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28 猛虎三殺(求推收)

站在鄭謹斌的對面,鄭鳴能感到鄭謹斌那森然的氣勢。,.biquge5200.
  鄭謹斌沒有撒謊,他的猛虎拳,真的達到了入微的境界,但是這一刻,一股滔天的戰意,同樣從鄭鳴的身上沖起。
  他感到,自己此時已經化身成為一頭蒼茫大地上的巨熊,正在面對一頭從天地間沖下的猛虎。
  餓虎撲食
  鄭謹斌整個人騰空而起,手掌呈現虎爪之勢,朝著鄭鳴的胸口狠狠的抓來。
  前些時候,在鹿鳴鎮,鄭虎同樣施展過這一招,但是同樣的招式,無論是氣勢還是威力,都和鄭謹斌這一招差的太遠了。
  鄭鳴能夠感應到,鄭謹斌這一招隱含的五種變化,無論他如何躲避,鄭謹斌都能夠隨意變動招式。
  而猛虎拳入微的境界,更能夠讓鄭謹斌的內勁,變的更加的強橫。
  “看來這一次,謹斌三招之內,就可以將這鄭鳴擊敗,他剛才仗著入微境界的熊王拳,每一次戰勝都用不到三招,這一次該是謹斌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時候了”
  “可不是,雖然猛虎拳和熊王拳同樣是入微境界,但是兩套拳法之間品級的差距,是改變不了的。”
  “實際上,鄭鳴敗的也有點可惜,要是他有猛虎拳修煉的話,說不定也能夠將猛虎拳修煉到入微的境界。”
  帶著一絲感慨的話,和眾人剛才的話語有點不那么合拍。雖然很多人都已經認同了鄭鳴的天資,但是依舊有人冷笑道:“猛虎拳的入微境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夠突破的。”
  這句話,讓坐在石榻上的大長老,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而就在大長老點頭的瞬間,鄭鳴也做出了應對,他手掌翻動,一式熊王搬山,朝著那餓虎撲食迎了上去。
  拳和拳,在虛空之中接連碰撞了七次鄭謹斌一連朝后退了七步,而鄭鳴同樣退了七步。
  鄭謹斌的眼眸中,充斥著不信,這七拳,他竟然沒有占到絲毫便宜,這讓他有點不敢相信。
  同樣是入微級的境界,但是自己的拳法,可是比鄭鳴的拳法高上一品,怎么可能是不分勝負呢。
  而且在剛才的碰撞之中,鄭謹斌隱隱約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的一些攻擊,好像正好被鄭鳴給封死
  好像自己還有點處于下風
  這不可能,不甘心平分秋色這個結果的鄭謹斌,整個人騰空而起,施展出了猛虎拳的絕技:猛虎三殺
  這猛虎三殺一招三式,一式快似一式,一式的殺意也強過一式三式連環之下,有一種突破九品武技藩籬的威勢。
  已經將猛虎拳練到入微境界的鄭謹斌,將這猛虎三殺施展的猶如行云流水,剎那間漫天的拳影,就包圍了鄭鳴。
  “好一招猛虎三殺”
  “這一次鄭鳴要是還能夠堅持住,我可以將腦子扭下來”
  “熊王拳那種垃圾拳法練到入微,也只是能夠比擬猛虎拳的會意境界,這一次鄭鳴敗定了”
  鄭驚人沒有理會四周的議論,他瞪著自己一大一小兩個眼眸,心中暗自嘀咕道:這猛虎三殺如此兇殘,要是換了自己,又怎么來破。
  站在他不遠處的鄭工玄,此時緊緊的攥著拳頭,他的心中,充斥著對自己兒子的擔憂。
  這猛虎三殺,就算是他,也難以接下,鳴兒怎么能夠接得下,等著三式,自己就讓鳴兒認輸
  就在鄭工玄下定決心的那一刻,不動如山的鄭鳴動了,依舊是普通的熊王拳,他一連打出了九拳。
  雖然鄭鳴的拳,顯得有點笨拙的味道,但是全快如風。
  “嘭嘭嘭”
  拳勁在虛空之中碰撞,漫天的拳影,已經遮擋住了鄭鳴和鄭謹斌的身影。騰空而起的鄭謹斌,在不少人的眼中,此時就是一只猛虎,但是鄭鳴這一刻給人的感覺,卻是一頭蒼熊,一頭咆哮在大地上的蒼熊。
  “嘭”當漫天的拳影消失的剎那,鄭鳴的拳,重重的擊打在了鄭謹斌的肋下,將鄭謹斌直接震飛了出去。
  就好像一個破布袋,鄭謹斌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雖然鄭謹斌快速的站了起來,但是這一刻的鄭謹斌,已經沒有了剛才那種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自信。
  他的目光,除了不信,就是憤怒。
  他緊緊的盯著鄭鳴,就好像一只已經殺紅了眼的猛虎一般。
  這怎么可能,不是應該鄭謹斌擊敗鄭鳴才對嗎怎么鄭鳴將鄭謹斌給擊敗了。
  而且還是將直接打的口吐鮮血
  這在不少人的眼中,根本就不應該,可是偏偏不應該的事情,就這么發生了。
  大長老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他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但是事實卻告訴他,他看到的,一點錯兒都沒有。
