洞口看黑通通的石洞,在里面并不是太黑,淡淡的熒光閃爍,讓這石洞雖然不能夠像白天一樣的清晰,卻也能夠看得清路。
  順著洞口,鄭鳴一直走了一刻鐘,前面就變的豁然開朗,一個足足有三間房間那么大的空間,出現在了鄭鳴的眼前。
  這片空間,是在鄭鳴走來的同道下方,從通道處往下看,就見一個三尺大小的小潭,出現在鄭鳴的眼前。
  借著熒光,小潭的水波顯得越加的翠綠,鑲嵌在一片黑色的巖石上,給人一種詭異的美感。
  碧血潭這就是碧血潭
  ps:今天臨時有事,更新晚了,貓貓在這里非常感謝所有兄弟對于隨身的支持,而隨身現在還是一顆幼苗,非常期待各位兄弟的支持,請大家有支持推薦的票票,都給隨身。還沒有收藏的兄弟,也麻煩收藏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