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9 心狠手辣(求推收)

對于王掌柜而言,在整個晴川縣,他最畏懼的,應該就是郭龍飛了。郭龍飛不但是長老,而且還主管晴川縣這一片區域,可謂一言九鼎,直接就能決定王掌柜的榮辱。
  “拜見郭長老”在看到郭龍飛的瞬間,王掌柜就躬身說道。
  郭龍飛一揮手道:“不用多禮”
  王掌柜滿臉堆笑的道:“郭長老您大駕光臨,實在是我們鹿鳴鎮分店的榮幸,長老您里面請。”
  這話剛剛說完,王掌柜的臉色就是一動,因為他看到,在和郭龍飛并肩的位置處,正站著一個少年。
  一個臉上帶著淡淡微笑,正看著他的少年。
  對于這個少年,王掌柜并不陌生。鄭鳴,那個在鹿鳴鎮上總是帶著一副笑臉幫助人的少年,那個在前幾天,突然展現出自己是武者的少年。
  靠著出其不意的狠勁,讓鄭虎吃了大虧的少年。
  當時,王掌柜并沒有去看熱鬧,但是他聽去看熱鬧的伙計說了當時的情況,對于這個少年的表現,他給了一個簡單的評價。
  算是一個人物
  只不過這個人物,已經被他定義了地域,這個地域,是鹿鳴鎮
  一個小小鹿鳴鎮的人物,和他王掌柜沒有辦法比,因為他的背后,是藥王閣。
  但是他并不看好這個少年,也不看好少年背后的鹿鳴鎮鄭家,再加上他希望得到一件能夠拿得出去的禮物,所以他就直接去了鄭家催債。
  威逼利誘之下,用一顆培元丹換取了鄭工玄視若傳家寶的寶甲。
  這鄭鳴,怎么跟著郭長老一起過來莫非他在郭長老面前,將自己給告了
  郭長老應該不會偏幫他,畢竟自己才是郭長老的自己人。心中念頭閃動的王掌柜,心中那一絲剛剛升起的慌亂,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王掌柜,我們藥王閣講究的是道義,是醫者父母心,你趁著鄭工玄鎮首家危難之時,巧取豪奪的鄭家的金絲甲,實在是罪大惡極,還不快將金絲甲取出,向鄭公子賠禮道歉”剛剛臉上還平和的郭龍飛,在坐下之后,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怒聲的說道。
  心中正琢磨對策的王掌柜,在這一刻,就已經認清了一種形勢,那就是這次自己要栽。
  郭長老一上來,就已經將事情進行了定性,要是自己再辯解的話,那恐怕會更吃虧。
  所以他臉色變幻之間,就直接跪倒在地上道:“郭長老,屬下知罪,屬下這就將金絲甲奉還給鄭家,并向鄭公子賠禮道歉。”
  郭龍飛對于王掌柜這般的表現,很是滿意,其實在他的心中,并不認為王掌柜有什么太大的錯誤。
  只不過,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而已
  “鄭公子,小人吃豬油蒙了心,這才做出換取您家金絲甲的事情來,現將金絲甲奉還,還請鄭公子恕罪。”一會功夫,將金絲甲捧出的王掌柜,笑容滿面的說道。
  從王掌柜臉上的笑容,鄭鳴感覺這個王掌柜,并沒有什么悔改之意。
  而那心頭沒有變化的聲望值,更準確無比的告訴他,王掌柜對他,沒有半點敬畏的感覺。
  自己在這個王掌柜的眼中,就是一個通過向郭龍飛告狀,從而拿回自己家傳盔甲的小人物。
  對于這王掌柜,鄭鳴的心中本就有頗多的不爽,此時他這般敷衍了事的態度,更是讓鄭鳴心頭火氣往上撞。
  這等小人,不給他一個狠狠的教訓,怎能讓自己心頭爽利。
  “郭長老,對于一個十惡不赦之人,貴閣如此處理,很讓人失望啊”鄭鳴沒有理會那金絲甲,輕輕的端起茶杯,一副淡然的道:“我看咱們的合作,還是以后再說吧”
  以后再說,這怎么行,郭龍飛心說這可是關系到藥王閣能不能更上一層樓的大事,鄭鳴要是將兩種丹藥賣給藥王閣的對手,他郭龍飛就是藥王閣的罪人。
  看來鄭鳴對王掌柜怨氣不小
  自己剛才,考慮不周,現在要立即補救。
  “來人,王掌柜違背我藥王閣戒律,罪大惡極,現在割去他鹿鳴鎮藥王閣大掌柜一職。”
  郭龍飛的話一說完,王掌柜的臉色,頓時變的無比的難看。他一步步爬上藥王閣大掌柜一職,不知道費了多少心思。
  而現在,就因為鄭鳴一句話,就給他割去了。
  藥王閣最不缺的就是人,他以后再想重新當上大掌柜,還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
  一時間,他的心中對鄭鳴充滿了恨意。
  但是鄭鳴的臉色,依舊沒有什么笑容,他緊繃著臉,那樣子,他并不滿意。
  郭龍飛當下沒有猶豫道:“將他給我拉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五十大板,足可以將一個人給打廢了,王掌柜雖然也是十一品的武者,但是這五十大板,也夠他受的。
