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2 預謀(求推收)

“哈哈哈,鄭鳴,沒想到你小子竟然將鄭虎給干翻了,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啊”豪爽的笑聲之中,一個粗豪的大漢,用手掌在鄭鳴的肩頭重重的拍了一下。
  也不知道這拍的人是故意還是裝傻,那粗大的手掌中,竟然還帶著勁力。
  鄭鳴雖然運轉自己體內的內勁,身體一動不動,但是在這大漢的手掌下,肩膀還是一陣生疼。
  鄭霸,晴川縣鄭家狂獅堂堂主,十品巔峰修為,鄭家二長老的大兒子,也是鄭工玄的好友。
  鄭鳴有點貪婪的看著鄭霸,紅色聲望值三萬多,黃色聲望值二百多,這家伙怎么會有這么多的聲望值
  雖然黃色的聲望值這鄭霸比三長老要差點,但是紅色的聲望值,卻完全能夠碾壓三長老。
  要是將這家伙的紅色聲望值給弄到手,自己就能夠抽取三十次的隨機牌,想想就流口水啊。
  十品巔峰修為,只要給自己時間,施展九震破山,一拳也能夠將他給打廢。
  “小鳴子,是不是沒有見過大叔我這般英武的男子啊哈哈,過些年,你也能夠跟大叔我一樣。”鄭霸見鄭鳴緊緊的盯著自己,以為自己英武俊郎的形象讓小孩佩服,心中歡喜間,更是從自己的腰包里掏出了一瓶丹藥。
  “來的時候也沒啥好東西給你,這顆地黃丹,歸你了”
  鄭霸說話間,就將地黃丹塞到了鄭鳴的手中,若是他知道鄭鳴之所以緊緊的盯著他,實際上是揣摩怎么揍他一頓,然后奪取他的聲望值,恐怕就算將地黃丹喂狗,也不會留給鄭鳴。
  一顆地黃丹價值一千兩銀子,這鄭霸出手還挺大方,鄭鳴當下就決定,暫時不打鄭霸的主意。
  “七哥,這地黃丹太貴重了”鄭工玄還不等鄭鳴開口,就要從鄭鳴的手中取回地黃丹還給鄭霸。
  “怎么工玄你看不起我是不是,我這伯伯給侄兒的東西,你還要給我還過來。”鄭霸一把擋住鄭工玄的手,然后大大咧咧的對鄭鳴道:“小子,這次進碧血潭,一定要打好基礎,別讓你爹失望。”
  說話間,他就騎上了一匹漆黑如碳的駿馬,然后朝著鄭工玄道:“工玄,咱們到了碧血潭,再好好的痛飲幾杯”
  十幾個精壯的武者,在鄭霸的帶領下,呼嘯而去。
  鄭工玄等鄭霸等人消失在鎮口,這才沉聲的朝著眾人道:“都忙各自去,鄭鳴你跟我過來。”
  鄭家大廳里,滿臉寒意的鄭工玄坐在太師椅上,一言不發,但是整個大廳的空氣,卻有點發冷。
  鄭鳴本來想要坐下,但是最終他還是決定給自己老爹點面子,先站一會再說。
  就在鄭鳴眼睛看天,暗自盤算著自己聲望值增加速度慢了多少的時候,鄭工玄重重的將手中的茶碗放在桌子上。
  “鄭鳴,這些天,你的變化,讓為父都感到驚異,要是不出意外,你將會成為咱們鄭家,最出色的男兒”
  “但是你不能自滿,更要懂得感恩,你要知道,你為什么會有今天的成就。”
  “你的一切,都是因為傅仙子,要不是傅仙子給你靈丹妙藥,你怎么會有今天。”
  “雖然傅仙子住在咱們家,平易近人,但是你一定要對傅仙子,表現出該有的尊重,明白嗎”
  “我告訴你小子,市井的閑言碎語,不許在傅仙子面前胡說,特別是不能在小璇面前胡說八道,要是再讓我聽到胸大之類的話,我打斷你的腿。”