  鄭謹斌敗了,在這一輪的交手之中,各方面都壓到鄭鳴的鄭謹斌敗了。
  而且敗得沒有絲毫的征兆,敗的無比的直接。
  鄭中望站了起來,二長老、三長老,幾乎鄭家所有的長輩,這一刻全部站了起來。
  他們的目光,有的再看鄭謹斌,但是更多的卻好是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這個少年,從今天到來,就在推翻自己等人的認知,在創造奇跡,但是現在,他們還是震驚于少年所創造的奇跡之中。
  少年擊敗了鄭謹斌,少年此時,無疑是鄭家年青一代的第一人。
  大長老笑的有點苦澀,比武排位,本來是他提出來的。現而今,卻成了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不應該啊,同樣是入微境界,為什么猛虎拳會敗給熊王拳,這這不對頭啊”
  一個粗壯的漢子,手中比劃著猛虎三殺,話語之中充斥著懷疑。
  這個漢子的話,吸引力不少人的目光,而就在他比劃的時候,那臉上綻放出笑容的二長老,突然道:“入微境界的熊王拳自然不行,但是大成境界的呢”
  大成境界四個字,頓時將所有的人都驚呆在了那里,這四個字的效果,比之剛才鄭謹斌被擊敗,更讓人震驚。
  “怎么可能,熊王拳從我族先祖開始,就沒有人能夠將他修煉到大成境界,鄭鳴何德何能,竟然能夠將熊王拳修煉到大成境界”
  “就算是熊王拳是最低等的十品下級武技,鄭鳴也不可能將他修煉到大成,他才多大年齡”
  “可他要不是將熊王拳修煉到大成,他怎么能夠擊敗已經將猛虎拳修煉到入微境界的鄭謹斌”
  “應該是大成境界吧”
  二長老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胡須,沉聲的道:“心隨意動,有意無招,是為大成。剛才鄭鳴的熊王拳,一共施展了九招,而且還是并不連貫的九招。”
  “就算是入微的境界,也做不到這種變化,所以鄭鳴的熊王拳,只能是大成”
  鄭謹斌沒有聽四周的議論,他緊緊的盯著鄭鳴,好一會才幽幽的道:“你的熊王拳,不是入微”
  “不是入微,我的熊王拳是大成。”鄭鳴這一次沒有絲毫的隱瞞,他說話間,直接向前跨走了一步。
  這一步之間,自有一股攝人心神的威壓。一般人在這威壓之中,會忍不住直接認輸。
  “大成境界的熊王拳,我鄭家多少年來,都沒有出現過有人將熊王拳修煉到大成境界的情況。”鄭謹斌用手將自己嘴角的血跡抹去,一雙眼眸緊緊的盯著鄭鳴道:“但是,你覺得你的熊王拳達到大成境界,就能夠奈何的了我嗎”
  “雖然你很了不起,但是今日,這第一個進入碧血潭的人,只能是我鄭謹斌。”
  大長老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精光,他猛的朝著鄭謹斌大喝道:“謹斌,輸了就是輸了,不要勉強”
  對于大長老的話,鄭謹斌并沒有在意,他雙手緩緩的推動,施展出了一種詭異的姿勢。
  這姿勢再出現的剎那,鄭鳴就感到鄭謹斌的氣勢一變。如果說剛才鄭謹斌的猛虎拳讓他整個人兇悍如虎,那么現而今的鄭謹斌,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
  “大長老,你怎么可以”二長老怒視大長老,眼眸之中充斥著火焰。
  作為家主的鄭中望,此時也冷冷的看著大長老,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大長老已經在鄭中望的目光下,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大長老看著已經將這一招施展出來的鄭謹斌,強硬的道:“早晚都是傳授,我只是傳的早一點。”
  “大長老,現而今鄭謹斌施展出這種禁招,你應該知道這對鄭鳴是多不公平”二長老嘆了一口氣,沉聲的向大長老喝道。
  大長老看著一雙雙看向自己的眼神,從這些眼神之中,他看到了不少人的不滿。
  他心中清楚,自己將那招傳授給鄭謹斌,實在是犯了家族大忌,所以此次也不敢再強硬。
  “就算是斌兒贏了,這一次,我也算他輸”
  和與大長老糾纏招式相比,最擔心鄭鳴的,是鄭工玄。他這個時候,想到的是家族之中的一個傳說。
  白煞手,家族之中唯有族長和大長老才能夠修煉的七品武技白煞手
  對于這白煞手,很多人都沒有見過,甚至有不少人都懷疑,鄭家是不是真的有白煞手的存在。
  以往,鄭工玄對于白煞手的傳說,也是似信非信,但是現而今,鄭謹斌竟然施展出了白煞手。
  而白煞手對付的對象,是他的兒子
  “鳴兒,快點退開,那是白煞手”鄭工玄顧不得其他,一邊騰空朝著鄭鳴沖去,一邊大聲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