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31 黃色聲望值(求推收)

作為鄭家的三十六鎮首之一,鄭中鴻的修為是十品中期,而且和鄭鳴這些少年比,他還有一個少年們沒有的優勢。,
  那就是,他久經戰陣,戰斗的經驗,比鄭鳴這等的少年,不知道高多少。
  要是沒有鄭鳴前些時候的斬將奪旗,那么鄭鳴對于鄭中鴻的挑戰,幾乎就是不自量力的表現。
  但是現而今,有擊敗白煞手,流星飛刀差點讓大長老吃虧的戰績,讓不少人對于這張比試,充滿了期待。
  特別是那些和鄭鳴要一起進入碧血潭的少年,此時一個個更是目光之中充斥著期待。
  雖然他們大多數都敗在了鄭鳴的手中,但是鄭鳴對于鎮首的挑戰,還是讓他們感到振奮。
  畢竟鄭鳴代表的是他們這些年青一代,年青一代挑戰鎮首的情形,還是第一次出現。
  “中鴻,一上去就壓制住這小子,萬萬不可讓他施展飛刀!”大長老在鄭中鴻從自己身邊經過的時候,低聲的向鄭中鴻叮囑道。
  鄭中鴻點頭,對于鄭鳴這個對手,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伴隨著一聲開始從三長老的嘴中喝出,鄭中鴻揮拳起身朝著鄭鳴沖了過去,而就在他起身接近鄭鳴的剎那,一條長有五尺的鎖鏈,陡然從鄭中鴻的衣袖中飛出。
  驚風鎖鏈,鄭中鴻家傳的十品高級武技,多年來,鄭中鴻一般不到生死關頭,基本上是不會施展這驚風鎖鏈的。
  可是這一次,面對比他小足足三十歲的鄭鳴,鄭中鴻沒有顧忌自己在家族之中的身份,直接用他最強的攻擊朝著鄭鳴打了過去。
  五金鍛造而成的鎖鏈,在鄭中鴻內勁的催動下,威勢讓人不由心寒。
  鄭鳴面對這詭異的驚風鎖鏈,心中也是一緊,但是他絲毫沒有慌亂,一式熊王搬山就迎了上去。
  五尺的鎖鏈,在鄭中鴻的手中,忽而如槍,忽而如鞭,忽而抖動成為一條長棍,變化莫測,十幾個回合之后,就開始將鄭鳴壓制在自己的圈子里。
  “嘖嘖,這還是當叔叔的,一上來先動手不說,還直接動了兵器,沒想到,咱們還有這么一個絲毫不留情面的叔叔啊!”鄭驚人怪聲怪氣的說道。
  他的話,聽到觀戰的鎮首們耳中,讓這些鎮首們不由得面紅耳赤。
  雖然和鄭鳴動手的不是他們,但是他們作為和鄭中鴻同輩的人物,臉上也火辣辣的。
  鄭鳴挑戰在先不假,但是作為叔叔輩的人物,這鄭中鴻,實在是有點太不講究啊!
  但是話又說回來,鄭鳴這個小子,現在表現的實在是有點太妖孽,要是鄭中鴻不一出手就以自己最強的驚風鎖鏈占據上風,說不定已經敗在了鄭鳴大成的熊王拳上。
  不要臉和敗在一個晚輩的手中,這兩點都丟人,但是敗在一個晚輩的手中,無疑是更加的丟人。
  二十多個回合之后,鄭鳴就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雖然他已經摸清楚了鄭中鴻的招式,也從熊王拳之中,找到了應對的手段。但是他的修為比鄭中鴻要低。
  更何況一寸長、一寸強,鄭鳴自己赤手空拳,想要破開驚風鎖鏈,光憑熊王拳不成。
  而一直纏斗下去的話,鄭鳴覺得自己的熊王拳雖然能夠支撐百十招,但是最終,卻要敗在驚風鎖鏈下。
  自己這次,要的是打擊鄭中鴻等人的可惡嘴臉,怎么可以敗在他的手中!
  在思索了剎那,鄭鳴就有了決斷,他現而今最重要的是破開驚風鎖鏈給自己的束縛,然后用流星飛刀配合熊王拳。
  打定主意之后,鄭鳴就開始運用右拳應敵,而他的左手,則開始不漏聲色的匯聚內勁。
  一道、兩道、三道……
  二十招過去之后,鄭鳴已經在自己的手掌中,匯聚了三倍的內勁,而這個時候,鄭鳴能夠移動的圈子,也被鄭中鴻逼的只剩下剛才的一半。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此時勝負已定。
  “年輕人還是需要磨練,鄭鳴這小子年少輕狂,這是他自己自找苦吃!”
  “勝了幾個同輩,就覺得自己了不起,這一次,中鴻是好好地給他上了一課。”
  “希望中鴻哥能夠將手中的鎖鏈收住,不要將這小子傷的太狠。”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中,大長老陡然喝道:“中鴻,鄭鳴還是晚輩,你一定要把握住,萬萬不可傷了他的性命!”
