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8 出其不意(求推收)

鄭鳴說話間,將一份大力丸和金瘡藥拿出來道:“郭長老,麻煩您看一下,這兩份藥怎么樣”
  郭龍飛愣了一下,但是隨即,他還是笑呵呵的將兩份藥接了過去,在仔細的檢查了一遍之后,郭龍飛的臉色,頓時變得有點古怪。
  最終,他咬了咬牙,做出一副牙疼的樣子道:“樸實,很樸實啊”
  已經將頭上斗笠摘下的傅玉清,在聽到郭龍飛對鄭鳴這兩種丹藥的評價之后,差點沒有笑出來。
  雖然多年的修煉,已經讓她在情緒控制上,達到了一個常人無法企及的地步,但是現而今郭龍飛的話,實在是有點讓人受不了啊
  丹藥,什么時候用樸實評價過
  在鄭鳴拿出大力丸和金瘡藥的時候,傅玉清實際上也用目光品鑒了一番。作為心劍閣最出色的弟子,傅玉清對丹藥也不陌生,畢竟丹藥是武者修行的一部分。
  她雖然不會煉制丹藥,但是卻吃過不少丹藥。
  鄭鳴拿出來的大力丸還有點丹藥的樣子,那金瘡藥,稱為丹藥,實在是侮辱丹藥這兩個字。
  “果然好眼力”鄭鳴朝著郭龍飛伸出了大拇指,聲音之中充滿了對這位藥王閣長老的贊嘆。
  郭長老聽過無數的夸獎,但是此時此刻,鄭鳴的夸獎,讓他升起了一種心碎的感覺。
  奶奶的,都這樣了,還眼力好。不過對方是心劍閣的人,他雖然是藥王閣的長老,但是同樣得罪不起。
  所以就算是牙疼,也唯有忍著。
  “郭長老,既然你如此看好這兩種丹藥,那麻煩您給出個價吧”鄭鳴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到郭長老牙疼的樣子,依舊笑吟吟的說道。
  郭龍飛的牙更疼了,這丹藥的價格,他確實開的出來,雖然在他的嘴中,已經達到了樸實的地步,但是這丹藥畢竟是丹藥。
  而且丹藥的藥效,也是有的,雖然比最低等的地黃丹和回血丹差了一半多左右,但是兩種丹藥加起來的價值,也能值個萬兩銀子。
  要是一般人,郭長老可以直接找一個掌柜來接待,但是這可是心劍閣的人。這個說話的男孩,雖然有點不像心劍閣的弟子,但是坐在他旁邊的女子,卻讓人不由自主的想到心劍閣。
  在偌大的出云國,也唯有心劍閣,才能夠培養出這等飄逸出塵,讓人一見心生敬重的女子。
  二十年前,心劍閣上一任親傳弟子重現天下的時候,不知道風靡了多少男子,更不知道有多少英豪,為之折腰。
  郭龍飛當時只是一個小人物,他對于那女子,也只是遠遠的看了一眼,但就那一眼,就讓他這一輩子,都難以忘懷。
  雖然自覺配不上那個女子,但是那女子就好像一個符號,永遠的印在了他的心頭。
  “五十萬兩銀子”重重的咬了一下牙,最終決定被敲一記就敲一記的郭龍飛,給出了兩種八品丹藥的價格。
  這五十萬兩銀子,就當花錢買平安了,畢竟心劍閣的人,得罪不起啊
  鄭鳴朝著傅玉清眨了一下眼睛,眼中跟帶著一絲狡黠的笑意。而傅玉清只是淡淡的坐在那里,絲毫沒有理會他的意思。
  “郭長老,別談錢,談錢就俗了”鄭鳴輕輕的咳嗽了一聲,然后鄭重其事的說道。
  郭長老真的有點受不了了,被你敲詐五十萬兩銀子,已經給足心劍閣面子了,你你做人也不能太無恥啊
  但是看著一動不動的坐在那里的傅玉清,郭龍飛狠狠的咬了一下牙道:“我說的是,一種丹藥五十萬兩。”
  這句話,郭龍飛說的無比違心,他甚至有一種感覺,自己要是再說下去,就要肝疼了。
  鄭鳴將兩個玉瓶拿起來,在手中小小的玩弄了一下道:“我說了,談錢傷感情,咱們不談錢。”
  郭龍飛的怒氣,這一刻升起來了,心說就算你是心劍閣的人,也不能這樣得寸進尺,厚顏無恥吧就憑著這兩種半吊子的垃圾丹藥,你還想換我們的天材地寶不成
  氣憤歸氣憤,可是最終,郭長老還是屈服的道:“我們分店里面,最近得到了兩顆青巖丹,不如和這兩種丹藥交換一下,你們二位覺得如何”
  青巖丹,七品高級丹藥,一粒的價值,就是一百萬兩銀子。鄭鳴之所以知道青巖丹,是因為當年鄭家的家主突破九品的時候,鄭家買了一顆青巖丹。
  兩種不入流的丹藥,竟然賣到了二百萬兩銀子,這心劍閣的名聲,可不是一般的好用啊
  看著已經到了咬牙切齒地步的郭長老,鄭鳴決定不再試探心劍閣的情況。而是直接道:“多謝郭長老的好意,我這次來,并不是要賣這兩種丹藥。”
  “我要賣的是藥方”
  賣藥方郭長老的臉變得更加的難看。自己已經將兩枚丹藥出到了二百萬兩銀子的地步,這藥方該多少錢
  要知道,每一種丹藥的藥方,價值可是該種丹藥的百倍。這兩種普通的丹藥自己出到兩百萬兩銀子,那藥方就是兩億兩白銀。