  鄭鳴聽著自己老爹語重心長的囑咐,心中暗叫冤枉,自己的一切,和傅玉清那個女人,根本就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但是不愿意將自己身上英雄牌顯露出來的他,只能默默的接受自己老爹的教訓。
  “孩兒知道了”
  鄭工玄點了點頭道:“這幾天,你好好準備一番,碧血潭開潭的日子快要到了,你一定要以最好的狀態,進入碧血潭。”
  “爹還等著你破開丹田,凝勁成氣,成為咱們家第一個九品強者呢”
  “父親請放心,孩兒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鄭鳴想到這次進入碧血潭的機會,是鄭工玄拼命給自己掙來的,一時間,話語中充滿了堅定。
  鄭工玄笑了笑道:“努力就好,對了,你鄭霸叔給我帶來了一個消息,說大長老那邊對你將鄭謹瀧擊敗耿耿于懷,恐怕在進入碧血潭的時候,給你下絆子。”
  “你鄭霸叔的兒子,也是進入碧血潭的人選之一,你要和他多多親近,他會照顧你的。”
  鄭鳴再次點頭,雖然并不覺得自己需要什么幫助,但是多個朋友多條路。
  鄭工玄接下來,將進入碧血潭要注意的事項,又說了一通。進入碧血潭浸泡,自然是第一個進入者獲得的好處最多,畢竟那時候,是碧血潭靈力最充足的時候。
  以此類推,最后一個進入碧血潭的人,獲得的好處最少,甚至有的因為前面的人吸收的靈力太多,那最后一個進入碧血潭的人,白跑一趟的事情也不是沒有。
  “鳴兒,按照當時族長答應的,你應該排在家族幾個固定名額之后,卻在那些爭奪的名額之前,雖然不是靈氣最充足的時候,卻也能夠讓你有足夠的靈力吸收。”
  “記住,一定要多堅持一些時間,堅持的時間越長,你得到的好處越多。”
  “孩兒知道。”
  鄭工玄說完這一切,就準備揮手讓鄭鳴下去,鄭鳴卻道:“父親,孩兒有一點東西,要送給父親。”
  說話間,鄭鳴就快步的走了出去,鄭工玄看著鄭鳴離去的身影,想著鄭鳴這些天的表現,忍不住笑著自語道:“這小子,又搗什么鬼。”
  當鄭鳴將那件祖傳的金絲甲拿上來的時候,鄭工玄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過反應過來的他,一把抓住鄭鳴道:“你這孽障,怎么可以做這樣的事情,還不跟我快點去藥王閣,將金絲甲還回去。”
  “父親,這金絲甲,是藥王閣還給咱們的,您就算是送回去,他們也不敢接啊”鄭鳴看著父親一臉惶恐,笑吟吟的說道。
  鄭工玄撫摸著那金絲甲,臉上的神色變幻:“那王掌柜怎么舍得將這金絲甲還過來”
  “藥王閣以后沒有王掌柜,只有王雜役。”鄭鳴嘻嘻一笑道:“爹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去藥王閣看看。”
  鄭工玄心中最后一絲懷疑,這一刻也消失的干干凈凈,他朝著鄭鳴看了兩眼,最終道:“你又請傅仙子出手了”
  明明是我自己出手的好不好,心中雖然覺得冤枉,但是鄭鳴還是道;“那姓王的欺人太甚,不給他一個教訓,他覺得咱們鄭家無人”
  “你呀你,小子,吃軟飯是吃不了一輩子的”鄭工玄哼了一聲,教訓道。
  “父親,孩兒覺得,吃軟飯也是一種本事,更何況這軟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這個店”
  看著有點無賴的兒子,鄭工玄嘴動了一下,最終什么話,也沒有說出口。
