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30 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求推收)

這一沖,任誰都能夠感到,大長老這一刻不懷好意。鄭鳴剛剛和鄭謹斌拼了一拳,此時應該是強弩之末,怎能擋得住大長老這惱羞成怒之下的一抓
  更何況大長老的修為,是九品巔峰。已經開辟丹田,化勁為氣的大長老,原本就不是鄭鳴這種十一品的武者可以匹敵的。
  “大哥,有話好說”圓臉的二長老在猶豫了剎那,陡然騰空而起,朝著大長老攔截了過去。
  大長老冷哼一聲,右手長袖擺動,就好像一道氣棍,朝著二長老的身軀打了過去。
  二長老的雙手,重重的擊在氣棍上,剎那間,二長老的身軀朝著后方倒飛出了一丈多遠。
  落地的二長老看著依舊朝著鄭鳴沖去的大長老,眉頭皺的更緊了三分。
  剛才的交手,讓他感覺到了自己和大長老之間的差距好像又有拉大的趨勢,要是長此以往的話,他就更加難以和大長老為敵。
  他的眼眸又朝著作為家主的鄭中望瞅了一眼,發現鄭中望面無表情,無動于衷,根本就沒有攔截的意思。
  這讓他心中對于鄭中望這個家主,越發的失望。
  此時,鄭家大長老離鄭鳴,只有兩丈多遠,在場的人之中,已經沒有人能夠幫得了鄭鳴。
  鄭鳴的眼眸很冷,在大長老的身軀就要沖到自己近前的剎那,三柄飛刀,呈現品字形朝著大長老飛起。
  三星伴月
  流星刀法的第二式,經過這些時日的修liàn,鄭鳴已經將這一招,修到了會意的境界。
  快如閃電的飛刀,在大長老的眼中,卻是沒有半點作用,就在三柄飛刀要落在自己身上的剎那,大長老身形不動,依舊是左手揮動,朝著飛刀迎去。
  “當當當”
  伴隨著這三聲脆響,那三柄飛刀只是頃刻功夫,就在虛空之中破碎開來。
  要知道鄭鳴所用的這些飛刀,可是用精鋼鑄造而成,別說是手掌,就算是緬鋼打造的寶劍,也難以斬斷。
  可是這一次,卻被大長老的手掌給擊成碎片。
  看著氣勢越加增強的大長老,鄭鳴心中雖然感慨,但是揮手間還是將七柄飛刀打出。
  七星追月
  同樣是會意級別的境界,這七把飛刀的飛出,讓那些觀戰的鄭家鎮首們大多臉色大變。
  雖然他們一個個都身經百戰,但是面對這快如閃電的七把飛刀,他們的心中還是發緊。
  要是鄭鳴用這種飛刀之術對付自己,自己能夠躲得過去嗎?
  捫心自問的同時,關注鄭鳴和大長老的人,也更加的認真。大長老面對這一柄取他咽喉,兩柄取他雙肩,四柄攻擊他胸膛和雙腿的飛刀,眼眸中閃過一絲遏制不住的怒意。
  “雕蟲小技”伴隨著這樣一聲怒喝,大長老左掌揮動,朝著虛空之中畫了一個圈子。這圈子只有一尺大小,但是在大長老劃出這圈子的瞬間,卻好像有一股吸力,將七把飛刀,吸入了圈子之中。
  大長老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色,可是就在這一刻,又是一柄飛刀飛出。
  這柄飛刀的速度,更快,更準,也更狠他所取的位置,是大長老丹田三寸之下,而且這把飛刀把握的時間,更是大長老舊力已盡,新力未生之時。
  要是一般人,這樣一刀根本就躲不開。一些鎮首看著那飛刀的所取位置,心中更是發寒。
  他們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絕對躲不過這一刀,而一旦被這一刀割中,那絕對是以后沒臉見人。
  鄭驚人看著已經快要沖入大長老丹田位置下三寸的飛刀,一雙大小不一的眼睛,都瞪到了極致。
  乖乖,小爺以為自己已經夠牛的,萬萬沒想到,這一山還比一山高啊本來自己還想收這個不聲不響的家伙當小弟,看來以后還是死了這個心思吧。
  那可是大長老啊自己雖然恨不得找個機hui將這家伙狠狠的捶上一頓,但是敢于對大長老丹田下三寸動刀,自己還真沒有那個膽子。
  希望這一刀,一定要割中,要是割中的話,整個鄭家,就是真正的好玩了。
  “孽障”大長老畢竟是大長老,就在他飛刀要落在他丹田下三寸位置的時候,就見他身形晃動,一個平沙落雁式,直直的朝著地上摔了下去。
  這一摔,速度很急,讓大長老根本就來不及變招,所以大長老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過也正是這一摔,讓大長老躲過了那驚心動魄的一刀,鋒利的飛刀帶著兩寸距離的差別,重重的落在了一塊石頭中。
  直沒入柄的飛刀,向所有人昭示著這飛刀的威勢。連石頭都能夠扎入,那要是割在丹田下三寸處,就算是大長老,恐怕也少不了挨上一刀的命運。