  “郭長老饒命,還請郭長老看在屬下這些年盡職盡責的份上,饒恕小的這一次”王掌柜跪伏在地上,聲音之中充滿了祈求的道。
  郭龍飛并不吭聲,但是他的目光,卻看著鄭鳴。
  郭龍飛的意思,在場的人都明白,你求我沒有用,要求只能求鄭鳴。
  王掌柜也在這一刻,徹底明白了過來,這個他開始并沒有看在眼中的少年,實際上有著和郭長老平等對話的身份。
  不管這個身份從何而來,但是擁有這個身份的少年,卻已經能夠決定他的命運。
  這一刻,他無比的后悔,天下的好東西如此之多,自己為什么偏偏相中了那金絲甲。
  “鄭公子饒命,小的錯了,小的再也不敢了”王掌柜爬到鄭鳴的身前,大聲的哀求道。
  而當他看到鄭鳴依舊冷眼看著他的時候,他的心越加的多了一分的黯然,知道自己這次要是過不了這一關,那一切都完的他,伸出手掌,在自己的胖臉上重重的擊打了起來。
  “小的錯了,請公子饒命”
  只是一刻鐘時間,王掌柜的臉,已經腫了起來,但是鄭鳴依舊神色淡然,一副冷漠的摸樣。
  王掌柜打自己的臉,打的很用力,而且越來越用力,他的心中,對于鄭鳴的畏懼感,也越發的深了起來。
  其實王掌柜并不知道,就在他用力的扇打自己臉的時候,鄭鳴忍的也很難受。
  他心頭的聲望值表,隨著王掌柜手掌的揮動,在快速的增長,只是半刻鐘世界,他的聲望值,就增長了一百多。
  而且這一百多聲望值,大多是黃色的聲望值。
  賺取聲望值不易,他怎能夠和自己過不去
  至于王掌柜是不是將自己的臉給打破,那和他就沒有什么關系,更何況他本來就有點瞧不上這王掌柜。
  當王掌柜臉上的血,順著嘴角往下流的時候,鄭鳴發現聲望值的增長停了下來。
  在確定王掌柜就算是將自己給打死,也沒有什么用的時候,鄭鳴一揮手道:“既然你知道錯了,那我就給你求個情。”
  “郭長老,五十大板我看就減半吧”
  王掌柜差點暈過去,尼瑪,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說一句,減半還是能夠將我打個半死
  而那些本來就看向鄭鳴有懼意的藥王閣人員,這一刻懼意又多了幾分,他們互相對視之間,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小心。
  鄭家這位小爺心狠手毒,絕對不要得罪
  從藥王閣出來,已經是日落西山,鄭鳴拿著那副家傳的金絲甲,邁步走向了自己家中。
  “二哥,你今天做什么去了,也不說陪人家玩”剛剛一進門,鄭小璇就好似一只小小的布袋熊,一下子抱住鄭鳴的腿,撒嬌的說道。
  寵溺的捏了一下鄭小璇嬌嫩的小臉,鄭鳴道:“出去辦了一件事,父親在忙什么”
  “縣城家族來了客人,爹正在陪著呢”鄭小璇鼓了鼓嘴道:“爹娘都陪著那人說話,都不理小璇。”
  本來準備將金絲甲現在就給自己父親送去,聽鄭小璇這么一說,鄭鳴就決定明天再說。
  拉著自己妹子細嫩的小手,鄭鳴就陪著鄭小璇玩耍了起來。
  一刻鐘之后,鄭小璇已經是渾身大汗,但是依舊拉著鄭鳴要騎大馬,讓鄭鳴實在是難以招架。
  就在這時,他心頭一動,那本來增長已經緩慢的聲望值,竟然再次變快了起來。
  紅色的聲望值在鄭鳴兩次抽空之后,只剩下一百多,在藥王閣教訓了王掌柜,這紅色的聲望值,就增長到了二百多。
  五百六百五八百
  只是一轉眼,就差不多到了一千,莫不是藥王閣的事情傳了出去,所以才會
  當紅色的聲望值達到一千之后,鄭鳴的心中開始癢癢,很想再抽一次的他,就準備想辦法,將自己的妹妹給打發走。
  就在這是,他看到一身素服的傅玉清從小院漫步而出,淡淡的月光下,一如飄然的仙子。
  “你既然要入世,那就要做好入世的每一件事,作為人家的妻子,和小姑子的關系真的很重要。”
  “所以,現在給你個機會,和小璇去玩吧”
  鄭鳴說的正義凜然,說完這句話之后,他就好似一陣狂風,朝著遠處奔跑而去。
  看著正瞪著一雙黑白分明眼眸瞧著自己的鄭小璇,傅玉清無奈的搖了搖頭,她拉起鄭小璇的手道:“小璇,咱們兩個玩,不理那個無賴。”
  被稱為無賴的鄭鳴,在回到自己房間之后,就將心神投入到抽取隨機牌上。
  希望這一次,能夠抽到一張有用的。
  無數的牌影,一如以往般,在鄭鳴的心頭閃動。有了上兩次什么也沒有抽到的經驗,這次鄭鳴抽起來,頗有些猶豫。
  奶奶的,還是抽吧
  眼睛一閉的鄭鳴,最終在武將級別的牌中,選擇了一張。
  雖然不是第一次翻開隨機牌,但是鄭鳴覺得在翻開的一瞬間,他還是有點緊張。
  他娘的,十分之一的幾率下,太容易讓好不容易得來的聲望值打水漂了。
  有人,很好只是當鄭鳴看到人物上面標注的名字以及技能時,差不多眼都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