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25 年少輕狂(求推收)

山風呼嘯,大旗半卷
  整個山崗,這一刻完全沉寂了下來。小說,.biquge5200.一道道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他們的腦子中,還回蕩著剛才鄭鳴所說的話。
  少年在說出不贊同比武排位的時候,他們只是冷笑。他們知道少年不會贊同,畢竟這本來就是沖著這少年來的。
  可是少年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們目瞪口呆。
  作為家主的鄭中望,緊緊的盯著說話的鄭鳴,有點不敢相信這話是真的。
  而鄭家大長老臉上的笑容,在這一刻,也消失了不少。他的眼眸,開始重新打量這個少年。
  至于二長老等人,也都覺得匪夷所思。眼前的局面,顯然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他們本以為,這個少年會萬般委屈。那鄭霸甚至將準備安慰這少年的詞兒都想好了。
  卻沒有想到,少年竟然說出了剛才一番話。
  這其中,吃驚的也好,疑惑的也罷,最不舒服的,就是鄭謹斌了,本來在他眼中,只是一個自己只要伸伸手,就可以輕輕松松捏死的臭蟲,在這個時候,居然敢自不量力的挑戰自己。
  而且還是這樣目無余子的挑戰自己
  他沒有向任何人開口,騰空就朝著鄭鳴沖了過去:“小子,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鄭鳴看著那和鄭謹瀧有三分相似的臉,當時就確定了這個人的身份:鄭謹斌,鄭家這一代的最強者。
  也被譽為鄭家這一代,最有可能突破七品武者的人。
  來遠駝山的路上,鄭鳴的心中還有點猶豫:到底是聽老爹的話,老老實實的用碧血潭鑄體呢,還是揍幾個不順眼的家伙,給自己賺取一些聲望值
  一邊是父親的期望,一邊是聲望值抽取英雄牌的誘惑,讓鄭鳴很為難。
  但是隨著鄭驚人的傳話,鄭鳴就已經下定了決心,他這次,不但要那些人的如意算盤打空,更要讓一些人偷雞不成蝕把米。
  而當這些人義正言辭的,要將他最后一條退路封鎖的時候,鄭鳴忍不住了。
  他要將這些人的狗臭嘴臉,一個個踩在腳下,他要讓這些人知道,得罪自己的后果。
  “我手下不打無名鼠輩,你自己報個名”鄭鳴一邊冷笑著看著鄭謹斌,一邊快速的催動九震破山的法訣。
  一道內勁之力,兩道內勁之力
  鄭工玄同樣呆住了,本來已經準備委屈求全的他,萬萬沒想到這個性情還算溫順的兒子,竟敢直接挑戰。
  不,這不是挑戰,這是目無余子的橫掃
  雖然這話,他聽的很舒服,但是作為一個父親,他更多的卻是擔心。
  “鳴兒,你給我回來”鄭工玄說話間,就要拉住鄭鳴,可是就在他伸手的時候,一個身影已經擋在了他的身前。
  鄭玉娘,鄭家晴川縣三十六鎮首之中唯一的女子,同樣也是大長老的心腹愛將。
  就見她扭動著風韻猶存的身姿,笑吟吟的道:“工玄哥,真是虎父無犬子啊”
  “橫掃我鄭家年青一代,嘖嘖,還真是好大的豪氣,只不過當著家主和所有鎮首說出這樣的話,那可要說到做到。”
  “按照咱們鄭家的家規,欺主罔上,可是罪不可赦喲”
  鄭工玄的臉色一變,鄭家的家規,他那里不知道,但是規矩再大,也不能把自己的兒子給舍棄了。
  就在他準備一咬牙,拼著自己這個鎮首不做,也要將鄭鳴叫回來的時候,那位二長老站起來道:“君子一言,如白染皂,工玄,少年輕狂,情有可原,只要讓他為輕狂付出點代價,以后不再輕狂即可。”
  二長老的話,是在幫鄭鳴,他一個年少輕狂,將鄭鳴剛才那番話惹起的眾怒給壓了一些。
  只不過,這一個年少輕狂,雖然給鄭鳴分掉了不少的壓力,但是卻也讓不少人看向鄭鳴的目光越加的不屑。
  “年少輕狂啊”身穿紫色長袍的大漢,怪聲怪氣的學了一句,一時間笑聲響起了一片。
  而作為鄭家家主的鄭中望,此時的目光中,也多出了一絲失望。
  鄭鳴開始的話,讓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振奮。
  他作為鄭家的家主,卻被一個大長老壓制,心中很是不爽利,鄭鳴的話,讓他的心中,生出了一種期待。
  可是這一種期待,隨著二長老的年少輕狂,消失的干干凈凈。
  鄭工玄的心雖然隨著二長老一句年少輕狂,放下了不少,但是他依舊不愿意鄭鳴下場拼命。
  就在他準備再次開口的時候,鄭鳴邁步來到了他的近前,沉聲的道:“父親,您要相信孩兒”
  鄭鳴眼中露出的目光,讓鄭工玄的心中一動。他感受到了自己兒子目光中的堅定,如磐石一般的堅定。