  “豎子,竟敢欺我”怒吼一聲的大長老,從地上站起,就準備在沖上去,而這個時候,二長老和鄭中望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
  “大長老,稍安勿躁”鄭中望的臉色雖然陰沉,但是那眼中的笑意,卻是怎么也掩蓋不住。
  “稍安勿躁,去他娘的稍安勿躁,這個孽障竟敢對我動手,實在是膽大包天,大逆不道……”
  大長老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有人沉聲的道:“大長老,你雖然是家族的大長老,卻也不能顛倒黑白。”
  “咱們整個家族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你大長老氣勢凜然,朝著我兒子沖去”
  “你那摸樣,分明就是要以大欺小。”鄭工玄手指著大長老,怒聲的道:“作為家族的大長老,我們尊敬你,但是你雖然是大長老,也不能忘了家族的規矩”
  “你如果再敢對我兒動手,我現在就去找太上長老評理,在鄭家,還不是你一手遮天的時候”
  大長老的臉色,一下子漲得通紅,他的眼中,甚至閃動出了殺意,但是當他看到站在自己身邊的二長老以及四周臉上神色各異的鎮首,他最終還是將這一口氣壓了下去。
  雖然大多數的人,都跟他一心,但是眾怒還是難犯的,更何況鄭工玄提到太上長老,讓他不得不心存顧忌。
  “鄭工玄,你血口噴人,我剛才只是要查看一下,他究jing施展的是什么武技。”大長老雖然聲音很大,但是從他的話語中,不少人能夠感到大長老的退意。
  畢竟,在這件事情上,大長老不占理。
  鄭鳴看著猶如獅子一般站在大長老近前的鄭工玄,就覺得四周的陽光暖暖的。此時的他,已經在心中準備好了那張厲若海的牌,只要大長老動手,說不得他就要將整個鄭家殺一個血流成河再說。
  “工玄,大長老絕對不會對一個晚輩動手,這一點你不要誤會”二長老說到此處,朝著鄭鳴的方向掃了一眼道:“至于鄭鳴用的武技,明明就是熊王拳”
  “大長老,你不會連咱們家族的熊王拳都不認識吧”
  大長老臉色變幻之間,冷聲的道:“熊王拳,咱們家族的熊王拳,什么時候有如此大的威力?”
  “一般的境界自然沒有,但是鄭鳴的熊王拳,已經達到了大成的境地,會生出變化,也是在所難免。”二長老臉上笑容不變,他朝著鄭中望掃了一眼道:“出現有人將熊王拳練到大成境界,也是咱們鄭家的喜事。”
  “我看咱們還是盡早將這件事情,向太上長老報喜才是。”
  “另外,這次比武排位,鄭鳴就不用再進行下去了,整個鄭家的少年,恐怕沒有人愿yi出來比試。”
  雖然大長老恨極了鄭鳴,卻也不得不承認,鄭家年青一代的晚輩,沒有人是鄭鳴的對shou。
  他點了點頭道:“可以讓鄭鳴第一個進入碧血潭。”
  四周無論是鎮首還是進入碧血潭的少年,沒有一個吭聲反對,因為剛才鄭鳴的實力,已經清清楚楚的表現了出來。
  鄭謹斌連白煞手都施展出了不行,其他人更不行
  “鳴兒,還不快謝過家主”鄭工玄在大大松了一口氣的同時,趕忙向鄭鳴說道。
  鄭鳴此時的內勁,已經恢復了六成,他朝著鄭中望抱拳感謝之后,目光落在了紫袍中年男子的身上。
  “家主,鄭鳴對于十九叔一向仰慕,今日有緣和十九叔見面,我這個當侄兒的希望向十九叔討教兩招”
  鄭鳴的話,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隨著他這句話出口,一時間卻讓剛剛平靜下來的局勢,再次升起了波瀾。
  鄭鳴口中的十九叔,就是那個紫袍大漢,也就是他,在一直幫著大長老搖旗吶喊,不愿yi放過鄭鳴。
  按照鄭家的輩分,鄭鳴應該叫他十九叔,可是這一刻,紫袍大漢的臉色,一下子變的醬紫。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鄭鳴當著如此多人的面,挑戰他
  以一個晚輩,挑戰一個鎮首,這本來就夠讓人吃驚的但是聯系到紫袍大漢今日的所作所為,沒有人不知道鄭鳴現在想要干什么。
  這個少年,心眼還真不是太大,這不但是睚眥必報,而且報起仇來,還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怎么?十九叔要是覺得自己能力不濟,指導不了我這個晚輩,盡管開口就是。”
  “我就當剛來的時候,某些人說過的話,僅僅是放屁”鄭鳴笑吟吟的看著紫袍大漢,一字一句的道。
  “黃口小兒,你不要覺得戰勝同輩,就目中無人,今日我讓你知道知道,你和我之間,究jing有多大的差距。”紫袍大漢手指鄭鳴,怒聲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