  要說這些銀子藥王閣拿得出來嘛,這個自然是拿得出來,但是這兩個億的銀子,已經不是他一個執事長老可以作主了的。
  心劍閣這是干什么莫非是故意沖著藥王閣來的,而一旦開戰,藥王閣絕對不會是心劍閣的對手。
  一時間,郭長老心中的彷徨,瞬間壓過了怒氣,他搓了搓手道:“兩位,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大了,我作不了主。”
  兩個藥方,你有什么作不了主的鄭鳴哪里想到,郭長老的思維,還停留在兩種丹藥二百萬兩銀子上。
  見鄭鳴的臉當時陰沉下來,郭長老趕忙道:“兩位,實在是小人權力有限,兩億兩白銀的事情,必須要閣主大人同意,才能夠交易。”
  會錯意了鄭鳴拍了一下腦袋,同時他的目光,再次朝著傅玉清看去,心劍閣果然是心劍閣啊
  “我這兩種丹藥,郭長老剛才給的太高了,本來,在下準備將這兩種丹藥,一種賣二百兩銀子的。”
  鄭鳴的話一開口,郭長老頓時愣在了那里,他也顧不得自己的形象,驚聲的道:“多少
  “二百兩”鄭鳴鄭重的說道。
  “您開玩笑,二百兩銀子,這二百兩銀子還不夠煉丹師的開爐的錢,這兩種丹藥雖然次了點,但是公道來說,那丹藥最少一萬兩銀子一枚。”
  “至于另外一種,價值也在五千兩以上。”郭長老這個時候,也不藏著掖著,索性說出了他心里認為最公道的價格。
  鄭鳴的嘴角,笑意更濃道:“郭長老,我這種丹藥,并不需要煉丹師來煉制,只要按照我的方法,普通人都可以配制”
  “這這不可能”郭長老就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發緊,能夠不用煉丹師煉制的丹藥,這怎么可能。
  鄭鳴笑了笑道:“我說的是真的,而且我這兩種丹藥,需要的材料,都是這世間最一般的藥材,而且價格便宜,一顆丹藥的造價,也就是一兩銀子。”
  四顆一兩銀子,實在是太少,在人家動不動就上億的銀子價格面前,鄭鳴就選擇了將造價提高四倍。
  可是這一刻,郭長老的臉色,變得更加的不敢相信,他直直的看著鄭鳴道:“這不可能吧”
  半個時辰之后,當鄭鳴從藥王閣的藥房之中生產出一堆的大力丸和金瘡藥之后,郭長老終于相信了。
  而這一刻,他的眼眸中充滿了激動。他知道,一個巨大的機會,已經展開在了他的面前。
  “兩億兩白銀,這個丹方,我們藥王閣愿意出兩億兩白銀購買,這個我可以作主。”郭長老是明白人,這丹方雖然生產出來的丹藥低級。
  甚至垃圾,但是它材料便宜,更重要的是它不用煉丹師,只要普通人,就能夠煉制。
  它能夠大量生產,而且還可以用低價銷售,他可以讓普通人買得起。
  武者,大家族,這些人是有錢,但是他們的數量,同樣也不多,而普通的平民,是一個更加巨大的市場。這丹藥一旦發售出去,肯定會成為風靡整個出云國,甚至整個大陸的丹藥。
  現而今,藥王閣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瓶頸時期,而這兩種丹藥,在郭長老看來,就是突破這個瓶頸的關鍵。
  鄭鳴面對郭長老的樣子,臉上露出了笑容。他拉著郭長老的手道:“郭長老,咱們可以好好談談。”
  一個時辰之后,鄭鳴和郭長老達成了初步的協議,鄭鳴以兩個丹方入股藥王閣對這兩種丹藥的銷售,藥王閣每賣出一份丹藥,利潤之中就有鄭鳴的三成。
  “郭長老,還有一件小事,我需要請您幫忙”鄭鳴拉住郭長老的手,笑吟吟的道。
  鹿鳴鎮藥王閣頂樓的密室中,一個矮胖的男子,正手持著一塊麻布,輕輕的擦拭著一件閃爍著淡淡金光的內甲。
  “嘖嘖,不愧是能當傳家寶的東西,三個月之后,咱們藥王閣李長老的六十大壽,這件禮物,絕對能夠出個頭彩”男子一邊將那稍微有點泥垢的地方擦掉,一邊笑吟吟的對身邊端著水盆的青年道。
  “掌柜的,這金絲甲是不錯,但是咱們這樣趁火打劫讓鄭家用金絲甲抵債,那可是徹底得罪了鄭工玄啊”青年一邊將水盆放低點,讓矮胖男子更容易涮麻布,一邊低聲的道。
  矮胖男子哈哈一笑道:“小三啊小三,你是小事精明,大事糊涂,鄭工玄得罪了鄭家三長老,他在鹿鳴鎮呆不了多久了。”
  “更何況,就算他呆在鹿鳴鎮,又能夠如何咱們是藥王閣,別說他一個小小的鎮首,就是他們晴川縣的本家,也不敢得罪咱們。”
  “咱們是藥王閣的人,以后啊,就算他們對咱們再有氣,也要笑臉求咱們。”
  青年恭維道:“掌柜的您明見”
  “掌柜的,郭長老來了。”一個急匆匆的聲音,這時候從外面傳了過來。
  那本來不慌不忙的矮胖男子,將手中的麻布一扔,快速的下樓道:“快快迎接”
  ps:求收藏推薦票票