  晴川縣西城外的一個偌大的練武場中,一個身材高挑的勁裝少年,正和七八名大漢對戰。這七八名大漢一個個身材高大,粗壯的胳膊,更充滿了勁力。
  “嘭”一個大漢的拳頭和勁裝少年的拳碰撞的剎那,直接倒飛了出去,那大漢緊緊的抱著胳膊,大滴的汗珠,不斷地從他的額頭上流淌下來。
  骨頭的脆響聲,讓其他幾名大漢的臉色變的極其難看,他們對視了一眼之后,就一擁而上,而那少年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整個人猶如猛虎下山的他,拳如流星,每一拳打出,都將一個大漢,直接擊倒在地上。
  也就是五個呼吸功夫,七八個壯漢,已經完全倒在了地上,其中傷勢最重的大漢,雙手按著胸部,在地上痛苦的掙扎,眼看就奄奄一息了。
  “大少爺,你不是說讓我們給你喂招,你你怎么能夠下如此狠手”一個斷了腿的漢子,眼眸之中滿是怒火的朝著少年喊道。
  少年冷冷的朝著那漢子掃了一眼,淡淡的道:“拳腳無眼,誰讓他修為不夠,死了也是白死”
  “什么白死,你你可知道,他之所以來給你喂招,是因為他老娘得了重病,急需要銀子買藥,你你這樣是要了他們家兩條性命,你個”那斷腿的大漢,話語越說越是悲憤,本來斜躺在地上的他,掙扎著就要站起來。
  少年不再說話,而是邁步來到那漢子的近前,手掌揮動,一拳重重的擊打在了漢子的胸部。
  剎那間,那悲憤不已的漢子,就口吐鮮血,倒地沒有了生息。
  “恭喜少爺,您的猛虎拳又進一步,達到了入微境界,整個晴川縣,能比得上您的,沒有幾個”一個賊眉鼠眼的男子,笑嘻嘻的恭賀道。
  少年冷哼一聲道:“這些廢物,實在是沒有用,老于,你給我找一些十二品的武者過來。”
  “斌兒你既然需要,那我這就給讓人給你送幾個十二品的武者過來”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從大門外傳來。
  伴隨著這聲音,走進來的是一個身材高大的老者,已經花白的頭發,披散在他的寬闊肩膀后面。而隨著這老者的走入,院子內的所有人同時躬身道:“拜見大長老。”
  那少年臉上的驕傲之色,并沒有什么變化,但是他同樣恭敬的道:“拜見祖父。”
  “斌兒你乃是我家的千里駒,我家的未來,都在你的肩上”大長老拍了一下鄭謹斌的肩膀道:“修煉之道,一張一弛最好,再過幾天就是碧血潭開啟的日子,斌兒你要保持自己最好的狀態”
  “那碧血潭乃是我晴川鄭家的根基,有了碧血潭鑄體,斌兒你破開丹田,化勁為氣是指日可待。”
  “以后的鄭家,將是屬于你的”
  鄭謹斌傲然一笑道:“孩兒絕對不會讓祖父您失望,晴川縣還沒有人值得孩兒放在眼中。”
  “那個老匹夫家的小崽子,聽說前兩天也突破了十一品中期,斌兒不要輕敵。”大長老說到此處,眼眸之中閃過一絲陰狠道:“還有就是,我已經讓家主答應,這次進入碧血潭的順序,以強弱決定。”
  “到時候,你要盡量讓那小崽子受傷,讓他進入碧血潭的順序靠后。還有就是,那個讓你弟弟丟人的孽障,更是要讓他知道得罪我們的后果。”
  鄭謹斌嘴角挑了挑:“祖父放心,鄭驚人那小子,孩兒讓他進不了前五,至于鹿鳴鎮的那個鄭鄭鳴,孩兒更會將他全身骨骼打斷,像狗一樣最后一個爬入沒有半分靈效的潭水中。”
  “孩兒要用他的下場,告訴所有晴川縣的人,得罪咱們,誰都沒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