  這句話大長老一喊出,了解他的二長老等人臉上就是一變,大長老這哪里是阻攔鄭中鴻,他這么做,分明就是告訴鄭中鴻,不要留手,只要不打死怎么就行。
  但是明白歸明白,大長老這句話,說的可謂是沒有半點的紕漏,你就算是心中不爽,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鄭中鴻沒有吭聲,但是他的流云鎖鏈,施展的卻是越加的快速,威力也更大了九分。
  “嗖!”
  鄭中鴻將手中的鎖鏈催動,一如一條長棍,朝著鄭鳴的頭頂砸了下來,要是被砸中,這一次鄭鳴恐怕就要沒有了性命。
  而這個時候的鄭鳴,想要躲避已經是來不及。本來就在為鄭鳴擔憂的鄭工玄等人,此時一個個臉色大變。
  但是這一刻,他們誰也來不及出手,更何況大長老的身子,在這一刻,還有意無意的挪動了幾下,擋在了他們沖過去的必經之路上。
  就在那鎖鏈要打到鄭鳴身上的瞬間,鄭鳴的拳頭,朝著那鎖鏈迎了過去。
  這用拳迎向鎖鏈,在眾人看來,是鄭鳴舍車保帥的唯一法門,畢竟他的修為,比鄭中鴻差的多,在加上手掌對鎖鏈。說不定鄭鳴的這只手掌,就要廢掉。
  廢掉好啊!大長老看著鄭鳴的手掌,眼眸之中,充滿了希翼。
  可是就在鄭鳴的手掌和那鎖鏈碰在一起的瞬間,那被內勁催動,猶如棍棒一般的鎖鏈,卻陡然一軟,猶如一條死蛇一般的軟了下去。
  鄭中鴻的臉色一變,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鎖鏈竟然會變成了這種樣子。可是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鄭鳴已經騰空朝著后面飛馳。
  要是被鄭鳴逃過自己鎖鏈的封鎖,在想擊敗鄭鳴,就是難上加難,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鄭中鴻騰空而起,朝著鄭鳴直接追了過去。
  至于鎖鏈的招式,他顧不得那么多了。
  可是就在他騰空而剎那,就見鄭鳴的手掌揮動,十數把飛刀,帶著一片的銀光,朝著鄭中鴻直接罩了下去。
  眾星捧月!
  流星飛刀最后一招,鄭鳴這一招的修為,也僅僅達到了會意的境界,但是這一招瞬間,已經封鎖了鄭中鴻的全身要穴。
  鄭中鴻發現飛刀的時候,飛刀已經到了他的近前,多年的戰斗經驗,在這一刻,幫助了他。
  身形向前一滾的他,躲過了咽喉和胸口的要穴,將自己身上肉多的地方,直接貢獻了出來。
  “噗噗噗!”
  讓人心驚的聲音之中,九把飛刀沒入了鄭中鴻的身體,其中最狠的一柄,直接從鄭中鴻的大腿根沒入,艷紅的鮮血,從鄭中鴻的身上噴涌而出。
  這一刻的鄭中鴻,已經沒有了在站起來的力量,他雙眸緊緊的瞪著鄭鳴,有憤怒,有不信,但是更多的,卻是畏懼。
  剛才的飛刀,讓他感到自己面對死亡,是那么的近,就算是現而今鄭鳴想要斬殺他,恐怕也只是一柄飛刀的事情。
  鄭鳴贏了!這個結果,讓不少人有點不敢相信,當大長老用憤怒的目光看向鄭鳴的時候,二長老卻沉聲的道:“鄭鳴這次能將飛刀斬落的位置確定在皮糙肉厚之處,很是不容易啊!”
  這句話,是在夸獎鄭鳴手下留情。
  而作為家主的鄭中望也點頭道:“是啊,這小子在這個時候能夠留手,真是宅心仁厚!”
  被扶起的鄭中鴻,此時忍不住想要罵娘,什么宅心仁厚,是我自己躲避的好不好。
  可是敗在了一個晚輩的手中,已經讓他丟盡了顏面,那里還有能說出什么話來。
  接下來鄭鳴沒有在進行挑戰,一來是他的內勁,已經消耗的七七八八;這二來,則是他鄭工玄不允許。
  當他在鄭工玄旁邊坐下來的時候,沒有人提他還有三個對手沒有打敗,也沒有人質疑他第一個進入碧血潭的資格。
  就連那些緊跟大長老的鎮首,在鄭鳴的目光看向他們的時候,一個個的目光,也都帶著笑意。
  他們是真的對鄭鳴有些畏懼,鄭鳴能夠將鄭中鴻打的這么慘,同樣也能夠將他們打的這么慘,更何況一旦敗在鄭鳴的手中,那不只是要受皮肉之苦,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名聲,還要受損。
  鄭鳴沒有理會接下來的比武排位,他再坐下之后,就開始觀察自己心頭的聲望值表。
  紅色聲望值,變化不是太大,而那黃色的聲望值,卻讓他吃了一驚。
  一千零三!
  自己的黃色聲望值,竟然達到了一千零三!這一千零三個黃色的聲望值,究竟有什么用處!
  鄭鳴的心一下子火熱了起來,他此時也顧不得四周還有不少人,就快速的催動自己的心神浮在了黃色的聲望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