  兒子長大了這個念頭在鄭工玄的心中一閃,就再也磨滅不了。
  “好,那你就試試,不要太為難自己”鄭工玄拍了一下鄭鳴的肩膀道。
  鄭鳴點頭,目光再次落到了鄭謹斌的臉上。就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就聽有人道:“謹斌大哥,這種只會吹大氣的家伙,和您動手簡直就是臟了您的手,把他交給我吧”
  伴隨著這聲音,一個身穿綠色武服的少年沖了出來。這少年面容還算俊秀,但是他的一雙眼睛,卻如毒蛇一般。
  可以說,大部分人在和這少年對視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恐懼感。
  “鄭桐”站在一邊的鄭驚人,在看到這少年蹦出來之后,那本來帶著笑意的臉上,升起了一絲濃濃的殺機。
  他緊緊的盯著綠衣少年,忍不住就要邁步上前。
  可是一只蒼老猶如樹皮般的手掌,重重的壓在他的身上,讓他一時動彈不得。
  “你想要干什么”淡淡的聲音,在鄭驚人的耳中響起。
  “爺爺,那鄭桐在咱們鄭家武院的排名是第四,一手蛇影手更是達到會意的巔峰,鄭鳴絕對不是他的對手。”鄭驚人一大一小兩個眼睛同時眨了眨道:“小爺是孫兒早就想要教訓一下這小子”
  “不行,你不能上去,你可以敗給鄭謹斌,但是不能夠在這無謂的事情上耗費自己的實力。”
  “畢竟那碧血潭的效用,是越往后越差。”
  鄭驚人雖然有些不服,但是看到二長老的臉已經沉了下來,當下也不敢多言。
  鄭謹斌對于鄭桐蹦出來有些不滿,但是當他的目光朝著大長老的方向看去的時候,就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幫我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吧”
  “謹斌大哥放心,我一定好好招待這位鄭鳴兄弟,讓他知道知道,晴川縣的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省得他一天天的窩在鹿鳴鎮那種小地方,只知道坐井觀天”
  坐井觀天的是什么,自然是蛤蟆
  在場的人,不少在這一刻,都想到了鄭鳴剛才所說的話,一時間,四周響起了哄笑聲。
  “哈哈哈,鄭桐這家伙簡直就是個促狹鬼,人家才癩蛤蟆打哈欠,他就說人家坐井觀天”
  “絕配啊,就該這樣,給那些只敢吹大氣的支脈子弟留什么面子,就憑他一個支脈的家伙,也配讓咱們給他留面子不成”
  “是他自己先吹大氣的,也不怪鄭桐不給他面子。”
  鄭桐聽著四周的議論聲,眼中越發多了一絲光彩,他就好像毒蛇一般的盯著鄭鳴。
  在他的眼中,鄭鳴是他的獵物,是他討好大長老的獵物,是讓他在家族之中揚名立萬的獵物。
  他要踏著鄭鳴的頭,成為鄭家這一代最出色的人之一
  “小子,看在你年少無知的份上,我這里先讓你三招”鄭桐朝著鄭鳴招了一下手道。
  鄭鳴對于四周的議論,絲毫沒有理會。他看著站在自己五尺外的鄭桐,當下也不開口,騰空而起,熊王拳之中的一招黑熊破天,朝著鄭桐打了過去。
  這一拳擊出的時候,鄭鳴已經將九震破山的力道散去。
  并不是說他心慈手軟,而是這個鄭桐,根本就不值得他施展九震破山。
  “嘿嘿,熊王拳,還真是傻大膽的,用熊王拳對付蛇影手,那不是找虐嗎”
  “蛇影手是十品高級武技,講究的就是后發制人,最善于破的,就是熊王拳。”
  “我剛才還以為鄭工玄生了一個好兒子呢,沒有想到,就是這么一個口氣大,肚子空的家伙,真是丟了鄭工玄的一世英名啊”
  鄭桐看著一拳打來的鄭鳴,眼中露出了一絲的冷笑,對于他而言,這種拳法,他有七種破解的方法。
  這一次,他決定采用最驚險的一種,蛇影手不但是一種武技,更隱含一種粗淺的游蛇身法。
  他的身軀一晃,就將鄭鳴的拳式用老的時候,欺身朝著鄭鳴迎了過去。這一次,他要欺身來到鄭鳴的身后。
  至于來到鄭鳴身后之后,他并不準備對鄭鳴動手,而是準備動一下鄭鳴的衣服,讓鄭鳴丟人現眼。
  可是就在他要欺身到鄭鳴近前的時候,他陡然發現,一個拳頭,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腦袋一尺之外。
  這怎么可能
  他的招式明明已經用老,他怎么可能會施展出這等的手段來,這這不應該啊
  心驚的剎那,鄭桐猛的一縮頭,想要讓開自己的腦門,但是那拳頭卻緊緊的纏著他。
  “嘭”
  鄭鳴的拳頭,重重的擊打在了鄭桐的鼻梁上
  鄭桐整個人,就好像一個破布袋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